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212 兩個物理世界

^
  
  橢圓體飛船加上原先的高大源門,敵人至少有三個以上的八元天源門尊者,接戰中,稍有不慎,頃刻間整個艦隊就有被覆滅的危險。
  
  楚云升率先出戰,以第四劍式打回來襲的所有源門之法。
  
  金甲源門帶著所有還能夠動彈的源門尊者,作為第二梯隊,操控銀色戰槍,接替楚云升做出反擊。
  
  剩下的便是一艘艘太空戰艦,它們都是從第一戰場一直存活到現在的真正強者,靠運氣躲過一次兩次打擊的戰艦和種族,哪怕是個別源門,也早已經被一次次殘酷的戰爭淘汰,能夠活下來的都是精銳中的精銳,強者中的強者。
  
  它們不僅僅是科技上的強大,還需許多冷星艦隊的人只看到科技卻看不到的其他更重要的地方在戰爭、秩序、行動、文化、判定等等各個方面,綜合的實力,深厚的底蘊,都是恒星系中的佼佼之子,甩開包括地球人在內的冷星艦隊不知道多少萬萬光年!
  
  這支最后的艦隊中,瑟己人都已顯得落后,即便有著十二個腦區,也完全跟不上精銳種族的思維與判定,靈之遺族的伏希艦隊更是連追趕它們的資格都沒有,地球人……
  
  在這場它一生中遇到的最大,時間持續最長的星空大戰中,伏希隱隱地感覺到,當初崛起于血染大地刻骨仇恨中的祖靈,那位才華橫溢的靈祖先,歷經千辛萬苦,浴血奮戰,在“同胞”的高科技不斷打擊下,親人、戰友……幾乎死絕,幾近絕望。
  
  卻為什么在最終獲勝后,不但力排眾議,不顧其他蒙昧的祖先強烈反對,沒有殺絕那些“同胞”,并竭盡它失蹤前的一生時間試圖融合兩個仇恨到骨頭里的“同族”,全力支持戰敗的“同胞”帶著它們的祖先,一起走向擺脫愚昧時代的星空之路。
  
  一個種族的強大生命力,靠的不是一個樞機,一個源門,甚至不是一個靈!
  
  它一直都覺得這位祖靈很偉大,但從來沒有現在那般醒悟并刻骨地認識到,它們的祖靈對整個種族的真正偉大之處原來,從來都不是它為種族獲得那一次次輝煌的勝利。
  
  如果沒有它當初的堅持,它們現在和冷星艦隊那些可笑的“貴族”,有什么區別?
  
  地面上蠕動的動物而已。
  
  可惜即便這樣,它們曾經擁有過一個靈祖先,也遠遠地被星空中其他種族甩開不知道多少距離!
  
  沒有人會停下來等它們,每一個種族都在宇宙中拼命地“奔跑”著,跑得慢的,懈怠的,就要被其他種族淘汰,被宇宙淘汰,永遠地退出這個精彩而又充滿未知的世界。
  
  伏希漂浮在自己的戰位上,望著船舷外在黑暗中一閃而逝的銀色光芒,它知道,那是左旋源門們使用銀色戰槍的反擊之芒,戰爭已經開始了。
  
  接著,一波波的發射光芒在它所能看到的星空中,無聲地閃耀著。
  
  一艘艘冰冷的戰艦飛梭而過,消失在遠方,不知道去干什么。
  
  這里早已經不是三艦隊所帶領的分聯軍,上層的戰況,它無權也無法知道,只能通過自己戰位上的視野看到戰爭的一角。
  
  而這場戰場即便是從第一戰場開始算起,也持續地太久太久了,艦外過去的時間,足以讓一個原始智慧生命進化到啟蒙時代,讓皇帝的皇帝的皇帝……忘記監天的本意。
  
  又是一道洪流在它們的戰艦后方掠過,伏希能夠看明白剛才是一次引力場勢阱,接著似乎在側上方產生了分子云體,但后面,它就越來越看不明白了。
  
  它所在飛船跟在一支精銳戰艦小型編隊的后面,向下方運動,命令上說是要接替友軍戰位,而當它們頭頂上烏云般地無聲飛過一支龐大編隊后,它似乎感覺整個空間的力場都被拉了起來,那種感覺如同地面上的生物處于失重之中,漂浮向無法預測的未來。
  
  這種感覺很快消失,它所在戰艦飛速地切入到友軍的戰位上,從這個角度,伏希驚鴻一瞥地看到前方戰場上,一個源門尊者隕落在星空之中,數艘戰艦在猛烈的爆炸之中。
  
  接著,它的視線被阻擋,扭轉到另外一邊。
  
  余光中,它看到又一道銀芒一閃而逝,它不知道這是第一幾道了,但直到剩下的源門生命還在堅守,還在戰斗。
  
  這時候,它跟前的顯示幕上出現信號:“312位,實施反轉!”
  
