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221 撞擊

^
  
  因為銀河星系的熄滅,本就已經十分幽暗的暗域邊緣,此刻,仿佛沉入了深深的地獄之中,暗無天日一般昏沉與黑暗。
  
  來自遙遠星河的星光,來自宇宙的背景輻射,來自一艘艘小立方體散發出的波動,在扭曲的昏沉黑暗中,旋轉著被抽走,一切可見的非宏觀物質形態的能量都無一逃脫。
  
  而那些看不見的,均勻于空間的暗能量,同樣被扭曲抽入巨大的昏沉黑暗中,斥力的消失,瞬間便造成昏暗籠罩下的世界的引力一家獨大而形成的“塌陷”。
  
  但它不是向內塌陷,而是被外面的世界拉扯,企圖在短暫的時間重新找到新的平衡。
  
  卓爾星人的小立方體群集體失去了動力,船內船外,都陷入了一片的黑暗與寂靜信號也是一種能量形式。
  
  原本籠罩在星空中的巨大身影也消失了,意味著靈蘊不再統治這片空間。
  
  被那道威嚴聲音移植過零維的卓爾人,失去了仿佛顯示生命存在跡象的平衡,緩緩地失去平衡,倒了下去,并不是它倒得太慢,而是時間在此刻似乎變得很慢很慢。
  
  而在氣泡的世界中,“顏色”極深的氣泡在楚云升的撞擊后,也消失了。
  
  短暫的昏沉扭曲之后,世界重新恢復正常。
  
  卓爾星人小立方體自動緊急調用物資轉化能源,同時發出急促的警報,警報當前的能量嚴重不足。
  
  但幾乎沒人能夠再聽到警報,卓爾星人在短暫的時間內,不知道原因地死掉了絕大部分剩下的人。
  
  還活著的,僅僅是鳳毛麟角,同樣也不知道原因,也許可能是那道威嚴聲音最后的靈蘊不足。
  
  穿著戰衣的那個卓爾人還活著,但它的神色鐵青,容顏衰老到無以復加的地步,仿佛只要再活一秒,就會老死一樣而在前一刻,它看起來還是卓爾星人風華正茂的樣子。
  
  它身邊的阮曉紅卻似乎有沒有受到影響,拿著那只“鏡子”,沉默了一會,道:“它逃走?”
  
  穿著戰衣的卓爾人衰老道:“不知道,但即便真的逃走了,它也活不了多久。”
  
  阮曉紅便不再說話,將目光投向星空中漂浮向外圍空間的楚云升“尸體”。
  
  從勉強能夠緊急重新開啟的掃描器上,可以看到,楚云升并沒有“活”過來,他的身體仍舊靜靜地飄飛著。
  
  一切都如她所設想,甚至包括那個靈的逃走,她也想到了,只剩下最后一步去驗證了。
  
  身穿戰衣的卓爾星人沒有注意到她在操控那只“鏡子”時,極其微小的動作沒有實際接觸過這面鏡子,不可能知道這些動作的作用與意義,但她知道。
  
  她處心積慮、步步深陷的計劃就要完成了!成為現實!
  
  此時,氣泡的世界中,楚云升心中迅速下沉,他撞擊成功了,但是他似乎撞了一個“空泡”。
  
  再他撞上的剎那間,顏色極深的氣泡,金蟬脫殼般地消失了。
  
  這里面很復雜,這個“空泡”可能是雪苑使主子自己的,也可能是被移植者的,很難分辨出來他幾乎消耗干凈了所有聚集起來的黑氣,才撞破了它,才發現它是一個“空泡”。
  
  但按照他觀察氣泡世界的多次經驗來說,一旦消失,便意味著死亡,不可能存活。
  
  它到底死了沒有,楚云升無法準確判斷,在快速地掃了一眼周圍的氣泡后,仍舊沒有發現它能夠存活的任何跡象。
  
  時間飛快地過去,而“空泡”卻始終沒有消失,它仿佛像是被人故意疏忽掉了但他暫時也出不去了!
  
  這時候,他隱隱約約地意識到,如果雪苑使主子死了,那看起來便很“正常”了,只是他很“幸運”地躲過了同歸于盡的下場,仍然活著。
  
  但如果它沒有死,而到現在也沒有再出現,更沒有接著在摧毀他的身體,斷絕他那頭零維的根基,一切卻仿佛恢復了平靜。
  
  那么,極有可能,空泡是雪苑使主子安排好的,等著他來撞擊,然后它乘機“消失”?
  
  靈的世界,氣泡的世界,都神秘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太多。
  
  然而,不管是前一種可能,還是后一種可能,楚云升已經可以肯定兩件事,第一件,雪苑使主子或許的確遭遇到了卓爾人的反叛,否則他不可能這么簡單就撞破了哪怕是空泡的氣泡,第二件,是從第二個可能中延伸出來的,如果它真的還活著,它也必定無力再戰,暫時失去了威脅能力。
  
  但它躲在哪里,楚云升卻一時找不到,一是還不知道它是不是真的還活著?否則去找就是做無用之功,浪費精力,也浪費時間,二是氣泡的世界猶如汪洋,沒那個時間也沒那個能力去找,而且,外面的卓爾星人依然是一個巨大的威脅,仍然是要殺他的人。
  
