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19)     

黑暗血時代1233 你就是一個船

^
  
  超導飛船暫時解決了,但危機卻仍然存在,不僅存在,而且更加的兇險。
  
  小蟲子頂不住了!
  
  戥接近全力重新組織了第二防線,就聽到小蟲子最后一次傳來波動:“哎呀,聰明船,我要不行了,你準備突圍吧,要是能活下來,一定要去找典主啊,你向我保證過的。”
  
  “我”戥一片的紛忙中,思維也有微微一些凌亂,正要說自己什么時候保證過的?立即就反應過來,焦急道:“你怎樣?不要放棄,我還在努力,要突圍我們一起突,要去找楚我們一起去找,我保證!”
  
  他說這話的時候,心中清楚還能活下來的希望有多么渺茫,但他期望能夠給小蟲子信心和安慰,哪怕這個信心和安慰馬上就會被現實戳穿,也堅持向最后一刻。
  
  第一次,他感覺到自己作為一個軍事指揮官,在此時,生命的最后時刻,領悟到了軍事總指揮官更深一層的境界。
  
  作為總指揮官,他是軍隊的信心,更要將這種信心時時刻刻地傳遞給所有人,而不是驕傲地用以往戰績被動地讓別人相信自己,尤其是最為絕望的時刻,他更要主動。
  
  仿佛他的話的確起到了一點作用,小蟲子說道:“我沒有放棄,你放心啦,但我的確要不行了,我是提醒你提前做好準備,準備最后的突圍嘗試,典主交待過,希望你們能活著逃走,這是我的任務。”
  
  戥不知道這件事,沒想到楚云升出戰前和小蟲子的密議“遺言”還考慮到他們的逃生,但他更加地清楚,小蟲子肯定沒把話說全:“我不相信,楚一定更讓你也活著,我是指揮官,一切行動都要聽我的指揮,要突圍,我們一起突!”
  
  他很久沒有這么硬氣了,自從那次全軍覆滅后,他就沒了硬氣,難得地重新硬起一回,就聽到小蟲子語氣雖然越來越衰弱,但仍讓人“氣憤“地說道:
  
  “哎呀,什么指揮官啊,你就是一個船!就算你是,也是一個闖禍的指揮官,你不是蟲子,你不懂的,我的使命就是保衛典主,哪怕是死也不能讓敵人傷到典主一個指頭。
  
  可,可是我不但沒保衛住,還把典主給弄丟了,我不是一個好蟲子,給冥尊丟臉了。”
  
  戥道:“對,你要是死了,還怎么保衛典主?”
  
  小蟲子焦急道:“哎呀,對什么對啊,都說你不懂了,它已經是二次形態,它不可能讓我活著離開的,它就是沖著我和典主來的,你們是次要目標,我戰死這里,你們才有一線逃生的希望,才能找到典主,聰明船,你保證過的!”
  
  它已經是第二次說“你保證過的”,而明明戥知道自己絕沒有說過這樣的話,但在它屢次認定下,仿佛也成了真的似的,否則就是對不起它的犧牲。
  
  戥想再說什么,卻說不了,第二道防線再次瀕臨崩潰,從四面辦法緊緊收縮過來的敵人漣漪潮,一次次的猛烈地壓迫而來,陣線與防線一縮再縮,幾乎全部都收縮入了小蟲子岌岌可危的脆弱漣漪區。
  
  而小蟲子已經支撐不住了。
  
  下一刻,仿佛就要徹底的崩潰。
  
  此時,就在“戰場”上卻無人能看到的楚云升,已經“死”了八百二十一回了!
  
  確切地說,他被交戰的雙方一起殺了八百多回了!
  
  從他沖向突然出現的古怪氣泡的時候,他就漸漸地明晰起來,這些氣泡,像是介質一樣,能夠讓其他的意識鉆入進去。
  
  當他沖入其中的一個,果然沒有破滅,回到了星空,成為了一個古怪的只有一個腦袋的“火蟲”,剛剛吞下一個異星生物,正在消失中。
  
  他只來得及看到周圍狹小空間中的簡單戰況,以及看到另外一個只有前肢的更加古怪的火蟲,然后便“被”死掉。
  
  他雖然看到了疑似火蟲,從生命形態和能量結構上,疑似,他對蟲子很熟悉,熟悉到自己都成為過蟲子,所以懷疑,但他還沒能聯系上小蟲子和戥,無法確定到底是什么鬼東西。
  
  為了不驚動對方,讓好不容易找到的,唯一能夠返回星空的通道被斷絕,徹底無法即使回到戰場,他一直隱藏著觀察,沒有反抗被消失。
  
  但當他好不容易找到機會,想要嘗試與被攻擊的戰艦生命交流的時候,立即又會被自己人毫不猶豫地打死。
  
  戰爭進行到現在,左旋等艦隊收縮的防線越來越小,力量越來集中,戰況越來越激烈,尤其是小蟲子的拼死抵抗,從敵人漣漪區鉆出的火戰蟲也不再是如之前那樣能夠完整地全部撤退,總有一小部分被頑強抵抗的艦隊擊殺。
  
