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1230 禁術

^
  
  外面的情況,楚云升現在一無所知。
  
  他自戕之后,沒有返回氣泡的世界,反而陷入黑暗之中。
  
  根據經驗,他猜測可能是被什么東西擋住了,就像了阮落的那面鏡子一樣,阻隔在零維與多維之間。
  
  但黑暗的時間并沒有過去太久,似乎只是瞬息的功夫,他便看到了一只巨大無比的手掌,傾天而下。
  
  在這里,沒有位置,沒有空間,他也就不可能躲避。
  
  硬抗,是唯一的辦法。
  
  頂在最前面的還有空泡的零維空間,他的意識排在第二,尚有一次緩沖的機會。
  
  須臾間,那只手掌便凌厲地拍下,重重地擊打在他意識上方看不見的空泡上。
  
  第五道,也是總計第六道的裂縫終于出現了,在黑暗中,顯得十分的清晰,從頂上方劈開直正下方,深邃如鴻溝。
  
  但它令楚云升再次吃驚,它依然沒有崩潰,仍舊支撐著零維的空間。
  
  到現在為止,楚云升就是再笨也意識到了,這個空泡恐怕是一個不得了的東西,雪苑使主子為了困住他,真是下了大血本了。
  
  能夠堅持到現在,被他裹挾著黑氣轟擊,被黑暗尸星的撕碎力量摧毀,再被這只手掌凌厲拍擊,依然頑強地存在著,也只裂開了共計六道裂縫,仍然頑強地支撐著。
  
  尋常的東西肯定做不到,不知道雪苑使主子是從哪里弄來的?
  
  這個世界上,有“寶貝”的人遠不是他一個,即便是他,和雪苑使主子這樣一個并不“出名”的靈比起來,似乎也窮得叮當響。
  
  如果換做八域巡天使,影人,估計好東西更多,只是不知道它都放在哪里了?
  
  拍下的巨大手掌只淡弱了一點,卻沒有消散,仍繼續凌厲下壓,空泡的承受感楚云升感覺不到,但看那只手掌重重下沉的勢頭,面對的力量可想而至。
  
  第七道裂縫出現了,緊接著便是第八道!
  
  空泡頑強地抵抗著,八道裂縫的造成者,都是頂尖的力量,能堅持到現在,已經完全不可思議了。
  
  下壓的巨大手掌最終沒有造成第九道裂縫,在八道裂縫后的下沉中消失,周圍隨即恢復黑暗。
  
  楚云升稍微松了松時刻準備著的黑氣,等待空泡返回氣泡的世界。
  
  這一掌,有驚無險,力量都被空泡承受了。
  
  他之前的推算似乎錯了,或許第九道裂縫出現,它才會真正崩潰,雖然九道是一個很狗血的數字,但八道裂縫卻是事實。
  
  大約一到兩秒之后,空泡還沒有返回,楚云升卻聽到仿佛來自黑暗外面的聲音:“你是誰?”
  
  楚云升心中一沉,這種被關在黑暗中被人看著的感覺很沒底,馬上反問道:“你又是誰?”
  
  那聲音仿佛自言自語道:“你是紀子?”
  
  楚云升沉默了一下,它知道紀子,便肯定知道地球,說明他現在可能還卡在黑暗尸星的空間坐標上,不過他沒有說謊,這個謊很容易被戳穿沒有必要,道:“不是。”
  
  那聲音隨即馬上道:“是那個人讓你來的?”
  
  它沒有說名字,而且說話的方式很奇怪,像是程序化地選擇一樣。
  
  楚云升也不知道它說的是誰,沉默了一下,它又說道:“你怎么能活著到這里的?”
  
  楚云升道:“先回答我,你是誰?”
  
  那聲音很快不太切題地回答道:“我對你沒有威脅,我只是一段記憶體,很快就會消失。”
  
  楚云升一邊觀察著黑暗中的動靜,一邊問道:“我知道了,你就是我離開的瞬間,鉆進來的那道光芒?”
  
