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7)     

黑暗血時代1257 極美生命

^
  
  格間外,一名卓爾人士兵帶著幾個地球人來到門口。
  
  楚云升不再與五序說什么,飄飛到外面,看著其中一個人,用著地球話道:“方明成對嗎,我們應該是認識的。”
  
  那地球人不可思議地瞪大眼睛望著楚云升:“您,您是?”
  
  楚云升示意那名卓爾人士兵可以離開了,然后將他們帶入格間,道:“阮落不是讓你們來抓過我嗎,忘記了?”
  
  幾個地球人一下子都愣住了,領頭的那人不敢置信地道:“楚先生?您真的是楚先生?”
  
  他的語氣有些激動,在周圍全是卓爾人的世界中,毫無地位的他們比下面的類荑族人好不到哪里去,但等看到楚云升冷冰冰的臉,一下子就低下了腦袋。
  
  他們當年是跟隨阮家離開的人,而阮家與楚云升已然敵對,沒有立即殺了他們,大概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楚云升一邊從五序那邊調來生命星球的簡化資料,一邊道:“是的,是我,你們算是阮家的精干吧,怎么沒有跟著她們走?”
  
  方明成不敢撒謊,實話實說道:“聽到您還活著并且馬上就要回來的消息后,阮家就緊急撤離了,撤退得太急,我們這些人都沒來得及跟上。”
  
  楚云升點頭道:“和我了解到的情況大概一致,阮家估計現在已經去投奔新神使了,你們是想繼續留在這里為阮家做繼續潛底呢,還是另有打算?”
  
  說著,他的目光便有些銳利起來。
  
  方明成背后直冒冷汗,咬牙道:“楚先生,我們當初跟阮家走,的確有自己的私心打算,一句話形勢比人強,如果您當時沒有消失,哪個龜兒子才跟她們干。”
  
  楚云升擺了擺手道:“不用說這么多,阮家以前不夠資格算得上我的敵人,現在也更加算不上,我給你們另外一條出路,留在這顆星球上,加速它們工業革命,信息革命,直到星空革命。”
  
  方明成的面前很快出現一堆的數字化資料,翻譯成了地球語言,類目繁多,但都簡化過。
  
  “你可以先看看這些東西。”楚云升道:“這里面有我初步的設想,以及這顆星球的一些基本資料,你們當中大部分人一旦留下來,可能再也無法回到星空,但我也會給你們留下一些修煉之法,然后再給你們一個小型器官更換庫,以及最起碼的卓爾人科技資料,能不能撐到回到星空的哪一天,就看你們自己的努力和運氣了。”
  
  方明成再一次怔住了,完全沒想到等待的命運會是留在這顆星球上,但他沒有勇氣拒絕,他身后的其他隊員也沒有,再其后的數百阮家留下的人,更沒有資格來拒絕。
  
  他還算得上是一個識時務的人,否則當時捉拿楚云升的時候,也不會很“聰明”地站在一旁“觀戰”。
  
  他和幾個隊員飛快地看著面前的資料,看著看著,便沒有了離開星空的失落感。
  
  誠然在立方體中,一切都很先進很美好,但這些先進與美好都是別人,不是他們的,與他們無關,他們不過是“動物”,而在下面就不同了,他們雖然失去了星空,但卻擁有了大地。
  
  帝王他倒是沒那個想法,也不現實,但按照楚云升給的計劃,優渥的生活肯定跑不了的。
  
  楚云升沒有催促他們,獨自在艦壁的一側操控著一些探測器,一寸寸地掃描著這個星球的各個角落。
  
  許久后,五序已經做完了巨量的工作,給所有的卓爾人都打上了“標簽”,被它認為有異常的生命統統標注出來,可以選作“器官”的生命也被鎖定,優良的品種更是特別選取。
  
  “那個是它們的皇帝嗎?”楚云升看著它面前的優良品種圖中一個類荑族少女的標簽,問道。
  
  “是的。”五序答道:“她的命源質量不錯。”
  
  楚云升又看了看其他人,五序的效率很高,已經將它們的社會結構分析得一清二楚,所有資料都載入進來,每個標簽上都對應著一個身份。
  
  “這個,這個,還有這個……”楚云升看了一會,然后在圖像上刪除許多標簽,道:“這些人如果帶走了,它們的社會體系會陷入崩潰混亂,留下來。”
  
  五序沒有說什么,對它而言,即便是再優良的品種,也只是品種而已,沒有太大的本質區別。
  
  這時候,方明成等人也粗略地看完了簡略版的資料,疑惑地問了一個問題:“楚先生,為什么火炮出現就會觸發滅絕?工業革命的標識應該是機器才對吧,比如蒸汽機,火炮手工也可以打造啊?”
  
