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266 嘆息權者與恐懼

^
  
  暗艦的控制艙中央,弭婭在這里已經懸立許久了。
  
  她望著那些跳躍的數字,那些變化的數字意味著戥正在忙碌,她幾次想要說什么,最終卻都沒有說出來。
  
  她怕一旦問了,最后一點希望也就破滅了,有些事情就要提前到來。
  
  然而,她在這里懸立的時間太久了,終究還是要說的。
  
  弭婭深吸了一口氣,使得自己完全地平靜下來,以面對任何一種可能的結果,開口道:“戥,它們發來的信號,你都看過了嗎?”
  
  戥卻沒有回應,似乎沒有聽到。
  
  弭婭是個決斷的人,既然決定問了,就不會再猶豫,更進一步道:“你,你已經決定了嗎?”
  
  片刻后,戥停下繁忙的數據變化,仍舊沒有說話,只長長地嘆息了一聲:“唉……”
  
  ……
  
  星空之墳外,楚云升已經拿到線體樞機的“密報”。
  
  如今,那么笨雖然已被黑暗生命帶走,但它在小蟲子的設計下努力復制出來的情報網絡,卻已經有了雛形。
  
  在烏怒人那里,有意意斯,在新神使艦隊那里,有線體樞機,通過高度“保密”的信息維傳遞重要情報,雖然仍不可能超過光速,但除非是靈生命,否則極難被察覺,保密性極高。
  
  烏怒人可以通過主懸椎體隔絕信息維的入侵,但一樣無法真正進入這個領域,就是小蟲子,可以使用那么笨留下的“通道”,卻也沒有那么笨的那種復制建設“情報網”的能力,而且這還是那么笨無保留地向小蟲子敞開生物特性的緣故。
  
  小蟲子此刻暫時代替了那么笨,成為復制體信息傳送的中樞,也就成了此刻五軍之陣的情報中心。
  
  五序已經換上了卓爾人特有的美麗戰衣,與楚云升并列站在星墳之上,巨大的星環在兩人腳下緩緩地移動著。
  
  “看來它們的確不歡迎你。”五序剛剛看了情報,冷冷笑道。
  
  楚云升淡淡道:“撇清關系與劃清界限之類的行為,說明它們是權力的弱者,最多也是神國的底層,可憐之人罷了,真正的權者不需要撇清更不需要劃清,它們只會在合適的時機上表明態度,造成關鍵性的影響,達到自己一方的目的。
  
  現在這些人急于撇清急于劃清,只能說明神國上層真正的權者之間的斗爭空前激烈,它們害怕引火燒身罷了。”
  
  五序道:“你的那個指揮官需要聯系嗎?”
  
  楚云升搖搖頭:“不需要,它知道該怎么做,它不是我的血族,我也不是的族人,就是我聯系它了,它想要怎么做,也依然會怎么做。”
  
  族人?
  
  五序側過神俊的卓爾人年輕面孔,看了一眼因為引力微弱作用,略略錯開在自己半個身前的楚云升,清冷的目光從楚云升的肩頭上方射向黑暗的星空,道:
  
  “開始吧。”
  
  楚云升點點頭,凌空抽出手中提著紫氣之劍。
  
  五序向后退飛飄起,白色的戰衣在寒冷的星空中,猶如一抹潔白的光芒。
  
  飄飛中的它,單手下揮,斜斜地劈下。
  
  仿佛得到了命令,一列列立方體中,手奉光芒體的卓爾人一個接著一個凌空而出,飛向上空。
  
  一道道潔白的戰衣在激起的暗能中于黑暗中飄然凜冽,白色的光芒自一個個手心揮散而起,如煙霧般纏繞籠罩在整整齊齊的卓爾人戰士組成的立方陣之中。
  
  紫氣之劍從楚云升手中飛起,緩緩地上升,一道道來自卓爾戰士方陣的白色光芒纏繞上它,將它固定在方陣之下,星空之墳的上方,小立方體陣群環懸運動的中央,以及楚云升與五序之間。
  
  “開始!”
  
  五序再次看了楚云升一眼,下令道。
  
  剎那間,剛才看起來溫和的白色光芒,變得極其地迅速與凌厲起來,以極快的地速度一道道射入紫氣之劍,周圍的小立方體艦隊群跟著巨大星環陡然加快旋轉運動。
  
  而這個時候,倒懸向下的紫劍劍尖,仿佛朝著星空之墳噴發出大量紫色的光輝,被墳腔悉數吸入進去。
  
  第一個數字在一個小立方體的一面出現,閃爍了一下,仿佛只是一秒,也或者是一飛秒,一個開端,然后轟然之間,鋪天蓋地的數字恢宏跳躍在所有立方體陣群之上。
  
  每一次大規模地跳躍,卓爾人組成的方陣,就像是生命參數一樣,潮起潮落般地在星空中隨之而大規模地變換各自的位置。
  
  一波卓爾人飛起,另一波卓爾人再跟著飛起,重重疊疊,成千上萬的卓爾人,猶如浪潮般地跟隨著數字的變換而恢弘跳躍。
  
  綿綿不斷地白色光芒射入劍體,綿綿不斷地紫色光芒注入星空之墳,巨大的光環一道道掠過更加巨大的星環,帶起位于環道上空的立方體陣群變幻莫測。
  
  最終,立方體陣群的數據洪流,通過楚云升與五序的兩極,仿佛取兩個極端值,再次注入紫劍。
  
  演算,大規模的演算,解析紫氣之劍!
  
