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226 黑暗星球

^
  
  那么笨在糾結的時候,還有一個“人”比它更加地糾結。
  
  在楚云升的本體與生命戰甲之間,那道威嚴的聲音現在有一種落入巨大陷阱之中的錯覺。
  
  楚云升的本體,它進不去,有一道強大的東西擋在外面;生命戰甲進去了,但總是被一遍遍地排斥出來,即便它想盡了辦法,也只能暫時依存一下。
  
  如果僅僅是這樣也就算了,以它一個真靈的能力,即使不占據楚云升的身體,也有許多其他辦法存活,沒有太大的問題,最多無法從楚云升的本體中尋找它需要找的東西,一次的計劃失敗而已。
  
  但是現在,它竟然被困住了!
  
  在它與生命戰艦融入與排斥的關鍵時刻,竟被一個棺槨一樣的東西封閉起來了。
  
  如今,進不了,出不去。
  
  如此的局面,是它萬萬沒有想到的,除了坐等外面的人再次打開棺槨之外,似乎不再有任何其他的辦法它已經嘗試了很多次,用了很多辦法,都徒勞無功。
  
  而要等棺槨再次打開,或許會很快,或許又會很久很久,久到許多生命都支撐不住地死掉,但它也是活了很久的生命,并不怕時間的長短,只要能夠恢復了靈的戰力,不管是誰打開棺槨,它要將其統統殺死!
  
  能夠操控物體困住一個靈的生命,不管是一個,還是群體,絕對不能留著,否則就太危險了。
  
  在這里,除了它,已經不再有任何一個靈生命,一旦它恢復戰力,便仍是最為強大的存在。
  
  但要恢復戰力,以它現在的傷勢,就不能脫離多維生命體的依靠,除非它能再往上突破兩個靈位。
  
  現在的棺槨內,除了楚云升的本體,只有生命戰甲可以依存,本體肯定是進不去了,只有與生命戰甲死磕。
  
  它因此十分地糾結,成功了也只是能夠恢復傷勢,失敗了卻要面對傷勢的加重,到時候,面對打開棺槨的人,可能無力反抗那才是真正的悲哀,一個靈的悲哀。
  
  此刻,它還不知道,一個若隱若現的等椎體星艦,已經出現在飛船的可視范圍邊緣。
  
  相對速度下,運輸飛船仿佛加速到極致一般地向等椎體星艦飛去。
  
  幾乎與此同時,同樣有著另外一群人也在糾結著。
  
  安第魯重重地倒在他的寶座上,內心深處升騰出一絲剛出現便給他以天命之子為由強行按下去的挫敗感。
  
  他的艦隊,無疑是極其先進的,但僅僅和對方一個照面,就被打得落花流水,連怎么敗得都還在分析,完全不知道,完全看不懂,僅靠著先進的戰艦才勉強逃脫出來,如果換了其他艦隊,恐怕已經全軍覆滅了。
  
  就是他一個大老粗,也能看得出來,僅僅從戰艦的技術程度上來看,對方是不如自己的,但就是打不過,除了抱頭鼠竄,還是抱頭鼠竄。
  
  原因,他也知道,再先進的東西,他們也不會用,還在漫長的摸索當中。
  
  如果不是艾希爾出手,說不定還會陷落幾艘戰艦,落入對方的手里。
  
  對方的指揮官那華麗的指揮與不可思議的布置,讓他們除了一次次驚嘆之外,其他什么也做不了。
  
  這讓他微微有些嫉妒楚云升,明明他才是天命之子,最后的彌撒亞,對方那樣天才般的指揮官他卻沒有……如果他要是有了,何至于整天寄托希望于那些“火箭專家”,希望他們能盡快掌控哪怕一成的艦隊實力,讓他這個艦隊的主人,能夠有力量對抗艾希爾那兩個女人?
  
  但他如果現在就認輸逃了,前方的那些自然源體,那些至寶,就和他們沒什么關系了。
  
  走,還是不走,安第魯十分的糾結,更加糾結地是,這事,恐怕他自己還做不了主。
  
  而驅趕在他們后面的左旋艦隊,依然很是糾結。
  
  對前方這支疑似地球人的艦隊,經過拔異等人的辨認,已經大約確定了身份,判斷其極為可能是來自地球新世界的第七紀人類。
  
  但不要說戥,就是小蟲子,對他們也沒什么興趣。
  
  他們就像是個干硬骨頭,簡單地踢開到一邊可以,硬要啃下來,也麻煩得很,弄不好還得元氣大傷,不劃算。
  
  拔異還算厚道,替世仇的血族向戥建議,向對方發出信號,讓他們將肖納等人交還回來就放他們走,但信號發出去了,一直沒有收到回復。
  
  就在僵持的當中,戥和小蟲子發現了起碼三支以上的強大艦隊編隊向自然源體群坐標飛來,從方向來看,很可能是附近星域飛來的陌生種族艦隊,極有可能是被自然源體吸引而來。
  
  能夠橫渡暗域深入到這里的,絕不是簡單的艦隊,必然是有著極為先進的技術,以及極為強悍與自信的實力。
  
  目前看到的三支,甚至可能不是來自附近的同一個星域,而在空間廣域上與本星系比鄰的恒星系也不止一個,暫時也看不出來它們各自來自于哪里?
  