  楚云升看了他一眼道:“五序說,這是某個卓爾程序員弄錯了。”
  
  方明成等人怔了一下,然后便感覺到頭皮陣陣地發麻,一個程序員弄錯,代價就是一個生命種族無限輪回于火炮之下……
  
  五序此時第一次在他們的交談中插言道:“這倒不是,火炮的出現對備用星球的生命地紋環境設計會有一定程度的破壞威脅,當年執行任務的卓爾人應該是從最安全的邊際進行考慮,希望將風險降到最低,如果它們自己不作死的話,我們改造后的生命星球體系,足以再維持它們繁衍上億年的時間。”
  
  隨后,它一絲不茍地列出大量圖形與數據分析資料,十分的嚴謹,然而聽到看到方明成等的耳朵與眼睛里,卻完全變了味,越聽越看便越覺得恐怖。
  
  這哪里是什么生命環境系統,分明就是一個星空文明建造的星代化的“豬圈”。
  
  楚云升終止了五序的說明,向方明成道:“你下去后,該說的說,不該說的不要說,對以前的事情盡量模糊化。”
  
  方明成點點頭:“屬下明白,我會引導它們認為是一場神之內部爭戰,讓它們自己想象出答案,如此它們才能最大化地接受,說多了說深了反而顯得假而不美。”
  
  楚云升點頭道:“但不用說什么神,就說我們是星空種族,其他任務的細節部分你和你的隊員商量著完成,我不會在這里停留太久,如果完成的話,說不定我還會有再見面的一天。”
  
  方明成帶著資料退了出去,楚云升則打開了已經完成額的星球詳細掃描圖,圈出一個地方,對五序道:“我們去這里看看,有點不正常。”
  
  五序道:“在地底深處,需要準備一下。”
  
  ……
  
  年幼的女皇呆呆地望著天空,城堡上下,不論是鎧甲軍,還是布衣軍,此刻都失魂落魄,即便之前再不屈再掙扎的布衣人,經歷了剛才的一幕幕,也似跨掉了一般一蹶不振。
  
  五序只是在立方體中,來回拂了幾次手,它們的一切信心與尊嚴便徹底地粉碎。
  
  大臣們癱落在冰冷的地上,侍從們擔憂地看著她,城堡中唯有一些不懂事的孩子,似乎覺得剛才亂哄哄的一幕好玩,傻傻地嬉戲著。
  
  昏暗的天空下,鴉雀無聲,遙遠天邊噴發出的巖漿群也顯得蒼白慘淡。
  
  居于暗庭的神始終沒有出現,然而許久后,一道不大的光芒體從立方體群中漂浮下來,隱約中有著人影,而另外一道凌厲的光影飛速射向地面之下。
  
  方明成只是個普通的人類,即便曾經是個隊長,也沒有更大的見識范圍,當他在柔和的光芒體中降落在城堡的頂端,站在這位標簽上翻譯為御連的少女女皇面前時,他再一次感嘆,荑族人真的很美很美,除了卓爾人,或許他只見過天羽族人能與之相比。
  
  但它們之間卻是有區別的,卓爾人的美麗永遠充滿威嚴,不可褻瀆般地圣潔存在,而天羽族都大多高傲,荑族卻是一種柔軟。
  
  他清了清嗓子,看著那些慌亂的大臣,對這位少女女皇道:“我叫方明成,奉命前來……”
  
  ……
  
  地下,五序與楚云升乘坐著梭機,很快來到打通了許多阻礙,來到異常的地方。
  
  這里距離地面很深,遠離類荑族人正常生存的范圍。
  
  在一道金屬般的壁門前,五序沉聲道:“我試了所有權限都不行,你來試試吧。”
  
  楚云升也去試了一下,有些反應,但仍然沒有打開。
  
  五序這時候看著懸浮的控制立方體道:“我看到了,你觸發了它的“鑰匙”,但不是你的序,應該是第四的原因,可惜你還沒有正式繼承,等等,我找到了匹配的模式。”
  
  說著,它調出了一個標簽,赫然就是那個年幼的類荑族女皇。
  
  楚云升看了看道:“原來是這樣,的確和荑族人有關,打開了第一道鎖,然后第二道的鑰匙才會出現,才能有用。”
  
  五序迅速地下了一個指令,另外一艘無人的梭機再次從立方體群中凌厲地飛出,直接來到城堡的上空,在類荑族大臣們驚恐中,將年幼的女皇帶走。
  
  沒過多久,驚魂中的少女勉強地保持帝王的鎮定,出現在底層下的深處,按捺住心中的巨大恐慌,第一次見到在她看來兩個完美至極的“極美生命”!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