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1223 肆意縱橫

^
  
  卓爾星人的話要打對折再去一半然后才能聽,神棍之名不是吹出來的,不僅是楚云升自己,但凡與它們接觸過的楚云升所知道的種族,沒有不用這個詞來形容它們的。
  
  楚云升自然是不想去,不論它們要說什么,過去了便等同于入了虎口,再想找機會自殺就沒那么容易了。
  
  猶豫間,他抬頭看了一眼變了樣的阮落,可能是不再顧及面子,被地球人士兵們拉開后,就遠遠地躲著自己,絕不靠近,想要利用他來自殺似乎也成了不可能。
  
  一時間,想死都成了頭等大難事。
  
  見他猶豫,旁邊的那個卓爾人上前用地球話道:“95827,我陪你一同去,你放心,你是十三序的人,而且還是執行重要的序列,我們這一序沒有權利處置你,五序要是私自囚禁你,便是違反當年老們定下的十三序列制度,其他大序都不會答應。”
  
  楚云升笑了笑,他才不相信什么制度就能限制住誰,制度制定下來,就是因為有人違反的,否則要制度干什么?而且還是那么古老的制度,如今恐怕早就成了一紙空文。
  
  他不可能將安危放在卓爾人內部的序列制上,便反問道:“你能殺我嗎?”
  
  那卓爾人毫不猶豫地道:“不能。”
  
  楚云升繼續問道:“為什么?”
  
  那卓爾人明確地說道:“這是命令。”
  
  楚云升再道:“你們五序的命令?”
  
  那卓爾人沒有隱瞞:“是的。”
  
  楚云升便笑著說道:“你看,它現在已經違反你說的序列制了,我不是你們的大序,它卻以命令讓你按照它的想法“處置”我?”
  
  那卓爾人楞了一下,試圖分辨道:“95827,你想多了,五序只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
  
  楚云升反問道:“它怎么知道我現在不是正在執行十三序的任務?私自接觸,如果破壞任務怎么辦?”
  
  這就是楚云升滿嘴胡說了,他哪里是在執行什么任務?古書算是95827的任務的話,也早沒了。
  
  他是發現這個卓爾人似乎有點“軟”,不太似許多卓爾人那樣冷冰無情,但黑暗的星空中,“軟”就是被欺負的存在……
  
  那卓爾人在此楞了一下,語氣頓時有些不確定道:“你,你的任務還沒有,沒有完成?”
  
  楚云升確定地說道:“是的,否則我為什么不歸位?”
  
  說完,楚云升才發覺,這么說,竟可以自圓其說了,完美地解釋了他不歸位的原因。
  
  不論從哪個方面看,卓爾人從生命體到科技力量,都全面超越地球人不知道多少光年,整個左旋殘軍艦隊在它們面前也自慚形穢,除了神秘而強悍的烏怒人和失去艦隊的戥,這片星域中,幾乎沒人能夠與它們比肩。
  
  如此強大的身份不要,非要去做低等一級的地球人,豈不是腦袋抽壞掉了?
  
  放在未啟蒙的時代,這就是羽化成仙,或者飛升天堂的天大機會,古人們無時不刻不向往的時刻,為此發明了無數的教義,告訴人們想要得到這個機會,就要一生苦苦修行,或者如何如何行為舉止……
  
  然而到頭來,基本都是黃粱一夢,但當真正的機會擺在面前的時候,他竟然拒絕了,而他不是烏奴人,也不是戥的種族生命,他只是一個地球人,這就很不合常理了。
  
  這時候,“任務沒有完成”成了唯一的解釋,而且一下子全都能解釋得通了。
  
  于此同時,他的內心深處也驚了一下,讓他后背陣陣發涼,記得有人對他說過,一個完美的謊話,往往就是一個真話!
  
