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225 影子畫面和聲音

^
  
  楚云升意識中翻江倒海,炸裂開來一般急速膨脹,天量的信息潮水般地向他沖來,一道道影子,一幅幅畫面,一個個聲音,接踵而至,紛亂到了極點。
  
  這些影子有的驚慌,有的毅然,有的堅定,有的搖擺……在一幅幅畫面中,一個接著一個走上殘破的巨橋,或一個接著一個從橋上走了出來,來來往往中,有人垂死的尖叫著,有人茫然地望著遠方,有人大聲的怒吼,有人凄厲的慘叫。
  
  影子,畫面,聲音……洪水般地涌起,澎湃而過,如時間混亂之流般地飛逝。
  
  他看到一個女人在這里躊躇不前,看到了一個男人在這里自絕而亡,看到了數之不清的生命在這里出現、消失。
  
  看過,便忘過,潮水沖過,不留一滴地無影無蹤。
  
  他不知道看到了多少人,多少生命,也不知道忘記了多少人,多少生命。
  
  直到,他看到阿芙絕望地離去,看到神使凄慘而來,看到了許多許多他熟悉的人。
  
  恍惚間,他似乎看到了一雙凄美的眼睛,曾凄迷地望著他,來了又失望地走了。
  
  恍惚間,他也似乎看到了一道仿佛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完美到極點的霸氣身影,一閃而逝。
  
  恍惚間,他終于看到了一道幽暗之極冷酷無情的影子,消失在斷橋之上,心中一陣的難受。
  
  ……
  
  許久后,他看到一個衣袂飛飛的人從橋上走了下來,它的強大已經看不出來,像是走著一個普通的橋一樣地普通地走著,神色平淡,卻有著一股讓所有人傾倒的無上氣質。
  
  它走下橋口,突然向楚云升的位置久久地看一眼,然后嘆息一聲,伸手一揮,橋下的巨大“文字”相對楚云升而言頓時黯淡下去。
  
  這時候,又一個模糊而極其強大的影子從橋上追了出來,它便飄然離去。
  
  影子畫面與聲音組成的洪水至此平息下去,楚云升的意識已經被重創,散亂在空泡之中,如果不是這個恐怕,他估計已經被沖散而死了。
  
  當然不是這個空泡,他也不會跑到這里來。
  
  接著,空泡開始下沉,墜落向汪洋般的氣泡世界,仿佛也是橋口重新出來一樣,但卻不知道方向在哪里。
  
  這時候,楚云升猛地看到了最后一個影子畫面!
  
  一個負劍豪邁的背影一步步走上殘橋,和其他影子畫面不同,它每向上走一步,便仿佛有一股無比強大的浩大壓力,要將它無情地鎮壓下去一般沉沉地壓下,絕不讓它上橋。
  
  每一步,每一次重壓下,沉沉的步伐,仿佛踩著整個世界,扛起另一個世界,鏗鏘有力,堅定向上,楚云升能分明地感覺到兩股絕頂力量交戰中的空間都在顫抖,哪怕是一個頂尖源門,也瞬間就會被碾碎,即便是一個普通的靈生命,恐怕也要灰飛煙滅。
  
  但那個背影始終沒有回頭,依然負劍而行,雖然每一步都很沉重,但仍視那一次次猶如世界般沉重的重壓如無物,仿佛在它的胸腔中有著一股縱天的英氣,豪邁無比地踏橋而上,孤獨悲壯的背影中,盡顯飛揚激昂之本色。
  
  楚云升猛地意識到它可能是誰了,想要看清楚它的臉,但它始終沒有回頭,而他和空泡已經在下沉,雙方相距越來越遠。
  
  只有影子和畫面,沒有聲音,仿佛沉默的世界中,沉默的戰斗。
  
  而楚云升的心底深處,在此時此刻,仿佛看到無數人類流離星空,無數人類凄慘如豬狗,無數人類一代一代期望著故鄉,無數的人類拼死逃亡,苦苦尋找,無數的人類被集體地屠殺,無數的人類一代一代地死絕。
  
  無數的聲音死前悲壯地誓言:“返我故土,至死不悔!返我故土,英靈永存!返我故土,再戰星空!返我故土,斬盡叛逆!返我故土,殺絕敵軍!返我故土……”
  
  悲壯的無數死音中,楚云升不知道為何流出淚水,他只是一道意識,卻分明地仿佛看到了眼淚,感覺到心靈深處,同為地球人的那絲悲涼。
  
  下一刻,影子畫面與聲音都消失一空,在他和空泡之前,出現一道由那些似乎迷幻般的淚光組成的方向通道,通往氣泡世界的一個角落。
  
  空泡繼續下沉,順著那道通道,迅速落回汪洋……
  
  ……
  
  意意斯終于被放出來了,不放出來也不行了,飛船完全地失控了,操控飛船的地底小人盡了所有的努力,也沒辦法哪怕關閉一個推進器。
  
  通往推進器的艙門也被自動關閉,大量自動懸浮武器來回巡弋,只要有人靠近,不管是誰,一律射殺。
  
  能源艙被關閉,棺槨存放艙也被關閉,所有重要的船艙統統被關閉,它們只能在生活區與已經被廢掉的控制艙移動。
  
  “陳參謀,我不同意,你們這是冒險!”意意斯難得地決斷了一回,攔在前面,堅決地說道:“自懸武器是烏怒人設計的,你們硬闖只能是送死!我們現在不能亂,要鎮定,想出最好的辦法!”
  
  陳參謀將航空戰衣最后一道帶子扣好,抬頭也堅決地道:“還有什么辦法?”他搖了搖頭:“沒有了,就是死,我們也要去試一試,意助理,我們這些人都是小人物,死了也不會影響大局,但如果能夠救出楚先生,阻止烏怒人的陰謀,我們就還有希望!希望!”
  
  意意斯看著他仿佛充滿希望的眼睛,握緊拳頭:“不行,我是船長,沒有我的命令,你們哪里也不準去!你們這是送死!”
  
  陳參謀笑了笑:“意助理,你忘了?你已經被我們兵變奪權了。”
  
  說著,他帶著士兵們就要離開。
  
  意意斯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突然跳起來,擋在陳參謀的身前,生平第一次大聲道:“不行!只要我還活著一天,就一天還是飛船的船長,除非你們現在就殺了我!陳參謀,我和你一樣著急,但尊上說過,每一個力量都是寶貴的,尤其是在這個時候,如果你們全部陣亡了,單靠我們地底人,就再也無辦法回天!”
  
  陳參謀身后并不是每個人都想去送死的,但軍令如山,不去也得去,此時,許多雙眼睛再一次盯向陳參謀的后背。
  
  這時候,不是知道誰小聲地提了一句:“不如先讓黃星人去消耗自懸武器彈藥……”
  
  意意斯怒目而視,卻沒有找到說話的人。
  
  陳參謀沒有理會那道聲音,沉聲道:“意助理,讓開吧,再遲就來不及了,飛船太快了,烏怒人可能就在附近了,這是我的錯,是我奪了你權決定前往的,他們可以不去,但你至少讓我過去試試!”
  
  飛船中,意意斯被關禁閉的隔壁,那個陰暗的角落,一個極度糾結的聲音在自言自語道:“怎么辦呢?我是幫它們呢,還是不幫呢?哪樣做,才有意義呢?蟲大哥,不會說我笨呢?唉,好復雜啊!”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