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0)     

黑暗血時代1254 質疑者

^
  
  幽暗的宇宙中,新神使艦隊齊齊噴射出璀璨的光芒,氣勢磅礴地加速,巍峨的艦隊在推進中起航,場面極其的壯觀。
  
  楚云升將目光移向它們,懸浮在立方體向內透明的艦壁旁,靜靜地注視著。
  
  五序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退了出去,空空蕩蕩的巨大格間種,只剩下楚云升獨自一人靜立在里面。
  
  透明的艦壁上飛列著精細的新神使艦隊數據,一幅幅圖形與數不清不斷變化著的參數,倒映在楚云升靜靜的眼眸之中。
  
  艦壁上也倒影著他的影子,他在這里站了很久很久,仿佛想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
  
  空曠格間外,一個卓爾人來到門口,默默地看著他的背影。
  
  楚云升轉過身,道:“進來吧。”
  
  他身后的圖形數據隨之消失,艦壁恢復白茫茫的一片。
  
  卓爾星人生命體已經不需要借助如人類的視覺系統,這種為了讓生命觀察世界而進化出來的器官,來作為中介接受外界的信息,它們已經將人類需要借助的眾多儀器都生命化為身體組織。
  
  卓爾人的眼睛便是這種精密的生命化組織,但和瑟己人不同,卓爾人在追求高效的同時,亦追求無處不在的美感。
  
  它們堅信,宇宙的至理,一定是極其美麗的!
  
  那卓爾人猶豫地走了進來,道:“95827,我聽說你歸位了。”
  
  楚云升看著它,沒有說話。
  
  那卓爾人抬起頭,像是將要聽到最后的判決一般,緩緩道:“95833還活著嗎?”
  
  楚云升仍舊沒有說話,靜靜地看著它。
  
  那卓爾人神色便立即黯淡下來,更黯然道:“真的也死了,我們那一代不知道還有誰活著。”
  
  這時候,楚云升突然道:“你們是同情者?”
  
  那卓爾人臉色頓時大變,震驚地望著楚云升。
  
  “你不用害怕。”楚云升望了一眼巨大格間的艙門道:“我不會說出去的。”
  
  接著,他走到自旋的立方行接口旁,道:“在這里面,我看到了一條記錄,很久很久以前,卓爾人進行了一次內部的大清洗,殺掉的人幾乎過半,其他幾個,更是合力殺死了那一代的第三,整個第三大序全面崩壞,活下來的人寥寥無幾,花了很久很久的時間才重建了第三大序,從而導致至今為止,你們仍然是十三序中最弱的一序,你既認識95833,就不會是新的一代。”
  
  那卓爾人沉默下來,卻沒有反駁。
  
  楚云升讓它走到一邊,放松道:“72008,和我說一下你和95833的事情吧,我遇到過一些疑似的人,但也不能確定,或許,它一直都沒有出現在我的視線范圍內,找到它,或許是我們揭開整個任務真相的關鍵一步。”
  
  那卓爾人,序列為72008的卓爾人,從沉默中抬起頭,嘆息一聲,道:
  
  “當年那場清洗,很多人都已經忘記了,就是還記得的,也永遠地埋在了心中,不愿再提起。
  
  95833和我是同一代誕生的卓爾生命,那時候,老第三與十三關系最好,后來老第三成為同情者,其實,應該叫質疑者后,你們十三序受到影響的卓爾生命最多,95833就是其中之一,但當時沒人知道。
  
  為了躲過清洗,她暗中幫助我們全力逃亡,我們不是怕死,我們認為質疑的思想是對的,如果我們死絕了,將來就不會再有人來提醒我們這個歷經苦難,看似輝煌卻早已搖搖欲墜的偉大種族。
  
  我們逃了很久很久,清洗者追殺了很久很久,我已經記不清了是多久了,直到被追上,我還記得那天,是在一個無人的行星上,我們躲在星球的內部,被第四序的數百戰艦掃描出來,但我們卻沒有被處死。
  
  原因我當時不知道,后來聽說是老第三愿意自裁,條件是讓我們這些人活下來,作為第三序的最后火種,其他幾個商量后同意了,但要清空我們曾經的記憶。
  
  再之后,我度過了很長一段渾渾噩噩的日子,任務就是維持飄零中的第三序,等待新一代的生命誕生,讓新的一代繼承大序。
  
  直到有一天,95833找到了我,她說她爭取到一個機會,要去執行一個絕密驚天任務,這個任務可能實現我們的質疑思想,當時我已經不太記得與她過去的事情了,她想盡辦法恢復了我一絲的記憶。
  
  在臨走的時候,告訴我,如果她沒有回來,如果遇到一個自稱95827的人,立即想盡一切辦法殺了它!”
  