  以成千上萬的卓爾人組成方陣為生命變換參數,以小蟲子的星空之墳為數據解析中心,以立方陣群為運算核體,以楚云升與五序為對沖補償回饋循環點,形成一個巨大的解析“機器”。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紫氣之劍突然震顫起來,潮水般飛躍起的卓爾人方陣中,頓時倒飛出去數不清的人影,但馬上有新的卓爾人從立方體群中飛出,補上重傷倒飛出去的卓爾人位置。
  
  這時候,每一個卓爾人的序列便顯出重要的作用,每一個序列都嚴格地對應著位置,承擔著各自的參數部分,絕無差錯。
  
  一次震顫過去,第二次震顫更加猛烈的到來!
  
  近乎三分之一的卓爾人被倒飛出去,順著星環旋轉的立方體陣群更是差點被沖散。
  
  小蟲子緊急發來一道信號:“解析出錯!”
  
  新的卓爾人再次補充入最頂上空的人形方陣,楚云升閉上眼睛,與紫氣之劍和五序形成一條直線。
  
  震顫不止的紫劍周圍波紋般撕裂暗能,瘋狂暴雨般地擊穿楚云升與五序的身體。
  
  “換!”
  
  楚云升與五序快速向紫氣之劍方向靠攏,然后交錯而過,黑暗中,紫芒中,兩道白影相背而飛離,直線倒轉,紫劍劍尖顛倒向上。
  
  隨即,第二次震顫終于被消除。
  
  然而,并沒有過多久,第三次震顫再次出現。
  
  “出錯!”
  
  “出錯!”
  
  “出錯!”
  
  ……
  
  “重置!”
  
  “一次試啟失敗!”
  
  “二次試啟失敗!”
  
  ……
  
  “三千六百次重置!”
  
  ……
  
  “兩萬零三百一十三次試啟!”
  
  ……
  
  楚云升睜開眼睛,五序在對面平靜地望著他。
  
  紫氣之劍在中央位置消失,如一團冷厲的光芒體般懸于楚云升的手掌之上。
  
  “果然是一件仿造的禁設之武。”五序望向那團光芒體,道。
  
  “地球荑族手中的那柄估計也是。”楚云升握起光芒體,道:“不過,我見過一個真正的禁設之武,將來我們一定會弄清楚,它們到底是誰設造而成。”
  
  “沒人知道。”五序淡淡道:“從它們一出現的那刻起,就是一個謎。”
  
  楚云升道:“這個世界,如果一切都已知,豈不是可怕。”
  
  五序道:“未知太多也是恐懼。”
  
  接著便是沉默,星空依舊黑暗,甚至仿佛比以往更加黑暗了一些,那些閃爍的星辰大海也更加暗弱了一點。
  
  超過百分之七十的卓爾人受傷,小蟲子有自然源體補充,暫時沒什么事,承擔起警戒的任務。
  
  五序返回立方體,楚云升飛向星空之墳。
  
  在墳外,一個卓爾人正在等在那里。
  
  “你升序了?”楚云升看了它一眼,道。
  
  那卓爾人道:“已經從72113升入862,我想起來一件事,如果95833還活著,是不是跟著第六紀去了神國?”
  
  楚云升道:“或許,但也未必,第六紀的人類不是都去了神國,也不都是第六紀紀子的麾下,甚至她還可能留在了第七紀,猜測這些沒有意義。”
  
  那卓爾人道:“剛才解析仿造的禁設之武,讓我模糊地想起了一些場景,我們曾經在什么地方也做過類似的解析,組織者,應該就是老第三,我想起了一點模糊的印象。”
  
  楚云升望著它道:“成功沒有?”
  
  那卓爾人道:“沒有。”
  
  楚云升點頭道:“沒有就對了,因為我們也沒有真正的成功,不過沒有關系,比以前好用就行,老第三和我們此時的目的不一樣,它大概是想要找到設造它們的生命的身份或來歷吧。”
  
  那卓爾人道:“仿造的且不可知是誰,真正的呢?”
  
  楚云升搖搖頭,消失在星墳之外。
  
  一入星空之墳,楚云升便問道:“你怎樣?神戰雙方還是沒動靜?”
  
  小蟲子一直在掃描星空,馬上道:“我沒事,它們暫時還在對持。”
  
  楚云升道:“五序那邊要休整一段時間,你的任務就要重一些了,我也要留在你這里,融合那柄劍,做完最后一步,外面的事情就交給你了,那么笨一旦開始行動,立即叫醒我。”
  
  小蟲子對楚云升留在星空之墳,而不是卓爾人的立方體,自然一百個高興,立即表現道:“保衛典主,本來就是我的職責啊。”
  
  楚云升笑了笑沒有說話,隨便找了個地方,沉入下去。
  
  而此時,在他們原本的航道遙遠的方向,電與第三個烏怒人率領的老冷星艦隊正在緩緩進入一個蕭殺的巨大等面椎體。
  
  椎體表面甲板依次打開,然后在老冷星艦隊進入后的剎那間統一關閉,巨大星艦竟在星空中不可思議地快速地旋轉一個角度。
  
  它們的內部,一場激烈的交鋒,卻在進入之前就已經展開。
  
  與此同時,黑暗的龐大而如鬼魅般的暗物飛船,正在飛速接近神戰的雙方。
  
  ***
  
  第一更,補昨天。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