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236 木源體

^
  
  楚云升和戥和小蟲子交流,其實很有意思,一個人漂浮在暗艦的控制室,戥與小蟲子,一個是戰艦的形態,一個遠在艦外的星空之墳中,周圍沒有其他任何人,他像是自言自語一樣說著話。
  
  但他也習慣這樣的方式,星空之中,生命千奇百怪,無思不有,“人”的定義早已不被兩條腿的樸素古希臘哲學束縛,甚至在原來的冷星艦隊中,在遭遇瑟己后,還掀起了一場不要腿的思想“革命”。
  
  他現在看到的火蟲,和地面上的火蟲也大大不同,沒有固定的形態,卻有著最合適最完美的結構,當需要的時候,便出現在需要的位置上,給與敵人最致命的一擊,這才是最高效的“戰爭機器”吧!
  
  小蟲子也能弄出類似的戰蟲,這是星空之墳的基本能力,但作為第一形態都未能完全孵化成功的它,天生就欠缺著許多,和第二形態的星空之墳相比起來,差距的遠不是一個形態的問題。
  
  楚云升很想知道禁地的事情,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這句話在星空中可能未必完全合適,因為這里的戰場,到死都不一定能夠知道敵人究竟是誰,花大量的心思和資源在這上面,往往不如投入到技術的力量中去,時空的效應,使得飛船的速度成了戰爭很有意思的一個決定因素。
  
  但楚云升和火蟲糾葛很深,自黑暗降臨起,他就一直在與火蟲打著交道,生死了不知多少次,也漸漸地了解了它們的一些東西,譬如蟲典,譬如珉和殤與戰蟲之間的關系線,也譬如它們曾是不對“純凈”的人類進行攻擊,甚至還順帶著幫助過小流氓趙寶柱。
  
  然而今天,它們卻在大肆地攻擊,雖然楚云升至今仍不清楚“純凈”的標準是什么,可能與“異源”有關,但他最熟悉的第六紀,幾乎沒有人是“干凈”的,第七紀卻不得而知,小蟲子因為感染,在這個關鍵的問題上也說不出所以然來。
  
  但如果按此來推論的話,外面火蟲大軍的使命必然變動過,殺他成了第一使命,在這條使命下,任何具有能夠影響到這條使命的生物都一概殺掉,這樣的解釋,和小蟲子的說法就能夠前后對照起來。
  
  有一派火蟲要殺他,已經不是第一次遇到了,在節點的時候,楚云升就遇到過,正因為此,他才更想弄清楚其中的緣由,因為很可能和身在禁地的冥有關。
  
  可惜,小蟲子始終想不起來任何有關禁地的事情,像是被人刻意地封存住這段記憶,而封存的工具就是那次感染。
  
  拿起裝著一個火源體和一個木源體的材料盒子,楚云升一邊思索著失敗后的危險,一邊飄飛向小蟲子的星空之墳。
  
  沒有第二形態,除非他的本體和生命戰甲在這里,否則沒有一絲的勝利希望,而沒有生命戰甲,他就不知道能否幫助小蟲子抗過很可能會再一次出現的感染?
  
  在線體樞機帶去的生命星球上,他用了最為簡單的辦法來幫助小蟲子度過難關,就是與小蟲子暫時的合體,讓他來對抗感染,轉移感染對小蟲子的入侵。
  
  而現在,他連身體都是小蟲子“制造”的。
  
  零維,必須是零維!
  
  他想到了那一次的最后時刻,感染順著種子入侵向他的零維,要將他絞殺干凈,最終反被黑氣與物子碎片擊滅。
  
  只要再把它引導向零維,雖然本體零維不在,但他還有雪苑使主子留下的空泡,還有一絲的黑氣聯系,或可一拼。
  
  來到星空之墳的中央,左旋艦隊從其他艦隊搜集來的資源來累積在這里,這時候,也顧不上將來暗域航行所需了,今天要是活不過去,未來壓根就沒有了。
  
  堆積起來的物資雖然多,多得已經超過了三百個標準量,但小蟲子第一次孵化,就“吞”了一顆星球的資源,現在想要晉級到第二次形態,還是從未完成的第一形態開始,所需要的資源不用想也知道會更加的龐大。
  
  這點點物資,可能都不夠用。
  
  “準備好了?”楚云升不再問它禁地的事情,沉聲說道。
  
  雪苑使主子已經失蹤,他和小蟲子說話也不再需要隱秘,當然,他也沒了靈蘊來隱秘。
  
  “好了!”
  
