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19)     

黑暗血時代1237 豎墻行動

^
  
  星空的戰場上,顯得有些凌亂。
  
  赤人的飛船突入到陣線背后,橢圓體的艦身逐次拉長,仍在加速,像是要擊穿小蟲子撐起的球體漣漪空間,一列列地追在眾多崩潰飛船的后面,一路血腥屠殺。
  
  四空八面的潰敗中,卻有一艘飛船在逆向前進,迎向赤人的飛船。
  
  它的速度很快,與相向而來的逃艦疊加起來,就顯得更加地快,股光掠影般地穿梭在殘艦之群中。
  
  看起來,它似乎是要沖上去,與赤人的飛船迎面決戰,但這里是星空,不是地面,這里的戰爭規則是極先進的技術與能力的運用,而不是兩人的打架。
  
  在它掠過的地方,一只只并不那么先進的太空戰機被拋了出來,沿著一條曲線在深空中慣性滑行,遠遠地望去,像是拋射著數不清的拋物線群。
  
  但如果仔細看,就會發現,這些曲線中滑行的太空戰機,大約每十六只形成一個小型的編隊,相對運動中,保持著精妙的位置距離與結構,絲毫不亂。
  
  這支快速的飛船在它依次加速飛行的路徑上,突然陡然轉變方向,并拋出最后一個太空戰機。
  
  戰機的里面,阿里戴著作戰頭盔,看著假眼中瀑布般的數據流向,一邊熟練地操作著各項任務,一邊通過信道,向旁邊的副手,一個黑發人女孩道:“苒啊,大俊這是要干什么?也不解釋一下,我心里怎么都沒底。”
  
  他最近太慘了,受了傷不說,戥對他的“訓練”一刻也沒有松懈過,連睡覺都不讓他安生,做夢都在背那些數據含義。
  
  這還算是簡單輕松的,每天的訓練內容,那才叫魔鬼般的地獄,虧他本來瞎了,可以隨時把假眼取下來,否則光是巨量信息對視覺系統的沖擊,就能讓他再體會一次致盲的感覺。
  
  每當他想要放棄的時候,大俊就不知道從哪里鉆出來聲音,嚴厲地教育他道:“難道你想永遠被其他精銳戰艦中的生命種族看不起嗎?難道你想這一輩子都碌碌無為嗎?如果是這樣,你們當初來星空干什么?”
  
  他當時很羞愧,但覺得這話有些熟悉,后來才聽苒說,大俊那混蛋教訓他的這些話,竟然是照抄冷星的一篇著作之言,稍微改動了幾個字而已,他是讀書少,但沒想到一個“外星人”也比他多。
  
  于是,當他實在頂不住從心理到生理上都如魔鬼折磨般的訓練時,他戳穿了大俊的“教育真相”,可結果,立即又換來了大俊的嘲諷:
  
  “你看看人家一個女孩從來都沒有放棄過,你一個生命長度是人家兩倍之巨大的雄性生命,竟然這么脆弱,唉……”
  
  第一次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他一下子還沒有反應過來,聽了多了,終于忍不住反擊道:“那叫巨大嗎?不要說得那么嚇人好不好?苒才十幾歲?是個人都比她歲數大一倍兩倍行不行!那邊的,對對,就是那個正在看我笑話的家伙,據說是個血族,年紀起碼大我一百倍!
  
  大俊啊,我們得好好談一談了,我就是個瞎子,這輩子沒有隊長和苒那樣堅定的理想,也沒有總部那些人的野心,是,我知道自己不爭氣,會被時代淘汰,但我是個殘疾人啊,死了就死了,我做好自己能做好的事情就行了,哎,哎,哎,說歸說,你干嘛拿走我的眼睛……”
  
  每到這個時候,他真的支撐不住了,準備真的放棄了,大俊就會默不作聲地拿走他的假眼,然后像似乎說著毫不對題的話:“不要緊,我幫你修修。”
  
  就這樣,他遍體鱗傷地在大俊和隊長的“鼓勵”中堅持到了今天,用著訓練來的知識與嫻熟的技巧,躲過了一次又一次的死亡,活到了現在,成為一個新戰術編隊的新任隊長。
  
  他知道不論是大俊還是隊長都是為他好,不想讓他從這個小小的,楚云升可能都不知道的“團隊”中掉隊,成為被遠遠拋下的人,所以才咬著牙,堅持到今天。
  
  他的確沒有隊長那樣堅定的理想,也沒有多少野心,但他每次累在地上不能動彈的時候,心底深處總有一絲害怕他不想離開這些人,這些他熟悉的人,成為一個孤獨者。
  
  這才是他真正堅持下來的原因。
  
  他仍然習慣地叫著戥為大俊,苒沒有回答他,因為隊長的聲音馬上傳了過來:“告訴你,你也不懂,不要廢話,集中注意力,馬上就要開始了,準備校時。”
  