  那卓爾人顯然也被他問住了,怔住了半天,才勉強說道:“可,可是,它已經說你任務完成了。”
  
  楚云升壓住心中的一絲驚悸,現在不是想這個問題的時候,脫困回到本體才是頭等大事。
  
  那卓爾人口中的“它”,應該就是雪苑使主子,現在也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趁著它不在,楚云升可以任意地選擇說法:“它的話,你們信嗎?你們怎么知道它不是為了破壞我的任務?我拼死抵抗到現在,沒讓它得逞,難道最后反而要毀在你們手上?”
  
  那卓爾人被他說得有些猶豫了,楚云升搜腸刮肚,想著再說一點重量級的話來忽悠一下,就見到它視覺器官中隨即一片的清明,嘆息道:“95827,我差點就被你說動了,但你忘了,你剛才說過你沒有歸位,既然沒有歸位,怎么可能會以十三序的角度與口吻說話?而且沒有歸位,怎么可能知道具體的任務內容?”
  
  這回輪到楚云升愣住了,這些話都是他臨時胡謅出來的,哪里想到還有什么致命的邏輯錯誤?但話說到這個地步,也不能回頭了,只能咬死加恐嚇道:“信不信由你們,我見過十三序的皇北櫻,有些事情我自然會知道,一旦被你們破壞,你們要承擔全部的責任!”
  
  那卓爾人沒有說話,認真地看著楚云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楚云升見遠處已經飛來一個小立方體,可能就是那五序派來的卓爾人士兵,再拖延下去,他就沒有機會了,便做著最后的努力說道:“即便真如你所說,我沒有歸位,那就不在序列制的保護之下,五序肯定可以私囚我!而我一旦不能回去,其他執行任務的人全部會死!”
  
  從之前它在知道自己身份后,第一時間詢問自己的問題不是關于任務的事情,而是另外一個序95833的情況來看,它很有可能和95833是關系很好的舊識,這個時候,“道理”和“解釋”都說盡了,只能打最后的“感情”牌了!
  
  果然,那卓爾人視覺器官頓時一動,似乎有些激動,但接著強行地壓了下去,楚云升的話里似乎透著某些任務者還沒有死的重大信息!
  
  它永遠不知道,那都是楚云升騙它的……
  
  小立方體越來越近,速度極快,時間卻一點一滴地緩慢過去。
  
  那卓爾人身體微微地抖動著,內心似乎在激烈的掙扎,一會望向楚云升,一會望向飛來的小立方體。
  
  “姓楚的,你死了那條心吧。”好死不活的阮落以一個源門的勢力,還是能夠聽到楚云升這邊的交談內容的,冷笑道:“它要殺掉你,就是違反命令,卓爾人從不寬恕,等待它就是最嚴厲的處罰,不可能再活,你以為它會為了你而自己去死嗎?”
  
  楚云升眉頭微微一皺,他急于脫困,一時沒想到這層,正在要另想辦法的時候,便見到那卓爾人朝著他微微一笑,向他捧起光芒體,用低低的聲音道:“95827,一定要完成任務……一定要找到95833,她還活著的話。”
  
  “等等!”楚云升沉聲道:“我是騙”
  
  他的話還沒說完,一道光芒閃過,他的身體在極速地分解之中。
  
  死亡瞬間降臨!
  
  剎那間,楚云升再說什么已經沒有用了,在這具身體瀕死之際,飛快道:“你是多少序?”
  
  小立方體此刻已經加速到了近前,龐大身影已經急速地籠罩下來,那個卓爾人已經變得很平靜,望著潰散中的楚云升正在說什么,聲音越來越小,最終,楚云升陷入一片的黑暗,再也聽不到,看不到。
  
  躲在星空中,也沒想到楚云升竟然被那個卓爾人殺了,頓時大驚,急忙道:“不能讓他就這么死了!”
  
