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224 小心地球人

^
  
  破滅的巨大鏡面里,一道楚云升的本體身影若隱若現地出現在浩瀚的星空中。
  
  卓爾人和其他地球人不知道楚云升如何反擊的,更不知道阮落兩人是如何被打擊的,宇宙不是節點,這里沒有劍。
  
  但正是如此,才顯得更加的神秘與恐怖。
  
  當楚云升若有若無的聲音在破碎的巨大鏡面中出現時,一艘艘小立方體急速地向后飛逃。
  
  誰也不知道楚云升下一個屠殺的目標是誰,誰也沒有想到楚云升竟然還有著極為凌厲的反擊力量。
  
  一片的潰逃中,本就凌亂不堪的小立方體群更加混亂,加上信道沒有完全恢復,簡直亂作了一鍋粥。
  
  破鏡中的楚云升,仿佛提著一柄劍,就站在那里,一動不動,任由它們潰逃,目光冷冷地看著。
  
  許久后,他的身影漸漸淡去,數不清的小立方體在深空遠處驚魂未定地剛剛匯聚成長河,加速逃離。
  
  其中一個立方體發回一道信號:“95827,小心地球人!”
  
  下一刻,巨大碎裂鏡面徹底消失,楚云升的身影也隨之消失。
  
  隨后,他又回到黑暗之中,回到那個依然存在的空泡中。
  
  至此,楚云升已經意識到,這個空泡絕對是雪苑使主子留下的陷阱,讓他深陷在這里不能出去。
  
  剛才那些劍,確切地說,并不是節點中的造劍,對于憑空造劍沒人比他更熟悉,感覺更像是一種零維的攻擊,但因為他沒有靈蘊,只能發生在他的意識世界中,因為最后一刻升騰出破鎮之人的那道聲音,他甚至懷疑是破鎮的力量,雖然他可能只是破開一絲。
  
  阮落的源門力量試圖通過那面鏡子攻擊他的意識,便遭到反擊,但氣泡不在他的意識之內,也不他的零維,更沒有攻擊他,便不在被反擊的范圍之內。
  
  回到空泡中,楚云升卻發現原本漆黑一片的世界,似乎裂開了很多縫隙,能夠隱約看到一點外面的世界。
  
  這是他沒有想到的,但仔細一想,很可能是那個鏡面多維展開沒有完成后所留下的后遺癥它試圖建立的多維展開,目標零維的一端就是空泡。
  
  楚云升靠近看了看,外面的世界肯定不是宇宙星空,零維不可能獨立存在于那里,果然,他發現自己終于回到了氣泡的世界中,但正在升騰之中。
  
  那具卓爾人身體已經死了,空泡卻還存在著,成了一個沒有身體生命體的“零維”,聽著很不可思議,但卻奇妙地出現在這里。
  
  空泡仿佛脫離了原來的位置限制,不斷地在升騰之中,楚云升試圖讓它停下來,卻沒有辦法,只能看到它繼續上升。
  
  漸漸,空泡越來越高,俯瞰下的氣泡世界真正成了汪洋一般的大海,遼闊無邊,而他卻跟著氣泡,越來越接近橫跨氣泡世界的一道殘破腐朽的巨橋底部,眼看就要撞擊上去!
  
  隱約之間,他幾乎能看到那道殘破之橋底部上面,似乎有著不朽的巨大“文字”,只一眼,他的意識便嗡地一聲炸開。
  
  ……
  
  暗域的深處。
  
  “距離測算出來了嗎?”
  
