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232 突破的戰艦

^
  
  強大的漣漪空間的淹沒潮水此時遇到了最頑強的抵抗,不但有來自眾多源門生命的拼死掙扎,最重要的是小蟲子的星空之墳已經完全展開,來自于它的漣漪層與敵人的相互絞殺在一起,戰情激烈到來不及去顧誰陣亡、誰還活著。
  
  赤人有一個特別的能力,或者說是技術,它們的戰艦在受到暗能層次力量的攻擊時,能夠像是隱形一樣讓攻擊徑直從飛船上掠過,如同真空一般不存在,形成不了任何破壞。
  
  當初,海國大殿主它們遇到的赤人飛船,無視了它們幾個樞機疊加的力量,最后靠著拔異退化上陣,以其身體原始力量才將赤人的那艘飛船撕開一道口子,讓后續的太空戰隊攻入進去。
  
  現在暗域中遇到的這只則更加精銳的赤人主分支,其飛船戰艦展現出來的能力讓卓爾人和左旋聯軍都很吃驚,它們對源門級的攻擊進行了“隱身”。
  
  這種技術和純暗物質飛船不同,它是可以看見的,屬于顯物質組成,但卻可以對攻擊隱身。
  
  雖然這種級別的飛船赤人似乎也只有一艘,而且此時此地也沒有巔峰層次的源門生命,可以驗證是否能夠連面對巔峰源門力量都可以“隱身”。
  
  但激戰中,有三只艦隊聯合起來的源門之法,竟對它絲毫不起作用,眼睜睜地看著它突入進來,重創源門生命,協助漣漪乘機入侵掃蕩。
  
  星空中,以小蟲子為首,眾多互不相識的源門生命集體拼死撐起來的一片“干地”,在赤人那艘隱身級戰艦的突入下,被打開了一道缺口,敵方強大漣漪空間傾瀉而入,迅捷如火般地侵略,一連串的源門樞機生命接連陣亡。
  
  源門是這個戰場上最強大的力量,也是首當其沖的力量,死亡就從它們開始。
  
  “缺口不要補了!”
  
  戥在不知不覺中,成了整個求生艦隊的最高指揮官,果斷地向其他艦隊傳遞信息道:“再多艦隊補上去也是添死,全撤回來,組織第二道防線。”
  
  “要把那艘赤人的飛船先打掉!”一道來自水晶小立方體中的信息飛向左旋暗艦:“我們查閱了資料,推測它可能是一艘具有某種暗能超導特性體的飛船,普通的打擊方式對它不適用,要從它原理上破壞才能成功。”
  
  戥能理解來自卓爾人對赤人那艘飛船的簡單描述,但他沒想到有人真的能夠造出只存在他們前輩科學家們理論上的暗能超導性體飛船。
  
  這可不是電流的超導,簡單地降低溫度就能做到,暗能的空間性,決定了它需要的條件極為苛刻,它的介質就是空間本身,而物質必然受到它的斥力作用,想要將物質變成無礙它傳播的超導介質,幾乎被他的前輩們認定現有的和可預見的技術都不可能做到,除非有現成的“材料”。
  
  其中一個強悍的前輩,一生只做了一件事,不停地對星空進行大尺度的掃描,掃了一輩子,計算了一輩子,只得出一個結論:在他的平衡計算中,允許星空中存在現成的暗能超導物質,但數量極少,稀少的程度可能全部收集起來,也只能夠做成一個飛船的小小模型。
  
  戥不知道是這位前輩計算出錯了,還是赤人找到了什么別人不知道的制造辦法,在他的面前,現在極有可能如卓爾人所說,出現了一艘對源門力量隱身級的超導體飛船。
  
  而他必須要想盡一切辦法摧毀或者破壞掉它,否則在沒有靈和巔峰源門的戰場上,再重新組織起來的防線,也會被它如入無人之境般地突入,打開,最終導致防線崩潰。
  
  最好的破壞辦法就是之前他和小蟲子對卓爾人和那個靈用過的宏觀空間效應,最差的情況下,可以將它和火蟲大軍消失,彈走。
  
  但這種辦法需要的條件同樣苛刻,沒有空間膨脹的微小窗口準備,以及長時間的安排,根本實現不了。
  
  而副作用反而不再要緊,現在大家都巴不得被從這里把自己也彈走消失。
  
  緊急之中,他一邊飛速地指揮著眾多戰艦火速后撤,組織所有樞機源門撐起第二防線,一邊與卓爾人抓緊聯系,從他的記憶中,將有關他前輩們對此的理論與卓爾人提供來的資料,相互驗證,爭分奪秒地尋找可以作為反擊的方式和原理。
  