  說著,他手指一揮,磅礴的源門力量傾瀉而出,穿過那個籠罩下去的小立方體,直擊殺向楚云升的卓爾身體。
  
  接著,他渾身浴血,完美的人類模樣身體排斥性急劇增加,將他之前維持的平衡打破,瞬間重傷。
  
  但那道源門力量,在穿過小立方體的時候,一面鏡子一樣的平面頓時升起,將世界一分為二:一邊是外面的世界,一邊是鏡中的世界一個模糊的世界。
  
  每一個生命的心中,也升騰起一面鏡子,仿佛看到鏡中的自己在緩慢地形成,先是模糊,然后漸漸清晰。
  
  他的源門之法再強大也無法攻擊到零維,而楚云升的卓爾身體已經死了,就是攻擊一萬次,轟殺成渣,除了正合楚云升之意,毫無其他用處。
  
  于是,他便借了這面鏡子,襲向楚云升要逃走的零維。
  
  此時,在黑暗中的楚云升心沉如水,他的身體死了,但他卻沒有像上次那樣返回到氣泡的世界,而是被困在了黑暗之中。
  
  他想起了雪苑使主子留下的空泡,難道他被困在空泡中了?
  
  為了撞擊殺死雪苑使主子,黑氣幾乎被他用光,只剩下一絲與本體的關聯,起不了大的作用,如果真的被困在空泡里,可能一時根本沒辦法出去了。
  
  這時候,黑暗中仿佛亮起一道光芒,對零維空間很了解的楚云升立即就意識到,已經死去的多維身體與他現在的空泡零維之間的通道中,有什么東西入侵進來了,重新建立了多維通道!
  
  沒過多久,光芒便鋪散開來,像是一面鏡子一樣,豎立在虛實之間,鏡子中,模糊一片,但正在建立他的模樣。
  
  幾乎在同時,他便感覺到一股源門級的力量,透過這面鏡子建立的多維通道,撲殺向他的意識。
  
  他現在幾乎任何防御,一旦被它攻殺進來,空泡倒是有可能破了,但他自己的強悍零維不在這里,沒有任何保護的意識必受重創,甚至“死亡”!
  
  危急之中,楚云升飛快地回憶著阿米爾曾對那個鏡子的描述,此時已經不用猜,這股源門的力量肯定來自阮落,而那面鏡子正是在阮家的手中,十有八九就是這個“鏡子”了。
  
  零星的記憶讓他快速地作出決斷,根據阿米爾的描述,這東西傳說可以讓靈魂回到人間,重新擁有肉軀,實際上,很有可能是重塑零維與多維之間的通道,并在宇宙中重塑生命體。
  
  原理他不可能知道,但他此刻站在鏡子面前,可以觀察到鏡子中的自己正在形成,每形成一步,那股源門的力量便入侵的更深,很顯然是通道建立的一個過程。
  
  那么他就必須摧毀這個過程!
  
  這里是空泡,是他意識所在的空間,他能做的反擊,只有意識。
  
  而這樣的經歷,他也有過一次節點中,憑空造劍!
  
  鏡子中的自己越來越清晰,時間越來越少,楚云升不再多想,“閉上”眼睛,沉心入靜,開始尋找回憶當初造劍的意境。
  
  但節點畢竟是節點,這里是空泡也不是他的零維空間,那種感覺一時之間很難再找到,甚至都不知道還能不能重現。
  
  眼看鏡中的自己就要完全成型,那股兇狠的源門力量就要借助它襲殺進來,楚云升越來越沉靜的心中,漸漸升騰起一道飛揚縱天、氣干云霄的聲音
  
  “靈皇皇,神滅滅……逐離四空,奉劍正中央!”
  
  一柄柄鋒銳無比的寒芒之劍,在黑暗中,在鏡中,磅礴出現,肆意縱橫,絞殺一切。
  
  撕碎鏡中的他,撕碎黑暗中的鏡面……小立方體中,拿著鏡子的女人吐血倒地,星空中的阮落,瞬間昏死,而出現在星空中的那面更大的鏡子,頃刻碎裂消失。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