  伏希很熟練地根據信號傳來的數據,判斷自己戰位的情況,飛快地操作著,一口氣完成。
  
  幾乎在它完成的同時,它所在的戰艦仿佛被一陣浩大之風吹起,飄蕩向遠處的深空。
  
  反轉,反轉,反轉……星空顛倒過來再顛倒,整個戰艦像是隕石般地無規則地翻滾著。
  
  “重新計算角動量”
  
  “二級啟動推進器”
  
  “準備強改慣量。”
  
  ……
  
  戰艦中,一道道命令傳遞著,伏希暫時沒有新的任務,配合中指揮艙,下達命令給它站位上的其他同族。
  
  得益于多年的星空進化,它很快就適應了混亂的翻轉運動,看到在它們原來的位置上,那陣“浩大之風”吹過的地方,漂飛激射著數不清的友軍飛船碎片。
  
  顯然,它們有人被擊中了,船毀人亡。
  
  它所在的戰艦幸運地躲了過去,但它不知道戰爭已經過去了多久,因為這種算法很復雜,每一艘戰艦的運動速度與方向不同,導致時間的不同一,而且在加速度變化中,不同一的時間也在各自變化,十分的復雜。
  
  因此,伏希內心中很佩服左旋總聯軍的指揮官,能夠將命令及時地送到不同時間卻仍在變化的每一艘戰艦中,讓一艘艘戰艦在時間軸上聯系起來,不出差錯……那樣的能力,在現在源門級的快速度戰場上,顯得十分的強悍。
  
  要知道,第一戰場和第二戰場上,真正交戰的時候,基本都是低速環境,沒有時間膨脹,否則雙方的指揮瞬間就會崩潰。
  
  現在才是真正的星空戰爭!
  
  高速的戰爭!
  
  如果非要做出比喻的話,就像地球人的歷史中,那些騎兵從原來的運動到戰場下馬作戰,到真正的騎兵重軍團沖鋒的層次。
  
  當然這個比喻很不恰當,因為實際之間的差別,遠遠不是馬上馬下戰斗的差別可以相比的,那是完全是兩個物理世界!
  
  這時候,伏希第一次在開戰之后看到楚云升的身影。
  
  他顯得有些狼狽,似乎有一道源門之法擊穿了他的身體,正在朝著主艦方向“飛逃”。
  
  這讓伏希緊張了一下,但也只一下,隨即便看了一眼通信道,沒有異常的變化。
  
  比起楚云升,它嘴上雖然不會說,但心底更信任那個強大的指揮官,其實這都是快要公開的“秘密”了,只是沒人說出來而已。
  
  不過,從私人的角度上,它還是很擔心楚云升的安危,連續朝著那個方向看了幾次,直到楚云升的身影消失在一艘戰艦之后,它才收回目光。
  
  以它現在的戰位和地位,不可能有權限去詢問楚云升的情況,主艦那邊也不會告訴它,它只能從通信道上的變化,判斷此刻楚云升的生死。
  
  翻滾中,它又看到了一道銀芒,但和之前比起來,暗弱了許多。
  
  接著,它看到一艘終于沖到左旋跟前的敵人戰艦,尖尖的模樣,中間被擊穿了一個大洞,似乎有些茫然,大概是沖過頭了,有些不知所措,隨即它的命運便被決定,被前方一只大編制左旋艦隊制造出來的重力場撕碎。
  
  但馬上更多的敵艦出現在視野中,因為它一直看不到最前方的戰場情況,不知道那邊到底有多慘烈,而此時,它幾乎看到敵艦幾乎艦艦帶傷,有的被重創到幾乎是靠著慣性沖到了這里。
  
  由此,就可以判斷出左旋一邊的代價,必定同樣慘重!
  
  ……
  
  翻滾終于穩定了下來,伏希所在的戰艦成了在那次襲擊中,唯一活下來的三艘飛船之一,其他都粉碎在星空之中,只可惜,這不是它們種族的戰艦,此時的驕傲與自豪屬于這艘戰艦的精銳種族。
  
  當戰艦穩定下來后,它的信道中也漸漸地急迫起來,一道道求救信號混亂闖入它的頻道,前方的左旋艦隊正在以全線崩潰的場面大敗。
  
  僅僅過了一小會,信道不但沒有回復平靜,反而越來越亂,甚至它都收到了一道敵人的信號!
  
  伏希心中咯噔一下,無限地沉了下去,難道楚云升真的戰死了?
  
  沒人告訴它,但局勢的確急轉直下,信道已經徹底癱瘓,接收不到任何新的命令,控制戰艦的精銳種族開始掉轉船頭,向著后方拼命逃亡。
  
  在它們的身后,如云般的左旋大敗戰艦,潰不成軍!
  
  戰敗,戰敗,戰敗!
  
  主艦被擊中,楚云升生死不明!
  
  逃亡大軍中,伏希心沉到了最低點。
  
  一艘艘帶著慘烈戰傷痕跡的敵艦,如繁星般出現在旋艦隊的后方,那只橢圓體飛船,傲視群雄地般凌于眾戰艦之前,攜裹大勝之威,貫空殺來。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