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7)     

黑暗血時代1200 你們有地球人

^
  
  信號中有原來分艦隊的暗語,不應該有假。
  
  如果是聲稱神國對其有恩的那支艦隊發來,楚云升肯定要疑心會不會是一個圈套,前去救援,就有可能鉆入敵人的口袋。
  
  但瑟己和伏希的艦隊,還是具有一定的可靠程度。
  
  “先到附近觀察。”楚云升下令道:“注意搜索做內應的源門信號。”
  
  救與不救的命令,由他決定;怎么救,如何救,則是戥與主艦商議決定。
  
  飛船隨即停止加速,靜默航行,朝著求救的坐標之地飛去。
  
  八元天源門之戰繳獲的物資統計接近尾聲,總數量大約大二十多個單位,雖然超出原先預期,但距離總數三百,差距仍然巨大。
  
  青蒙源門說的沒有錯,他們最終必將與那支強大的艦隊對決,獲勝者才能獲得足夠的資源逃離暗域,沒有選擇。
  
  另外還有一些“俘虜”各種各樣的奇怪生命,被帶了回來。
  
  絕大部分智慧生命已戰死,它們是敵人,左旋艦隊也養不起更多的生命,少量具有價值的,被各艦瓜分。
  
  比如一種有點類似于地球上水母一樣的透明智慧生命,據說對星際生物的平衡位置感有研究的價值。
  
  其他非智慧生物,都集中到了楚云升這里,沒人敢和他搶,雖然里面有許多極為珍稀快絕跡的物種,但誰也不敢私藏,戥已經控制了所有戰艦的系統,私藏一定會被發現。
  
  此為戰時,身在空乏的暗域,一切物資都要集中嚴格管理。
  
  到了暗域,還被帶著沒有拋棄的生物,肯定都是極為稀有的物種,具有著巨大的生物價值,任何一個都是,如果這個口子一開,基本就沒楚云升的份了,全部都要被拉入實驗室。
  
  而其中一個有很可能是直接誕生源于星空的生命體,對這方面特別有研究的一支先進艦隊,為了避免被楚云升“暴殄天物”,殺了“喂”石頭狀封印生物,申請不成后,它們拐彎抹角走了很多門路,卻四處碰壁。
  
  后來終于打聽到海國大殿主的一些事情,通過海國大殿主,緊趕慢趕,才將那支即將被滅絕的星空生命體給“搶救”了出來。
  
  楚云升有些奇怪,他聽刺惡說海國大殿主過來,說是修煉中命源有些不夠,想要從收繳上來的非智慧生命那些補充一些,問問他可不可以?
  
  為了修煉,他自然沒什么問題,讓海國大殿主自己去選,結果,還沒等他處理完手上的事情,準備找海國大殿主了解一下它沖擊源門的事情,刺惡就說它抱了個什么東西,已經慌慌張張地跑了。
  
  “莫名其妙。”
  
  楚云升轉念一想,或許是最近給海國大殿主壓力的確大了一些,天天逼它沖源門,以至于它都不怎么敢來見自己。
  
  順手幾道劍式殺出去,然后一道道早就準備好的封印符文跟著飛起,一一激發,將這個庫艙中的非智慧生物全部封印,作為石頭狀封印生物的“食物”。
  
  它損傷極重,一直都在“饑餓”的邊緣,暗域中或許還會再碰到那艘暗物飛船,而這里更是它們的天下,不得不防。
  
  真要將它“喂飽”了會是什么樣,楚云升也不知道,這東西是在新世界的極北之地封印,那里面的生物都很詭異。
  
  不過多一會,一庫艙的封印生物便消失一空,楚云升特地留意了一下另外一個封印火蟲,仍舊沒有動靜,似乎仍在緩慢地滋養當中。
  
  這只火蟲,也不知道最終能不能救活,它是除了小長羽外,最后一個有關禁地的線索,自從上次對抗感染后,楚云升就覺得它哪里不對勁,檢查了許多次也找不到原因,只能暫時先放到一邊,讓石頭狀封印生物平時盯著它的動靜。
  
  主艦控制艙此時傳來物資統計的準確數字,原有的物資,加上前面幾次獵殺,再算上這一戰的繳獲,一共達到七十一個單位。
  
  為了收集滿剩下的物資,前方就是陷阱,左旋艦隊也必須去,銀色戰艦不在,暗域的邊緣,它們就是最為強大的艦隊之一。
  
  處理完石頭狀封印生物,楚云升積極備戰,除了大量符文,就是盡快恢復六元天境界的秩序,他也不會弭婭的戰艦,就在主艦選定了一個艙室作為修煉艙,讓地底小人將圖圖調來,刺惡也要去修煉,不能老在這里替他守門。
  
