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1250 原計劃

^
  
  神使出了左旋殘兵艦隊,回到自己的飛船,神色上的尷尬與窘迫,趾高與氣揚便消失不見,恢復仿佛從小便收到過優良教育的氣質,安靜地立在自己的船艙中,眉目時而蹙起,時而困惑。
  
  不久,他再次漂浮到雪白的船艙中,打開給前線主使的加密信道,又猶豫了片刻,最終還是擔憂地說道:“大人,我已見過冷星人,一切如您所囑托,未敢擅改分毫,幸不如使命,對方也不曾發覺盧合的偽裝,但盧合心中始終不明,我們為何要如此行事?
  
  以往,凡有任務,都必定努力使我等清晰明了,只要選對人,往往事半功倍,而如今,為何突然變得如此隱晦?我們卻始終也不得而知。
  
  楚先生若得以返回神國,對我等眼下的處境不是有利而無害嗎?為何?
  
  盧合自知才智低劣,不能參透大人及……的高思,僅為心中所想難抑,望大人見諒。
  
  另,聽說裳姐即將要來,請代小侄向裳問好,重任在身,不能親自去迎接。”
  
  他錄完這段話,反復看了一會,又將其中的一些字眼刪除,仔細改動好了,仍然遲疑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才決定發送出去。
  
  信號變成了電波,他便沒了那絲左右遲疑的猶豫,因為此時再后悔,也攔截不回來了。
  
  信號以光速在星空之中飛奔,風馳電掣,夾雜看不見的無數波世界噪音及背景中,飛快地向遠方逝去。
  
  黑暗的對岸,一處如海洋般涌動著無數飛船的地方,信號的電波在經過漫長的旅途,抵達這里,但它不會停留,仍然會繼續奔跑下去,直到衰弱到不能再維持為止。
  
  一艘聳高的白色戰艦中,聽完這段解密翻譯信號后的一個生物,身體上泛起淡淡的木元氣光芒,刪掉了這段記錄。
  
  它似乎還在契合這具身體,不過比起遠在左旋殘兵艦隊那邊的那位神使來,要好上不知多少倍。
  
  但在它身后卻站著一個人類模樣的美麗女子,此時輕聲道:“舅舅,是盧合發來的?他見到楚先生了么?”
  
  那泛著淡綠光芒的生命體,身上有著許多的觸手,雖然靈巧異常,腦部更是高度的發達,但以人類的目光看來,它實在是太過丑陋,尤其是與身后的美麗女子站在一起,便讓人感覺到強烈的反差荒誕感。
  
  它仿佛習慣性地搖了搖那巨大根本很難搖起來的丑陋腦袋,以至于整個身體都在晃動,一條條細長的觸手也跟著集體搖擺,像是張牙舞爪一般:“城主向來算無遺策,果然連小盧的反應都料到了……對了,小盧讓我代他向你問好,你們?”
  
  那美麗女子自然知道它口中的城主是誰,如今還能用這個稱呼的人很少,但她此刻身前的這個人卻是其中之一,她笑了笑道:“我一直拿他當做弟弟的,舅舅你是知道的。”
  
  那丑陋的生物便好似嘆息一聲:“那場絕境之戰,小盧的父親臨死前,將他托付給我和姚大哥,我們其實一直是想撮合……罷了,舅舅知道你一向的志向,可那樣的人并不好做,你看到的是她的成功,看不到的是她背后的付出與代價。”
  
  美麗的女子不想與舅舅爭辯,便岔開話題問道:“舅舅要去見楚先生嗎?”
  
  那丑陋生物身體微微一僵,然后很巧妙地并沒有直接回答,平靜地道:“楚先生在的時候,我還是孩子一樣的大小,他或許早就忘了我是誰吧。”
  
  美麗的女子便想起了曾經見過楚云升的兩次,而她的名字估計楚云升都早不知道了,然而楚云升對她們這一代人的影響與印象卻極深。
  
  這些年來,她時常有種錯覺,舅舅在自己面前的時候,總還是那個舅舅,而就像剛才,卻又仿佛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但或許也只有這樣的人才能夠生存下來吧。
  
  她正要再說什么,身體微微搖晃了一下,一絲血跡從雪白的脖子間滲透出來。
  
  那丑陋生物急忙上前,用已經熟練的幾個細長觸手扶住她,責備道:“傷還沒好就在醫療室呆著,到處亂跑做什么?你看,傷口都復發了,這是源門生命攻擊中波及的穿傷,你才是什么境界?還不快回去。我不能動用木元救治你,需要留給在外血戰的將士,你要自己照顧好自己。”
  
