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1259 烏奴船中的怪病

^
  
  遙遠的星空中,烏怒人的飛船里,到處都充滿了緊張的氣氛。
  
  烏怒人第三輪怪病排查又開始了。
  
  每天都有人被查出來異常,然后從此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中,但誰都知道再也回不來了。
  
  小貴族朵兒緊張地站在意意斯對面的角落中,暗中看著烏奴人排查而來自行掃描機器。
  
  它的父親,現在正躲藏在意意斯的住所中。
  
  自行掃描機器從隔壁的房間中搜出了一個怪病者,在一片哭喊中,那孩子被強行拉入機器后面的監牢中。
  
  下一刻,就是意意斯的房間了。
  
  朵兒緊張地幾乎不敢看下去,如果父親被抓走,那么一切都完了,在艦隊中,只有父親還活著,它才算是一個貴族,有那么一絲絲的地位。
  
  這些年,它們交了不少關系網,也沒少得罪人,敵人一堆,一旦父親被銷毀,關系網不會救它,而敵人又不會放過它,它絕活不過三個月!
  
  一切只能看意意斯了,上天給了它這個機會,意意斯回來了,在它和父親最為關鍵,最絕望的時候,回來了。
  
  雖然意意斯的條件一樣讓它心驚膽顫,但它別無選擇。
  
  自行掃描機器冰冷地來到意意斯的門口,和檢查其他房間之前似乎沒有什么兩樣,這讓朵兒渾身發涼。
  
  難道還是不行么?
  
  它有些絕望了,想象著父親被拖出來的那一瞬間的殘酷。
  
  但接著,它驚喜地發現,自行機器沒有停留,竟然跳過去了,沒有檢查意意斯的房間!
  
  烏怒人果然優待意意斯!神啊!
  
  朵兒激動起來,它父親的命算是保住了。
  
  此時,坐立不安在房間中老司瀚也重重地松了一口氣,向意意斯深深地行了一禮道:“意意助理,救命之恩必定全力相報。”
  
  意意斯連忙道:“大人不用如此,如果你們能幫到我,應該感謝的人是我。”
  
  老司瀚仿佛受寵如驚般地急忙道:“不敢叫大人,意意助理叫我老司瀚就行,您的事,我一定竭盡全力去辦。”
  
  意意斯卻仍舊很客氣地道:“那就拜托大人了,不過不急于現在,等風頭過去了再說。”
  
  老司瀚也不想現在就冒險幫助意意斯進入非法區域,便婉轉了兩句就順坡答應了,接著又將話題轉向自己的怪病上道:
  
  “也不知道是沖撞了哪位神明,這病來得莫名其妙,不疼不癢,能吃能睡,也不傳染,要不然朵兒它們早就也得了,不知道烏怒人為什么要清理銷毀我們。”
  
  意意斯也有些奇怪道:“你們這病是什么時候得上的?一點癥狀都沒有么?”
  
  老司瀚嘆息一聲道:“大約是在你們回來之前沒多久吧,也不是一點征兆都沒有,有時候會感覺自己多了個什么東西,或者身體中有什么地方不對勁,但也不明顯,只是偶爾覺得有什么東西在窺視你的感覺,可能是自我的幻覺,正常都發現不了,也不知道烏怒人是怎么發現的,而且最近連這種感覺都沒有了,完全和正常人一樣。”
  
  意意斯又道:“有人因病去世嗎?”
  
  老司瀚連連搖頭道:“沒有,還從來沒有聽說過,死了的人都是死在烏怒人的手中,還沒有聽說一個得怪病的人自己死了。”
  
  意意斯雖然做過船長,但見識也有限,自然也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安慰了它幾句,兩人便又沒了什么話題。
  
  老司瀚此刻還不敢出去,要是迎面再被自行掃描機器撞上,那死得就太冤了,它打算這幾天都厚著臉皮賴在意意斯這里,絕不出去。
  
  意意斯一看就有心思,但老司瀚也不確定它到底是什么心思,進入非法區或許和與烏怒人作對有關,但意意斯是出了名的與烏怒人作對,全船上下高層都知道,意意斯自己相必也清楚,它覺得不應該是為了這件事心煩。
  
  那么只剩下另外一件,這還是朵兒無意間發現的,后來加以打聽,才搞清楚了來龍去脈。
  
  不過,它可不敢冒然說出來,于是它便裝作飄走到房間的一側,“無意間”抬頭看著墻壁上懸掛著一盞燈,“贊嘆”道:“意意助理不虧是懂藝術的人,這盞燈如果還在大陸,起碼值兩百個奴隸。”
  
  意意斯附和它地笑了笑,這盞燈就是在當年,也絕不值到兩百個奴隸的天價,老司瀚不過是在胡口恭維它而已。
  
  見意意斯沒什么反應,老司瀚便進一步試探道:“不知道是助理自己當年帶出來的,還是什么人送的?”
  
