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1213 全滅

^
  
  戰線的另外一邊,生命體高大的源門生命,乘坐著首艦,跟隨在橢圓體飛船之后,追擊向潰逃中的左旋艦隊。
  
  距離越來越近,左旋主艦被擊中的影子都隱約能看見,物質流拖曳的暗弱光芒在漆黑的星空中,依然十分的顯眼。
  
  然而它心中卻越來越有一種不安的感覺,這種感覺是它無數年來從撕殺中磨礪出的對危險本能的嗅覺。
  
  它快速地向四面看了看,橢圓體飛船還在加速前飛,而后面的艦隊也在快速的飛行中。
  
  這似乎又將是一場盛宴,瓜分左旋艦隊資源的盛宴,而這樣的盛宴在暗域之中,可能是最后一次了,不可能再有比眼前左旋聯軍更大的艦隊了。
  
  楚云升被擊穿,主艦被擊中,起碼一個源門戰死……而它們同樣也付出了極其慘重的代價,但最終大敗了左旋。
  
  幾乎所有艦隊中的種族都如此地判斷著,尤其看到左旋接下來如此大混亂的崩潰,失去了任何秩序,作為關鍵的信道中,也已經是一片的癱瘓雜亂,加上前面的絞殺之戰更是慘烈異常……
  
  基本已經可以確定,楚云升可能已經戰死,左旋主艦被擊中后失去指揮能力,左旋內部極其混亂,而前面的慘烈與此時的崩潰胡亂更是裝不出來的,作不了假,且還有無數道探測波也在監察著戰場,所有證據都顯示左旋的確已大敗。
  
  但高大源門就是不安,十分的不安,而且越靠近越不安!
  
  它說不出來是為什么,一切都顯示左旋敗局已定,可它仍舊覺得前方似乎是一個帶血的巨大陷阱,有什么東西潛伏在里面。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著,距離左旋紛亂的戰艦越來越近,極度不安中的高大源門,仿佛到了一個生與死的臨界點,整個生命體都緊緊地繃了起來,緊迫地望著前方。
  
  它要在這一瞬間做出一個艱難的決定:相信自己的直覺,馬上后逃,但如果判斷出錯,臨陣退縮,就要面臨橢圓體飛船中的源門尊者擊殺!還是,繼續追擊下去?
  
  此時,它所在的首艦仍在加速,向著那拖曳著物質流的左旋主艦沖去。
  
  高大源門生命體的神經元都緊迫地在跳動著,前方極度危險的氣息仿佛吞沒了它整個意識,讓它千鈞一發之際,本能地突然急飛起來,給首艦的指揮官,以及更前的橢圓體飛船發出一道信號:
  
  “快后退!”
  
  然后,它再不也管那么多了,涌起全部的力量,立即沖出飛船,將自己的源門之法展開到極限,包裹著自己,強行對抗強大的慣性,硬生生地從首艦的上空飛速后逃,倒掠過一艘艘從它身下沖過去的戰艦飛船。
  
  然而,戰艦的質量太大,就是聽到它的警告,并且相信了,此刻也停不下來了。
  
  一艘艘飛船,依然加速著向前方沖去,時間在此猶如一道鴻溝一樣,將黑暗的世界一分為二。
  
  高大源門的感覺器官中,五光十色的絢爛異常,仿佛是一個長長的通道,通往所有生命所向往的世界,那里安寧而又美麗,平靜而又神奇……
  
  這種感覺漫長而又短暫,一掃而過,下一刻,它的感官恢復在星空之中,宇宙中無邊的黑暗從來沒有如這一刻讓它感到踏實,讓它有一種在生死極限中飛舞后的還活著感
  
  它被五光十色的世界末尾掃中了,但它靠著那一刻的直覺,逃過了一劫。
  
  有著無數次生死之間經驗的它,沒有如普通生命那般驚魂未定,在極短的時間內,它便重新鎮定下來,但下一刻,它依然被一種異常的安靜所極度不適應
  
  星空中,除了它身后還有幾個零星掉隊來不及趕上盛宴的飛船,在它的前方,一片的安靜,沒有信號的波動,沒有求救的呼叫,沒有武器的爆炸,沒有樞機的力量,沒有源門……沒有任何生命的任何跡象,什么都沒有,只有無數的飛船仍在靜靜地航行,星空一片的死寂!
  
  仿佛整個世界,一下子被沉默!
  
  它的生命體微微顫抖起來,它還能看到那艘橢圓體飛船在飛行,那里面可是有著三個和它一樣境界的源門尊者啊!
  
  成千上萬的艦隊,數不清的生命,就在五光十色的這一瞬間結束了……
  
  它已經不想去思考左旋為什么要用真正的慘敗,付出巨大的真實犧牲,讓它們全部上當,集中起來,被一網打盡,幾乎全滅,一個不留。
  
  它也不想去思考楚云升是否還活著,主艦的后面到底藏著什么?
  