  美麗的女子點點頭,臉色卻越發地蒼白,源門留下的傷勢復發起來,便如山崩般地迅猛,不到片刻,她便已站立不住,漸漸陷入了暈厥。
  
  在昏迷前的一刻,她似乎有點猜到舅舅與城主的想法了……
  
  暗域之中,卓爾人立方體艦隊靜靜地默行在距離左旋艦隊并不太遠的地方,看起來像是為了節約能源,但更像是一種潛伏。
  
  五序依舊蒼老,可供寄生的活生命體不多,它還在堅持自己的這一具,看著面前的楚云升,或者95827,它也刪掉了那道監聽到的錄音:“看來,它們似乎并不太歡迎你。”
  
  位于接口處的楚云升,仿佛并不在意,仍舊專注地讀取著這艘立方體主艦中的信息,簡單地說道:“以丁的能力,你截取到情報,大概正是他想要的結果,他不一定知道我在哪里,但卻可以通過預先的條件安排,選擇性地行動,將我找出來。”
  
  五序想了想,道:“它應該是想知道你到底歸位了沒有。”
  
  楚云升搖搖頭道:“也許是,也許不是,不要去猜他,猜他的結果就被他牽著走了,他很厲害,也不可能被你和我猜到,他只是設下了一個“游戲”,你要想在他設下的游戲中勝他,首先就輸了,所以我們沒必要和他玩這個游戲。”
  
  五序似乎并不完全認同:“但你繞過不去,你必須和他玩這個游戲。”
  
  楚云升微微停了一下,抬起頭,看了看它,說道:“你說得也對,不過他是個極聰明的人,而聰明的人有個好處,絕不會做給自己找麻煩的事情。
  
  他的目的可能并不在我,大概是紀子艦隊和地球人吧,神國對他而言都不重要,不要不相信,我相信他對自己的定位、判斷以及眼界,他大概是想利用一下我,歸位了有歸位的用法,沒有則有沒有的用法,對他而言,沒有什么事是純粹的好事或者壞事,主要看怎么用。”
  
  五序嘆息一聲:“真是個厲害的人。”
  
  楚云升繼續讀取著接口中的信息,認同道:“是的,他如果真的是第六紀的紀子,安第魯恐怕要倒霉了,他太厲害,如果有可能,我也不想與他為敵,說不定我們這番對話,他都曾考慮到過,但這并不是他的可怕之處,找個計算機做個邏輯窮盡,也能做到,他的可怕之處,是看得永遠比別人遠,比別人多。”
  
  五序突然道:“當年的第二也是這樣,看得比所有人都遠,會不會正是因為此,他看到了什么,才會有你們的任務?”
  
  楚云升仍舊在不停地讀取著信息,吸取著卓爾人的精華,聽到它這番話,便說道:“或許吧……怎么找不到黑暗時期的資料?”
  
  五序無奈道:“這方面的資料,即便有也是絕密,以你和我現在的序列不可能看到,等真正成為第四,說不定可以,但我們這里未必會有,要找到其他散落在宇宙中的卓爾飛船。”
  
  楚云升目光中透出一絲復雜,隱約間有著黑暗尸星的那個黑暗時期的靈的影子,片刻后道:“你們原計劃是要飛往哪里?”
  
  五序一直都沒有大的動作,似在節約生命能量,此時帶著一絲希望道:“你在信息庫中能找到,我們的先輩曾在這片暗域預留過中繼生命星球,位置坐標很隱蔽,用了很多年的時間,將一顆行星遷移到了這里,用行星內部的熱源創造了生命,但它們的世界應該是黑暗的,而且永遠達到不了工業時代,防止它們過度消耗我們將來需要的資源,所以一旦觸及,就會被監控系統釋放病毒毀滅一次。”
  
  這時候,楚云升在它的指引下,已經看到這顆生命星球的資料,它它急需道:“然后再讓它們繁衍昌盛起來,始終保持著一定數量的命源,等待將來卓爾人來“補給”,或許永遠用不上,可一旦用上,它的巨大作用就體現出來了。”
  
  楚云升看著調出來的信息畫面片刻,抬頭道:“我認識這種生命,是之前地球上的荑族人原形吧?可能那里還有許多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去了或許會有更大的發現。”
  
  五序有些驚訝道:“你不回左旋艦隊了嗎?”
  
  楚云升目光越過它,再次看向星空,左旋殘兵艦隊的方向:“我此刻不在比在好,讓新遇到的左旋勢力全都動起來,我們才能看得更加清楚。”
  
  五序接著道:“那個火蟲呢?你的本體呢?”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