  剛剛從奇特狀態中出來的冷星艦隊里,暗艦中的戥的接收器中,就傳來小蟲子焦急的聲音。
  
  “哪里能有那么快?”戥正在試圖恢復艦隊中的通信,統計損失,同時努力定位坐標,計算距離。
  
  這些工作都需要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尤其是重新定位,沒有空間膜定位技術,能夠參考的只有其他大星系的坐標,而這些星系傳遞到這里的星光,都不知道是多少億萬年前的信息了。
  
  空間每時每刻都在加速膨脹,星系與星系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越來越被隔絕在一個個孤島般的空間中,直到有一天,恐怕最先進的飛船也無法橫渡暗域,到達對岸。
  
  那時候,宇宙中的所有生命將會被徹底地分裂開,老死也不會不能往來。
  
  在加速的膨脹中,空間位置變得令人越來越琢磨不透,從任何一個位置望去,越遠的地方會越快地遠離,但如果站在很遠的那頭反過來觀察這里,也會得到同樣的結論存在時間足夠長的種族,有足夠的時間和技術橫跨星空去驗證。
  
  戥的種族就驗證過,他的一個前輩甚至覺得還不夠遠,決定來一次史無前例的遠航,發誓要飛到從未有人去過的宇宙邊緣,去驗證一些列的猜想。
  
  這位前輩的壯志曾經激勵過一代又一代人,到了戥這一代,在歷史資料上看到這位前輩名字的時候,他仍會小小激動一下,只是,可惜,至今為止,再也沒有過這位壯志前輩的任何消息……
  
  但這有什么關系呢?
  
  在他的種族中,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想法,并且會為想法而實踐,并付出全部的生命。
  
  他的想法就是成為一個偉大的軍事指揮官,除非死,否則沒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止他去實現。
  
  按照一個嚴格的軍事指揮官流程,戥將自己工作的順序一絲不茍地安排好,不論小蟲子怎么催促他,他也堅持自己的做法,先保證艦隊的安全和完整。
  
  小蟲子催促了無數次,便向線體樞機抱怨道:“我就知道不是蟲子就是靠不住,典主那邊也不知道怎么樣了,急死我了。”
  
  線體樞機一陣地無語,心道,我也不是蟲子,您和我說什么?我也靠不住啊。
  
  心中雖然這么想,但它眼下人生地不熟,以前還是敵軍身份,在左旋艦隊里不受歡迎,只有小蟲子和它“相依為命”、“相互依靠”了,便安慰它道:“放心吧,既然是典主,肯定沒那么容易戰死的。”
  
  小蟲子垂下腦袋,內疚要死地難過道:“我一定被感染了,我不是一個好蟲子,竟然丟下典主自己先跑了……”
  
  線體樞機思維有點短路,怎么是我們先跑了?明明……算了,它想想還是算了,在這個問題上,它覺得自己還是閉嘴的好,否則一定討不到好。
  
  其實,它很想問小蟲子一個問題,它們三個航行星空的時候,小蟲子對位置的定位一直很準,怎么現在反而非要去問那個飛船生命了?
  
  有時候,它覺得小蟲子和那么笨像是兩個惡魔,要是被它們看似幼稚的對話給騙了,那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因此,它很智慧地選擇視而不見,裝糊涂,就當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這可是保命的不二法門!
  
  它以前在自己種族中做樞機大老爺的時候,它的一個精明手下就是這么做的,現在成了它學習的榜樣。
  
  沒過多久,戥那邊終于有了回音:“位置還在校準中,但我發現了一個奇怪的地方,你應該也看到了,能不能確定?”
  
  線體樞機聽著這沒頭沒腦的話,干脆徹底地糊涂起來,實在聽不懂嘛。
  
  小蟲子倒是說道:“我也剛看到,應該是,奇怪,這里怎么會有多的寶貝?”
  
  戥道:“我們是被彈過來的,很可能這里是附近廣域空間中的低勢場區,熄滅的恒星系中的這些東西,都可能被振到了這里,一個恒星系,還是這么復雜的星系,有這么多應該不算奇怪。”
  
  小蟲子道:“你派一艘飛船過去看看就知道了,咦,好像還有一支艦隊在附近。”
  
  戥也發現了,驚訝道:“似乎像是和我們一起消失的那個艦隊,它們也被彈到這里來了?”
  