  說完,它的目光變得銳利起來,靜靜地看著楚云升。
  
  楚云升依舊平靜地看著它,像是接著它的話繼續說道一樣:“但我一直沒有自稱95827,所以你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那卓爾人眼神中閃過一絲猶豫,沉默了片刻,才道:“這些年,我一直在想盡辦法恢復記憶,也一直沒有升序,但始終想不起,無數次,我曾混入到這里,打開過接口,但都一無所獲。
  
  所以,我無法判斷事情的真假,我是卓爾人,任何事情必須從種族的角度出發,可能她是對的,我應該想辦法殺了,也可能她是錯的,我殺了你就毀了卓爾人的未來,我無法準確的做出判斷。”
  
  楚云升看著它的眼睛道:“我相信你前面沒有說謊,否則當時立方體中幾乎死絕的情況下,你一個普通的序列生命不可能活下來,要么是你很強大,沒有被自殺令殺掉,要么是你質疑了命令,沒有執行,總之,你不是一個普通的卓爾序列,否則我寄生在72113后,絕不可能遇到一個活著的你。”
  
  那桌爾人淡淡一笑道:“你認為我后面在說謊?”
  
  楚云升搖頭道:“用你的話來講,后面的話,我無法準確判斷,除非見到95833。”
  
  那卓爾人睿智地道:“所以,你一直在等著我過來,讓我說出這些話,你想知道質疑者在質疑什么?想從這里入手,找到任務的真相。”
  
  楚云升淡淡一笑:“任務的真相,,,那是說給五序聽的,它一直想知道,幾乎都快魔障了,而你不是,你對任務真相的興趣遠遠不及對質疑的執著,我說的對嗎?但我在接口的核心庫中都沒有找到有關同情者的跟多資料,都被刪除了,你也不可能知道什么。”
  
  那卓爾人沒有說話,也許是默認了,但沒人知道。
  
  楚云升接著道:“五序想掌之位,重振第三序,但它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第三序的死因,而你是老第三的人,我需要你升序,瘋狂地升序!”
  
  那卓爾人突然道:“新第三是你殺死的?”
  
  楚云升卻道:“我只能告訴你,我也不知道它到底是死還是活,結果,就要看五序是否能夠掌到之位,掌不到,說明它還沒死,掌到了,那么五序自己也會明白。”
  
  那卓爾人定定地看著楚云升,不再追問下去,因為它立即意識到楚云升說出新第三死因的目的,潛在中是一種保證,保證他剛才承諾不會將它質疑者的身份說出去,否則空口白牙誰會信?
  
  也只有這種身在第三序飛船中暗示自己殺了第三的重量級,才能配得上確保這樣的保證,如此大的膽子,它似乎也很佩服:“95827,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可以馬上升序,也不用你的幫忙,但我只有一個條件。”
  
  楚云升點頭立即道:“可以,只有有機會,我會想辦法幫你找回記憶。”
  
  那卓爾人愣了一下,倒是有些奇怪道:“你不擔心我找回了記憶,第一個想辦法要殺的就是你嗎?”
  
  楚云升回頭看著新神使艦隊離開的方向道:“想殺我的人多了,一直都沒有少過,你要想的話,我也攔不住,但你首先得有那個本事!”
  
  接著,他再次看向那卓爾人殺氣凜然地道:“然后,再來說殺我。”
  
  而那卓爾人竟也毫不退縮地道:“好!”
  
  它沒有說這聲“好”是回答兩人之前的交易,還是回應楚云升逼人的壓迫,或者兩者都是。
  
  楚云升卻又笑了笑道:“你救過我一次……”
  
  就在那卓爾人以為他接著要說:所以我也會放過你一次,或者幫助你一次之類的話,沒想到它竟聽到似乎很無恥的話:
  
  “以前我有個很好的朋友說過一個關于救人的故事,所以,我覺得你不但不會殺我,說不定還會再救我一次。”
  
  它被楚云升的話弄得有些哭笑不得,尤其在剛才的緊張氣氛下,然而,剛才那種劍拔弩張中蕭殺發冷的氣氛卻一下子蕩然無存,雖然還不能算是朋友,但起碼溫和了許多。
  
  72008很快就離開了,五序隨時可能會回來,它似乎不想被發現。
  
  看著它離開的背影,楚云升默默道:“我要什么……因為我的時間不多了。”
  
  ……
  
  五序終于換了一具身體,立方體艦群也開始飛向那顆很久就被埋下的生命星球,同時也派出了一艘更小型的立方體去追蹤新神使艦隊。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