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1235 禁地的事情

^
  
  球面戰線上的黑色影子消失,暗艦中隨即出現了一個新的影子,漆黑的蟲甲,幽暗的曲線,和楚云升的生命戰甲幾乎一模一樣。
  
  小蟲子的漣漪區收縮為球形,相同體積下,球形的表面積最小,與敵人接觸的面積也就最小,作為弱勢的一方,才能集中更多的力量,以彌補劣勢。
  
  然而即使是這樣,戥也想盡了各種辦法,仍差點沒有等到他找到辦法趕回來。
  
  如果當初,楚云升沒有嘗試用黑氣沖擊靈封,誤入氣泡的世界,那現在,他一定回不來,活不了,左旋艦隊和小蟲子它們也活不了。
  
  凡事有果,總有因。
  
  楚云升進入小蟲子的漣漪區范圍,提前就發覺他的小蟲子,便迅速地與他進行了信息交換。
  
  得益于碎片鏡面殘缺的形態,一人一蟲交流的速度十分迅速,雖然仍沒有達到小蟲子真正的速度級別,但比起以前的本體不知要快了多少倍。
  
  楚云升意識“寄生”在小蟲子弄出的“火戰蟲”之中,本體與生命戰甲的力量不能使用,危機時刻,為了反擊,他嘗試與小蟲子一起配合,利用漣漪區的特點他觀察了很久,經過了八百多次的死亡,漸漸摸出的一點規則,在整個球面戰線上,以成千上萬劍的形式同時發起戰技攻擊。
  
  這一劍,來自于破鎮之人的殘蘊,他只會皮毛,形似而神不似,但卻是他現在能夠打出唯一的強大戰技。
  
  然而有一點,他卻沒有想到。
  
  沒有本體,沒有自己的零維,只剩下意識和命源的連接,進入小蟲子弄出的火戰蟲中,外形模樣雖然仍是他熟悉的生命戰甲形態,但卻似乎少了一種進入其他生命零維后的陌生感,進入之后,就像他自己的身體一樣,如臂使指,跳過了適應的階段。
  
  這一點,就是楚云升進入同為火蟲的敵人那些生物,也沒有感覺到,或許是與小蟲子來源于冥有關。
  
  沒有適應期,楚云升便有了快速的機動能力,讓小蟲子了解一些他觀察到的規則,通過氣泡的世界,做好各個“火戰蟲身體”的古怪氣泡在氣泡世界中的路線順序,以及可以辨別的特點,他立即就可以來回穿梭在的各個“火戰蟲”之間,瞬間化作千萬萬。
  
  當然,時間間隔還是有的,但一般人已經感覺不到了,看起來,他像是同時在球面戰線上,以成千上萬的身影存在并出劍。
  
  整個過程為了節約時間,他只來得及和小蟲子交流配合,連戥也是他出劍之后才知道的,遲一點點,或許就是被已經發現他的敵人攻殺的下場。
  
  一劍劍斬出后,楚云升便感覺到精神極度地萎靡不振。
  
  以前,他懵懵懂懂,什么都不太清楚,但這回,他看過黑暗尸星上的那個靈留下的禁術,感覺這一劍很可能也是一種禁術。
  
  而禁術,根據那個靈的說法,沒有固定的修文修法,一切都要根據自身的情況變化。
  
  所以,如果這一劍真是禁術的話,他其實是學不到如破鎮之人完全一樣的效果的,得自己改,藍本就是那個靈給的禁法,并且還要靠他自己的摸索。
  
  就像剛才,如果他以一個身體,只斬出一劍,是絕不可能擊退對方的,他此劍的境界,還遠沒有到一劍斬殺四空的程度,必須借助其他的方式,從不同地方位上,幾乎同時出劍,匯聚在一起,造成形似,才能產生巨大的威力。
  
  現在不是想這個時候,敵人只是暫時被擊退,并沒有死或離開,楚云升到了暗艦中,立即就問道:“戥,我們一共有多少自然源體?”
  
  他聽小蟲子提到,它們在這里發現了許多自然源體,很可能是來自被絕對零度熄滅的銀河系。
  
  這東西,只要是自然形成的,每一個的威力與作用都極其得大,其價值更是不可用一般事務來衡量的。
  
  小蟲子現在也是萎靡不振,也急需自然源體恢復,甚至是脫變形態,如果小蟲子剛才是二次形態,剛才那一劍之威,配合上小蟲子二次形態下的超穩定火元氣,就不是擊退那么簡單了,至少也是重創。
  
  “三個。”
  
  戥馬上回答道:“另外還有兩個在運來的途中,其中一個運輸飛船剛剛已被擊毀,我們正在搜索源體的下落,另外一個快到我們的主艦了。”
  
  左旋艦隊自己只追搶到了三個,他說的另外兩個分別是從兩個陌生的小艦隊中逼出來的,其中一個在運來的半路上,被敵人擊毀飛船,現在源體下落不明。
  
  “安第魯的艦隊中還有一個,對,就是那支艦隊,讓他們也送過來。”楚云升剛才在他們的艦隊上感覺到木源體的能量泄露,但他當時沒有時間直接帶走。
  
  戥微微有些吃驚道:“那位船長還有一個?”
  
  楚云升也有些奇怪:“什么意思?”
  
  戥不太好意思地說道:“我們自己的三個當中,就有一個是從它們那里搶來的,沒想到它還藏著一個,可惜我沒辦法侵入它們艦隊的系統中,否則……等等,前儲大人,這個狡猾的船長會不會還藏著第三個?”
  