  “你快一點啊!”這時候,小蟲子焦急地聲音也傳了過來:“我快要頂不住啦,它比我強大太多了。”
  
  赤人的飛船很特別、很強悍,但真正強大的是敵人的那個二次形態漣漪,現在全靠小蟲子一蟲頂著,否則強大漣漪空間淹沒過來,一下子全都完了。
  
  戥也知道小蟲子差對方一個形態,能撐住一時,但絕撐不住很久,但他以一個合格地優秀指揮官心態要求自己,還能保持著強大的鎮定:“要不你先試著使用一個自然源體?你放心,我又發現了兩個,正在逼它們交過來。”
  
  利用左旋艦隊此刻中流砥柱的地位,戥在與各種艦隊連接通訊接口的時候,除了卓爾人的立方體,其他大部分飛船都被他乘機悄悄地搜了一遍,發現了幾個藏有自然源體的艦隊,正在威脅利誘它們交出來。
  
  “不行!”小蟲子斷然拒絕道:“你不懂就不要亂指揮啊,我本來就沒有完全孵化,強行進行第二形態,不死亡也會成為你們敵人,只有典主在才行。”
  
  戥心中暗自飛速地嘀咕了一聲:“這時候,上哪去找他啊?”
  
  “你說什么?”小蟲子“耳朵”特別尖,尤其是關于楚云升的話,離它多遠仿佛都能被它聽到,此時嚴肅地說道:“不準在背后說典主的壞話,我會向典主報告的!”
  
  戥郁悶且焦急道:“等他回來,我們大概也全死了。”
  
  小蟲子語氣也是一沉,極為擔憂道:“典主也不知道怎么樣了?我死了不要緊,典主千萬不能出事……聰明船,你把那艘什么赤人的飛船信息全部傳給我,我幫你們計算分析,你們速度太慢了。”
  
  戥沒有反駁或者覺得受辱,他和小蟲子交流很長時間了,沒人比他更清楚小蟲子的恐怖處理速度,但他之所有沒有在第一時間就將赤人飛船的問題送到小蟲子這里,除了小蟲子本身的負擔已經很重了,獨自面對著最強的敵人漣漪潮,還有便是要解決這個問題,不僅僅是分析速度的問題,還需要大量的基礎知識,空中樓閣是不現實的。
  
  他一邊傳遞著資料信息,一邊將自己的擔心也說了出來,卻得到了令在如此繁忙的指揮中仍然要吐血,那個讓人恨得牙癢癢的回答:“沒事,我有蟲典。”
  
  戥不知道蟲典到底是個什么東西,每次問及,小蟲子的回答永遠都是一副很驚訝地樣子:蟲典都不知道?蟲典就是蟲典啦,每個蟲子都有的。
  
  然后,然后就沒有了,一個有用的字都沒有。
  
  片刻之后,第二道防線終于勉強地組織起來,防線之外的飛船戰艦,只能看著它們滅亡,無法再救。
  
  小蟲子的波動再一次傳來,這一次顯然疲倦與沉重了許多,不知道是原本就有的傷勢加重了,還是再次遭到了外面火蟲的重擊,或者承重的負擔,總之越來越衰弱:“聰明船,我的形態層次不夠,只能分析這么多了,剩下要你自己再分析歸總后決定。”
  
  它的波動隨之結束,不像之前那樣還能夠多說一兩句,如果不是外面的敵人漣漪潮水還沒有沖進來,這種死寂,讓戥都瞬間產生一種它已經死了的錯覺。
  
  死寂的背后必然是激烈的刺殺,血腥的戰斗,以及冰冷無情的撕裂,戥不敢耽誤,馬上將小蟲子分析的結果打開,再接著分析,然后在極短的時間內,與卓爾人一起選擇出兩個最為可能的反擊方式。
  
  到底是哪一個,他和卓爾人都無法再進一步判斷,只能靠運氣了,運氣不好,兩個可能都錯,運氣一般,一對一錯中選了錯的,而運氣非常好的話,兩個可能都對,如果運氣極好,仍是一對一錯中,但他們卻選擇了對的那一個。
  
