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1197 兩個靈三件事

^
  
  停在空中的快速小艦還在,楚云升以及六個源門尊者,帶著生死未知的“尸體”,順序而入,在自動航行系統操控下,小艦掉頭飛向聯軍主艦隊。
  
  飛行的路上,楚云升用了十幾道三階巔峰的治愈符,但對一個七元天的源門來說,三階段的元符級別太低了,十幾道下去,依然毫無動靜。
  
  “還有希望救回來嗎?”
  
  楚云升停止徒勞的嘗試,看著投影來的戥的信息,沉聲問道。
  
  這個源門如果能救活,楚云升絕不想它死了,一定要想辦法盡最大的努力將它救活,不僅是它的拼命,還因為它也可以作為一桿旗幟,尤其是在危機四伏的暗域中,在這個關鍵的時刻。
  
  “不知道。”
  
  戥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他能做的僅是以最快的速度安排好:“要看主艦那邊檢查后的結果吧。”
  
  主艦那邊正在準備搶救的措施,先期的檢查已經通過信道,操控自動一些設備,對生死不明的源門尊者開始檢查,許多生命特征表現性狀正在分析。
  
  但一個源門的生命形式是極為復雜的,如果對它的種族生物性再不了解的話,許多工作在一開始就會陷入僵局。
  
  楚云升看了看其他幾個源門,由于生物形態各不相同,也不知道它們此刻是什么“表情”,不過都沒有說話,都靜默地各位于一角。
  
  潛伏在邊緣外,做出必殺一擊的那個源門生命,也在漂浮在一個角落中,身體網格收攏為均勻的球狀,一動不動,像是在節約生命資源,將消耗減少到最小。
  
  楚云升和它們其實都不熟,認識也沒有多久,十六個源門的行為也各不相同,有如金甲源門那樣,主動與他靠近關系,也有與他始終保持距離的,立體網狀源門,便是其中之一。
  
  除了聽行命令之外,若非必要,它從不主動與楚云升,與冷星艦隊的人接觸。
  
  當然,楚云升當前也只需要它們能服從命令就行。
  
  沉靜中,快速小艦很快與相向而立的主艦隊匯合,落入在主艦的巨大金屬平臺上。
  
  七個源門帶著“尸體”陸續而出,楚云升留在飛艦上,向戥道:“它在哪?”
  
  戥隨即發來一個坐標,位于主艦前方的一側,輸入飛艦的航行系統后,這艘快速小艦再次掉頭,朝著坐標的位置而去。
  
  遠遠地在探測掃描器中,出現一個灰蒙蒙的點,位于戥給出的坐標上,楚云升讓飛艦停了下來。
  
  他的部分“秘密”已經被知曉,太靠近了,對方很可能以為自己是要趁機殺了它。
  
  在最終決定如何處置它之前,楚云升也想聽聽它想說什么,情報一片,價值千金,無論真假,都含有信息。
  
  “說吧,找我什么事情?”楚云升看著它在掃描器中的成像點,波動道。
  
  距離雖然遠了一些,但對于源門來說,通過暗能的波動,再經由翻譯器的轉化,正常的交流沒有什么問題。
  
  那頭沒有立即回答,而是問道:“你是楚云升?”
  
  知道他的名字并不奇怪,神使發出的信號不但左旋收到,當時的敵軍也能收到,這么問,它估計是想確定一下來人的身份,到底是不是他自己。
  
  “不錯,是我。”楚云升道:“現在你可以說了。”
  
  探測器的那頭沉默了片刻,說道:“我要說三件事,第一件事,不是一個靈主。我和你的指揮官交流過,你們只知道一個,另外一個也出現了。”
  
  “是誰?”楚云升眉頭微微皺了一下。
  
  后面的恒星系中,他知道活著的靈生命,除了雪苑使的主子,還有兩個,一個是掠命艦的女人,另外一個則是困于冷星大神山下,那個被卡住的“思維”靈。
  
  前者已經走了,后者卡在虛實之間,不可能掙脫出來,而且當時他們離開冷星的時候,后面的行星系就疑似“消失”了。
  
  如果是掠命艦主人,他的勝算自然是大增,如果是那個被卡主的靈,且不管它是怎么逃出來的,他似乎又有些麻煩,但如果這兩個都不是的話,又會是誰?
  
