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207 宇宙鏡子

^
  
  坐標11.3987232!
  
  戰爭仍在繼續,左旋幸存下來的飛船向原路撤退后,暗艦便成為了唯一擋在敵人艦隊之前的左旋戰艦。
  
  對邊膨脹而來的源空之地,很快先于一艘艘飛船掠過暗艦所在的位置,將它束縛包圍進去。
  
  戥高速地運轉著暗艦,一道道命令首先下達給源門生命,讓它們將源門之法按照他的指揮,組合在暗艦的周圍,小范圍地包裹著暗艦。
  
  源空之地實際上是一種“軛”,展現在多維世界中,具有物質空間性,戥雖然解不開至少三個以上八元天源門之法所疊加的物質空間復雜算法,但卻可以利用己方的源門力量,作為“工具”,與之抗衡,形成在不斷快速變化中的無數平衡態。
  
  暗艦仍在飛行,速度絲毫不慢,朝著敵軍艦群沖去。
  
  楚云升懸浮在指揮艙中,他不知道戥到底想要干什么,如果要逼近對方橢圓體飛船,利用他的近戰優勢,那么現在的情況下,并不是非常好的決定,很容易陷入敵人重重的包圍之中。
  
  戥暫時沒有說話,他也就沒有詢問,避免其分心,造成指揮失誤。
  
  大約在遇到第一艘相向而來的敵軍戰艦后,暗艦開始起了變化,但這種變化,只有在艦外才能發現,身在艦內的人,無法知曉。
  
  與那艘敵軍戰艦相距不遠地交錯而過后,暗艦似乎一下子在對方的探測器中失去了蹤跡,就像突然消失在星空之中一樣,“無影無蹤”。
  
  在星空里,尤其是暗域中,超長的空間距離上,所有目標的發現,都需要用探測器作為眼睛,而源門生命則多出一個源空之地,本質上都一樣,都是通過目標的動靜,而進行的“觀察”。
  
  暗艦的“失蹤”,讓敵軍頓時有些驚疑,監測器上看不到暗艦的影子,源門尊者也感覺不到它的存在。
  
  而這個時候,暗艦中的幾個源門尊者,被戥頻繁調用到眼花繚亂的地步,上百的樞機之力也在不斷地補充進入它的偽裝體系。
  
  戥借用剛才那艘交錯而過的敵軍飛船,所產生的輕微擾動作為掩護,在極短的時間內模擬出了一個自然態從外界看來,它就像星空暗域的背景,即便一個人類到了它的跟前,瞪大了眼睛,也絲毫沒有辦法能夠看到它就在對面。
  
  接著,暗艦中幾乎一船的人,包括那些源門尊者在內,都莫名其妙地看到那艘與它們交錯而過的敵軍飛船,在星空中,被敵人當做它們,被狂轟濫炸,源門擊殺!
  
  接著,它們遇到了第二艘,第三艘……
  
  一艘艘敵軍戰艦被自己人飛速地屠殺著,每一次的交錯,便立即引來迅速的猛烈攻擊。
  
  這種詭異的場面,楚云升也從來沒有見到過,戥忙著操控暗艦,似乎也沒有時間作出任何的解釋,通過那道他留下暗門的符文,楚云升感覺到他精神高度的集中,整個有著生命般的暗艦都處于一種極度緊張的狀態之中,并且高速度地消耗著。
  
  隨著暗艦的深入敵陣,大量的敵軍戰艦被它們自己人擊毀,敵人也漸漸地發現了異常,打擊的速度頓時慢了下來,信號來回穿梭暗域,不斷地確認確認再確認,以防止再次誤殺。
  
  戥立即又變化了戰術,隱匿于自然態中的暗艦,利用一次敵軍的混亂,在星空中,模擬出敵人的一艘戰艦模樣,穿出混亂區,馬上成為敵人的一“份子”。
  
  暗艦內沒有太大的變化,只有控制艙做出了調整,隨即暗艦便收到大量敵軍發來的聯系信號,戥迅速破解后,冒充著敵人,出其不意地攻擊毫無防備的“友軍”,然后再利用爆炸的擾動,迅速進入自然態,消失在敵人的眼皮底下,潛伏到再前方,繼續制造混亂!
  
