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1267 最高權限者

^
  
  高大而威嚴的巍峨核心體中,電,雷以及第三個烏怒人分別站在一邊,卻相互看不到,也聽到不到對方的聲音。
  
  它們是烏怒人,自然懂是怎么回事,這是烏怒人同時分景技術,審查者可以在同一時間對被詢問者質詢,卻各自獨立。
  
  高峨的核心體上空,大約有六個黑洞洞的位置,每一個的里面,都有著一個這艘星艦上的最高權限者。
  
  “第九等級探險船幸存的十一與十二級權限者們,你們發回的各自陳述,以及你們核心體中的自行記錄,我們已經收到并已看完,但我們仍有些疑問,需要向你們當面問詢,如有問題,現在你們有權提出反議。”
  
  電三人皆道:“無異議。”
  
  最高權限者的聲音便接著說道:“在面向問詢程序正式開始與記錄之前,我要提醒你們,你們一切的回答和建議,都要建立在我們也是一艘第五等級武裝探測船的基礎上,并非我族真正的軍戰星艦,軍艦在外來三萬飛船年之內,不會抵達,清楚與明白了嗎?”
  
  電三人幾乎同時各自道:“清楚,明白。”
  
  六名最高權限者們此時似乎交換了一下意見,接著仍舊是那個聲音道:“首先由本船最高軍事權限者向你們問詢,請注意聽清。”
  
  電三人道:“可。”
  
  接著,上空傳來另外一個聲音:“根據我對你們的核心體記錄查看,你們在一個叫地球的行星所在恒星系內,遭遇到一場宏生命之戰,但你們封存的宏生命卻不是交戰的一方,我需要你們重新描述當時的場景與情況。”
  
  電道:“我們是在一個后來被稱之為冷星的星球得到棺槨中的那個死靈,但戰爭爆發的時候我們已經離開冷星,位于那場宏生命戰場的邊緣以及尾聲,此宏生命以一敵五,一戰而屠殺了五個宏生命,然后越千光年追殺剩下的約八十多艘先進星艦。
  
  我們不幸被波及,被迫與其他陌生星艦一起飛向那顆地球行星方向,剛剛到達便被追上,當空被斬斷艦體,六位最高權限者當場死亡,其他八十七艘無一幸存。
  
  到了這里,我們才確定這顆詭異星球的確可以壓制住宏生命的能力,八十七艘星艦與我們同時掙扎反擊,加上其他來歷不明的宏生命留在地球的反制之擊,以及還有我們一些至今不知道的原因,它再次受到了重創。
  
  但它似乎早就知道,甚至早就回來過這顆星球,并不在意,或許不僅僅是為追殺而來的,可能還有其他目的,在殺光八十七艘星艦之后,我們就再也沒見過它,是死了,還是活著,我們無法確定。
  
  我們依靠我族花費無數年時間打造的宏防御體系,在它被重創后,靠著核心體成了當時所有艦隊中的唯一幸存者。
  
  后來,我們幸存下來的這些人試圖了解這場戰爭的起因,但是被能量亂流困住,在一個懸浮的地質中,重建了數千年,雖然通過許多渠道獲得許多秘密,能夠對我們其他空域探索的發現形成驗證,然而進展緩慢,直到如今讓我們現在爭執的人出現,并殺死了除了我們三人之外的其他幸存者。”
  
  最高軍事權限者冰冷道:“它是否殺死了其他幸存者,并不會作為我們最終決定的依據,這點需要提醒你清楚。”
  
  電道:“我明白,我只是事實陳述當時的情況。”
  
  于此同時,雷與第三個烏怒人的回答,與電基本一致,并無差別。
  
  原先的那個聲音這時候又道:“接下來,最高科學權限者問詢。”
  
  隨即又換了一個聲音道:“我想知道你們后來遇到的恒星系熄滅,是否確認是絕對零度。”
  
  電三人一致道:“基本確定,但地球的下落不明,我們無法掃描發現。”
  
  原先的聲音又道:“最高生物生命權限者問詢。”
  
  ……
  
  一道道程序下來,電三人的回答除了部分小細節,基本一致。
  
  直到漸漸到關鍵的地方,開始出現了分歧。
  
  雷:“地球上必然藏著巨大的秘密,我們已經晚于許多種族才知道,如果放棄這個機會,就意味將來,我們將處于極度被動的位置。”
  
