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229 淹死

^
  
  暗域中,冷星艦隊靜靜地漂浮在黑暗之中,如臨大敵。
  
  獨自在小艦隊中的線體樞機有點想不明白,為什么小蟲子說是火蟲大軍,反而會有危險?難道蟲子與蟲子之間還有戰爭嗎?
  
  想不明白沒關系,它不是決策者,跟著行動就行。
  
  但它發現那個飛船生命和小蟲子都非常的緊張,尤其是小蟲子,極度的緊張。
  
  這讓它微微有些不安,感覺要發生什么大事了,甚至可能是比之前那個靈的出現還要恐怖的事情。
  
  在它的不安中,艦隊靜默漂浮,向著暗域的深處滑行。
  
  艦隊后方,安第魯本來已經逃開了,遠離冷星艦隊飛走,但沒過多久,他的威武艦隊便再一次出現在左旋艦隊的后方,玩命地飛逃,仿佛后面有著什么比左旋艦隊更加恐怖的東西。
  
  ……
  
  另外一邊,意意斯終究還是沒能想出更好的辦法,但它死命地攔住了陳參謀。
  
  “等到進入老星艦中再想辦法,里面都是我們的人,除非烏怒人把我們都殺光了,否則一定會有辦法。”意意斯望著越來越近的老冷星星艦,握緊拳頭道。
  
  陳參謀很后悔:“就怕艦隊里的老一代人都去世了,新一代人可能不會再聽我們的。”
  
  飛船內外時間差極大,老冷星艦隊雖然也在運動,但不知道它們在原地曾停留了多久,有時候,自己飛船內幾天的功夫,留在原地的艦隊就很多年過去了。
  
  意意斯也擔憂道:“希望他們還在……”
  
  接著兩人便陷入了沉默,各自想著心思。
  
  陰暗角落中的那么笨還在糾結當中,思考著哪樣做才有意義?
  
  就在它終于下定決心的時候,突然很是吃驚地自語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會有這么多蟲子!?”
  
  外面,老冷星艦隊掠向運輸飛船,倉促地將它收入進去,幾乎沒有停留,也沒有對運輸飛船來得及做什么,就飛一般地瘋狂加速離去。
  
  在它們離開原地不久后,那個八元天的高大源門和它的指揮官,帶著它們僅僅剩下的唯一也是最后一艘,拆了其他飛船集中起資源的飛船,也出現在星空中,瘋狂地往回路逃亡。
  
  它的神色中已經疲倦不堪,被折騰與打擊地只剩下一片死灰色,僅憑借著堅強的意志,勉強還在苦苦地支持著精神沒有完全垮掉。
  
  “是楚的勢力嗎?”
  
  “很像!”
  
  “它到底想干什么?”
  
  “不知道,也許是戲耍我們。”
  
  “這,這有意思嗎?”
  
  “不知道,以它現在展現出來的力量,足以殺死我們很多次。”
  
  “有病……”
  
  “投降吧,尊者。”
  
  “我試過了,它們沒有回應,逃吧……”
  
  ……
  
  不久后,它逃離的坐標上,黑暗的星空中,點點滴滴出現一個個看不見的點,密密麻麻,鋪天蓋地,洶涌而來。
  
  暗域邊緣零星躲藏起來的飛船,幾乎全部被驅趕了出來,倉惶地飛逃在星空之中,一點一點地被黑暗吞噬,越來越少。
  
  那么笨緊急在一艘小飛船中復制了一個器官,觀察了它們被吞噬消滅的全部過程,然后將“情報”抓緊送給身在暗域較深處的小蟲子和線體樞機。
  
  它們一直有著聯系,在彈開的過程中,小蟲子主要對楚云升發出聯系波,但也還有一道是給它的,雖然被彈得很遠,卻始終沒有中斷,只是信息來回的時間變得極為漫長起來。
  
  進入到老冷星艦隊中,相對時間變得更加短少起來,不久后,收到小蟲子應答的那么笨,立即興奮起來。
  
  它現在終于不用再糾結了,小蟲子給它布置了新的任務,而這個任務,它非常非常地喜歡!
  
  “偷偷地進去,偷偷地復制,不要讓人知道……”
  
  那么笨重復著小蟲子仔細交待的話,心中暗自后悔與充滿崇拜:“還是蟲大哥智慧,我,我要是以前知道這樣做,就不會被打了……”
  
  它一邊暗暗地嘀咕,一邊興奮地到處復制著。
  
  有的只是一個小小的細胞組織塊,寄生在某個聽覺系統上,有的只是一個微小的神經元,寄生在視覺系統上……按照小蟲子給它的復制計劃,遍布整個星艦內外,沒用多久,就在暗中連成了一片,形成一張無處不再的監聽監視“網絡”。
  
  它沒有去碰這支老艦隊的核心區域,據說可能偵測到它存在的那個錐形形體。
  
  “好像完成了?”那么笨有點興奮過頭的樣子,用復制的微小組織,在遍布飛船的生命體中搭建了一個隱藏又精密的信息監控系統。
  
  現在,任何人說什么,看什么,干什么,一舉一動,都在它的暗中窺視之中。
  
  比如說,那個曾關在它隔壁的小組織體,正在和什么組織秘密地說著什么,被它悄悄地記錄下來。
  
  再比如,一個維修的工人正在奉命檢查某段路線,它可以通過它的眼睛,看到現場的任何情況。
  
  再再比如……咦,那兩個一雌一雄的組織體光著膀子在干什么?很激烈的樣子!要不要記錄下來?……嗯?這發音似乎有點奇怪……
  
  那么笨懷著正在做極有意義的事情的興奮心情,到處窺探,完善它在艦隊內的信息系統,并根據小蟲子的布置,逐步向其他附近的艦隊或飛船暗中入侵,構建更大的體系。
  
  它緊張地向小蟲子問道:“蟲大哥,這,這也是有意義的事情么?”
  
