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199 怪物

^
  
  原冷星艦隊,居住區底層,713警察艙,小小的辦公區內,意意斯放下手中收拾的資料,望著墻壁上精致的燈,微微發呆。
  
  它曾以為自己人生的終點,將是從此平平淡淡,默默無聞地老死在這間沉悶的艙體底層中,對此,它很淡然。
  
  它經歷過人生巔峰的精彩,也體驗過浪尖上的驚濤一刻,除了還沒有正名以外,剩下的日子也許可以就此平靜地生活,娶個妻子,生個孩子,像每一個地底人家庭那樣,一代代地延續下去,到死的那一天,咽氣前回顧一生時,也有能想起來可以淡淡一笑的事情。
  
  最近有個地底人普通女孩看上了他,經常往著713警察艙跑,聽它說些以前的故事,說它的那些無人愿意聽的過去……兩人就像所有其他普通地底年輕小人一樣,平凡而憧憬地相處著。
  
  墻壁上的那盞燈就是女孩送給它的,傳統的地底人藝術造型,象征著黑暗中的光芒,是它們的祖先在地底深處對光明的渴望之寓意。
  
  意意斯很喜歡這盞燈,它以前也買過一個,可惜被它的父親砸了,并明確地告訴當時還小的它,它生來就應該是一個挖洞的工程師,而不是什么藝術家。
  
  它嘆息了一聲,將燈取了下來,放在準備的行李中。
  
  當它轉過身的時候,便發現燈的原主人,那個女孩,正站在艙門外,看著它。
  
  “來了?”
  
  意意斯試圖讓自己看起平靜一些。
  
  “嗯。”女孩道:“聽說你要走了?”
  
  意意斯點頭說道:“是的。”
  
  女孩道:“還會回來嗎?”
  
  意意斯沉默了一下道:“我……不知道。”
  
  ……
  
  沒有激烈的情緒迸發,沒有山盟海誓般的諾言,只有幾句簡單的問答。
  
  片刻后,沉默的相送中,意意斯提著行李在女孩的目光中,漸漸消失在通道的盡頭。
  
  十字路口拐彎的時候,它似乎感覺拐過的不是通道,而是另外一段人生:一段還沒有來得及開始,便迅速凋謝的人生。
  
  然而,它非走不可,不是它所能決定的烏怒人讓它帶著一艘飛船,去楚云升的艦隊。
  
  命運又一次將它推向了浪尖。
  
  即將起航的飛船已經停泊在空港,它看到一個巨大的棺槨在自動機械的引導下,正在被被裝入飛船,護航的銀色軍團士兵排著整齊的隊列,由一側船舷入艦。
  
  人們用羨慕地目光望著這些士兵和意意斯,它們可以離開這艘越來越沉悶的巨大飛船,前往楚云升所在的左旋聯軍艦隊。
  
  女孩也在相送的隊伍中,意意斯一眼就看到了她。
  
  但她沒有說話,意意斯也沒有,它真的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活著回來。
  
  又或者,它回來的那一天,女孩已經老了。
  
  在飛船的另外一側,一個年輕英武的軍官目送著他的士兵飛入船們。
  
  他的副官,一個中年的男人,看著他道:“你真的不走嗎?”
  
  他搖搖頭道:“不走。”
  
  副官不解道:“這可能是最后的機會了。”
  
  年輕的軍官微微一笑:“我知道。”
  
  副官道:“那為什么不走?”
  
  年輕的軍官伸出帶著銀色手套的手指,指著他身后沒有命令登船的士兵們,說道:“總要有人來帶領剩下的兄弟們。”
  
  副官搖頭道:“這不是理由。”
  
  他笑了笑,眼神清明道:“陳參謀,以楚先生現在的勢力,我去了,不過是多一個無足輕重的低等生命軍官,有沒有我,都是一個樣。”
  
  副官不服道:“但你留在這里又有什么用?”
  
  年輕軍官看著他片刻,才說道:“你還沒明白么?烏怒人不想楚先生死在別人手里……楚先生那里我去不去都是一樣,只有在這里,我的價值才最大。”
  
  副官沉默著,許久后才說道:“你有沒有想過,因為時空的關系,我們再見面的時候,你或許已經老了。”
  
  年輕的軍官淡淡一笑道:“沒有價值的人生,即便不老,又有何樂趣?陳參謀,我不是說你,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價值取向,有自己的選擇。我預祝你們一路順風,祝你早日見到何老團長。”
  
  副官終究嘆息一聲,不再勸說下去,抬起手行了一個軍禮道:“岐長官,來日在見,保重!”
  
  年輕的軍官也向他行了一個肅穆的軍禮,他的身后,傳令兵立即向著岸邊的一列列士兵沉聲道:
  
  “敬禮!”
  
  刷地一聲,上千的士兵整齊地抬手軍禮,一片蕭殺。
  
  等上飛船的銀色士兵們,也紛紛舉手敬禮,許多人眼中含著淚光,這一別,或許永生不得再見。
  
  有一個士兵忍不住趴上船弦,朝著岸邊的士兵群中大喊:“張之見,孫和到,陸市,你們狗、日的悠著點過日子,別等我們回來,你們老得都走不動路了……”
  
  意意斯有些羨慕地看著這些士兵,他一直后悔當初沒有加入過飛行戰隊,否則,是否也會有用這樣一群生死與共過的戰友們呢?
  