  決定權在戥的手中,他微微有些緊張,一旦選錯,就徹底完了,一切無法挽回,但時間卻不等他,他必須馬上做出決定。
  
  電光火石之間,他果斷地選擇了他自己信心最足的一個,如果失敗,他也不會后悔。
  
  一個偉大的指揮官,不僅時刻需要嚴謹的思維,在最黑暗最關鍵的時刻,那一絲的感覺,由無數次戰爭與廝殺經驗累積起來的感覺,產生的閃光點,同樣是傳奇的要素。
  
  命令執行了,左旋艦隊與卓爾人小立方體組成的此處反擊的主力艦隊,在星空中拉成一個常常帶狀,扭曲著纏繞起來,像是一個飛舞的戰艦之帶,形成特異的空間形狀。
  
  之所以是特異,是因為此時不論從哪個方向看上去,它們形成的空間形狀都一模一樣,讓人的正常空間感充滿了匪夷所思。
  
  赤人的隱身戰艦此刻正在突破第二道防線,從戰艦之帶中,從幾乎一模一樣的各個空間角落,突然間噴涌出天量的組合態下的暗能量流。
  
  這些能量流沒有攻擊任何一個目標,也沒有流向同一個地方,但卻囊括了第二戰線內外所有空間。
  
  暗能的本身具有斥力,而各種不同屬性的暗能又具有獨自的特點,這道組合態,沒有限制地放大了這些獨特性,使得空間中的暗能狀態正在產生微妙的變化。
  
  戥緊張地等待臨界點的到來,但是時間仿佛極為緩慢。
  
  赤人飛船沖擊第二道防線,還沒有動靜,赤人飛船動搖第二道防線,依然沒有動靜,赤人飛船攻破第二道防線,仍然沒有動靜。
  
  前方的數個源門瞬間被清殺,戰線再次崩潰,死因為生存空間的逐步縮小,飛船戰艦集中,短短的時間內,陣亡的生命數量飛飚直上。
  
  而反擊始終沒有動靜。
  
  戥默默地注視著前方地獄般的世界,還在堅持著,也不得不堅持,如果不成功,等待他們的只有死亡了。
  
  小蟲子自上一次波動后,一直都沒有了聲音,只能從外圍的漣漪入侵情況判斷它現在到底是陣亡了,還是仍活著。
  
  時間一微妙一微秒地過去,赤人的戰艦正在大肆屠殺,很快就要沖入道戰艦之帶中,一旦沖到,就是反擊的方式是對的,也無力回天了,顯然赤人也意識到他們再最最后的反擊,而且可能反擊會有效,否則赤人不會急著沖上來。
  
  這讓戥和卓爾人都稍稍有了一些信心,如此緊迫的時刻,還能保持著臨死前的一絲鎮定。
  
  下一刻,空間中終于出現了變化,一個源門生命在戰死前發出的垂死之擊,突然在赤人的隱身飛船上留下了一道淡淡的創傷!
  
  “超導條件正在被破壞!”卓爾人馬上發來信息。
  
  戥看了一眼控制艙中的星圖,各種距離與數字跳動的世界,激動的光芒一閃而逝,替代的確是一片的灰暗:“時間來不及了,它要沖到我們跟前了……”
  
  按照反擊起作用的時間來計算,足夠赤人飛船沖至戰艦之帶中,只要沖到了這里,它們加上敵方漣漪空間潮,瞬間就能破壞掉他們的所有努力。
  
  但戥的話只說到了一般,然后就看到一幅愕然的畫面。
  
  勢不可擋的赤人飛船,竟然被擋住了,而且擋住它的竟然是戥都沒有想到的艦隊,可能那支艦隊自己都沒有想到,因為他們一直在亂跑亂飛,完全沒有章法,戥本覺得他們船堅艦固,可以頂在第二戰線的前方,但他們似乎不太敢,不過也沒拒絕,只是想拖延一下,看看形勢。
  
  結果,星空大戰中,拖延一下就遲了,赤人攻破了防線,他們還在飛向缺口的路上,此時想要再掉頭已經來不及了,正對著沖入進來赤人飛船。
  
  這支艦隊不是別人,正是安第魯的紀子艦隊,強悍的飛船之體,賦予了它們極其抗挨打的能力,超強的赤人飛船對他們轟擊了半天,愣是沒有將他們擊毀!
  
  當然,他們沒有能力反擊赤人,被打的暈頭轉向,直到被赤人一氣徹底轟開,才真正地從敵人攻擊線上“被逃走”。
  
  赤人大概也發覺一時半刻擊不毀他們,于是干脆利落地將他們“踢開”到一邊去,打通通往戰艦之帶的道路。
  
  但是安第魯的紀子艦隊耽誤的這點點時間,對戥來說,已經足夠了!
  
  超導條件終于被瓦解一個微小的部分,緊接著便是左旋以及卓爾人的猛烈反擊,瞬間將它幾乎打成了篩子,并擊出了第二道防線。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