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7)     

黑暗血時代1209 我就在這里等你們

^
  
  “那么笨,你闖禍了!”
  
  旗艦中的線體樞機一邊小心地操控著飛船,一邊有些“幸災樂禍”地嚇唬那個邪惡的東西。
  
  它已經忍了很久了,終于可以小小“報復”一下了!
  
  最近那個邪惡的東西有了一個新綽號,因為小蟲子經常懷疑它的智商,經常批評它那么笨,線體樞機便以此來反擊“小線體”的稱呼。
  
  維度的那頭傳來有些委屈地聲音:“要,要不,我,我們偷偷溜走吧?不招惹它們還不行嗎?我,我什么都沒干,它們總不能不講道理吧?”
  
  線體樞機毫不留情地打擊它道:“現在已經遲了,它們已經發現你了,艦隊正在收縮,準備進攻了!”
  
  星空中可以看到,左旋殘存艦隊正在急速的減速之中,因為已經被發現,所以各種主動探測器全部打開,縱橫掃描暗域星空,來回巡天!
  
  聽了線體樞機的話,維度那頭頓時緊張地說道:“它、它們真的還要打我嗎?怎么這么不講道理呢?上次我、我都不復制了,它們還打我……我真笨,竟然忘記了它們的確是不講道理的生命,可是,它們這么做完全沒有意義啊!”
  
  線體樞機無語半天,憋了半天道:“它們說不定覺得這么做很有意義……”
  
  維度那頭顯然已經很不安了,急忙道:“能有什么意義?小線體,我們快逃吧,那個惡棍肯定也在,它一定最喜歡做這種沒有意義的事情!”
  
  線體樞機終于說了實話道:“要走你走吧,你得罪過它們,我可沒有。”
  
  維度那頭明顯地愣住了,足足過了片刻,才驚慌失措地道:“小,小線體,你,你是要拋棄我嗎?我,我們不是朋友嗎?我,我長這么大,一個朋友都沒有,只有你和蟲大哥……”
  
  線體樞機聽到它緊張的語氣,覺著自己似乎有點反擊過分了,正準備安慰它一下,小蟲子就搶了它的先:“那么笨,你讓典主大人誤會了,你先待在這里,我不叫你你不要出來,我先去見典主大人,千萬不要再亂動啊。”
  
  線體樞機知道小蟲子一向很細心,一直在確定飛來的艦隊身份,它懷疑那么笨能夠留下來,是因為路上中間那段談話它跟不上速度的那一段,小蟲子可能都是在確定那么笨的來歷。
  
  既然小蟲子決定了,它還是閉上嘴巴了,在這個組合里,它一向是沒什么發言權的。
  
  不過,它還是安慰了維度那頭一句:“我和小蟲子會來接你的。”
  
  維度那頭情緒低落,十分慌慌地道:“蟲大哥,小線體,你們一定要回來啊,不要丟下我一個、一個、蟲、蟲子,我、我就在這里等你們。”
  
  小蟲子和線體樞機都沒有再打擊它不是蟲子的事實,它自己已經說得很不自信了,雖然它很努力想要成為一個“蟲子”。
  
  線體樞機操控著飛船,帶著弱小的艦隊飛向左旋殘艦。
  
  孵墳蟲就隱藏在艦隊之中,星環收縮,不進入內部,很難發現。
  
  隨著它們漸漸遠去,推進器的光芒在冰冷的宇宙中越來越遠,越遠越小,周圍的世界頓時冷清下來,空無一物,除了黑暗和空寂。
  
  維度的那頭忽然感到很害怕,害怕它們一去就再也不回來了,空闊的星空中,只剩下它孤零零地在這里等著……
  
  ……
  
  楚云升尚未到達主艦的位置,就收到一道來自前方的最新消息“敵人”主動發來了信號,自稱是一個線體生命,和前儲大人一同去過一顆生命星球,是自己“人”。
  
  信號中沒有提到星空之墳,也沒有提到孵墳蟲,但只有楚云升知道,如果真是那個線體生命的話,孵墳蟲肯定就在附近,當時它們是一起的。
  
  但也有兩種可能,一是線體樞機與孵墳蟲都被殺了,敵人獲得了一些信息,在冒充它們,二是飛來的艦隊的確是線體樞機生命,孵墳蟲不確定他是否在前面的艦隊中,還沒有暴露。
  
  “給它發信號,讓它脫離它的艦隊,乘坐逃生船過來。”楚云升想了想又道:“我去見它,我們馬上就到,能拖著多久都拖著多久。”
  