  那聲音似乎沒有聽到一樣,還在繼續問:“你是第幾紀的人?”
  
  楚云升這時候發現它似乎已經確定自己是人類,跳過了辨別的關節,不知道它是怎么發現,或者怎么做到的?
  
  不過,他依然沒有回答,只模糊地說道:“我自己都想知道。”
  
  那聲音馬上就又傳來:“很久很久之前,那個人也曾來過這里,他很強大,直接落在星面上而無視撕力,深入星層之后,說是去尋找解決的辦法,但至今都沒有再回來過。”
  
  楚云升心中頓時一動:“你說的那個人,是破鎮的人類?”
  
  那聲音卻沒有再稍微切題一點地回答,而是說道:“這里,周圍能量密閉,外圍混亂,除了人類,沒人能來。”
  
  楚云升繼續追問道:“這顆星球的深處到底是什么?”
  
  那聲音道:“我不知道,我下不去,落在這里便死了。你雖然不是紀子,但也是人類,我曾發現了一個警告,你一定要帶出去。”
  
  楚云升聽了有些迷惑:“什么警告?”
  
  那聲音越加地急迫起來:“它們要來了!”
  
  楚云升下意識地道:“誰?”
  
  那聲音重復道:“警告就是:它們要來了!”
  
  楚云升不知道為何心中跳了一下,似乎在哪里聽到過這句話,一時之間卻想不起來。
  
  但他突地反應過來道:“等等,你不是人類!”
  
  它要是人類的話,如果曾今來到這里的人真是破鎮之人,肯定會告訴它什么,但它又自稱記憶體,破鎮之人對一段記憶體不可能有什么交流,它也不能在死后還能像正常生命一樣記得事情。
  
  當然也可能它當時還沒有死,所以記得。
  
  但真相卻很可能是另外一個更合理的解釋:它是一個靈生命,否則它不可能與自己繞過語言的障礙進行交流,這一點,不注意很難在極短的時間中察覺。
  
  而且更有可能,它還沒有死!
  
  甚至有可能是被破鎮之人擊殺在這里的!否則,破鎮之人為什么在離開后還留著這段記憶體?
  
  除非破鎮之人來過這里也是謊話。
  
  但如果它還沒有死,那它一定在偽裝,偽裝成什么記憶體,但它可能不知道自己的來頭,所以真假話都有,想讓自己上當。
  
  而上當的目的很簡單,就是離開這里。
  
  楚云升沒有后悔直接將它戳穿,撕破臉比時刻提防著它陰招要強。
  
  黑暗中,一下子仿佛陷入了沉默。
  
  楚云升沒有攻擊,也無法攻擊,但他相信對方也沒有能力攻擊,否則它也不會在尸體地面上偽裝成什么古怪東西,騙那些“活人”拼死也要爬過去當判斷它是一個靈,而且還可能沒有死的時候,那些活人的異樣舉動也就有了新的解釋,從頭到尾所有的希望都是一場騙局,不知道它們現在知不知道了?
  
  如果他沒有出現,這個靈的最好結局就是侵入那些活人的零維,電說過人類是最好的降臨體之一,即便它傷勢再重,面對一個快要死掉的人類,也有一定的幾率得手。
  
  但他的出現,讓它有了更好的選擇,一勞永逸地離開這顆黑暗的星球。
  
  只是它大概沒想到,楚云升當時不斷極為果斷地將它排斥開,不管它展現出來的外在模樣多么像是一個珍稀的寶物,都被楚云升無情地踢開,導致只有一小半的光芒體被切斷在這里,另外一大半則飛向那個女孩。
  
  它的意識在他這里,那么,另外一大半可能就是它耐以存在這么多年的“憑借”剩下的力量了,因此,它也可能更加地虛弱。
  
  在被戳穿下,短暫地沉默后,那聲音倒是很冷靜地承認道:“如果我走不掉,你肯定也走不成,我會和你一起死。”
  
