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276 三軍一體

^
  
  一樣“安靜”的還有激烈的神戰雙方戰場。
  
  不論是目空一切,不將左旋大軍放在眼中,無聊于此地的無殼飛船的上空,好不容易提起一點興致,想要見識一下在新神國都傳為笑柄的左旋廢儲的,那個飄逸生命。
  
  還是對楚云升這個前儲生命力如此頑強依然還活著而感到驚訝,并憂心忡忡感到好不容易稍稍穩住的神國會不會再一次陷入內亂的左旋大軍們,以及對此表現出晦暗不明的態度陰蒙在艦隊上空的各方勢力。
  
  在烏怒人那艘完全可以體現出一個智慧生命在物質結構領域極其先進的理念、理解與運用的等椎體冰冷飛船出現,并且非常流暢與完美地替黑暗生命群擋下了神戰雙方幾乎同時發起的雙重致命打擊,以此的實際行動正式宣告它們與黑暗生命群為“一邊”的時候。
  
  戰場上正在膠著并且愈加激烈的神戰雙方大軍,都隱約地感覺到戰爭的節奏似乎正在從它們雙方的手中漸漸失去,一下子變得不可捉摸地模糊起來。
  
  而對未來的模糊,本質上卻是代表著內心的不確定,事情脫離自己的控制,等等,體現出一系列力量對比下自己趨于弱勢的事實,只是不愿意承認,而冠以“模糊”來掩飾殘酷的真相。
  
  戥對于戰場上的軍事形勢變化,哪怕再細微,都非常的敏感,在烏怒人飛船出現并與黑暗生命群站在“一邊”時,他便意識到戰爭的主動權已經在不這里,當然也不在對面。
  
  單純從軍事與技術以及戰爭韌性以及潛力上對比,無論是黑暗生命群,還是烏怒人的單艘飛船,都無法與任何一邊抗衡,就是它們聯合起來也不行。
  
  然而一旦左旋與對面在正面大規模開戰,情況便立即不一樣了,烏怒人與黑暗生命群的聯合在瞬間便成為了一股恐怖的力量,漸漸地主宰著“混亂”的戰場。
  
  神戰雙方也并非泛泛之輩,一開始便看出了問題所在,竭力試圖停止雙方之間的“提前”決戰,而且執行的效率與效果也十分的明顯,很多次都差點實現了長久以來默契的“停火”,但總一股神秘的力量,將雙方的努力一次又一次地粉碎與破壞,迫使著它們在擔心被對方全力攻擊的形勢下不得不一點一滴,卻不間斷地走向大規模的交戰之中。
  
  這股神秘的力量,總是只出現在左旋大軍中,騷動左旋的邊緣甚至更深的戰艦屢屢對對面發起突然的攻擊,一次次地“無信用”地破壞雙方上層剛剛達成的默契,一次次挑戰著對面的神經與怒火,最終使得對方幾乎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以至于左旋一方反復且一次次重復的無奈“解釋”,也仿佛成了對方認為重的無恥與羞辱它們智商的拙劣行徑。
  
  默契在一次次襲擊中漸漸逝去,迎來的便是毫不妥協的冰冷戰爭。
  
  至此,那股神秘的力量完全地主宰著戰爭的節奏,而不是烏怒人與黑暗生命群黑暗的暗艦中,戥是這樣認為的與判斷的。
  
  他甚至懷疑烏怒人與黑暗生命群也在這股神秘的力量控制之下,否則無法解釋目前的形勢變化,以及這三方看似獨立卻屢屢精準的配合。
  
  這股神秘的力量,戥知道,總帥知道,其他六位與會者知道,大神使也知道,越來越確定無疑地顯示出是神國的前儲楚云升。
  
  入侵的雖然都是層次不太高的生命體,但有一次,入侵到大神使身邊的一個工作人員身體中,冷冷地逼近大神使,而在被殺掉之前的瞬間,那抹詭異的冰冷與陰沉,甚至帶著一絲邪惡的神情,或許是被入侵生命體與入侵意識之間的扭曲而成,在會議虛擬場中被反復播放時,卻讓所有人都沉默著。
  
  戥有一種感覺,楚云升并不掩飾他的存在,反而像是故意表露出來。
  
  他受到總帥的禮遇,但并不代表得到對方的所有信任,因此他也沒有實際的軍事控制與指揮權,而說起信任,除了他的種族,似乎也只有楚云升給過他那種自由指揮的“信任”,只是他有些奇怪,或者說無法解釋的地方
  
  楚云升還活著,通過暗艦上的符文,他隱約中是有感覺的,從拔異那里也得到一點佐證,但不論是烏怒人,還是黑暗生命群,與楚云升不久前還是死敵,即便因為利益的需要,也不可能在短短的時間內,就可以戰到“一邊”。
  
  但如果它們三方不是“一邊”的話,又無法解釋現在神戰雙方漸漸失去戰爭節奏的形勢變化,三方如何可以相互配合?
  
