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1244 典主你去吧

^
  
  銀河系外一側的暗域中,激烈的廝殺仍在繼續。
  
  楚云升卻不在寄生體中,他又一次看到那條浩大無比的命源之鏈,從黑暗中來,到黑暗中去,橫跨宇宙,看不到盡頭,無窮無盡一般漫長龐大,而這一次他被停留的時間,比任何一次都長。
  
  他與冥之間的聯系突然打開了,在第一時間,他便飛快地向冥輸送命源,雖然他的命源并不多了,至今為止,也一直沒能向掠命艦女人輸送多少。
  
  但聯系打開了,說明冥還活著!
  
  楚云升不知道那一邊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命源不能傳送信息,它這是一種生命的狀態,而宇宙中時間嚴重不對等,他這里可能過去了很久,冥那邊可能只過去了短短的時間。
  
  他希望這一次的打開,是上一次中斷后沒多久后的繼續,這樣,他至少還能幫上一點忙。
  
  但他馬上發現,他與冥所在的小鏈潮水般向他反向涌來一股強大的力量,這種力量基于命源,仿佛由生命締造而成!
  
  楚云升不用猜,也知道那是冥的力量,他對冥的命源太熟悉了,熟悉到一念頭都不要便能知曉。
  
  但他感覺到這股力量很不正常,雖然他還不是靈,但是他有一個靈封,又突破了第二限級,更熟悉冥的命源,立即便意識到冥是在用它的生命向自己傳輸這種基于命源的力量!
  
  他馬上試圖阻止,或許這可能是冥的計劃,但楚云升感覺到它這樣會死亡。
  
  這種感覺很清晰,他和冥就在一條小鏈上,緊密地纏繞著,它的生死狀態,在這里看上去,和楚云升似乎是一種糾纏態,當一邊確定下來,另外一邊也會跟著確定。
  
  這條小生命之鏈,曾在上一次極度地黯然過,眷戀著就要消失而離去,楚云升當時便感覺到冥極度的危險,所以才會拼命地輸送命源,想要救活它,但它卻主動關閉了輸送的聯系。
  
  而這一次,他想要阻止,也一樣發現自己竟阻止不了!
  
  冥現在的力量實在太強大了!
  
  它似乎也感覺到楚云升的阻止,更加努力地加大這股力量的倒流,隱約要在楚云升的命源中建立什么。
  
  這時候,楚云升正不知道該怎么辦,怎么阻止,極為緊迫,一道綺麗的光帶從浩大生命之鏈的遙遠上方某個地方飛速逆流而下。
  
  這道綺麗的光帶不能脫離浩大之鏈,鏈之外的黑暗并不是空間,而是不存在的世界。
  
  它只能選擇通過命源之鏈的“路徑”,以命源的方式強行向下逆行,違反自然的規律,可想而至要承受的代價與重創是多么的巨大!
  
  不僅如此,它還要一路用各種生命作為跳板成為向下的鏈式通道,只要走錯一道鏈,便會與目標擦肩而過,必定需要恐怖的追溯能力,在繁多到幾乎無窮盡的世界中,找到正確的通道。
  
  然而它不惜一切低價,以最快的速度,準確地直逼到了楚云升所在的大鏈位置。
  
  這里不存在攻擊,一切仿佛都是某種關系的映射。
  
  它也沒有攻擊,而是沒入了楚云升與冥之間的小鏈,接著光帶沉寂下去,下一刻,楚云升便感覺到冥傳遞的力量被阻止了,而緊接著,他和冥的糾纏態開始被分離。
  
  分離的力量很強大,不說楚云升,就是冥,在這種力量下,也顯得極為的渺小!
  
  它竟可以將兩個糾纏的狀態完好地分離開來,而不使得其中的任何一個出現突然的變化,導致分離的失敗。
  
  冥似乎對此早有意料,馬上做出了變化,試圖利用操控這股力量的“生命”本身弱點,而不是直面這股力量,巧妙地試圖繞過去,繼續倒流,但操控這股力量的“生命”也立即隨之變化。
  
  瞬間,便發生了上百萬次的來回交鋒,而結果也在下一瞬間出現。
  
  但結果不僅完全被動的楚云升感到不對勁,小鏈那頭的冥,和操控這股強大力量的“生命”,也似乎也沒有想到,大概是都沒有意料到對方的什么暗手地方,而導致成現在的樣子,都很緊張
  