  這便是耍無奈地威脅了,反正失去了那一大半的剩余力量,它留下來肯定是死,如果楚云升不幫它離開,那么它的意思就是拼著同歸于盡,也要將楚云升留下來一起死。
  
  楚云升沒有立即說話,等著它肯定還有的下文:“你應該見過其他的靈生命,不過我和你能見過的靈生命應該都不同,我不是這個時代的,我是黑暗時期的生命,很久遠了,在那個時期,很多修法不像現在這么成熟,但也有它的好處,有許多偏門的辦法。
  
  我不會入侵你的零維,你只要不擺脫我,我順著你返回的軌跡,就可以擺脫這里,然后我們分道而走,當然,我會給你一定的報酬,教會你一個現在估計已經無人再用的禁術!”
  
  楚云升見它只說不動,心中更加確定不少,它肯定無力再攻擊,便反問道:“你怎么知道我能夠返回零維的世界?”
  
  那聲音似乎笑了笑道:“因為你不知道我曾今有多么強大!”
  
  楚云升很明智地沒有在這個已經沒有多少價值的問題上再糾纏,沉聲道:“你之前就在騙,現在,我憑什么再相信你?”
  
  那聲音也很直接地說道:“你沒有選擇,不信你試試,但我要提醒你,一但試了,就回不了頭了,我們都會死。”
  
  楚云升卻沒有管它,立即道:“行,我試試!”
  
  那聲音楞了一下,急忙道:“你想死,我還不想!騙你是因為我很好奇你能夠承受撕力的力量,星空中現在什么樣我不知道,當年就是這樣的法則,你要是被騙了,就是活該,沒有被騙,又還握有憑借,那就有資格談一談。”
  
  楚云升隨即道:“你先把禁術說來聽聽,如果我沒法學,這個條件也沒用。”
  
  那聲音像是對一個小孩說話一樣的口吻笑道:“我剛才的話,你還真是現學現用了。”
  
  楚云升很干脆地道:“說不說吧?”
  
  那聲音也不墨跡,道:“沒問題,但你先要告訴我,你生命體現在的層次,以及你零維的情況。禁術之法,之所以是禁法,是因為它的破壞力和自傷力一樣巨大。”
  
  楚云升道:“我要是都詳細說了,豈不是什么都讓你知道了?”
  
  那聲音似乎有些無奈道:“那就沒辦法了,你不說,我就是教你,你也學不會,禁術是適應具體情況而變化的,不是死板的修文。”
  
  楚云升見暫時也離開不了,它的話更不知道真假,真要同歸于盡,未必沒有這個可能,便繼續道:“我的生命體修煉層次可以告訴你,但零維就是說了,你也理解不了。”
  
  那聲音剛才見過楚云升用黑氣抵御撕力,此時聽他這么說,立即也慎重起來,沉聲道:“這么復雜?你先說說生命體層次。”
  
  楚云升飛快道:“樞機的境界。”
  
  那聲音似乎沒聽到,又重復了一遍:“說吧,你的生命體現在是什么情況?”
  
  楚云升只好再說一次道:“樞機!”
  
  那聲音嚴肅地念了一聲“樞機……”緊急著,像是反應過來似的,被什么掐住了脖子,半響才不確定地道:“什么?樞機?你說你才樞機!?”
  
  楚云升沒有表情地說道:“是的。”
  
  那聲音似乎有些混亂,好大一會才恢復過來,嘟嚕了一句:“我還以為你是個靈……”
  
  楚云升道:“那你猜錯了,不過我就是樞機,你也入侵不了,不行也可以試試。”
  
  那聲音苦笑道:“我剛才不是說了,星空的法則就是殘酷,我要能入侵早入了。”
  
  楚云升不會被它各種語氣所迷惑,依舊保持著警惕,之所以說出樞機,而不是源門,兩者對于一個靈來說基本沒有太大的差別,而且他還想最后試探一下它到底會不會強行入侵。
  
  畢竟他的零維和他的本體修煉境界是脫節的,本體樞機不代表他零維沒有強大的反擊能力,雖然現在在空泡中,但還有剛剛聚集起來一絲黑氣,還有空泡。
  
  這時候,黑暗的世界晃蕩了一下,似乎像是要泯滅了。
  
  那聲音在黑暗外加快語速道:“你要消失了,時間不多了,怎么樣?考慮好了沒有?”
  