  阿里的操控并沒有停下來,他以前是一個神槍手,有的不僅僅是出色的視力那東西在科技達到一定程度后不算優勢,真正的優勢是他更加出色的鎮定心理與對時機的敏感把握。
  
  因此,他即便瞎了,仍然是一個“神槍手”,只是手中的武器不再是普通的槍,而戰場也不再是地面。
  
  暗艦很快飛走,前往另外一個方位去布置。
  
  從太空戰機的信息系統上,他能看到暗艦巨大彎曲路徑的軌道痕跡,并緊緊地盯著假眼中的數據變化,默默地等待著他射出“子彈”的那一刻。
  
  苒是他的副手,承擔著大量的輔助工作,包括對戰機的控制、平衡、周圍的戰況以及編隊之間的聯系等等,十分的繁重,更要巨大的細心與耐心,不能出一點點的錯誤。
  
  雖然戰隊中有其他年級更成熟的隊友,但阿里還是喜歡讓苒來做他的副手,沒有別的,就是放心,至今這個聰明的女孩,還未出現過一次錯誤。
  
  時間,一點點地過去,卓爾人的小立方體一個接著一個地出現在阿里的視線中,仿佛呼嘯般地從前方敗退回來,速度極快。
  
  赤人飛船就在卓爾人的后面,不用觀察探測器,他隔著遠遠的真空都能“聞”到它們的味道。
  
  這是他出色的地方,但按照他的話來說:我都瞎了,鼻子當然得靈敏一點,要不還不被你們賣了?
  
  他給苒發出了一個準備信號,然后迅速地順序啟動戰機的推進器,進入倒計時。
  
  一秒,兩秒……阿里緊緊地盯著越來越近的卓爾人那在血腥的戰場上,依舊美輪美奐的立方體,戰情瞬息萬變,關鍵點的判斷至關重要,錯過了,就是失敗。
  
  而失敗,就是陣亡,沒有什么好說的!
  
  他沒有感覺到緊張,甚至連感覺的本身都沒有了,心神全部浸入在卓爾人立方體的軌跡上,以及苒給他發來的參考系數等等上面。
  
  倏然間,他終于看到了苒給他加重發來的一道提醒信號,而卓爾人的立方體正在擦過太空戰機的精準位置,他迅速地捕捉到了一個敏銳的時機,觸發了啟動裝置,接著戰機猛地噴射出一道藍色光芒,扭轉方向,并射出一道暗紅的東西。
  
  隨即,他率領的編隊,依次啟動,發射!
  
  卓爾人的立方體群穿梭而過,與那一道道暗紅交相輝映,像是給紅芒沖入了什么能量。
  
  阿里沒有去看結果,那是苒的任務,他現在需要率領編隊和卓爾人一起逃命!
  
  藍色的火焰下,一艘艘太空戰機,飛向最近的卓爾人立方體飛船。
  
  阿里也不例外,這是和卓爾人的一次配合,他必須盡快飛入立方體中去,否則以太空戰機的脆弱程度,他和苒只要被波及到一點,就要為艦隊“犧牲”了。
  
  “成功了嗎?”在進入一個小立方體的同時,阿里稍稍松了一口氣,才有時間向苒詢問道。
  
  “成功了。”苒沒有抬頭,繼續觀察著外面的戰況,道:“赤人被擋住了!”
  
  阿里迅速地掃了一眼苒傳給他的戰情圖,只見在他觸發的瞬間,太空戰機的后方,一道道紅芒在卓爾人的配合下,不斷地增幅,巨大能量仿佛建立了一個強場壁壘,球面一般地橫亙在卓爾人與赤人飛船之間。
  
  赤人就是再詭異,也是由基本物質組成,面對強大的勢場壁壘,就像遇到了一堵無形的墻,在沒有將自己的飛船能勢提升到一定程度,只能望墻興嘆,即便卓爾人和太空戰機距離它們只在咫尺,仿佛伸手就能摸到,但也如撞上玻璃一般永遠過不去。
  
  戥給星空的戰線豎起了一道墻,逼停了赤人進攻的腳步,飛船、攻擊……統統在壁壘前被擋住。
  
  而這一次消耗,阿里估計也用完了最后的一點家底。
  
  不過效果非常好,他和苒,以及成千上萬的戰友,乃至卓爾人,用生命冒險進行的一次“豎墻行動”,沒有遠距觸發給赤人反應時間,而是選擇了在戰線的最前沿,就像是狙擊一樣,給高速運動的赤人飛船突然猛地拍下一道無形的墻,讓它們來不及減速,直接高速地撞上去,傷亡慘重,一次便干掉了對方超過一半的飛船!
  
  這是很典型的戥的軍事作風之一,阿里很喜歡這種刺激的狙擊方式,這是職業病,沒辦法。
  
  但他馬上就高興不起來了,赤人為了搶時間不讓楚云升有足夠時間恢復而進行的進攻猛然受挫,但重整完漣漪區的火蟲大軍,也終于趕了上來,加入戰團。
  
  它們似乎感覺到楚云升和小蟲子正在發生的某種變化,來不及讓赤人剩下的飛船耗時去增加能勢,以穿過壁壘區,立即就發起來了進攻
  
  “大規模粒子隧穿!”
  
  苒懂得知識比阿里多一些,馬上將情報上報,但她估計戥已經知道了。
  
  阿里多少也訓練過,知道一點,而且他也已經直接能看到了。
  
  就在他們不遠的身后,無形的壁壘之墻下,赤人剩下的飛船,確切地說,是組成飛船的基本物質,正在以低于壁壘的能量,大規模地反而穿過勢場壘,形成震撼在星空中的宏觀隧道效應。
  
  nbsp;而這時候,楚云升一道道的身影又出現了,就在墻的后面,冷冷以待。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