  小蟲子突然道:“哎呀,它們距離寶貝比我們近,哎呀,它們派飛船去搶我們的寶貝了!快快,不能讓它們搶走了,這些寶貝都是典主的!”
  
  它最后一句說的十分篤定,生怕別人有不同意見一般兇狠狠地,一旁裝聾作啞的線體樞機直接略過了,就當沒聽見,貝格麻麻的,但凡遇到什么好東西,從來都是“典主”的,真是氣死人了。
  
  在它們對面不遠處的威武艦隊中,安第魯可以用欣喜若狂來形容他此刻的心情了!
  
  短短的戰場時間中,他從絕境中到消失的恐慌,再到現在面對寶物,簡直猶如過山車一樣,生死一瞬間,禍福也是一瞬間,就如華爾街的那些雜碎們一樣。
  
  他果真還是天命之子,被選中的彌撒亞!
  
  “有多少?”安第魯有些激動地搓著手,像是個鄉巴佬一樣一遍遍地問著正在探測的人員:“統計出來了嗎?”
  
  “起碼在五十顆以上!”其中一個科學家模樣的工作者也興奮地說道:“不過,我們能夠追上的大約只有七八顆,其他的速度太快了,很快就會失去蹤跡。”
  
  安第魯倒也不是貪心之人,連連點頭:“夠了,夠了,這東西,記載上說,極為稀少,能有一顆就是奇跡了!”
  
  那科學家也點頭道:“是的,而且這些可能都是自然形成的,極為珍貴,當年在新世界,我聽楚云升派來的烏怒人說,五源制空,就是用的這東西。”
  
  安第魯顯然不想聽到楚云升的名字,但他現在對科學家很好,非常好,也就沒有顯露大流氓本色,迅速轉開話題道:“還有其他的情況嗎?”
  
  那科學家道:“暫時還沒有發現,等等,有個來歷不明的信號源。”
  
  這時候,一個助手一樣的走了過來,將通訊器交給安第魯,道:“老板,艾希爾要和你通話。”
  
  安第魯臉色的橫肉頓時跳了一下,但很快掩飾下去,結果通訊器,走到一個角落,說話的聲音一開始還算平和,但越來越激烈,最后,那助手就看到安第魯一臉鐵青的走了出來。
  
  “她們要我殺回去,說什么現在是最好的時機。”安第魯咬牙道:“還說楚和那個靈生命肯定兩敗俱傷,這是我們絕佳的機會。”
  
  助手小心地問道:“那,您是怎么決定的?”
  
  安第魯臉色很難看地說道:“那兩個女人懂什么?福第兒,我告訴你,我很早之前就有一種強烈的直覺,但凡靠近那個楚,絕對沒有好事,想要活下去,就離他遠遠的,最好永遠也別遇到他!”
  
  助手吃驚地望著他,低聲道:“老板,您真的拒絕艾希爾的提議了?”
  
  安第魯臉色更加地難看起來,點了點頭堅定道:“其他事情,我可以都聽她的,唯獨這件不行!”
  
  助手倒吸了一口涼氣,臉色也不好看起來,但仍然堅持著安慰道:“老板,我們……”
  
  安第魯擺了擺手,看著那些科學家,眼中射出熾烈的光芒,陰暗中,他臉上露出一絲冰冷的神色,但很快,便掩飾轉變過來,哈哈大笑道:“沒事,沒事,我改天去給她解釋,道歉也行,今天發了大財,老子心情好,叫幾個姑娘,今晚咱們開心開心。”
  
  那助手也沒在說什么,安第魯首先離開,路過科學家們的時候,他深深地看了一眼,鼓勵道:“大家加油,我安第魯說話一向算數,只要有我在一天,大家就要什么有什么,永世承諾!”
  
  他剛發完誓,一個身材稍微矮小的科學家就急忙道:“老板,我們有麻煩了,一支艦隊正在向我們移動!”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