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8)     

黑暗血時代1241 我是典主的蟲子

^
  
  “典,典主,我,我……”
  
  在楚云升控制著寄生體就要飛入四面漏風的殘艦,小蟲子的聲音終于傳了過來。
  
  能說話,便意味著沒死,還活著。
  
  楚云升馬上通過氣泡的世界返回星空之墳內的寄生體,前去查看情況,下方殘艦中的那個高大源門一時片刻也不可能跑掉。
  
  來到星空之墳的內部,楚云升下一子就感覺到了不同的變化,原來許多晦暗不明的結構現在全都都漸漸清晰起來,一道道能線井然有序,雖然看起來仍然錯綜復雜,但卻沒有了混亂。
  
  “這就是第二形態?”楚云升環顧四周,試圖在高大的波紋般墳壁上找出明顯的特征來。
  
  小蟲子剛才大約不是準備說形態的事情,此時被楚云升問到,便有些窘迫地說道:“典,典主,我,我還沒有到第二形態。”
  
  楚云升微微皺了一下眉頭,道:“怎么回事?資源不夠?還是?”
  
  小蟲子不到第二形態,外面如果還有敵人,那就危險了,左旋以及其他艦隊,將所有的“身家”以及之前所有的戰略部署,都是為了讓它晉升第二形態,現在已經是“一窮二白”了,甚至都不用火蟲的敵人,只要還有一支完整的赤人艦隊,他們就完了。
  
  小蟲子急忙道:“我也不清楚,現在只是完成了以前沒有完成的第一形態,不過應該能對付外面了,至少保護典主離開沒有問題……”
  
  它的聲音越說越小,到了最后,幾乎不可聞,仿佛覺得自己每次在典主面前,本來都是想好好表現一下,結果……實在是太沒用了一點。
  
  楚云升是個現實的人,很快便從再付出重大犧牲后,目標卻仍沒有達成的些許失落中恢復過來,面對現實道:“外面的情況怎么樣?”
  
  星內壁是小蟲子接管控制的,外面的情況,除了它沒有人知道,這也是楚云升一直焦急地在等著小蟲子完成晉級的原因之一,戥也需要相關的情況,來決定是繼續打,還是想辦法突圍。
  
  “它應該受了重傷,外面現在只有赤人的艦隊,不過數量很多,正在逼近。”小蟲子也知道事情緊急,向楚云升回答的同時,便也向戥發出信號。
  
  楚云升疑惑一聲道:“它?它是誰?”
  
  小蟲子似乎也很奇怪楚云升不知道,不過還是很老老實實地回答道:“它是衛啊,不過衛一般不在腔體體系中的,是獨立為禁尊的強戰單體,戰力極為強大,它,它的原戰體應該不在這里,腔體的二次形態還遠遠孵化不出一個衛所需要的真戰體,否則,我們一微秒恐怕都撐不下來。”
  
  聽著它的話,楚云升一下子就想到甲乙丙衛,都是自稱為“衛”,但是它們的戰力當時明顯不如一個樞機,面對第三,雖然能抵抗一段時間,但終究還是不敵。
  
  而根據小蟲子的描述,一個“衛”起碼是巔峰源門的戰斗力,與樞機完全不在一個層面上了,這是怎么回事?
  
  他看了看星空之墳,忽而想到,在地球地面上的時候,從赤甲蟲到珉,似乎也都沒有這么強大的戰力,就是他的劍式一樣,當初的第一劍式,和現在的第一劍式,已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肯定是因為地面,或者是地球,還有節點等等原因,大大限制了它們來不及強大起來的力量,只能靠著樞機以下的境界水平去血拼第三,備受壓抑,現在想起來,甲衛它們雖然當時戰力不及第三,但從頭到尾的確也沒有和其他人一樣敬畏與恐懼過第三一點點。
  
  “它應該是降臨來的。”楚云升找到了一個合適的答案,那雙眼睛從節點中離開,沒有返回本體,而是出現在這片星系,肯定是通過什么辦法,降臨到某個生命體中,一直暗中搜尋著他,等待大軍的到來。
  
  而這個被降臨的生命體,也許,就是赤人。
  
  雖然都是猜測,楚云升有些把握與真實情況查不到哪里去。
  
  不過,它當時逃出來了,甲乙丙衛呢?還有活著的嗎?
  
  它們和節點中其他人不同,它們屬于外來入侵者,是外部“變量”,不會隨著他離開節點,就消失或者死亡,除非當時就戰死在里面。
  
  楚云升心中一動,如果它們還活著,肯定一直在尋找著自己,如果還能從絕對零度中逃出來,那肯定在暗域的某個地方。
  
  但星系本身就太大,暗域又是包裹四周的空間,每一個方向上都有可能,如果在星系的對面暗域,那么隔開的距離就太遠太遠了。
  
  現在仍沒有遇到,要么就是真的死了,要么就是方向真的岔開太遠了。
  
  “典主,我們現在趕緊進攻,等它恢復過來,就更危險了。”小蟲子似乎知道什么降臨,沒有讓楚云升解釋,馬上躍躍欲試道,努力地試圖向楚云升證明它還是有用的,雖然沒有晉生到二次形態。
  
  楚云升點點頭,戰局剛剛有利于自己一方,不能久拖,拖則生變,正要離去,回到外面的寄生體中,他突地回頭道:“你剛才想說什么的?”
  
