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258 蕩氣長輝

^
  
  “你叫御連.儀?”
  
  楚云升打量了她一眼,問出的話已經自動翻譯為它們的語言。
  
  少女分辨不出楚云升與五序之間的區別,美麗至極的卓爾生命體讓她感到炫目,她從來想到世間竟有如此美麗的生命,竟真的存在。
  
  她強行鎮定心中的起伏,用規范的宮廷禮儀,向楚云升和五序行禮道:“是的。”
  
  五序壓根就沒看她一眼,一直在分析著身前的數據,并催促道:“95827,快點,遲了可能會產生變化。”
  
  楚云升向少女淡淡笑了笑:“不要怕,我們借你一點點命源。”
  
  說著,他手指飄飛,一道形狀更加完美的符文便飄逸般地出現在他的指尖之后,然后類荑族少女幾乎沒有什么感覺,便見到那道符文化作一道光芒流逝向前方的金屬壁門上。
  
  接著,便沒有人和她再說一句話,她很快又被送了出去。
  
  五序一邊等著壁門打開,一邊道:“你讓她能見到我們,還和她說話,是擔心那些地球人吧。”
  
  楚云升臉色靜靜,沒有回答,抬頭道:“門開了。”
  
  壁門緩緩打開,露出里面的昏暗空間。
  
  卓爾人不需要強光源,兩人朝著里面一看,便一目了然。
  
  “378?”五序頓時驚訝地說了一聲。
  
  “執行這顆備用星球任務的卓爾人?”楚云升也說了一句。
  
  壁門后面不大的空間中,更像是一個逃生的船艙,里面不知道封閉了多少萬年,但詭異的是,空氣竟仍然沒有腐朽的味道,一個如剛剛死掉不久的卓爾人驚恐地瞪大眼睛,在看著什么,而在它的身上,插著一柄灰蒙蒙的劍。
  
  其他,沒有第二人存在的跡象。
  
  五序剛要操控一個微粒機器人進去,楚云升便道:“不要進去。”
  
  五序急速停下,道:“怎么了?”
  
  楚云升指著那柄劍道:“它是靈劍。”
  
  五序驚了一下,道:“你怎么知道?”
  
  楚云升道:“因為我有個一模一樣的。”
  
  五序聞言馬上再次仔細地看了看,甚至將楚云升之前的戰斗畫面打開進行對比:“看起來并不一樣。”
  
  楚云升道:“拔出來就知道了!”
  
  五序道:“那你還在等什么?現場的數據我已經記錄下來,只有進入里面再尋找其他可疑點,才能找到殺死378的兇手線索。”
  
  楚云升搖了搖頭:“里面有一絲殘留靈蘊,任何東西一進去就會破壞掉現場。”
  
  五序更加奇怪道:“你怎么知道?”
  
  楚云升也不解釋:“等你真正到了的境界,就能感覺到了。”
  
  五序卻道:“不用,我讓上面的人發射測宏掃描波過來,只是我們剛補充了一點資源,又要全部耗盡了。”
  
  楚云升馬上攔住道:“不能動,一射過來它就會擴散,它太微弱了。”
  
  五序遲疑了一下道:“那怎么辦?門已經打開,我們什么都不做的話,它也會消散,一旦宏微動擴散,最終還是會被其他靈生命發覺。”
  
  楚云升想了想,道:“你幫我封鎖這里,我試著將它融入進身體,總之要小心,弄不好都會驚動暗域中的強大生命,剩下的交給我,我來解決。”
  
  五序看了看他,退到后面道:“這里暫時應該不會有人來,我設置一下自動防御系統。”
  
  楚云升點點頭,走到打開的壁門邊緣,沉思了片刻,又道:“你讓上面暫停其他任務,將全部的力量集中給我。”
  
  五序沒有拒絕,馬上將命令發送上去。
  
  天空上,從一進入星球便開始收集所需資源的立方群立即停止了工作,組成陣列,所有資源向底層下的五序傾注。
  
  楚云升閉上眼睛,靜靜地站在壁們的邊緣,大量的推演數據從他的身體中傳送向天空上的立方體陣列,然后再經過計算后返輸送回來。
  
  大量的數字與公式如洪水般在交互在天與地之間。
  
  五序緊緊地盯著楚云升的背影,手握著測宏掃描波的發射裝置,一旦楚云升失敗,它需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測出宏動的方向。
  
  同時它也在觀察著來往天地的數據洪流,開始時候大都是簡單的方程式,對能量共建的解析之類,接著便是大量的多能組態模型,再后來,它竟發現出現了許多陌生的東西。
  
  這些東西一開始的時候大多是不難理解的內容,只是與卓爾人的體系不同,但到了后來,大量地出現楚云升直接引用的深奧內容,這些內容無法驗證正確與否,只是拉入進來演算,楚云升也只是直接使用,不加剖析。
  