  小蟲子肯定地道:“有意義!”
  
  于是,它便開始憧憬起來,憧憬自己出色地完成任務,救出典主的組織,從此獲得典主的認可,不再不喜歡它,說不定,典主大人一高興,還給它一份蟲典了!
  
  哎呀,那可是蟲典啊!
  
  一想到可以成為蟲大哥那樣的蟲子,可以擁有一份真正的蟲典……它就忍不住笑起來,躲在維度里面,暗自幸福不已。
  
  深在維度的另外一邊,戥拿到小蟲子緊急傳遞過來的情報,正在抓緊地分析著。
  
  首先,通過小蟲子,他已經知道楚云升的本體被一個叫意意斯的船長帶走,現在又被收入烏奴人的老艦隊中。
  
  其次,楚云升應該被困住了,被關在一個棺槨一樣的東西里面,小蟲子正在組織保護計劃。
  
  最后,有一段一艘飛船被消滅的畫面,不是很清晰,但也能看清楚里面外面發生過什么。
  
  在這艘飛船中,出現過一道漣漪,不經過小蟲子的處理,原情報上看不出來,這道漣漪出現后,他便吃驚地看到在飛船中仿佛憑空從虛空中突然鉆出一個個兇橫的生物。
  
  這些生物的形狀各不相同,經過分析可以計算出來,每個形狀都是在它出現的位置處,最合適周圍力場的形態,細微的差異,便造成細微的區別。
  
  如果瑟己人在這里,可能會看到對資源的極效利用,不浪費一點點能量在無關的力場上,堪稱完美。
  
  但戥看到的卻是另外一層世界,不同形態的生物以最合適環境的形態出現,細微的區別完美利用自然環境,產生最為高效的進攻速度,就像是一個精密而可變的戰爭機器,將周圍自然與非自然的現實環境,都利用到極點,完成每一個細節的攻擊。
  
  有的只是一個頭部,有的連頭都沒有,根據目標的情況,需要什么,就出現什么,一擊而殺,然后消失。
  
  短短的時間內,這艘飛船中的生命全部死亡,從樞機到普通的生命體,每個生命面對的敵人都強弱不同,形式不同,但都必死。
  
  戥飛快地將局部細節放大,一格一格地重放那些憑空鉆出來的生物出現時前后的空間變換,在另外一邊,快速地運算著這么。
  
  片刻之后,他分析道:“好像是利用某種暗能的強斥力,強行在粒子起伏的瞬間,斥開其中的一個,留下另外一個,大規模斥開后,便形成單邊的真實物質,但不能持續太久,然后再借助湮滅的力量,消滅目標。”
  
  小蟲子謹慎道:“沒這么簡單啦,它已經是第二形態了,我才是第一形態,還因為感染沒有徹底完成。”
  
  戥沉默了片刻,沉聲道:“沒有楚,我們不可能打贏它,現在關鍵是要把楚救回來,否則必然全軍覆滅。”
  
  小蟲子哼了一聲道:“我早就讓你回援典主了,你還不相信。”
  
  戥也沒辦法,明知道這是突發的情況,小蟲子是故意這么說,他也辯解不了,只好試著說道:“我再思考一下,看看能不能在它們追上來之前,我們先追上一到兩個自然源體,你不是說你可以通過這東西提升形態么?”
  
  小蟲子道:“不行的,我被感染過,沒有典主,就是有自然源體,我也很難到達第二形態,弄不好,還會成為敵人,那就糟糕了。”
  
  戥不太清楚它們內部的事情,小蟲子雖然總說他不回援楚云升,但大事上,從來沒有亂說過,因此,便又回到了前面的難題上。
  
  要打敗火蟲大軍,就要救回楚云升的身體,而要救回楚云升,就要先攻下烏怒人的飛船,但問題是,烏怒人距離他們,比火蟲大軍距離他們更遠,還沒等到他們攻下烏怒人的老冷星艦隊,就先要與火蟲大軍交戰。
  
  這個時候,他和小蟲子都還不知道,烏怒人棺槨中關著的身體的確是楚云升的,但是楚云升的意識卻不再那里,那里面有的只是等待誰來“好心”開棺的那個靈。
  
  黑暗中,火蟲大軍在漣漪的波動下,飛速逼近,最快的起伏中不斷顯滅的戰蟲,已經到達安第魯飛船的邊緣后方。
  
  而從暗域的邊緣到這里,遼闊的空間中,一道道如正在渲染空間的漣漪,正在合攏,像是河流流過干涸的河床,暫時沒有充滿的地方,猶如一個個被河水四面包裹住的干地,一寸寸地迅速縮小。
  
  還活著的艦隊與飛船,便是在一塊塊“干地”中,左挪右移,能夠活動的范圍越來越小,最終都將被“淹死”。
  
  ***
  
  第一更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