  八百多次的被殺,八百多次的死亡,一次又一次進出返回星空與氣泡世界,讓楚云升意識大損,黑氣也若有若無,猶若游絲。
  
  但他仍然沒有放棄,仍在拼命地努力著,拼命地“死”著,每死一次,情報就多一份,沒死一次,就距離自己人更近一點。
  
  經過八百多次的被殺,借機在死前的那瞬間觀察,他已經弄清楚了戰場一角的情況,從這一角,看到了赤人飛船突破防線,又被消滅,也感覺到了小蟲子支撐不住了,馬上就要死亡。
  
  他在緊急的戰火中,憑借著多年沉淀下來的戰斗心境,硬是靠著出色的心理素質,找到了一絲規律,一次次地通過敵人的氣泡向小蟲子的方向接近。
  
  要判斷出接近小蟲子范圍的氣泡并不容易,需要付出巨大的犧牲和浪費,但只要有一次成功,進入到小蟲子的漣漪區,他就能聯系上小蟲子和艦隊,并且不再會被消失
  
  敵人能辦到的事情,小蟲子即使實力不如它,從星空之墳中產生這些古怪的火戰蟲,應該也可以做到,畢竟這是巨墳的基本能量。
  
  那時,他就可以寄生在小蟲子產生的火戰蟲氣泡中,參戰。
  
  時間越來越緊迫,戰局卻越來越崩壞,形勢岌岌可危。
  
  第八百二十二次死亡后,楚云升感覺到距離小蟲子只差一點點了,他判斷的規則沒有錯,此時一定要鎮定,不能慌,更不能亂,否則真的就徹底完了。
  
  他不知道敵人發現了自己沒有,憑借著他成為過蟲子的特性和熟悉,一直很完美地隱匿著,沒有任何的非蟲異常,應該還沒有被發現。
  
  此時,他既要保持著極高的警惕,防止被發現以致功虧一簣,又期望能夠盡快接近小蟲子的漣漪區,可以立即闖入進去,只有小蟲子才不會誤殺他,會在第一時間發現他。
  
  因為敵人的強大與特殊性,小蟲子一直沒有制造出類似的火戰蟲,估計是不想浪費資源,即使它制造了,楚云升短時間內也沒辦法判斷出哪一個空泡是它的,哪一個是敵人的,最好的辦法始終都是直接進入小蟲子的漣漪區。
  
  第八百二十三次開始了,楚云升摒棄一切雜念,沉心入靜,迅速地選定了目標,驅使著空泡一閃而逝沖入進去。
  
  下一刻,他出現在一艘如地獄般的戰艦中,這艘戰艦屬于左旋艦隊,他以前路過一次,還能認得里面的生命樣子。
  
  昏暗的戰艦中,廝殺空前的激烈,對戰艦對陣線的爭奪在此處已經進入白熾化,左旋的艦隊殺紅了眼,小蟲子與敵人的漣漪區犬牙交錯,來回爭奪。
  
  楚云升現在闖入的形態是兇悍的肉球,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正在撲向一個左旋智慧生命。
  
  機會可能只有這一次,他已經感覺到小蟲子的漣漪區就在他前面一點點距離,一個沖刺就能闖過去。
  
  他果斷地放棄了自己本來的“目標”,轉而借助飛浮的力量,從那個左旋生命的上方,飛掠過去,不再顧及暴露了!
  
  他一異動,那個本來必死無疑的左旋生命尚未反應過來,敵人卻瞬間察覺。
  
  但它想要拉回楚云升,已經遲了,楚云升距離小蟲子漣漪區只一步之遙。
  
  然而,這個時候,另外一個左旋生命勇士卻幫了它的忙,楚云升飛起來的樣子實在太過兇悍,像是要沖著它們重重保護的一個重要人物而去,那勇士悍不畏死地抱著武器沖向楚云升,將楚云升此刻的兇悍肉球形態挑在武器之尖上。
  
  和安第魯阻攔住赤人艦隊的一樣,這位勇士的片刻延誤,已經足夠敵人反應了。
  
  馬上在楚云升的兩側,同時出現大量的古怪生物,第一時間撲向楚云升。
  
  它的異動,馬上又被小蟲子發覺,隨即,在楚云升的周圍,廝殺的級別火速飛升,空前的猛烈。
  
  楚云升沒什么攻擊能力,也不知道這個兇悍肉球是干什么的,當機立斷地舍棄了大部分身體,以殘片從混亂中沖出來,再次逼近小蟲子的漣漪邊線。
  
  誰想到,這時候,又一個艦隊中的左旋生命沖上來,高喊著:“殺死它,不要讓它沖過來!”
  
  楚云升急忙躲避,那左旋生命的武器光椎已經刺入他的殘片。
  
  眼看就要成功了,難道又要“死”在自己人手中?
  
  這次“死”掉,他也徹底地暴露了,不可能再有機會。
  
  被挑在武器光椎尖上的楚云升,強行驅動他還不熟悉的殘片之體,發出一道微弱的波動。
  
  然后,第二次舍棄大部分殘片,以微末一點第三次沖向小蟲子的漣漪邊線。
  
  可惜,這支左旋艦隊生命已經決死一戰了,毫不退縮,洶涌地沖上來更多的“人,武器光椎亂射中,他那點殘片的殘片,很快便化作了塵埃。
  
  楚云升心中已經沉入了谷底,但仍然沒有放棄。
  
  這一次,兇悍肉球殘片被消滅后,他頑強地憑借著還剩下的另外一種形態,還可以勉強支撐住片刻,不再立即返回氣泡世界的形態碎片鏡面,出現在紛亂激烈的昏暗戰艦中,朝著小蟲子漣漪線滑過去。
  
  這時候,他不能動,只能被動的運動,無法干涉多維的世界。
  
  就在他看到希望的瞬間,是尸堆里竟爬出了一個已經重傷到要死的左旋生命,抱著必死的念頭,撞向楚云升的鏡面。
  
  如果被它撞中,楚云升不知道后果,他也再無辦法。
  
  然而,小蟲子終于發現他了,那種極度驚喜與興奮的情緒,十分熾烈!
  
  它瘋狂地涌起漣漪區,沖向楚云升,想要將他接回來。
  
  同樣瘋狂的還有敵人,而它們中間,除了楚云升,還有那個重傷決死的左旋生命。
  
  等等,還有一個人,楚云升看到了。
  
  竟是伏希,但還活著。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