  星空之中,隔著長長的黑暗,信息欺騙猶在眼前,即便是自稱孵墳蟲發來的信號,經歷了這么多星空之戰的楚云升,也不敢立即就相信。
  
  否則,一個不慎,必將葬送整個艦隊。
  
  楚云升也沒有自己一個人就立即做出決定,迅速找來金甲源門與拔異等人,和戥一起在指揮艙商議,事關整個艦隊的生死,他對星空了解太少,必須多聽別人的看法。
  
  聽完楚云升說完情況后,拔異首先道:“如果是那個線體樞機,那多一維怪物是怎么回事?”
  
  金甲源門反問道:“會不會是前面的艦隊弄錯了?”
  
  楚云升搖搖頭:“應該不會,它的攻擊方式很特別,經歷過的冷星艦隊人終身都難忘。”
  
  戥接著說道:“假設都為真,那么它們會不會在一起?”
  
  楚云升更是搖頭:“不可能,多一維生命極度兇殘,孵墳蟲或許能活下來,但線體生命必死無疑。”
  
  拔異道:“要不然就是都剛剛趕到,碰巧都趕到一起了!不過,這個概率太小,我覺得戥指揮官說的情況有可能,否則,就是為假,對方冒充了線體生命,它有復制能力,不難做到。”
  
  楚云升沉默了片刻,點點頭向戥道:“你先按照這兩種可能做準備,我去見那個線體生命,它的外形模樣與命源我都熟悉,一見便知,。
  
  另外,拔異,你讓睥邁將命源罰牌盡快送來給我,一旦發現線體生命有異樣,你們立即打開符文之陣,配合我抽取它的命源,我們只有一次的機會,必須竭盡全力。”
  
  拔異應聲就去呼叫睥邁,命源罰牌現在在它手中保管,他和刺惡都仍需要大量的命源來沖破第二神境。
  
  而不論是冷星人,還是數量更少的嗷卡人,都難以支撐他們現在不斷被催逼提升的境界,所以必須靠命源罰牌,掠奪其他種族與生物的命源。
  
  戥也立即去做相應的安排,楚云升與金甲源門登上一艘戥剛剛維修出來不久,準備用于送楚云升等源門趕往主艦的高速小飛船。
  
  暗艦與主艦也越來越近,雙方之間的距離快速地接近中。
  
  高速小船從暗艦出發,不間斷的信號聯系下,在自稱線體生命的飛船航行至主艦隊前方之前,趕到了主艦。
  
  然后,短暫地見了幾個被入侵的生命種族后,再次確定是多一維生物留下的痕跡,接著沒有停留,繼續飛向前方,來到自稱線體生命的小飛船前遠遠的地方停下。
  
  楚云升首先出來,他身邊只有金甲一個源門,其他源門都按照戥的安排,分布在后方各個要害上,隨時準備攻擊。
  
  見到楚云升,已經改乘小飛船的線體樞機也松了一口氣,終于能確定楚云升的確在這支艦隊中了。
  
  剩下就沒它什么一個樞機生命什么事了,小蟲子會出來接替它。
  
  這時候,它放心地從飛船中飄飛了出來,細長的身體如同亂麻一般飛繞在星空之中。
  
  但它出來的一瞬間意識到不好它此時正頭頂著一個大大的圓盤!
  
  ***
  
  還是熬夜碼了一章,明天爭取開始兩更。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