  占據其他人的零維空間,楚云升有過一次經驗,也沒有遲疑,迅速地從零維出來,抓緊接管與適應這具身體。
  
  現在還不是“自殺”返回的時候,撞擊之下,他的意識也極度的震蕩,那可是一個靈!不是籠中的霸頭。
  
  稍有不慎,立即自戕返回就是死。
  
  既然活下來了,就不能亂來,保持鎮靜,先搞清楚周圍的情況再說。
  
  這時候,一些來自這具身體中的記憶在失去混亂在腦海中,根據左旋艦隊的科學家說,這是一種崩塌態,無法接受,否則倒是可以找到雪苑使主子最后一刻所留下的“痕跡”。
  
  他一邊努力回憶著在撞擊的剎那間發生的所有異樣,一邊打量著周圍的世界。
  
  入眼便是昏暗,只有遠處很暗弱的光芒在閃爍。
  
  腳下是卓爾星人特有的方格線,看得不太清楚,前方似乎有個人影,在忙著什么。
  
  楚云升不知道自己該干些什么才不會顯得特殊,面對卓爾星人的先進程度他基本抓瞎,雖然狐貍精帶他進來過一次,也去過烏怒人的核心體,但依然抓瞎。
  
  見他似乎茫然不動,前面的人影飛快道:“72113,不用在聯系我們的上一序體了,它們應該已經接到殉死的命令,當時我也差點以為是聽錯了。”
  
  于是,楚云升得到第一個信息,他現在是72113……
  
  然而,事情接下來的發展,卻并不想他想象的那樣。
  
  到處都是安靜,整個立方體中,仿佛只剩下他和他前面的那個人影。
  
  方格線上,懸浮著許多的尸體,看不到傷口,仍然保留著原來的表情,像是冰尸一樣死了。
  
  兩“人”也收不到其他立方體中的信號,楚云升懸浮著沒有動,直到等到前面的那個人影焦急催促道:“72113,你還站在哪里干什么?”
  
  楚云升其實是聽不懂它在說什么的,唯一能聽懂的就是卓爾人的數字,這還是因為狐貍精與骨骸六序的原因。
  
  但他知道這時候最好什么都不說,也不動,就那么挺挺地懸浮在原地。
  
  前面的人影似乎意識到了什么,立即道:“你受傷了?在那里不要動,我去醫療格看看,現在能源急缺,希望能啟動起來,我會想一切辦法救你,現在我們這一小序,可能就剩下我們倆個了。”
  
  或者,它便消失在格線上升起的一道門后面。
  
  它走了之后,楚云升依然不動,他的傷勢主要在零維,這具身體馬上也要自殺,能不動不露出馬腳就最好。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他在努力反復回憶撞擊時剎那的場景,終于想起了一個細微的地方,在他撞擊的瞬間,似乎有一道靈蘊緊緊地收縮著。
  
  雪苑使主子是靈生命,有靈蘊正常,緊緊內縮也正常,一切都沒什么問題,但有一個地方卻前后矛盾!
  
  如果它能將靈蘊運用到氣泡的世界,為什么還要摧毀他在外面的身體,而不是直接在氣泡的世界發起靈襲?
  
  如果用雪苑使主子了解他零維來解釋的話,似乎也能說得通,但它一次都沒試過,也沒阻止他撞擊過,就十分的蹊蹺了。
  
  如果它不能呢?那在撞擊的最后一刻,它又是怎樣能將靈蘊弄進來的?目的又是什么?
  
  這是他唯一能夠想起來的前后不正常的地方,再回想,也找不到其他更有價值的線索了。
  
  他現在最大的敵人已經變成了卓爾人,主要的心力也跟著轉移,暫時也不再追想。
  
  他身前的那道人影一直沒有回來,大概還在試圖啟動什么,他也始終未動,保持著這個狀態,準備一旦零維穩定下來就自殺。
  
  但他緊接著看到一束光線從小立體艙門外射了進來,其中一個,用極其低聲地說了一句楚云升完全能夠聽得懂的地球話:“抓住它,不要讓它自殺,快!”
  
  ……
  
  星空中,漸漸漂浮遠離的楚云升身體,突然有了一絲的動靜。
  
  在身體的后方,卓爾星人的立方體群中,一艘快速的飛船正在飛向這里。
  
  如果意意斯看到的話,一定能夠認出來,這艘飛船是它們地底小人在地球撞擊冷星前,在地下制造出來的飛船之一。
  
  楚云升的身體微微動了一下,就聽到一個聲音從中驚訝道:“這是什么!?怎么進不去?難道是陷阱?”
  
  接著又道:“它竟然布下了一個陷阱,雪苑使報告的的確沒錯,是我疏忽了,他真的原來越奸詐了。”
  
  片刻后,它似乎有些失望:“還是進不去了,嗯?這又是什么?”
  
  接著,楚云升仿佛正在被入侵的本體沉寂下來,戰甲卻似乎活了過來一樣,但異常地排除著,像是根本看不上它一樣,視它為垃圾,要將它斥出去。
  
  這時候,同樣是一艘地底小人制造的飛船出現在楚云升身體的附近,先于另外追來的那艘到達。
  
  剛出現,便從飛船中飛出一道洪流,無數金屬一般的粒體,如河流一樣迅速展開,在楚云升身體周圍堆積,不到片刻的功夫,便筑成了四面棺槨一樣的立體物。
  
  然后,棺槨迅速飛入那艘運輸船中,運輸船似乎也不再受船中的人控制,自動向掉頭向深空中飛去。
  
  一道道極其先進隱藏在船體中的推進器打開,以從卓爾人立方體群中飛出來的那艘飛船望塵莫及的恐怖速度,一閃而逝。
  
  意意斯的急迫聲音在飛船中回蕩:“快,快阻止它飛回去!”
  
  ……
  
  在另外一邊的楚云升,在準備自戕的同時,也看到那個卓爾人影終于回來了,而同時,他也聽到了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囂張道:
  
  “姓楚的,你沒想到吧,哈哈哈,不錯,你想得沒錯,我就是阮落,你此生注定的克星!”
  
  “要拜你所賜,我現在有了靈的身體,而你成了一個普通的卓爾人,你還怎么和我打!?哈哈哈!”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