  楚云升臨到此時猶豫了一下,不同意,就必須在黑暗消失的瞬間,繼續把它踹開,否則它有很大可能乘機入侵,但它如果拼死同歸于盡,自己也不一定能活下來。
  
  它剛才說它是黑暗時期的靈生命,楚云升從掠命艦女人那里聽到過一次“黑暗時期”,似乎的確是很久遠的事情,她都需要去翻閱資料,才能查到那個時期的零星事情。
  
  即便它是說謊,不是黑暗時期的生命,但能夠知道黑暗時期,至少也是一定層次上的靈生命,這種層次的生命,絕不好對付。
  
  另外它說得也沒錯,星空中,就是殘酷的法則,有資格才能談一談,沒資格,被騙了也是活該。
  
  電光火石之間,他邊做出決定道:“我可以帶你走,但是你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
  
  那聲音立即道:“說!”
  
  楚云升道:“先把禁術說出來,然后把你之前說的事情,重新說一遍,這次要說真話,有一句假話,我立即排斥你出去,要死就死!”
  
  那聲音道:“這是一個條件嗎?我也不和你計較了,第一個我已經說了,你不說零維的情況,我沒法給你禁術,第二個,我知道你的意思,可以答應你,但我說的事情都是你所不知道的,你如果判斷真假?”
  
  楚云升淡淡道:“我覺得真就真,我覺得假就假!”
  
  那聲音似乎搖了搖頭,沒有再說話
  
  這時候,黑暗的世界明顯地在劇烈地晃動著,馬上就要消失了。
  
  就在即將消失的剎那,楚云升突然道:“快說,禁術!”
  
  那聲音似乎被逼無奈,只好以最快地速度說出一大堆修法,短短的時間內,涌向楚云升的意識中。
  
  因為,此時,楚云升正聚集力量,準備將它踢開,當真是以死相逼。
  
  下一刻,楚云升隨著空泡出現在氣泡的世界中。
  
  而周圍,卻沒有了那個光芒的身影。
  
  正在他以為那靈生命已經離開的時候,涌入他意識中的那些信息浮現出來,一直排列到最后一條:
  
  “小樞機,慢慢看吧,再說一次,禁術是給你了,但你修了肯定會死,最好不要碰,另外,那道警告也是真的,可惜你不是紀子,否則我說不定可以再幫你一點,不用找我了,到了這里,我就自由了。很奇怪我為什么沒有殺你?將來你就知道了,如果走這個橋,我們還會再見。”
  
  楚云升再往前看,便看到它對前面話的簡單描述:“星面地下我的確也沒有去過,那個人也沒去過。我很想知道,所以才會騙那些人,不要以為騙只是為了活下去。”
  
  再往前,便是禁術了,內容很復雜,楚云升看了一會,毫無頭緒。
  
  來到氣泡的世界,暫時就安全了,但那個靈未必就真的離開了,說不定就潛伏在某個氣泡群中,等待著機會。
  
  要是真的完全相信了它留在信息中的話,那真就是它所說的,被騙了都是活該。
  
  這時候,他透過空泡的裂縫,發現周圍的氣泡正在快速的減少,如果不是剛才那個靈干的,就是外面正在爆發一場大規模的戰爭。
  
  暗域之中,雪苑使主子已經銷聲匿跡了,銀色戰艦一時半刻不可能回來,那會是誰?
  
  應該沒有人了,怎么還會有如此大規模的戰爭?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