  于是,在他等待已久的小蟲子竟然與卓爾人立方群“攜手”抵達戰場上空的時候,他在更加錯愕與不解的第一秒后,突地豁然開朗起來,明白了什么。
  
  曾不被神戰雙方看在眼中的卓爾人小立方體殘群,此刻,與小蟲子聯袂而來,陡然間,儼然成了戰場上另外一股強大的“勢力”第五軍!
  
  更加讓人震驚的是,它們與烏怒人,與黑暗生命群,仿佛也是“一邊”的。
  
  五軍降臨的星空戰場上,最為龐大的神戰雙方,在楚云升的入侵騷動下猛烈交戰,另外三軍赫然成為一體,兵臨頭頂……剩下的只是時間的問題。
  
  左旋大軍中的各方戰艦各個種族中的心理,迅速地變化著,沒有人是笨蛋,尤其是能參與在這里戰場的人,無一不是聰明的,很快便有越來越多的人發現,只要自己加入三軍一體的“陣營”,那么,似乎就可以跳出被打擊以致被滅亡的范圍。
  
  而堅持著不動的人或者說生命體,也越來越奇怪地發現了,它們正在被一種奇怪的東西入侵著,或成為一個組織,或成為一個器官,甚至,不受自己控制,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組織”與“器官”們,興高采烈地做著它們想要阻止卻又阻止不了的事情。
  
  于是越來越多的左旋戰艦,或自愿,或被自己的“器官”綁架,紛紛加入三軍一體的陣營……
  
  至此,戥知道,龐大無比的左旋大軍完了,他也該行動了。
  
  而此時,最為愉快的莫過于那么笨了,它看到了小蟲子,并且在小蟲子的支持下,第一次真正地與它敬仰的蟲大哥,與神秘的典主大人,并肩作戰,相互配合,簡直無往不利,十分的愉快。
  
  它還從來沒有這么開心與舒服地將以往本能的復制,變得如此的有意義。
  
  每一次的組織復制,每一個器官的位置,都精準且有著明確的目的性,然后在蟲大哥與典主的指引與配合下,無數的組織與器官在星空的戰場上,生命體的世界中,仿若演奏起復雜而又美妙的交響樂!
  
  黑暗生命群對它的要求,它覺得自己是個“臥底”怎么會管,烏怒人這個曾經它的敵人,也被它暫時的無視了,卓爾人?呃,那是什么東西呢?
  
  至于棺槨中,那幾個苦苦等待它去“解放”的那個強大而又可憐的生命,誰還顧得上啊!
  
  它此刻興奮地自認為地唱著歌,歡樂地復制著,“眼”中只有它的蟲大哥,和令蟲敬畏的典主,認真地表現著,努力地要做出一副“我很有用的樣子”。
  
  同時,它也認為那些被它復制的器官與組織本體,也應該是快樂的,起碼也會和它一起唱著歌,然而現實卻是一片的腥風血雨,與凄厲無比!
  
  ……
  
  戰場越來越失控,神戰雙方的崩潰之勢也愈加的明顯。
  
  戰艦的數量顯得無足輕重,除了再一次證明神戰雙方在與黑暗生命群交戰之初就放棄大量低層次生命為代價的決定正確外,就只能證明艦海一樣的存在,只是為了在暗域中能夠擁有更多的物質資源,是一個個“活”的物資與命源存儲器。
  
  只有五個巔峰源門生命,以及極少數的非常先進的星艦,才能在此刻有效地抵抗著毀滅的降臨。
  
  然而,大勢已去,一旦左旋之軍中徹底完成陣營逆轉,一邊倒的狂潮將席卷整個戰場。
  
  這時候,便有一個關鍵的時間點,需要三軍一體的“一邊”摁住這些巔峰戰力的爆發,換做地球人的說法,就是要有一個“大招”,將它們摁得死死的,然后定鼎不可逆轉的大局。
  
  戥帶著暗艦,在混亂中擬化出敵方戰艦的樣子,靠近無殼飛船的附近,最先覺察到這個時間點的出現,他有這樣的天賦,但他卻無法用漫長的信號去通知誰。
  
  他此時也不知道楚云升會不會察覺,更無法知道楚云升有沒有這個能力,他只是捕捉到了這個時間點跳躍且紛亂的探測數據亂流中,隱約出現了一道正在鋒起的強大力量,不是來自無殼的飛船,就是來自五大巔峰源門,或者更加危險:兩者合力。
  
  他做了最壞的打算,如果楚云升和小蟲子那邊沒有動靜,錯過了這個時間點,那么他的“補射”,就成了關鍵的一擊。
  
  下一刻,他在數據中,看到了無殼飛船上空飄逸生命的不屑冷笑,接著,也看到了來自卓爾人小立方體群中,一個精妙無比的結構體在戰場上空突兀地隨后出現,將物理學的美麗與魅力,從所謂有地華麗地展現在遼闊而又黑暗的宇宙之中。
  
  這一刻,所有生命都被它的精美與窒息的美感與物理學的恢宏所攝走心魄,戥也不例外。
  
  當然,同時被攝走的,還有那剛剛鋒起卻還未來得及釋放出的恐怖力量。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