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263 揮灑戰火

^
  
  烏奴艦隊中,比起外面的“熱鬧”,棺槨內一片的愁云慘淡。
  
  那么笨出去了,剩下的“人”,滿懷期望地等著它從外面幫助打開棺槨,讓它們也出去。
  
  等了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仿若等得海枯石爛,等得天地無棱,而那么笨像是一出去就把它們忘了一樣,再也沒有回來過。
  
  威嚴的聲音,嘆息了一聲:“我原以為它還是個沒有智慧的生物,直到遇到了96827……”
  
  它剛起了一個頭,本體中的幼稚聲音就馬上道:“一樣的話,你已經說了三千六百五十一次了!”
  
  藏在黑甲火蟲中的冰冷眼睛趁機又發動了一次進攻,被擊退后,幼稚的聲音生氣道:“你已經一千二百一十三次了,夠了!”
  
  冰冷的眼睛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接著,它又提高聲音道:“小石頭,不要再動了,整整一萬次了啊,一萬次了!”
  
  最后,幼稚的聲音自言自語道:“我自己都忘了我這是第多少次說這些廢話了……”
  
  棺槨中再一次陷入安靜,就像之前的無數次一樣,十分的沉靜,又仿佛等待著下一次的爆發。
  
  果然沒過多久,又是威嚴的聲音起了頭,沉沉道:“我們出不去了。”
  
  冰冷的眼睛道:“外面用了新加了隔絕零維的封閉,將原來的一絲損壞處徹底封死了。”
  
  威壓的聲音接著道:“應該是暗域中的黑暗生命,它們精于隔絕零維。”
  
  幼稚的聲音出奇地沒有再說話,即便小石頭開始了它第一萬零一次的行動,它也沒有出聲,似乎對威嚴聲音所說的黑暗生命,感到擔憂。
  
  棺槨又開始沉寂下來,漸漸地,除了小石頭還在一次次不厭其煩地行動,沒人再動,似乎都在默默地等待著誰來打開棺槨。
  
  ……
  
  卓爾人的立方體群經過漫長的航行,經過不斷地糾正航線,消除誤差,終于在茫茫的暗域之中,與正在追蹤烏怒人飛船的小蟲子匯合。
  
  見到楚云升,小蟲子十分的興奮,自楚云升離開后,它一度擔心典主已經死了。
  
  現在好了,終于又見到典主了,而且它發現,典主雖然換了卓爾人的身體,但是與它交流上的速度已經十分迅速。
  
  它覺得不是換生命體那么簡單,否則用它的火蟲時也可以做到,肯定是典主正在要正位了吧。
  
  而一想到典主即將正位,它就更加興奮,一旦典主正位,就能清除掉它所有的感染,然后返回禁地,號令群蟲……
  
  光是想想,小蟲子都覺得微微有些激動,它還是在很小很小的時候,見過一次蟲戰,那一眼都望不到邊際的極高形態的星空腔體,猶如繁星般的強大戰蟲洪流般地出陣之刻,戰衛們縱橫馳騁揮灑戰火,保護著它們這些執行任務的幼蟲殺出疊疊重圍……那才是氣勢磅礴,恢弘大戰的世界。
  
  “多一維現在的情況怎樣?”楚云升來到小蟲子的星空之墳內部,環顧了一下四周問道。
  
  小蟲子馬上將那么笨的原話調了出來,只聽那么笨既緊張又激動還夾雜著一點點小興奮地回復當時的小蟲子:“讓我,我去執行臥底的任務嗎?我、我竟然已經有那種能力了嗎?蟲大哥,你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務,保證去了之后不說話,一句都不說,打死也不說,絕不會給你丟蟲……”
  
  楚云升仔細地聽完后,思索片刻道:“它的確智慧初開,正好又遇上唯一可以和它在信息維交流的你,可能真把你當成它的同類,這個以后再說,我盡量幫助它達成希望。
  
  現在我們盡量減少與它聯系的頻率,雖然除了火蟲,只有靈級別的生命才能感知信息維度,但暗物飛船中生命未必一點都不能察覺。”
  
  小蟲子道:“我已經和那么笨說好了,它明白的,一旦它成功獲取了對方的相信,才會悄悄發一次消息回來,讓我們標注好敵人和非敵人。”
  
  楚云升點點頭:“你把它在烏怒人飛船中得到的所有情報,都調出來給我看看。”
  
  那么笨給小蟲子的情報雜亂無章,事無巨細,凡是它偷聽到的,都統統保留了一下,它還沒有太強的甄別能力,不過僅是這樣已經很恐怖了,幾乎將老冷星艦隊中生存狀況,全部詳細地記錄了下來。
  
  只要經過大規模的信息歸類重建,馬上就可以還原艦隊中的最真實情況。
  
  楚云升一邊看,一邊與小蟲子一起迅速歸建分類,在星空之墳中還原了大量的分時虛景圖。
  
  一個個場景,飛一般地在掠過,仿佛跟著那么笨在無數組織中光速穿梭,大量的信息如無數竊竊私語的海洋蜂擁而至,大到飛船建造,小到孩子玩耍,一一快速展現。
  
  快要進行到最后的時候,楚云升突然在一個普通的虛擬卡旦人面前停了下來,虛景圖定格在一個自行武器忽然對準它的那一刻。
  
  楚云升沉默了一會,接著前前后后調查了許多場景,包括與烏怒人與暗物飛船交接的部分,最后立即向五序道:“馬上順著烏怒人航行的方向,做一次高強度的巡天!”
  