  非常時期,每一個人實力提高一點點,整個艦隊的綜合實力就會增強更多。
  
  楚云升并不吝嗇他的功法,凡事愿意加強修煉的樞機,經過拔異等人考核后,均給于一定的修煉之法,也算是對之前說過的話兌現諾言。
  
  源門就不要說了,不過它們一時片刻也不可能突破第八元天,能先把累積下來的傷勢治愈好,就很不容易了。
  
  眼下,拔異隱隱成為諸多樞機的領袖,雖然它境界不高,遠不如海國大殿主,甚至連刺惡都比不上,但比起源門尊者,它似乎更加受到其他種族的樞機信賴。
  
  而金甲源門則成了左旋七個源門之首,它們內心里可能未必信服,不過也沒有誰出來反對,似乎從第三戰場后,就相互默認了。
  
  戥指揮著所有戰艦,所有軍隊,仍在暗艦之中,和弭婭等戰隊在一起。
  
  整個左旋殘存聯軍,隱約形成這么三大軍事集團。
  
  但并非相互獨立,而是交叉在一起,還不太清晰,許多地方仍然十分的混亂,各支艦隊之間的協調就占據了很大一部分的資源。
  
  作為三大軍事集團的總頭子,楚云升卻還得繼續修煉,要不然就趕不上人家的腳步……
  
  靜默中航行許久后,終于再一次收到被屠殺的左旋掉隊艦隊信號。
  
  它們正朝著總聯軍支援來的方向逃來,但不知道能夠逃脫,言辭極為緊迫。
  
  楚云升拿著最新的信號情報,有些意外道:“看不到敵人?”
  
  戥在弭婭的戰艦中傳來聲音:“是的,它們一直被悶在戰場上,被壓著打。”
  
  楚云升眉頭皺起:“內應的那個源門有消息發過來了嗎?”
  
  戥道:“沒有,我懷疑不是它所在的那支艦隊,而是另外一個未知的敵人。”
  
  楚云升心中頓時一沉,除了青蒙源門的艦隊,竟然還有一支可以將三個源門壓著打的未知艦隊,而且事前一點點情報都沒有。
  
  但不管是誰,十有八、九也是被絕對零度逼出星系的,攻擊瑟己人和伏希的艦隊,目的一定也是為了橫渡暗域的物資。
  
  楚云升想了想道:“我們有幾成的把握?”
  
  戥回答道:“只要能把它們找出來,問題不是太大。”
  
  楚云升道:“你想好怎么找了?”
  
  戥道:“也不能十分的確定,先試試看。”
  
  說著,它開始頻繁地調動各支艦隊,時而松散在星空之中,擴大探測接受微小信號的總體積,時而聚集在一起飛速突進,擾動各種力場,像是要將藏在那些力場海洋下面的掠食者顯露出來。
  
  而對方似乎也很高明,一邊與左旋艦隊在黑暗中較量,一邊繼續加快覆滅瑟己與伏希的艦隊。
  
  血腥染滿星路,一個支撐不住的源門尊者已經陣亡,其他兩個更是岌岌可危,這支掉隊的艦隊總陣亡率,已經高達十分九!
  
  而敵人仍然不知道在哪里!
  
  楚云升鎮靜地懸浮在主艦的上空,望著無窮黑暗的前方,戥已經大致判定,敵人就在那里。
  
  但此時,拼命逃亡的那支艦隊,幾乎也快要死光了。
  
  “橫切過去,擋在它們之間!”
  
  戥給了楚云升兩個選擇,一個是在沒有完全確定對方坐標的情況下,冒險切入對方攻擊線之間,將對方提前逼出來。
  
  另外一個,靜觀其變,繼續追蹤,等逃來的艦隊基本死光之后,估計就能確定其位置,再進行準確的進攻,把握性更加大一些。
  
  楚云升選擇了第一個,但沒有給出原因,戥也沒有問,立即執行。
  
  他的空間布局很精妙,命令傳出后,就像是為切入一直在準備一樣,總聯軍忽而分散的艦隊,突然在一個坐標范圍集合,逃命的艦隊被擋在了攻擊線之后。
  
  活下來的艦隊已經看不清楚外形風格,凄慘至極,無法判斷是哪一個種族,里面的生命也奄奄一息,連信號都無法再發出來。
  
  救援小船火速出動,前往它們的戰艦,其中就有銀色軍團和冷星人的戰隊。
  
  攻擊線的對面,星光泛泛,像是波紋一般攪動空間。
  
  左旋七個源門,現在只剩下六個能戰,此刻被分配在關鍵的位置上,上百的樞機最為第二梯隊集團,緊隨其后。
  
  接著,一艘戰艦從波紋中飛了出來,冷冷地“注視”著左旋聯軍艦隊。
  
  這艘戰艦呈扁平的三角形形狀,看起來很銳利,不像適合星空的戰艦形狀,倒像是一艘戰機。
  
  戥傳來信號:“它后面應該還有艦隊,光線和暗能的波動,被它們干擾隔開了,就是那道波紋。”
  
  這時候,那艘飛出波紋的戰艦,發來一道冰冷的信號:“你們,有地球人?”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