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220 殉死

^
  
  楚云升雖然聽到了雪苑使主子語氣中的異樣,但卻停不下來了,也不敢停下來,誰知道這是不是它故意迷惑自己而使出的“花招”?
  
  水晶小立方體中發生了什么事情,或者什么都沒發生,他即便不在氣泡的世界,不在零維,身在星空中也沒辦法知道。
  
  這種情況下,與其亂猜,不如遵循殺掉一個少一個的原則,絕不能停下,一旦真是迷惑之言,他最后一次的反擊機會就可能不復存在。
  
  因此,楚云升幾乎沒有一絲的猶豫,帶著大量的黑氣,以最簡單最粗暴的方式,撞擊向雪苑使主子的“氣泡”,成與不成,在此一舉!
  
  幾乎與此同時,紛亂中諸多小立方體內,一個穿著戰衣的卓爾星人,望著面前的投影,冰冷地說道:“你根本不是我們卓爾人,更不是我們的,何來造反?這么多年了,你以為我們真的什么不知道嗎?”
  
  它身邊懸浮著一個地球女人,拿著阿米爾提到的那面“鏡子”。
  
  此刻的鏡子中散發著一道道紋路,像是掃描的條紋一樣,將所有小立方體中的卓爾星人悉數掃過。
  
  威嚴的聲音冷聲道:“你以為憑借這個地球女人手中的東西,就能殺死我嗎?除非你們想要全部滅絕。”
  
  但接著它就驚訝了一下:“零維涉衍?零多二象性?這是給孤立零維用來誕生多維性的……你怎么會有這個東西!?”
  
  下一刻,阮曉紅冷冷沉聲道:“72165序立方體!”
  
  穿著戰衣的那個卓爾星人沉聲道:“確定?”
  
  阮曉紅點頭道:“肯定!”
  
  那卓爾星人便抬起頭,向著數不清的小立方體投影,同時也向著那威嚴的聲音道:“我們卓爾人為了卓爾人的未來,從來不懼怕任何犧牲,當初那場幾乎滅族的末日試驗,我們也做過!如今,還有什么不敢的!?”
  
  接著它正色道:“各序飛船聽命,準備殉死!72165序,死!”
  
  它的命令隨著冰冷的波動傳遞出去,以光速飛向各個小立體飛船,那道威嚴的聲音想要阻止這種高層次的波動,就必須將被戥和小蟲子重創后的靈蘊調集回來,但那樣的話,楚云升的身體便可以支撐多出一點點時間,而這一點點時間,足以產生不可以預測的可怕后果!
  
  這個卓爾星人和地球人發動的時機選擇的太好了,如果不是現在的局勢,它們都可能繼續潛伏而不發動,但機會出現了,哪怕是一微妙的機會,也被它們牢牢地把握住,并敢于拼死一搏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隨著穿著戰衣的卓爾星人一聲“令死”,72165序中的卓爾星人紛紛自戕,幾乎沒有任何的遲疑,前后一致到幾乎沒有時間的誤差,仿佛不是自殺,而是舉個手一般簡單的事情。
  
  阮曉紅的面部微微抽搐了一下,她似乎感覺到這個種族的可怕,當需要犧牲時,竟沒有一個人有一絲一毫的遲疑和猶豫,如果是在她的飛船中,或者在楚云升的冷星艦隊中,恐怕早就大亂了吧?
  
  這已經不是用嚴酷紀律就能解釋的了得了,它們對生命的理解,對生命的觀念,已經遠遠不在他們地球人水平的層次上,那是一個現在的地球人無法想象的世界起碼和人類現行的價值觀是違背的。
  
  但她的抽搐只是一瞬間的事情,下一秒便恢復了冷漠,手中的“鏡子”仍在不斷地“掃描”全部小立方體,不停地報出一個又一個小立方體的序列數。
  
  她每報出一個數字,旁邊穿著戰衣的那個卓爾星人“領袖”便殘忍到極點般地冰寒道:“死!”
  
  “死!”
  
  “死!”
  
  “死!”
  
  ……
  
  一個小立方體接著一個小立方體被殉死,一片接著一片的卓爾星人死亡倒下!
  
  而那道威嚴的聲音拼命地在不同的小立方體中移植著零維,稍稍遲上半拍,它就會被卓爾星人的自戕而死亡。
  
  用殺死自己的辦法,來殺死敵人,似乎是最為殘酷的事情,但星空中就是這樣,沒有仁慈可言。
  
  卓爾星人一批接著一批的自殺,迅速而整齊,從開始到現在,都沒有絲毫的拖沓,甚至都沒有出現一個反抗而不聽命令的人,連死的時間都保持著一致性。
  
  那道威壓的聲音似乎也有些害怕了,卓爾星人整齊劃一視死如歸般地殉死,讓它心驚肉跳!
  