  它被剛才整個世界的瞬間沉默極度地震撼著,仿佛看到了一絲誕靈的啟發……
  
  但這時候,它看到一艘艘靜靜航行的艦群中,騰空飛出一個持劍的人影,帶著幾個源門生命,出現在星空之中,遙遙地望著仍在高速飛退中的它。
  
  它知道那是楚云升,那柄劍給它太深的印象,它也知道只要自己不去找死,楚云升就不會再追來,因為已經沒有必要,它們已經幾乎全滅,而左旋還有更強大的敵人。
  
  高大源門不是笨蛋,從橢圓體飛船出現的那一刻起,它就意識到事情已經不是搶奪物資那么簡單,它被卷入了一場不屬于它的征戰之中。
  
  遠遠地,它看到一個飄來的首艦彈射逃生艙,它們的指揮官還活著,顯然是在瞬間聽了它的警告,果斷地放棄了艦隊,利用與控制艙一體的逃生艙緊急彈射了出來。
  
  周圍零星幾個幸運躲過五光十色籠罩掃過的重傷飛船,驚懼而不知所措,在高大源門與指揮官的收攏下,極為慘淡地向黑暗中退去,等待它們的將是缺少物資的黑暗,無邊的黑暗。
  
  ……
  
  楚云升懸浮在星空之中,手持紫氣之劍,腳下一艘艘“無人”的戰艦飛掠而過,遠遠地望著漸漸消失在黑暗中的零星飛船,沉默不發一言。
  
  他身邊的金甲源門生命體已經完全地黯淡下去,金芒閃閃的戰衣也變得殘破不堪,其他幾個源門生命同樣傷痕累累,其中一個甚至連懸浮在空中都懸不穩了。
  
  片刻之后,楚云升終于開口道:“你們去暗艦吧。”
  
  金甲源門一樣被剛才的瞬間沉默所震動,此刻忍不住道:“大人,難道?”
  
  楚云升淡淡道:“是的,還沒有結束,它應該就要到了吧,有人拖了它很久了,它再不來恐怕我們就能逃走了。”
  
  金甲源門沉默片刻道:“是,是靈主么?”
  
  楚云升沒有說話,過了一會,才點了點頭,然后在星空中靜坐下來,紫氣之劍浮于身旁,閉上眼睛,融入黑暗一般,一動不動。
  
  金甲源門便不再說什么,帶著其他源門向后離去,剛飄飛起來,金甲源門忽然停了下來,轉過身向楚云升道:“我的靈主曾來過地球,冷星艦隊中卡旦人的契約,就是我的靈主所留下,似乎是要找一樣東西,是什么東西我不知道,但海族應該弄到了那個東西的一部分,你可以找它們的那個樞機來問問。”
  
  楚云升點點頭,金甲源門看了看他,欲言又止地離開了。
  
  在它們離開后,他的身邊波動起一道漣漪。
  
  楚云升隨即道:“你怎么樣?還能戰嗎?”
  
  漣漪的那頭,小蟲子道:“我沒事,典主,我感覺到它就要來了。”
  
  楚云升沉默了一小會,但仍沒有睜開眼睛:“你監視著周圍動靜,我去另外一個地方看看。”
  
  靈襲隨時將出現,時間緊迫,楚云升快速地經過分叉線,來到氣泡的世界,聚精會神地盯著周圍的一舉一動。
  
  在他的后方,戥重新控制了艦隊,正在派出一支支戰隊,收攏那些“無人”的飛船,以最快的速度聚集物資。
  
  孵墳蟲以星空之墳的力量,瞬間寂滅整個敵軍艦隊的生命,這種火蟲特有的殺伐能力,楚云升自己就曾在金陵城外炸墳的時候,遇到過類似的攻擊,如果不是古書展開,他那時候已經死了。
  
  而星空之墳結構層次遠遠高出地面上時的巨墳,縱使是八元天源門,猝不及防下,也不擋住。
  
  這一戰,不但幾乎全滅敵軍,也徹底震撼住了左旋聯軍,包括戥在內,它雖然通過與小蟲子聯系,知道并親自參與策劃了所有的計劃,但卻沒有想到在最后一刻的反擊,是那樣的凌厲與兇狠。
  
  對方二聚源門生命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滅殺,敵軍成千上萬的艦隊,無數的生命從生到死,從大勝到全滅,只用了短短的一瞬間,甚至都沒有反應的機會都沒有,在五光十色中走向死亡。
  
  除此之外,他發覺楚云升帶來的那個生物,幾乎就是為戰爭而生,讓他十分的感興趣。
  
  他第一次發現,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比他們對戰爭追求更深、更遠、更精致的“種族”。
  
  雖然他也知道接下來的一戰,可能就要輪到左旋這邊瞬間全滅了,但他仍然忍不住地去想象,如果他和楚云升帶來的那個生物配合起來,將來是否可以橫掃星空?建立后世永遠傳頌的輝煌戰績呢?
  
  可惜,當他試圖與小蟲子探討宇宙戰爭學的問題的時候在這支艦隊中,也這有小蟲子可以和他在這個水平上探討卻得到許多讓他郁悶不已的回應:
  
  “哎呀,你誰啊?”
  
  “哦,是你啊,你要和我說其他方的話,通過典主大人的準許了嗎?”
  
  “好吧,你到底有什么問題呢?”
  
  “這個蟲典上就有啊,我一出生就知道了。”
  
  “當然不能借給你看,你又不是蟲子。”
  
  “哎呀,你連蟲典都不知道,還敢做指揮官?我要趕緊跟典主大人匯報!別誤了我們的大事!”
  
  “是應該這樣計算啊,我小時候就知道了,你真可憐。”
  
  “咦,你也蠻聰明的嘛?那么笨要有你這么聰明就好了。”
  
  “那么笨是誰?不能告訴你啊。”
  
  ……
  
  戥一邊快遞回想著他與楚云升帶來的那個生物所有對話,一邊井然有序地傳遞著收攏物資的各種安排命令,另外一邊還在關注著所有深空探測器。
  
  這時候,楚云升突然睜開眼睛,星艦中的探測器上,也出現了一個奇怪的飛船。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