  有一艘,便有第二艘,十幾艘戰艦被擊毀后,敵軍航行的速度大大下降,不再加速追擊逃走的左旋殘艦,而是時刻警惕著靠近自己的“友軍”。
  
  任何一個靠近自己的友軍戰艦,都會被它們反復詢問,甚至有些精神緊張的戰艦,直接開火。
  
  它們本就是從之前的大戰中僥幸幸存下來,每一個種族,都十分的緊張,晚半拍開火,走錯一步,就是艦毀種絕的下場。
  
  而僅僅靠通訊聯系,已經無法確定對方的真實身份,那十幾艘戰艦,都是戥騙到死都還以為是自己的“友軍”。
  
  暗艦偷襲擊毀的只是它們十幾艘普通戰艦,但卻像是朝著表面平靜,底下卻敏感緊張的湖中,投入了一個石頭,放大了它們此刻的井蛇心理。
  
  敵軍的整體性,在瞬間被“肢解”,成為一個個驚弓之鳥,而源門尊者們正加緊地搜尋暗艦的真實位置,試圖將它找出來,結束隱隱要失控的混亂。
  
  這時候,戥控制著暗艦,開始第三種擬化,趁著每一次橢圓體飛船的“視線”被混亂區阻隔的微小時間間隔,模擬出它的模樣,然后向周圍的戰艦發出命令,讓它們立即進攻被周圍被確定的“目標”而那些“目標們”,同樣得到同樣的命令。
  
  在期望早點結束這種恐怖氣氛,以及對橢圓體飛船的畏懼等多種心態下,大部分戰艦都按照“命令”發動了襲擊,只有少部分的飛船,遲疑了一會,但它們馬上就成為命令中的“新目標”。
  
  接著,便不再有戰艦敢遲疑,紛紛全力開火,殺不到被確定的疑似目標,那是要被“目標”殺死自己的!
  
  本就疑神疑鬼的敵軍艦隊群,終于陷入了無法控制的混亂之中,而暗艦四處混淆視聽,到處發出假命令,戰火燃燒在敵軍的艦隊內部,越來越激烈。
  
  直到幾個八元天的源門尊者使用源門之法,強行將各個戰艦的束縛住,大混亂才漸漸平息,它們也已經知道,自己執行的恐怕都是假的命令。
  
  但即便是源門尊者、原先的首艦以及橢圓體飛船,不斷地發來其他新的命令,一艘艘飛船也不敢再亂動,為了不被源門擊殺,只好將時間拖延在一遍遍地反復詢問。
  
  此刻,沒人知道那些命令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是來自自己一方,還是來自敵人一方?
  
  繼敵軍艦隊整體性崩壞后,命令指揮系統,終于也被癱瘓。
  
  沒有戰艦再去追左旋殘艦,它們散亂地分布在遼闊的星空中,似乎有些茫然,不知道接下來該進,還是該退?
  
  被左旋僅僅一只艘戰艦,逼到如此的地步,是絕大部分人從未遇到過的事情。
  
  更加憋屈的是,到現在為止,三次混亂,一次比一次規模更大,已經造成了它們自相殘殺近一半的“友軍”,艦隊實力損耗一半以上,而敵人的影子都沒有看到,仍然不知道它在哪里。
  
  “前儲大人,這是我現在能做到的極限了。”
  
  暗艦中戥終于開口說話道:“暗艦制造得太粗糙,許多地方都完全不合格,勉強能撐到現在,已經達到使用上的極限,再擬態下去,就會徹底地崩潰分解。”
  
  楚云升點點道:“你做得已經很好了,現在可以撤退了。”
  
  戥的戰斗風格,和楚云升其實是格格不入的,他似乎不喜歡拼命,就是在面臨強敵如云的情況下,也堅持用最小的代價,獲得最大的戰果目的。
  
  逃亡原路的左旋幸存艦隊已經飛遠,速度加速到了最快,而敵軍艦隊完全停了下來,只有橢圓體飛船還在四處尋找暗艦,不斷地運動著。
  
  這時候撤退,它們再加速,想要追上左旋艦隊,就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了。
  
  戥疲倦地問道:“前儲大人,真的有援軍嗎?如果沒有,我們最終還是逃脫不掉的,必死無疑。”
  