  對于此時的左旋殘艦隊來說,如果是來自左旋勢力依存的星系,那么即便不能成為友軍,也不會成為很明顯的敵人,但如果不是,那么麻煩就很大了。
  
  小蟲子一直要求立即返航回援楚云升,但戥認為他們現在就是回去了,也無濟于事,可能戰爭已經結束了,與其浪費時間與機會在注定徒勞的路上,不如等待楚云升自己趕過來如果楚云升沒有戰死的話,戰死了,就是回去也沒有任何意義了。
  
  “留在這里起碼三個好處。”
  
  戥和小蟲子在開會,其他人都暫時沒有資格旁聽:
  
  “第一,如果我們能夠獲得盡可能多的自然源體,楚回來后,即便傷勢再重,也有辦法盡快恢復;
  
  第二,你也知道這東西極為難得,作為可研究的對象,我想烏怒人都沒有能夠湊齊過五種源體,對你對艦隊,都將有很大的飛躍;
  
  第三,我們需要通過與即將達到這里的那三支未知強大艦隊聯系,得到外面的情報,了解附近星域的最新局勢,對楚未來的行動十分重要,錯過了這次機會,我們到達暗域對岸的時候,就會兩眼抹黑,什么都不知道,很不利。”
  
  小蟲子倒是從來不打斷他,一直都很有耐心地聽完他的理由,才說道:“你有計劃了?”
  
  戥信心十足地道:“是的,但需要你的配合。”
  
  小蟲子很懷疑地說道:“哎呀,要不是你的那個什么破計劃,我也不會丟了典主啊。”
  
  戥頓時“滿臉通紅”,羞愧中,咬牙道:“這次不會了,你再相信我一次。”
  
  小蟲子很不給面子地以懷疑的語氣說道:“我要慎重考慮考慮,你先說出來聽聽。”
  
  “我的計劃是這樣……”戥一開始說的時候,還有些不自然,但隨著將計劃的內容展開,便越來越來自信,暫時忘記了之前的教訓,直到他一口氣說話,才發現了小蟲子一直不吭聲。
  
  “怎么樣?”他竟有些心虛地忍不住問道。
  
  自從那一場慘敗之后,他在冷星艦隊中經歷了他人生的最低谷,但后來在第三戰場中漸漸又找回了不少自信,不過之前的又一次“失誤”,將自己都彈飛了,讓那場慘敗的陰影陰魂不散地再次蒙上他的心頭。
  
  小蟲子還是沒有說話,一直沉默著。
  
  戥等了很長一段時間,再次忍不住道:“只有這個辦法了,而且是對楚回來后最好最有利的辦法”
  
  小蟲子第一次打斷他,道:“等等,不要說話,我好像看到了火蟲大軍!”
  
  ……
  
  楚云升隨著空泡順著那道淚光組成的通道繼續下落,墜入汪洋的氣泡世界。
  
  仿佛是從橋口走出來一般,通往多維的世界。
  
  黑氣與本體零維聯系仍在,通過它,楚云升能感覺到這條通道通往的方向,并不是回到他本體的方向。
  
  那會是哪里?
  
  楚云升飛快地猜測著,漸漸意識到可能與他最后看到人類的畫面聲音有關,因為這條通道就是由被它們共振起的淚光所鋪就。
  
  他心中突突地跳著,隱約中,他感到自己可能要被“送去”一個至秘的地方,或關于人類的秘密,或關于破鎮的秘密,或關于誕靈的秘密……
  
  下沉的速度越來越快,漸漸地已經像是一道流光一般,射向氣泡的海洋,快到無以復加,周圍的世界在眼花繚亂中一閃而逝。
  
  一片黑暗進入他的視覺系統,緊接著,又是一道道遙遠而清冷的星光出現。
  
  星空,這里一定是星空!
  
  楚云升立即反應過來,他竟然出來了,重新回到了星空之中!
  
  但是,他是怎么出來的?沒有身體,難道又是闖入了某個生命的零維之中?
  
  他記得一路上并沒有撞擊到其他氣泡再說以這么快的速度,也不可能闖入其他生命的零維還能存活住。
  
  他下意識到低頭一看,頓時愣了一下
  
  沒有看到身體,或者其他任何他能夠想象到的奇怪生命體。
  
  而是一個古怪的模樣:大約有七八個大的碎片平面,像是被他擊碎的那個巨大鏡面碎落后的模樣,漂浮在星空之中。
  
  在這些碎片平面中,浮現著他的身影,甚至還可以移動,從一塊碎片平面,移動到另外一塊當中,但卻不能脫離碎片平面走“出去”。
  
  十分的奇特,仿佛是那鏡面在建造多維展開的過程中,失敗后的產物,但卻沒有消失掉,不知什么原因地保存著中間產物而神奇地存留了下來,便形成了這種不可思議的現象。
  
  詫異間,他抬起頭,便看到了更加震驚的一幕:
  
  在他的對面,黑暗之中,靜靜地漂浮著一個仿佛不知多少萬年之久的巨大“星球”
  
  一個全部由尸體組成的“星球”,在黑暗的極度低溫下,那些尸體徐徐如生地被永久地冰凍著,在一種神秘的力量下,聚集為一個龐大無比的星球,形成一個真正的尸星。
  
  “星球”的上空,漂飛著許多浮尸,像是衛星一樣密密麻麻地在軌道中飛掠星空,數之不盡。
  
  其中一個掠過楚云升身前不到十米的距離時,可以清晰地看到,那是一個人類的飛尸!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