  另外一邊,第三烏奴人道:“它并不可靠,如果如十二級權限者2號所言,它真的能夠兌現諾言的話,我也是支持的,但根據我的調查,這種可能性基本不存在,此生命背景十分復雜,我們的陳述中均有提到,我認為,現在棺槨中的東西,是我們最為現實與最可靠能夠得到的東西。”
  
  雷:“是的,我只是十二級權限者,但這并不能作為判斷的依據,我提醒諸位最高權限者,如果我們失敗,失去的不過是我們以及這艘第五等級的探險船,而如果成功,得到的將是宏領域的機會!”
  
  另外一邊,第三個烏怒人:“如果我們的軍艦在這里,我認為可以一試,但不在的情況下,最優的選擇是保住已有的成果,而對這個生命,我重申一次,無任何可以證明其可靠的依據。”
  
  雷:“我們已經探測到大量自然源體就在這里的暗域中,如果我們得到其中一小部分,就能加快向宏領域沖擊的時間,而要得到,就必須面對己方的勢力,總要選擇一方結盟,既然結盟,為什么不選擇有更大機會的一方?”
  
  另外一邊,第三烏怒人:“即使要自然源體,即使要結盟,還有黑暗生命,我們已經與它們打過交道,它們對我們曾經研究過的死靈很有興趣,可以作為我們的籌碼之一,更進一步,聯合它們,未必不能抓住楚的意識體。”
  
  雷:“它是神國前儲,神國內部必然還有支持它的高級生命,再加上它如今手握火蟲生物與卓爾星人兩大力量,除非我們加入神國的對面勢力,否則不可能抓到它。”
  
  這時候,最高權限者插言道:“我提醒一下,我們不同于許多種族,我族自入星空以來,就無意介入神國勢力。”
  
  這時候,它又補充了一句:“另外,我們在不久前,收到一艘第一等級探險船發來的緊急求援信號,它們可能發現了一個未知的地方,我們需要在自然源體與這道緊急信號,選擇出最優的等級次序。”
  
  ……
  
  電:“我并不持有特別傾向性的觀念,但既然諸位最高權限者要聽我最后陳述,那么,我想從最初見到它的那時候說起,可能有點長,不過耽誤不了太多的航行時間。”
  
  最高權限者:“你可以開始陳述了。”
  
  電:“它出現的時候,我們很多人以為是那個宏生命回來了……”
  
  ……
  
  意意斯被限制了自由,可以說絕大多數人都被限制了自由。
  
  自從進入一艘更大的椎體飛船后,它們仿佛就失去了所有的價值,等待著,也許是全體的滅絕烏怒人可能已經不需要它們了。
  
  謠言有很多,到處都在傳。
  
  曾經距離楚云升最近的人,如今又是距離烏怒人最近的人,意意斯變成了謠言的焦點。
  
  它雖然只能在船底有限的范圍內活動,但仍有人通過各種辦法,試圖向它打聽消息。
  
  可是,它哪里知道什么消息?
  
  它只知道,尊上可能正在與其中一個烏怒人談過什么,因此,最后的結果,要看這個烏怒人是否取得了勝利。
  
  若失敗,船里大部分生命,尤其是拼命繁衍的黃星人,可能都報處決,它或許還會活著,但那和死了又有什么區別?
  
  時間就在漫長的等待中度過,看不到窗外的星空,聽不到任何的消息,冰冷的船艙中,仿佛是等死的巨大棺材。
  
  直到有一天,兩個陌生的烏怒自行飛行器出現在飛船中,確切地說,出現在它的房間外,在許多人羨慕嫉妒與畏懼的目光中,它被通知,它要去外面的真正烏怒星艦的核心體了。
  
  臨走前,朵兒還特意利用職務之便,跑來告訴它,讓它有機會一定去一趟莉莉絲那里。
  
  它心中暗笑,自己這次去了,還不知道能不能活著回來呢。
  
  然而,它被帶走的那一天,就有無數人盼望著它回來,因為它如果能夠安全回來,便象征著飛船中的人還能茍延殘喘下去。
  
  很快,意意斯便在高大的立錐體中,第一次見到真正的烏怒人。
  
  ***
  
  第二更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