  “不知道。”探測器的那頭,灰蒙點般的那個源門平靜地說道:“不過其中一個肯定是你的敵人,我想你應該知道。”
  
  不等楚云升說話,它接著又道:“這是我要說的第一件事情,第二件,銀色戰艦不會來了。”
  
  “嗯?”楚云升有些意外:“為什么?”
  
  探測器那頭平靜道:“我們已經證實,它得到了靈出現的消息,大概猜到了其中一個可能是你的敵人,現在,早已經離開了。”
  
  后面的話,它沒有再說下去,楚云升已經能夠自己推斷出來。
  
  如果銀色戰艦中的巔峰源門,知道了靈就在背后,那么,肯定不會再貿然出手,否則不但當了別人的“槍”,即使成功地將他殺死,在最后關頭也被靈生命殺掉。
  
  源門就是再巔峰也是源門,和靈生命沒有可比性,否則它也不會冒著巨大的危險,要從自己這里獲得誕靈的希望。
  
  靈之后,楚云升不知道,那是一片的空白,靈之前,有兩個大關,一個是樞機,一個誕靈,前者需要契約,如果沒有,就是天縱奇才,也得生生世世地在地面上做爬蟲。
  
  而后者,壓根就沒人知道怎么“誕”,極為飄渺,所有能知道的信息來自于傳說中的傳說。
  
  銀色戰艦選擇離開,是明智的,而且非常的聰明,與其冒著被一個隱藏著的靈暗算,不如將他留給這個靈,既然這個靈始終沒有直接自己出手,那肯定必然是忌憚著什么。
  
  萬一,楚云升要是打敗了這個靈,那它就還有希望,一下子又從螳螂變成了黃雀。
  
  不過,它肯定不會在附近等待結果,那樣也未免把雪苑使的主子看成了弱智,因此如果的確離開這里,就肯定是走了。
  
  想到這里,楚云升覺得這條消息應該不會差錯太遠,戥就在一邊聽著,主艦的人也在分析著,都沒有提出疑問。
  
  這時候,探測器那頭接著傳來波動:“第三件,我會做內應,幫助你們將這片星空中最強大,也是最富有的艦隊擊敗,獲得它們所有的資源與物資。
  
  你們應該已經知道,我們有人重新召集了散亂的先進艦隊與源門尊者,我要說的就是這支艦隊,它還有兩個二聚源門,一個坐鎮艦隊,另一個就在你們看到的那艘來援的小飛船中。”
  
  二聚源門,按照此刻的語境,應該就是八元天,各方的說法不同,戥就一直使用幾次形態的生命來描述源門。
  
  而戥推測它的目的正是這個,以此為條件,讓它活著離開左旋艦隊的威脅范圍。
  
  楚云升心中有所準備,便道:“我們如何相信你?如何能保證你不是以此反吸引我們進入它們的陷阱?”
  
  探測器那頭靜靜道:“銀色戰艦不在,為了以最快速度收集到最保險的橫渡暗域所需物資,你們這兩股最大的勢力遲早要相遇掠奪對方,沒有我的內應,你們殺不掉兩個二聚源門,所以,其實你們也沒什么選擇。”
  
  楚云升冷笑道:“對你有什么好處?”
  