  冥和被操控的那股力量完全僵持住了,“動彈不得”,主動權突地“交”到了三者中最為弱小的楚云升手中。
  
  因為這里無法傳遞信息,所以楚云升不知道冥和操控這股力量的“生命”想要他怎么做。
  
  但他清晰地感覺到自己此時只有兩種選擇。
  
  一是馬上向此時無法動彈的冥,將他自己的命源傳送過去,直到傳送干凈,一滴不剩,使得自己所在的命源之鏈松動,破開僵持的局面,但這樣做的后果也有兩個:一是命源耗盡后,他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以上的可能會真正地死掉,二是那股強大的力量會在他死亡的瞬間,將他與冥的糾纏態分離,首先保住冥的活的狀態,對應的他就必死無疑了。
  
  二是他將冥的命源和倒流的力量拉回來,這樣,即便分離的力量分開后,他還會活著,并且獲得極為龐大的命源和冥試圖倒流回來的力量,而冥必死無疑,沒有第二種可能,但他知道,冥此刻估計焦急地希望他選擇這一個。
  
  從這點上來說,冥在達到它的目的上,即便有著意外,竟然仍沒有輸給擁有強大分離力量的那個生命。
  
  而如果他此時不做這兩者中任何選擇的話,他,冥,以及那股操控強大力量的“生命”,都會在短促的僵持中,被浩大命源之鏈吞噬“消滅”,一個都活不了!
  
  所以,他必須做出選擇,而且要快,馬上就要選,沒有任何猶豫的時間,浩大命源之鏈已經在吞噬著他們。
  
  楚云升望著冥的那條小鏈,淡淡地笑了笑,仿佛看到了它的影子,沉默不言地站在自己的面前。
  
  時間不多了,他打開了自己命源向小鏈洶涌傳送的通道,快速地輸送著。
  
  這里無法說話,楚云升的命源洶涌飛逝,飛快地向接近底部,看著那小小的命源之鏈,在心中道:“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隨即,他本就不多的命源消耗一空,那股強大的分離力量首先掙脫出來,電光火石之間,冷漠無比地斬斷了糾纏態的最后一絲聯系。
  
  楚云升的意識開始潰散,即便有著空泡也阻擋不了死亡從內部的降臨。
  
  他漸漸地“閉上”了眼睛,仿佛看到了幼小命源之鏈的那頭,冥的影子,在被分離力量斬斷的瞬間之前,痛楚之極地流下從未有過的冰冷淚水,而操控這股力量的“生命”,在這一瞬間之后,也嘆息了一聲。
  
  浩大的命源之鏈消失,楚云升的意識潰散,那條小鏈仿若龍出大海,沖天而去……
  
  幻滅之中,楚云升像是在潰散中來到空泡,然后是一個寄生體,他將在這里,在真實不虛的宇宙中真正的死亡。
  
  “典,典主?”小蟲子感覺到他正在消散,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猝然之間,嚇得驚慌地都快要哭了出來。
  
  楚云升勉強著最后一絲意識,微弱道:“你能打敗剩下的火蟲嗎?”
  
  小蟲子連忙道:“能,能,典主,典主,你怎么了?”
  
  楚云升越來越微弱道:“能就好,不要怕,我沒事,戥那邊遇到了一點緊急的情況,我過去支援一下,你打敗了這些火蟲就過來,我讓戥給你發坐標信號,如果還沒看到我,我就是去禁地了……”
  
  他的聲音越來越小,最終消失的一空。
  
  他騙了小蟲子,在空無一物的暗域中,想要生存下來,它必須和戥一起共度難關,否則此戰后重傷的它,不可能再獨自活了下來,戥那里至少還有安第魯的艦隊有著一定的物資。
  
  小蟲子還是挺好騙的,果然相信了他的話,當然也只有他才能做到,對他的話,小蟲子是不會多想的,換做別人就絕對不行了。
  
  “典主,你去吧。”
  
  小蟲子以為他的消失原來是正在離開,便信心十足地保證道:“這里有我在呢,你放心。”
  
  楚云升已經聽不到了,他的寄生體正在死亡。
  
  此時此刻,一艘外形兇猛血腥的殘破戰艦,正在高速地掠過一片星空,戰艦中的一個女子,突然睜開眼睛道:“不好!”
  
  正在烏怒人棺槨中打的不可開交的數個強大者,混亂中,猛地集體停下,幼稚的聲音首先道:“遭了!讓你們打!打呀,打呀!”
  
  而在暗艦之中,小長羽猛地從治療艙中飛出來,外邊的血族已經是哭聲一片……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