  沒過多久,五序緊急發來一幅模糊的圖片,而且只有一副,從海量的巡天圖中選出來的唯一的一個。
  
  漆黑的宇宙背景中,模模糊糊地出現一個陰影,一閃而逝,速度極快,但對周圍的引力場、光線乃至暗能場擾動極小,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很先進,完全不弱于我們!”五序肯定地說道。
  
  “應該是烏怒人真正的完整星艦。”楚云升道:“冷星艦隊的烏怒人估計很久前,甚至是在地球上墜毀的時候,就向它們的同類發射過求救信號,這艘應該是最近的一個。”
  
  五序遲疑了一下道:“能確定嗎?”
  
  楚云升道:“你不了解烏怒人,尤其是第三個烏怒人,對,就是多一維穿過的那個看起來普通的生命,如果它沒有絕對的把握,不會不惜死亡地親身來追蹤多一維,它必定有十足的把握在它死了之后,只要抓住多一維和暗物飛船換回什么東西,就能確保棺槨無恙,而不擔心被我們攔截襲擊,或者其他什么意外的情況。”
  
  五序想了想道:“那只有一種情況,偽霸真的可能在你說的棺槨中,而且正在試圖沖破而出,烏怒人感到不穩,急需黑暗生命的幫助,而只要棺槨穩住了,它即便死了,后面也不用擔心的話,就是它們的真正星艦就要到了!”
  
  “是還是不是,我們很快就會知道。”楚云升沒有再和五序說下去,轉向小蟲子:“多一維留下的組織中,我看到有意意斯,你試試能不能通過它的信息維通道,和意意斯聯系上。”
  
  過了許久,小蟲子從五光十色的世界中退了出來,向楚云升道:“典主,已經找到它了,它雖然很震驚,但還算鎮定,要求我們先確定身份。”
  
  “我和它說。”楚云升接過小蟲子打通的信息維通道在星空之墳中接口,向另外一頭道:“意意斯,我是楚云升,你只聽,不要再說話,我可以證明,當初在地空飛船上,我曾讓你成家,此事除了你和我,無人知道。”
  
  “你這些年成長了許多,不要波動情緒,平靜,冷靜,對,就是這樣,不要說話,烏怒人時刻可能都在監視著你的一舉一動。”
  
  “不要再在你的房間中呆著,盡量找機會出去,到人多,或者飛船破損嚴重的地帶去,你什么都不用做,有人會找你,它應該一直想辦法接近你,但你始終在你的房間中,它毫無機會。”
  
  “這個人不管是什么生物,找到你后,你也不要說話,我會通過特殊的方式觀察它,確定它的身份。”
  
  “不要試圖接近我的本體,你救不了。”
  
  ……
  
  一段段斷斷續續的信息,通過小蟲子建立起的信息維通道,傳送向老冷星艦隊的飛船。
  
  意意斯在接受了最后一個信息后,心中起伏不定,手指微微抖動著,不是害怕,也不是興奮,更不是緊張,而是它終于知道該怎么做了,有了一個方向。
  
  這些天,外面終于平靜下來,老司翰也離開了。
  
  他有了一些自由,但仍謹慎地過了一段時間,才聯系了一下朵兒,說是要去見見那個傳奇的莉莉絲。
  
  正在家中被父親關起來閉門思過的朵兒雖然很驚訝,但意意斯的話,現在對老司翰來說,比以前大陸上的王令還管用,誰知道烏怒人會不會再來一次怪病大檢查?
  
  意意斯一出家門,角落間,就有一個影子在黑暗中閃電般地跟了上去。
  
  此刻,身在星空之墳中的楚云升向五序道:“如果的確是烏怒人的一只真正星艦來了,那么,那個叫雷的烏怒人,就會想盡一切辦法聯系到我,否則它活不了太久,只不過,它去找意意斯,估計也是沒辦法的辦法,除此之外,它沒有其他任何希望。”
  
  五序道:“你準備怎么做?”
  
  楚云升詭異地道:“我會告訴它一些秘密,讓我變得比第三個烏怒人想象的還有價值,讓它擁有足夠雄厚的牌,使其他烏怒人更相信、更傾向于它,搶走我的本體完全是得不償失的下下之策,總之一句話,讓它惡人先告狀,反手之間為正!”
  
  五序沉默了一會,沉聲道:“你有沒有想過,它或許本來就是這樣認為的呢?”
  
  楚云升飛到星墳之外,懸臨在寒冷的暗域中,鋒銳地看著星空中老冷星艦隊消失的方向道:“那它就更有資格我們合作,不是嗎?”
  
  ***
  
  感謝大盟風喬兄的打賞,人在英帝,仍一直支持飄火,關心黑血沖榜,每次收到風兄詢問沖榜時間的信息都很感動,因為時差的原因,常常不能同時在線,在這里,再次感謝風兄!
  
  第十九個盟主昨晚誕生了,書友111005,其實是野豬哥的小名,還要感謝野豬哥上次金鍵盤投票中也是大力支持,一點一滴,飄火都記著呢,將來去重慶,一定拜見!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