  探測器那頭這時候又沉默一下,片刻后才說道:“它們有三個自然源體,如果可以,我想要其中的一個,如果不行,就算了,我依然可以做內應,你可以認為我是想要此刻活命也行。”
  
  它的這番話聽起來讓人哪里覺得別扭,但楚云升也說不出來哪里別扭,但它無非是想要獲得一個“戰利品”,且還不知道真假,說不定都是謊話,所以才別扭。
  
  自然源體,即便是次級的,那也是不得了的東西,海國大殿主沖擊源門正需要這個,他自己說不定也需要,有了這個東西,雖然仍然未必能夠與雪苑使的主子抗衡,但起碼能增強一些實力。
  
  離開地球,楚云升還沒有見過一個完整的自然源體,而它們竟然有三個,不過考慮到整個星系的尺度,也就不能算多了。
  
  但它的話很難判斷是真是假,楚云升正要說話,看著探測器掃描儀上的灰蒙蒙的點,目光突地一沉,向主艦道:“再靠近一點,然后將它身影的圖形掃描過來。”
  
  飛艦立即啟動,向著灰蒙蒙的點飛去。
  
  像是猜到了楚云升的意圖,探測器的那頭并沒有后退,仍舊懸浮在原坐標上。
  
  片刻之后,掃描的圖影清晰成像,一個青蒙的身影,浮現在楚云升眼前,抬頭道:“原來是你!”
  
  探測器的那頭平靜道:“是的,我們見過面。”
  
  它沒有說在哪里,但楚云升已經知道,是在冷星之戰中,那個隱藏于黑暗中,屢屢刺殺幾乎成功的那個陰影!
  
  “難怪你知道我是誰。”楚云升冷聲道,這個人當時是瑯邑的手下,又在冷星附近潛伏,更與他交戰過,肯定知道很多的東西,見到他的劍式后,能夠認出他也就不奇怪了。
  
  不過,是瑯邑的手下,未必是雪苑使主子的手下,也可能是“壯丁”,線體樞機就是例子而且最后,是它攻擊并搶了瑯邑的什么東西。
  
  但它那時候只是樞機的巔峰,現在突破源門了?
  
  星際航行中,艦內時間或許過去的不太多,外面就不同了,如果它有足夠的資源,又有完備的功法,再加上充足的時間,突破到源門并不奇怪,它本就是一個極為厲害的“人”,而這些條件,冷星艦隊沒有,敵人一方卻肯定有。
  
  青蒙的身影依舊平靜地說道:“你們第一戰場上遇到的源門,也是我,如果我要殺你,就不會等到現在。”
  
  楚云升冷冷道:“你覺得你能殺掉我嗎?”
  
  青蒙的身影不置可否,跳過這個話題,沒有說自己在冷星之戰時是否已經是源門的境界,也沒有說自己是不是在后來突破,將話題重新拉回到原來的軌道上,淡淡道:
  
  “當時銀色戰艦就在第二戰場附近,我一直都沒有將你的消息透露出去,,,以此,你現在可以相信我說的第三件事了吧。”
  
  楚云升沒有立即回答,等待著后方的分析,主艦那邊需要結合從第一個投降的那支倒霉艦隊那里得來的情報,做出判斷。
  
  片刻之后,忙碌的主艦中停頓了下來,向楚云升發來信號:“可信度百分之七十一。”
  
  楚云升思索了一會,做出決定道:“我們可以放你走,也可以給你那個自然源體之一,但我們必須見到你后續的情報。”
  
  青蒙的聲音道:“沒有問題。”
  
  這時候,它似乎又沉默了一會,忽然說道:“我欠過你一命,此事了了之后,我們從此兩清了。”
  
  楚云升此時猛地抬起頭,透過船窗,望著星空中的身影,沉聲道:“你到底是誰!?”
  
  ******
  
  說一下,前天第二更之后,飄火就知道六十更沖不到了,當時很難受,難受的原因是一直向大家做了這個承諾,也一直努力地想要完成它,但終究還是沒有能完成,倒在差七更的距離上,十分的難受,但飄火會繼續努力,希望能得到大家的原諒。
  
  今晚還有一更,可能會很晚。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