  楚云升遙遙頭,道:“不知道,別去管到底有幾個,其他源體再多,我們現在也用不上,最關鍵的是木源體和火源體,如果能湊齊五源更好,但小蟲子說一直沒發現過土源體?”
  
  “是的。”戥肯定地說道:“我們分析過所有能譜線,在發現的大量源體群中,不但沒有發現一個土源體,就是木源體和金源體也極為稀少,數量最多的是冰源體和火源體。”
  
  戥對各種屬性的源體描述,完全是采用楚云升所熟悉的說法,在他自己的系統中,如果翻譯成地球語,比如冰源體,叫做“類雙并態簡式束群六軌分向……”。
  
  楚云升點點頭,火源體肯定需要,但對火蟲來說,木源體更加至關重要,它是形態變化的“主催化劑”,沒有它,楚云升想不到任何其他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提升小蟲子等次形態的辦法。
  
  戥要求安第魯交出私藏源體的命令很快就發了出去,他給了安第魯兩個選擇,要么交出來,可以繼續留在左旋艦隊的戰線內,如果不交,鑒于左旋此刻也的確沒有力量去攻破他們的烏龜殼,戥便威脅要將他們轟出戰線之外,讓它們自生自滅去。
  
  “敲詐,勒索,惡棍!”
  
  安第魯在艦隊中最大的一艘戰艦內,對著一群外務人員,憤怒地叫嚷道:“沒有,告訴它們沒有!唯一的一顆已經被它們搶走了,我到哪里去再給它們找一個出來?”
  
  他看起來很激動,但實際上,心中很冷靜,一邊叫嚷著,一邊迅速地觀察著所有人的表情與神色。
  
  他心中清楚得很,這個源體是保不住了。
  
  戥是他十分欣賞的軍事指揮官,從沒有一條無的放矢的指令,既然要上門來了,不是哪里泄露了機密,就是被左旋觀察到了,弄不好還可能是楚云升這家伙發現的,總之戥是不會要錯的,也一定有必須要的理由,在現在這種局勢下,只要是戥真的要去有用,可以保住他們的性命,他也是不吝嗇,愿意給的。
  
  但既然保不住,他也要想辦法從這件事中得到最大化的利益,觀察手下的動靜也是其一,畢竟楚云升又他媽的回來了,但回來也算了,還到處現身,生怕別人不知道似的,弄得遍地都是……然后才一劍劍殺退了強敵這是他唯一覺得楚云升回來是“好事”的地方。
  
  無論左旋那邊怎么說,他都堅持沒有,絕對沒有,但也沒有堅定地拒絕距離他們最近的一艘異族飛船過來搜查的要求,象征性地抗議了一下,表露了自己的極度憤慨后,他讓搜查隊飛了進來,又周旋了一下,總之表現出無奈之下,實在沒藏住,才被左旋搜走的。
  
  他心疼地看著搜查隊手中的盒子,仿佛癱軟在懸浮的空中。
  
  癱軟是假,但卻是真的心疼,絕不是裝出來的,這東西少一個就沒一個,個個都是至寶啊!
  
  然而,他卻沒想到,他所欣賞的那位優秀指揮官,竟然也那般地無恥起來,仿佛楚云升一回來,每個人都變得卑鄙起來
  
  搜查隊面無表情地說道:“安德魯船長,總指揮官和前儲大人所發現的并不是這個木源體,請你把真正的那個交出來吧!我們時間不多了!”
  
  安第魯這回真的是癱軟了……
  
  另外一邊,戥微微有些興奮地說道:“這位狡猾的船長果然還藏了一個!他的運氣比我們還好!”
  
  然后又暗自嘀咕道:“雖然和地球人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交道,但我似乎還是沒有了解這種生物……”
  
  楚云升正在觀察集中來的幾個源體,道:“你說什么?”
  
  戥立即閉上了嘴巴,改口道:“前儲大人,對方馬上就要再次襲來,我們只有一次機會。”
  
  楚云升點點頭:“我和小蟲子商量一下,對它對我都是極大的冒險,成功的幾率不高。”
  
  接著,他話鋒一轉道:“周圍的火蟲大軍什么人都殺?卓爾人,地球人還有其他各個種族的人都沒有幸免的?”
  
  戥剛要回答,猛地發現這不是他之前問小蟲子的問題變版么?核心的意思仍是一樣的敵人的動機和愿意,他也確實回答不了。
  
  這時候,小蟲子忽然有了動靜,接著便讓戥有些郁悶,他怎么問,小蟲子都沒有什么有價值的回答,楚云升一問,問的還不是它,它就主動回答了:
  
  “典主,我猜大概有兩個原因,一個是赤人不想將這里的秘密被活口帶出去,這可是它們與火蟲的合作條件之一;第二個是那些火蟲自己的問題,它們要殺光這里所有的生命,尤其是卓爾人和地球人,防止您移植零維而逃脫。”
  
  楚云升沉默了一下,道:“禁地的事情,你能想起來一點了么?”
  
  小蟲子一下子就蔫了,小聲道:“還,還沒有。”
  
  它以為楚云升又會很失望,馬上緊張又獻寶般地說道:‘典,典主,說不定到了二次形態,我就想起來了!”
  
  ***
  
  真的要第十了!現在是十一,只差一百票了!年度最佳,我們能第一次站到前十嗎?只剩下12小時了。
  
  第一更,今晚還有一更,飄火努力碼字。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