  飛船起航了,在肅穆的軍禮下,在女孩的目光中,加速,化作一道流光,如星一般閃爍了一下,消失在黑暗的茫茫宇宙中。
  
  ……
  
  距離左旋聯軍四到五光年之間,看不見的星環驚鴻地掠過一只弱小的艦隊。
  
  線體樞機經過不懈地努力,終于加入了“討論組”,在它線頭一般的身體上,鼓起了一個圓盤,以至它現在模樣看起來像是一個尾巴無限長的蝌蚪。
  
  靠著這個復制出來的圓盤,它終于可以聽到小蟲子和它的幫手在說什么了。
  
  “放過之前的那個強大艦隊,是因為它們和你的典主是同一種生命嗎?”線體樞機有些不太甘心,之前它引誘的那個艦隊,資源一定很多,命源也絕不會少,但是,偏偏是和楚云升一樣的生命體……
  
  孵墳蟲似乎不太想和它說話,因為它的“語速”實在太快了,“討論組”里,往往處理了上萬件事情后,它才說到第二個字。
  
  但它老這么喋喋不休地反復慢吞吞地騷擾,也令蟲討厭,于是飛速地說道:“你在說什么啊?它們怎么可能是和典主一樣的生命?典主是蟲子啊,它們那么丑……”
  
  線體樞機有些愕然,這是什么奇葩的理論?
  
  見它一時沒再說話,維度另外一頭的聲音嘀咕道:“這個線體小生命沒想到比我還笨,這么簡單的事情都想不明白,原來我還以為它也懂一點生命的意義,竟然看錯了,唉……”
  
  它的語速就比較快了,不過孵墳蟲沒注意聽,隨口道:“你在說什么?”
  
  維度那頭急忙拋出它最近疑惑很久的一個問題:“蟲大哥,為什么那些被我復制的組織,要慘叫呢?每次都嚇我一跳,弄得我復制的心情都受到了影響,本來挺開心的……”
  
  孵墳蟲沒理它這種弱智的問題,嚴肅地說道:“我已經收到典主的信號,只有典主才知道我叫小蟲子,肯定是典主發來的,我馬上要趕過去,你自己走吧,不要再跟著我了。”
  
  維度那頭頓時驚慌道:“啊,蟲大哥,我,我,我也想去。”
  
  孵墳蟲認真地說道:“那可不行,你這么笨這么沒用,典主不會要你的,連我都被典主嚴厲地批評過。”
  
  維度那頭立即又自卑起來,小聲道:“蟲大哥,我,我一定會努力的。”
  
  線體樞機這時候終于又插上了嘴道:“那為什么不消滅它們,它們資源很多!”
  
  孵墳蟲快速地說道:“你不懂就不要再問啦,它們飛船很先進,而且我需要利用它們做個計劃。”
  
  線體樞機有些郁悶,地球上有句話叫做官大一級壓死人,此刻用來形容它也是適合生命等級高一層,真是氣死人。
  
  孵墳蟲又勸維度另外一頭道:“典主身邊有一個怪物手下,曾經說過,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所以你還是自己走吧。”
  
  維度那頭緊張道:“怪物!?”
  
  孵墳蟲道:“是的。”
  
  維度那頭頓時有些害怕了,想象著可怕的怪物形象,渾然不知,它自己就是一個大怪物。
  
  ……
  
  片刻后,線體樞機知道它們快速地交流了什么,維度的那一頭終于還是留了下來,孵墳蟲向它交待道:“我們不能這樣直接過去,要做個計劃,先把那個小艦隊控制住。”
  
  線體樞機沒有異議,星空太危險了,但小蟲子一直隱蔽的很好,對于它的什么計劃,也沒有抵觸的心理。
  
  一邊操控著誘餌飛船飛向那艘嚇住的弱小艦隊,它一邊就聽到小蟲子的幫手找到它道:“小線體,你知道什么叫:裝作生殖器?”
  
  線體樞機愣了一下:“什么亂七八糟的?”
  
  維度那頭道:“蟲大哥讓我去執行任務的時候,我聽得到一個組織這么說,似乎很有意義,我剛才沒說完整,應該是:裝作某種雌性生殖器?”
  
  線體樞機越聽越糊涂:“原話是怎么說的?”
  
  維度那頭馬上模仿它復制下來的信息,以逼真的語氣模擬道:“老子就是裝比了!”
  
  線體樞機徹底暈了:“聽不懂,你什么意思?”
  
  維度那頭遺憾地說道:“我以為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而且聽起來很厲害,所以我決定幫助它一下,讓它以后不用再裝。”
  
  線體樞機好奇道:“不用再裝?”
  
  維度那頭道:“嗯,我替它復制了一下,讓它直接變成一個大的……”
  
  線體樞機:“……”
  
  ……
  
  距離信號發射出去,艦內時間剛剛過去幾天,外面的世界卻過去了數年。
  
  左旋艦隊收到一道的求救信號,信號來源于它們加速線的前方,否則如果在后面的話,成為兩點加速遠離模式,信號可能很久很久也追不上艦隊。
  
  信號的畫面顯示是一場星空的屠殺,被屠殺者是左旋聯軍失散的艦隊,以及幾個源門。
  
  它們死傷無數,被肆意屠殺,靠著三個源門死死地撐著,岌岌可危,向楚云升,向主艦隊發出求救。
  
  而信號的發射者,楚云升也認識,三大艦隊中唯一沖散的一支,只有手的生物艦隊,以及伏希的艦隊。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