  楚云升也不知道孵墳蟲到底什么時候能夠趕到,但為了給他信心,便篤定地說道:“肯定有,放心。”
  
  戥遲疑了一下,也不知道是信了,還是沒信,最后勉強說道:“在我們撤退之前,以對耦糾纏的技術,以及……再給它們制造一點混亂吧,前儲大人,需要你配合一下。”
  
  星空散布的一艘艘戰艦中,橢圓體飛船正在逐一排查所有可疑的飛船,與位置,源空之地不斷地變幻著,試圖將楚云升所在的暗艦逼出來。
  
  當它飛掠過一艘很正常的飛船時,突然一只包含著所有暗艦波動特征的目標源,出現在它的上方,并加速向它逼近!
  
  緊接著,便出現楚云升特有的析蕩劍式,橫掃戰場。
  
  高大源門第一個反應過來,迅速后撤,而橢圓體飛船似乎也知道楚云升近戰優勢,也跟著飛快下沉,躲避突襲到咫尺的“暗艦”。
  
  四面的其他飛船更是驚恐地急退,不顧一切地逃開。
  
  但氣勢洶洶,殺氣騰騰的突襲“景象”,在析蕩劍式消失后,也迅速的消失,就像從來沒有存在過,只是如鏡子反射一般,將“宇宙鏡子”里面的場景移到了這里來。
  
  可片刻之間,沒人敢肯定那艘左旋戰艦真的不再這里,頃刻,各種掃描偵測,各種武器乃至源門打擊,在這片區域肆虐。
  
  而在另外一個方向,同樣在坐著突襲運動的暗艦,沒有一絲浪費地利用突襲的動作,加速起來,朝著遠離戰場的方向,飛向航行在原路上左旋殘艦大部隊。
  
  暗艦也因此而暴露,它已經沒有能力再擬化,真正地成了一個破爛甚至要散架的飛船。
  
  身后的敵人也終于再一次看到了它的模樣,從它第一次出現,到現在最后一次出現,中間幾乎沒人任何人再見過它,卻被它不停地制造出來的混亂,自相殘殺地“自毀”了近一半的艦隊,逼停在星空之中,神疑鬼,指揮系統癱瘓……
  
  擁有壓倒式的力量,卻丟了大臉,因而惱羞成怒的橢圓體飛船以及幾個強大的源門尊者,立即強令所有剩下的敵軍戰艦加速,全力追趕左旋敗艦,以及楚云升所在的暗艦。
  
  星空暗域中,一艘艘戰艦噴射著刺眼的光芒,形成一道洪流,加速起來,奔向黑暗之中。
  
  ……
  
  暗艦里,戥由于消耗巨大,顯得有點萎靡不振,和他現在的暗艦模樣一般。
  
  幾個源門尊者都在抓緊時間休息,努力恢復出一點點戰力。
  
  楚云升仍舊在指揮艙,看著探測器上的信號。
  
  橢圓體飛船的速度非常快,遲早要追上他們,暗艦也已經廢了,但它卻為大家爭取了最為寶貴的時間!
  
  如果沒有它,現在恐怕已經全軍覆滅了。
  
  時間就是生命,在星空中體現的更加明顯。
  
  楚云升不知道孵墳蟲到底什么時候能夠趕到,他一向不會將全部的指望都寄托在不能確定的事情上,除了篤定地“騙”戥以及其他人,援兵就在路上,肯定會到……他自己卻是騙不了自己的。
  
  他一邊抓緊時間恢復六元體境界的秩序,一邊再次冒險進入零維,動用黑氣沖擊靈封!
  
  只要靈封被沖開,他就能使用黑氣作為新的強大攻擊武器。
  
  時間一點一滴地飛逝,敵人的追兵越來越近,橢圓體飛船更是緊追不舍在不斷接近的后方,左旋殘艦的先鋒,在探測器上,模糊地捕捉到一道詭異的信號。
  
  原星際鏈路的另外一端,線體樞機正在聚精會神地操控著幾乎要崩潰的飛船,就聽到那邪惡的東西,難得嚴肅地說道:“蟲大哥,不好了,我,我發現它們是敵人!”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