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1245 破鎮還是誕靈

^
  
  人出生后,看到的是什么樣的世界,每個人都知道。
  
  死了之后呢?
  
  沒有人知道,曾有個冷笑話說,那是因為知道的人,都死了。
  
  但它始終卻是一個永恒不衰的話題,于是便有了鬼,亡靈,地府,天堂,地獄以及極樂世界等等讓人樂此不彼的想象世界,經過一代代歷史與文化的沉淀,每一個這樣的死后世界,都被構造的越來越精密與完善,仿佛它們真的存在一樣,并且被活人發現過。
  
  但顯然這是不可能的,如果能被活著的生命觀察到,那么它肯定就不是死后的世界,因此它如果真的存在,也一定如黑洞般是個信息完全封閉的世界,當然黑洞或許還會向外可能輻射什么,但它絕對不會。
  
  因為封閉,不可能被觀察到,所以注定沒人知道,楚云升自然也不知道。
  
  想要來往兩個“世界”,除了出生和死亡,沒有其他任何辦法,而這個兩個辦法在“來”與“去”的過程中也不帶有任何信息。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死后的世界存在,如果不存在的話,正如骨骸六序所說,在活的世界中,討論死后的世界,沒有意義。
  
  在艦隊呆久了,和許多技術先進的種族頻繁的接觸,楚云升自己的理解比較“科學”,如果生命意識是對宇宙現實的反應在時間軸上的延續,一種信息的積累,那么死亡就是一個短暫的“信息清零”的過程。
  
  信息是守恒的,它來源于宇宙,最終必定要還給宇宙,而這個宇宙的定義也沒有那么玄奧與神秘,甚至就是身邊的一扇普通的門,它也是宇宙的組成部分。
  
  唯一的問題是,正常的死亡與信息一起“清零”的,應該還有零維,否則就會出現一個很有意思的矛盾,意識的信息清零后,零維尚在,那么真的有一個“空白”的本我存在嗎?
  
  冷星的藍發教授試圖用一個思想實驗來尋找答案,卓爾人通過更換生命體所有結構也尋找真相,而楚云升此刻正在經歷著這種不可思議的矛盾。
  
  他的意識不在自己的零維,但卻因為命源耗盡真正地死在了真實的宇宙中,死的不是“霸頭”,是他自己的真正意識,死在于空泡之中。
  
  在他陷入黑暗的那一刻,便要直面這樣的矛盾核心,揭開原我到底是否本真?
  
  他現在意識與零維的分布形式,給了他在死亡時一個機會去接近真相,雖然仍舊會死,但至少能夠知道了點什么。
  
  意識漸漸潰散,楚云升感覺越來越接近那不知道到底存不存在的原我本我,消散的越快,便越接近。
  
  在所有的一切幾乎要消散的一干二凈的時候,他仿佛就要觸摸到那層薄薄的神秘面紗,然后一股緊急而來的力量硬是將他拉了回來。
  
  他不知道是應該慶幸,還是應該惋惜,因為此時他覺得自己正在變成另外一個人……
  
  ……
  
  烏怒人的棺槨中,威嚴的聲音疲倦地道:“還差一點點,勉強用他自我虛構的身份死亡的機會,讓他歸了一下位,重建了意識,剩下的我就無能為力了。”
  
  稚嫩的聲音道:“小石頭,別發呆了,把你的命源給我一點,我給他補入進去,那個女人雖然傳送過來的一絲命源最及時最救命也最強大,但是太少了,那點點不夠用。”
  
  這時候,那么笨弱弱地道:“你們能快一點點么,我要控制不住那個壞蛋了。”
  
  它口中說的那個“壞蛋”,因為重傷實力大損,正在封印黑甲蟲中被瘋狂復制弄得應接不暇,但馬上就要理清了,此時冷冷道:“你們就是救活了它,也沒用的。”
  
  威嚴的聲音從另外一邊出來,馬上加入了這一邊的戰團,淡淡道:“我只要它歸位成功,所以你不能殺死它。一維,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誰了嗎?”
  
  那么笨不想理它,但還得要它幫忙,便一連串地道:“你,你是誰?我,我認識你嗎?你有名字嗎?叫什么?多大了?雄性雌性?都不是?要我幫你復制一個嗎?你擁有蟲典嗎?你是蟲子嗎?你知道生命的意義嗎?你家住在……”
  
  威壓的聲音頓時有些愕然,正要說話,稚嫩的聲音突然道:“小心,不要吵啦,第三波死亡逼近了……”
  
  此時,那艘殘破戰艦中,布特妮的眼睛睜開,比起離開的時候,銀色的純度不知精純了多少倍,焦急地看著從她身體中分離出去的那個女人。
  
  “我已經盡力了。”那個女人此刻變得更加虛弱,輕聲道:“他給我送來的命源本就不多。”
  
  布特妮便站起來向她行血族的大禮道:“謝謝你,血族與我王,都會感激你的救命之恩,以后我會全力地配合您恢復傷勢。”
  
  那女人搖了搖頭:“實話告訴你,它能不能活下來,我也不確定,要看它本體那頭的那些力量能不能成功了。”
  
  布特妮還是恭敬地說道:“不管怎樣,您是第一個伸出援手及時救援的人。”
  
  那女人看著她,淡淡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它能有你這么一個時刻都在想著為它拉攏盟友的屬下,是它的幸運,但我只是為了命源,所有的一切都僅僅是一個交易,以后類似的話救不要再說了。”
  
  接著,她又像是自言自語般地說道:“其實他將來會很強大,只是現在看不出來而已,他很多東西,只有到了一定程度后,才會真正體現出威力,越往上越強,現在反而弱,我倒是希望它將來不會成為我們的敵人。”
  
  布特妮很安靜地重新坐了下來,繼續修煉。
  
  暗域中的另外一邊,戥正在試圖通過那道與楚云升有聯系的封獸符文,向楚云升傳遞著“信息”,此時,他很焦急,但他還不知道,除了他,還有許多更強的生命,正在想盡辦法試圖將楚云升從死亡的世界中拉回來!
  
  他更沒想到,自己試圖發去的“信息”,對楚云升而言,成了至關重要的一環。
  
  而小長羽正在試圖追溯,卓爾星人,甚至紀子艦隊中的艾希爾也動了起來……
  
  “我是95827!”
  
  “我不是95827!”
  
  “我是,原來的我已經死了!”
  
  “我不是,死的不是原來的我!”
  
  “我是!”
  
  “我不是!”
  
  ……
  
  混亂中,楚云升收到了來自戥的信息,突然“暴動”起來,強行擺脫這拉回的力量,朝著那道薄薄的神秘面紗觸摸而去。
  
  他在這一瞬間,借助戥發來的信息短暫地“清晰”了他自己承認的身份,意識到要活下去,就必須靠著歸位的重建意識,而將來要找回自己,現在就一定要在那道神秘面紗后面,用他現在短暫的意識留下“印記”,以便將來找回自己。
  
  有過冷星的經歷,他并不害怕會忘記一切,只要活著,就永遠都有希望。
  
  但他沒有想到,在他冒死觸摸到神秘面紗的一瞬間,因為這里很可能仍是氣泡的世界,他似乎發現了一絲要么是破鎮,要么是誕靈的東西!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