  “神國的知識!”五序終于看到一個模型,它曾見過的神國模型,便暗暗在心中道:“我都忘了,95827另外一個身份是神國之儲。”
  
  然而,大約有又過許久,這些深奧內容漸漸減少之后,緊接著出現的詭異內容,十分精妙但卻極不穩定的內容隨之出現。
  
  以五序的能力,能夠看出這些內容一旦遇到合適的條件,就是不可思議的精妙,但遇不到,就是極其不穩定的破壞源。
  
  同樣,這些內容也無法驗證,都是直接使用。
  
  但它發現楚云升反復嘗試,來回傳送這些內容,估計是在用最暴力的方式試圖找到適合這些內容的條件狀態。
  
  五序也漸漸明白,楚云升不但想要融入那一絲靈蘊,大概還想借著這個機會,用這絲宏殘留達到什么目的。
  
  時間一點點過去,類荑族的年幼女皇已經被送上地面很久了,方明成帶著上百的地球人,也開始試圖深入了解這個可憐種族。
  
  他也成了“使”,不過不是神使,而是某星空種族的使者。
  
  他的出現,以及他帶來的消息,在整個巨大城堡上空浪潮般地被傳播,滅頂之災的恐怖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光明充滿希望的未來。
  
  騎兵再次上騎,急速趕向它們認為可能還在打著的鎧甲軍與布衣軍,要將這場讓所有人筋疲力盡的戰爭終于可以停止的消息盡快送過去。
  
  方明成說:一切噩夢都已經過去。
  
  方明成告訴它們:新的時代來臨了。
  
  方明成承諾:他們將幫助它們跨入工業時代。
  
  方明成保證:他們將幫助它們成為新的星空種族。
  
  方明成還說:他們會永遠地留在這里,和它們一起創造新的歷史,歷代都從未達到過的歷史。
  
  方明成最后說:我們不是神,我們也不是善心大發,我們需要你們盡快進入星空時代,加入我們的陣營,為星空而戰。
  
  ……
  
  年幼的女皇望著因大難不死喜極而泣的臣民們,腦袋中揮之不去剛剛見過的那兩個極美生命,尤其是那個和煦地與她說過話的那一個,年幼的心竟對星空也充滿了期待。
  
  只是那個前來“幫助”它們的方明成,和那兩個極美生命比起來,似乎太丑了一點……
  
  她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完好如初的身體,卻有幾縷發絲在剛才變得衰老過。
  
  一片沸騰中,也沒有人注意到,一些人神秘地失蹤了。
  
  ……
  
  冰冷戰場上,銀色將軍與斷臂女軍官接到“喜報”的時候,已經是幾天后了。
  
  他們和城堡上的大臣們一樣,震驚而驚喜的同時,又對方明成等人的到來充滿擔憂。
  
  “不管怎樣,這是我們最好的結果不是嗎?”斷臂女軍官望著遠方沖天而起的噴發巖漿,眼神中重新充滿動人的光彩道。
  
  銀色將軍也終于輕松一笑:“是啊,起碼我們可以活過火炮出現的這一道生死線了,難道未來還有比無數次滅絕更可怕的黑暗嗎?”
  
  斷臂女軍官堅定道:“不管未來怎樣,只要我們還活著,就有希望,就有辦法掌握自己的命運!”
  
  她握緊了拳頭,幾天前那一次五序的檢測,給她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
  
  銀色老將軍看了她一眼斷掉的手臂,嘆息一聲:“路還長,你們還年輕。”
  
  布衣女軍官抬頭道:“祖父,你恨過我嗎?”
  
  銀色老將軍沒有回答,縱而走。
  
  它們全然不知道,更黑暗更恐怖的殺機,正在它們的頭頂上,暗域的星空中來回游走。
  
  ……
  
  地層下,來往天與地之間的洪水數據流突然停下。
  
  楚云升面不改色地睜開眼睛,凌空直入壁門,刷地抽搐灰蒙蒙的長劍,強大的自信瞬間閃過他的眼眸之間。
  
  五序在第一時間內便檢測到極其微弱的宏動擴散,但隨之而來,便是一股更加可怕的東西,而它竟識別不出來!
  
  那東西電光火石之間追上那一微絲的宏動,瞬間將它斬滅。
  
  再過一瞬,它便看到楚云升手中的灰蒙長劍,變得紫氣盎然,蕩氣長輝。
  
  它仿佛聽到楚云升說了一句:禁術的確強大,只是可惜……五序,你看著我干什么,快檢測內部信息,記錄現場!
  
  紫劍拔出,壁門內的世界迅速腐朽敗落下去,剛才還如剛剛死去的卓爾人士兵,如塵埃般地落在地面。
  
  五序緊急打開對內數據接口,想要找到里面的記錄,想要知道兇手是誰,到底曾在這里發生了什么。
  
  那柄紫氣之劍,讓它心中極度的不安。
  
  ***
  
  第二更。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