  小蟲子的語氣聽起來似乎比楚云升還要樂觀與有信心一點,也不知道它是不是在安慰自己。
  
  楚云升首先將打開第一個盒子,將一個火源體平推漂浮過去,小蟲子傷勢過重,先要用它來恢復一下傷勢,雖然的確是暴殄天物,但也沒有選擇。
  
  小蟲子扭動著它肥肥的身體,一口將火源體吞入進去,然后馬上與星空之墳融為一體。
  
  精純的火能量,順著一道道漣漪,迅速地向星空中渲染,隱約中,數不清的能線在虛空中出現又消失,然后漸漸地穩定下來,在細微的世界中,“編織”補損著那些被摧毀的宏偉結構“大廈”。
  
  這是一個修復的過程,涉及到孵墳蟲所形成的星空之墳的宏微結構,屬于精細與復雜的“工作”,楚云升暫時幫不上什么忙,但也沒有放松心神,從小蟲子融入火源體的一瞬間,他便高度地警覺起來,時刻盯著那些不斷出現的能線,防止它們突然“異動”。
  
  大約過了不長一會的時間,戥發來情報,球體戰面外的敵人漣漪區正在抓緊恢復,火蟲大軍隱約又一次出現在探測器上。
  
  楚云升打開了第二個盒子,露出了盎然生氣的木源體,整個艦隊中,唯一的一個木源體,從安第魯那里搜來的。
  
  他沒有催促小蟲子,用火元氣控制著木源體,站在一邊,靜靜地等待著,哪怕耳邊不斷地想起戥發來的警報等級越來越高的戰情,也不為所動,十分的鎮定。
  
  大約又過了一下會,小蟲子似乎也感覺到敵人正在卷土重來,勉強道:“可,可以了。”
  
  楚云升卻搖了搖頭,動也不動:“再等一下,不要著急。”
  
  他的話,對小蟲子來說就是蟲典,必須立即執行。
  
  但它又覺得不能讓楚云升再等下去,否則就危險了,一時間之間,陷入了兩難。
  
  不過,恢復的“編織”仍然沒有停止,只是它有些擔心。
  
  “前儲大人,它已經到了邊緣!”戥的聲音再次清晰地響起:“我試著拖住它一會,但時間不會太長。”
  
  楚云升道:“我會協助你防住陣線,你將艦隊再往后撤一點,盡量縮小空間。”
  
  接著,小蟲子那邊道:“這次真的可以了。”
  
  楚云升看了它所在墳內一眼,放開木源體,然后立即飛起來,跟著進入內部。
  
  最危險的時候到了,他和小蟲子都必須一心兩用,一面要對抗極有可能出現的感染,一面還要出現在戰線的各個角落。
  
  是否能夠順利進入二次形態,是否能夠活下來,便在此一舉了!
  
  戰爭經過短暫的停息,再一次爆發。
  
  敵人打頭陣卻變成了赤人整個軍團,一艘艘橢圓體的飛船,在加速中仿佛被拉長,從四面八方沖向戥重新布置出的防線面。
  
  本就損失慘重的新聯軍艦隊,瞬間就被打崩,一潰千里,朝著球體的核心潰散,赤人飛船軍團跟隨在后面大肆的屠殺。
  
  不論是哪個種族,即便有著它們可能需要的地球人,也全部殺死,不留一個。
  
  這些被打崩的艦隊,用自身與生命為后方的戥爭取了一點點時間,而戥要為楚云升與小蟲子爭取最后的時間。
  
  下一刻,暗艦出動!
  
  與此同時,小蟲子融入木源體,楚云升融入星空之墳!
  
  ***
  
  第二更,感謝大家,黑血進入年度前十了,現在應該是第六,飄火都驚呆了,兄弟姐妹們的力量真是太強大了!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