  這句話問了出來,意意斯的臉色才真正有了一些變化,眼眸中光芒迅速地黯淡下去,不過最后,還是看開了般地笑了笑,但卻沒有說話。
  
  老司瀚見人無數,又特意在觀察著意意斯的表情,意意斯神情的變化都落入它的眼中,便不再試探下去,不動神色地道:
  
  “意意助理,聽說您以前可以直入尊上的房間,我們這些人平日里時常在打賭,尊上的房間一定如何如何,現在賭約還在呢,有人說必定富麗堂皇,有人說一定奢侈之極,也有人恐怕連地面都是最貴的汩汩皮組成的,每天都要吃天羽國才有的珍惜白絲獸的一片珍貴額冠,還有人說,尊上的奴隸必定成千上萬,侍女更是精美如云……”
  
  它說了半天,說了這個人如何賭,那個人如何說,就是不說它自己是怎么賭的。
  
  意意斯失聲笑道:“哪里有那么夸張,尊上的房間簡單之極,除了一塊信息臺,再沒有第二件東西,以前吃的東西更加簡單,都是標準的宇航食物,至于奴隸和侍女,真不知道是從哪里傳出來的,反正我一個都沒見過。”
  
  老司瀚先是一片的愕然,那是真正的愕然,完全不敢相信的表情,但它馬上掩飾得很好,臉上的神情在那一瞬間的變化精彩極了,從愕然突變到一幅我早知道的樣子,以與我有同感地語氣嘆道:
  
  “果然是這樣啊,我就說尊上是個勤儉的人,絕不會像那些白癡們說的那樣窮奢極欲,就是用膝蓋也應該想得到的,像尊上那樣的人物,豈是它們那些人可以想象的。”
  
  意意斯笑了笑道:“也沒有了,尊上很和氣的,平常里,和其他人也沒什么不同。”
  
  老司瀚連連道:“是,是,還是意意助理了解尊上,這下好了,我們的這些賭約終于有了權威答案,看來我要大贏一筆錢了,意意助理,這還要感謝你的相告,過幾天,必定讓朵兒將一半的賭金送來以表謝意,請一定不要推辭。”
  
  意意斯楞了一下,它也算在底層混過很久了,但也沒想到竟還有這樣賄賂的方式,它又不是傻子,心中明白老司瀚就是賭了,也一定是賭尊上如何奢華,如何多的奴隸,如何多的侍女……絕不會是什么勤儉。
  
  不過,意意斯這一次并沒有拒絕,要救陳參謀,要找到尊上身體存放的位置,就必定要花錢,花大量的錢,將是一個漫長而艱辛的任務。
  
  見意意斯只是詫異了一下,并沒有拒絕,老司瀚徹底放心下來,要不然它真不知道怎么再開口求意意斯再收留它幾日。
  
  同時,它也在心中暗忖:“朵兒說的那個地底女人……”
  
  ……
  
  存放于艦隊秘密之處的棺槨中,幾個聲音終于又一次安靜下來。
  
  “這么打下去,誰奈何不了誰。”威嚴的聲音首先道:“不如大家合力將這東西沖開一道縫隙。”
  
  幼稚的聲音立即贊同道:“同意,你們都擠在這里,真是擠死了!”
  
  那冰冷的眼睛也道:“可以。”
  
  那么笨急忙證明自己存在一般,但卻好像很認真地道:“我要考慮考慮。”
  
  “三比一,通過!”威嚴的聲音根本不理會它,直接宣布道。
  
  那么笨連忙道:“等等,還有小石頭沒有表態呢?”
  
  幼稚的聲音道:“它不說話,就算棄權了。”
  
  那么笨嘆息道:“可憐的小石頭,不會說話真可憐。”
  
  意見統一,幾個聲音合力沖擊棺槨,但它們驚訝地發現棺槨比上一次更加地穩固,顯然這段時間中,被人大量注入了封鎖能源。
  
  但這些聲音都是非凡的存在,一次次沖擊,一次次失敗,一次次更加兇猛地沖擊。
  
  如果放在棺槨外,早已經是地動山搖的滅世景象,而棺槨卻紋絲不動,直到最后一刻,才勉強被沖開一道幾乎無法通過的薄弱區。
  
  威嚴的聲音首先試了一下,過去不去,接著便是冰冷的眼睛,也失敗了,幼稚的聲音是不會走的,它同意合作,只是為了讓其他人離開而已。
  
  最后,那么笨試了一下,竟然“穿”過去了!
  
  但它剛剛穿過去,薄弱區還沒有消失,又跑了回來,道:“我,我出去看看,過陣子,再回來看你們。”
  
  威壓的聲音剛說了一聲:“你等下。”
  
  它便趁著薄弱區即將消失的剎那,再一次“鉆”了出去。
  
  一到外面,它就“哎呀”了一聲:“誰那么可惡,把我辛辛苦苦復制的東西都弄沒有……”
  
  ***
  
  第三更。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