  如果此時它單獨應付卓爾星人的集體自戕,或者單獨應付楚云升的零維攻擊,都沒有任何問題,但兩者都要同時應付,本就重傷過的它,再被戥和小蟲子重創,便顯得力不從心。
  
  氣泡的世界中,它一樣憑借著靈的能力,感應楚云升的“位置”,努力地躲避著楚云升的撞擊,同時加緊消耗已經即將消失的那道九階符文之陣,摧毀楚云升的身體。
  
  如果它不是靈,現在或許早死了!
  
  但它能夠騰挪的空間越來越小,星空中,眾多的小立方體已經成了一艘艘無人的“鬼船”,可供它移植的目標數量大大減小,而氣泡的世界中,它已經被逼入到無形的壁壘角落,楚云升帶著一道凌厲的黑線,正兇狠地沖殺過來,它能夠清晰地感應到與它的“距離”越來越短,或許下一刻就到。
  
  短短的片刻之間,它一個靈生命,竟然被楚云升和卓爾星人“聯手”逼入到死地!靈的優勢竟然在夾擊之下,蕩然無存。
  
  它知道自己就是現在立即移植到那個卓爾星人“領袖”身體中,也無濟于事,新的“領袖”馬上就會取代被移植者的命令權,暗中準備這樣龐大的計劃不可能沒有事先考慮到這么明顯的問題。
  
  緊迫之中,絕境之下,它同時向卓爾人和楚云升分別道:
  
  “你們殺了我,就永遠不知道第一和第四的下落,也永遠不會知道第二的真正死因!”
  
  “95827,它們殺了我,也不會放過你,你和我先聯手殺光它們,我可以接受你不再歸位,但它們絕不可能接受!”
  
  穿著戰衣的卓爾星人首先回復道:“用地球人的話說,你本就是我們的一條狗,竊取了本應該屬于……”
  
  它的話音在次嘎然而止,大約是不想讓阮曉紅等人聽到,屬于卓爾星人的絕密。
  
  而楚云升根本就沒有回復,在他的眼里,一個靈生命遠比卓爾星人具有威脅性得多,根本就是想都不用想的事情。
  
  并且,他到目前為止,因為無法確定雪苑使主子“造反”之言是真是假,如果他選擇了,就是賭博,而且是建立在敵人言論上的賭博,可靠性可想而知。
  
  楚云升沒有答復,那道威嚴的聲音還沒怎么樣,卓爾星人的話卻像是刺激到了那道威嚴的聲音某個禁忌的地方,它頓時冰寒入骨道:“當初我就應該把你們這群裝神弄鬼、自以為高高在上的家伙全部殺死!”
  
  穿著戰衣的卓爾星人冷淡道:“但你沒有,你想圈養著我們,讓我們成為你隨時使用的奴隸,滿足你心中那點可憐的自卑,滿足你成為“主人”的畸形心理,因為你是個低等生命,即便披上靈者的外衣,仍然改變不了你低等的本質!”
  
  它的話像是冰冷的鞭子一樣,帶著天生居高臨下的蔑視,赤裸裸的抽打嘲諷:你就是個低等生命,就是成了靈,也是個低等的自卑者!
  
  那道威嚴的聲音在一句句“鞭子”下,自出現以來,第一次失去了冷靜,狂笑道:“是,我是一個低等生命,你們這些高等生命,向我搖尾乞憐了億萬年,哈哈,比我們當初臣服于你們的時間長八千零六十一萬倍!”
  
  它似乎記得很清楚,零頭都記得,但那穿著戰衣的卓爾星人仿佛不為所動,依舊冷淡道:“有意義嗎?你真可憐。”
  
  那威嚴的聲音此時也不再威嚴,剩下寒冷道:“可憐的是你們,你們以為能就這樣殺死一個靈?我會讓你們見到真正的高等生命形態是什么!”
  
  這時候,阮曉紅皺眉道:“你為什么要刺激它?”
  
  那身穿戰衣的卓爾星人沉默了一下道:“否則,它有可能會選擇拼死逃掉,靈太強大了!”
  
  阮曉紅沉聲道:“那你憑什么認為它現在就不會逃了?”
  
  那卓爾星人平淡道:“因為它不能忍受。”
  
  阮曉紅看了它一眼,道:“如果它忍了呢?”
  
  那卓爾星人道:“不會,如果它從來沒有成為過一個靈,肯定能忍受,但成為過靈,成為過宇宙中最為強大的生命形態,就無法再能接受。”
  
  這個道理,出身于權力場的阮曉紅自然懂,但她深看了身前的這個卓爾星人一眼,沉聲道:“但它活的太久了……”
  
  下一刻,那道威嚴的聲音移植正在提前一個時間量自殺的卓爾星人立方體,楚云升帶著黑氣猛烈地撞擊向它的零維氣泡!
  
  剎那之間,剎那之后,世界仿佛在崩塌。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