  小蟲子頓時就又有些沮喪和緊張道:“典,典主,我好,好像,還是沒能想起來禁地的事情……”
  
  楚云升的眉頭猛地再次皺起來,心中更是一沉。
  
  小蟲子緊張地“看著”他,不敢說話。
  
  已經完成了第一次形態,但仍沒有想起禁地的事情,意味著什么?此時它和楚云升都很清楚了。
  
  見楚云升沒有說話,小蟲子害怕起來,幾乎是結結巴巴道:“我,我,我敢肯定,我,我是典主的蟲,蟲子……”
  
  它的語氣中,甚至充滿了一種哀求,生怕楚云升不要它了一般驚慌。
  
  但它的底氣又有些不足,畢竟它還沒能想起禁地的事情,這是無法在楚云升面前自證的“大硬傷”,只好暗暗給自己打氣:我就是典主的蟲子,嗯,肯定是的。
  
  楚云升卻想到了另外更深的一個問題,他有一種感覺,感覺冥可能將錯就錯,不想讓他知道禁地在哪里。
  
  這一點,從冥不肯從他這里抽取命源,主動放棄的那一刻,就能看出一點端倪,說明它很危險,禁地很危險,它不想讓自己過去。
  
  他看著小蟲子的星空之內墳,道:“你不要多想,有我在,你不會變成它們的。”
  
  他依然也沒有多少底氣,小蟲子仍然想不起禁地的事情,誠然或許有冥的原因,但更有“較量”尚未結束的原因。
  
  原因很簡單,他還沒死,除非他死了,這個較量才可能終結。
  
  但他必須給小蟲子信心,讓它知道,自己會和它一起面對,不是它一個蟲在孤軍奮戰,這是他作為冥這一派蟲子典主的責任。
  
  小蟲子暗暗地暫時松了一口氣,仿佛是要證明自己一樣,更加賣力地不顧自己剛剛恢復的情況,積極表現道:“典主,我們出戰吧!”
  
  它說得戰意沸騰,戥跟著傳回來的話,卻像是一盆冷水澆下來:“前儲大人,艦隊還能出戰的,不足百分之一。”
  
  戥說完,便覺得自己這句話似乎哪里又有些問題,還沒等他細想,就聽到楚云升當機立斷道:“你們先往暗域撤離,我和小蟲子留在這里,如果活著,戰后再追你們。”
  
  “大人?”戥終于找到了一個合適的感覺,但又擔憂地說道。
  
  楚云升道:“你留下也起不了太大作用,艦隊的情況我剛才看過了,基本都喪失了戰斗力,你的指揮能力展現不出來,犧牲在這里太不值得,走吧,不要浪費了我和小蟲子等會創造出來的機會。
  
  記住,卓爾星人你控制不住,不要惹它們,那支地球人艦隊以及與我們廝殺過的那個八元天源門,如果能的話,盡量不要讓他們逃走,我和小蟲子要是還活著的話,找他們有重要的事情。”
  
  楚云升說的是實話,艦隊殘破至此,基本都是窟窿了,資源也消耗得見了底,再戰也就是當炮灰的下場,艦隊都沒有了,他指揮誰呢?
  
  留在這里,他的作用消失了。
  
  先撤走,重整艦隊才是他該做的事情,但或許,沒了資源的這支本就相互廝殺過的混亂艦隊,一旦到達安全的地方,必定相互再次露出獠牙。
  
  但這一次,左旋艦隊擁有了絕對的優勢,而最為“富裕”的艦隊也不是他們了,而是那支怎么打都打不死的地球人艦隊……
  
  他很理智地沒有讓楚云升和小蟲子先幫他清理一下潛在的威脅,那樣做的話,馬上就是內亂,赤人再乘機攻殺過來,全都要死。
  
  他相信自己有能力處理好,否則他還怎么當這個指揮官?他聯合作戰時,在許多艦隊的控制系統中,都乘機暗中留下了許多“后門”,就是等著到了這一步的時刻。
  
  他沒有再反對,一人一蟲一船,三個不同的生命形態,便將事情定了下來。
  
  下一刻,楚云升掠向一個個寄生體,空中的艦隊開始起航。
  
  幽暗的星空中,星內體巨大的球面,在剎那之間如盾甲般片片打開!
  
  楚云升成千上萬的戰影四射而出,殘存的戰艦一艘接著一艘飛出星內體,一起沖向外太空,沖向敵軍。
  
  赤人的艦隊已經包圍了四周的星空,逼近在跟前,楚云升一道道影掠起,便有無數道聲音響起:
  
  “殺!”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