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1195 真正的差距

^
  
  “不懂沒關系,能殺了你就行!”
  
  楚云升現在與對方換了一個位置,自己撞破艦甲,跑到了對方的老巢中,而對方卻飛了出去,懸浮在太空中。
  
  生死關頭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廢話,它這么說,不是說給楚云升聽得,而是說給左旋其他源門尊者所聽。
  
  看似狂傲,實則用心狠毒。
  
  沒有多年的經歷,轉瞬之間,是不會聽明白它的真實用意。
  
  楚云升也沒有抵賴,一切都擺在了眼前,只要不是瞎子,聽了它的這番話,聯系之前楚云升在主艦的表現,其他源門尊者立即就會明白楚云升為什么要逼近飛船。
  
  再做遮掩,反而顯得心虛。
  
  但只要殺了它,就依然實實虛虛,虛虛實實,仍舊能暫時威懾住所有左旋源門。
  
  析蕩打回它的源門之法,三劍式一連殺在飛船的上空蛟騰而起,劍嘯鎖死它龐大的身影,見云卸甲破開它身體的阻隔,破刺在緊密的空間中來回巡殺!
  
  片刻之內,它不可能有反抗的機會,析蕩就如幽靈般來回游弋在它的頭頂,時刻盯著它的一舉一動。
  
  左旋的六道源門之法接踵而至,利用楚云升創造的機會,毫不留情地將它的身體撕成六塊。
  
  但它此時依舊還沒有死,八元天源門生命的強悍,是足以睥視所有七元天及其以下的生命,如果不是楚云升的第四劍式,它一“人”就能殺光這里所有的源門生命。
  
  楚云升擔心另外一個七元天源門偷襲自己,不敢在敵人的飛船中停留太久,穩定住身形,便急速原路后退。
  
  剛要到缺口處,便有一道五能構造奇妙的元氣向他襲來,不是源門之法,而是很常規的攻擊。
  
  八元天源門果然識破了他的真實情況,果斷地放棄了被析蕩壓制的源門之法,采用樞機們常用的攻擊方式,對他進行襲擊。
  
  楚云升極快地閃移了一下,但沒有完全躲開,同一種攻擊手段,源門用起來和樞機用來,效果完全是兩樣的,即便楚云升融入了生命戰甲,速度也沒有純能量化的攻擊快。
  
  轉眼,他便又被打了回去,撞在敵人飛船的內部建筑壁上。
  
  傷害不是很嚴重,生命戰甲抗住了襲擊,身上的燃燒,也漸漸熄滅了不少,本體元氣最終取得了勝利。
  
  但是,楚云升心中卻暗道不好,那個八元天源門想將自己堵在飛船里面!
  
  甚至有可能這一路上的逼近,它都已經算好了讓自己過來,然后將自己陷落在里面。
  
  他快速地掃了一眼四周,黑洞洞的一片,看不到任何生物,除了漂浮的碎片,什么也看不到。
  
  這一瞬間,楚云升想到了很多,比如那種微型的黑洞,比如那道奇異的物質波,等等,隨便哪一個,他都有可能被重創,甚至是死亡。
  
  這就是只能近戰的悲哀,如果像其他源門一樣,能遠距發起攻擊,又怎么會陷入到敵人的飛船中來?
  
  沒有辦法,他必須沖出去,時間拖得越久就越危險。
  
  外面的八階符文已經激發,灼燒空間般的火元氣,掃蕩著飛船周圍的一切物質。
  
  被左旋六個源門撕開的六塊生命體首當其沖,熾烈地燃燒著,但一時半刻,還不能完全焚化,畢竟它同樣也是八元天的生命體。
  
  然而它卻似乎沒有理睬八階符文的肆虐,身形扭曲中,竟然在星空中發生了神奇的變化
  
  分裂!
  
  嚴格地說,像是分裂一般的“生命行為”。
  
  霧氣般的生命體,從六塊碎片中,分裂出十二塊,然后迅速再分裂成二十四塊,以飛快地速度在虛空中“繁衍”著。
  
  如果沒有阻攔,過不了多久,整個飛船周圍的大面積星空,都將布滿它的“身體”。
  
  符文的攻擊,劍式的絞殺,乃至六個七元天源門攻擊的速度,都根本上它越來越快的分裂速度。
  
  如果它不是八元天生命,是樞機的話,六個左旋源門圍在這里,六道組合的源空之地下,瞬間就能將它所有的分裂體同時殺死。
  
  但現在,只能一個個,甚至可以做到是一群群地絞殺,但滅殺的速度仍然跟不上分裂的指數級攀升數量。
  
  楚云升果然是不了解源門的,這句話并沒有錯,而且左旋的七元天源門同樣也不了解,源門真正強大的地方,似乎并不只有源門之法。
  
  它的每一個分裂體,仿佛都是一個“源”,或者由“源”展開,生成,可以源源不斷地生長出新的身體,具備遺傳信息,具備繁殖能力……而本質,甚至涉及到為零維提供三維空間的物質“容器”基礎。
  
  不是簡單的“身體”定義,而是零維、物質、以及生命存在的基礎定義,關鍵點便是“源”命源、源體、生命之源等等。
  
  左旋的八元天源門,被楚云升以三分之一的靈蘊瞬間殺掉,沒有展現的機會,但它卻有時間,且還很多。
  
  再這么下去,它很快就會逃之夭夭,且無人知曉。
  
  而一旦它脫離這里,必定是楚云升所在的飛船“起爆”的時刻,它始終將楚云升用常規的攻擊,死死地按在里面,意圖也越來越明顯了。
  
  石頭狀封印生物在與暗物飛船戰斗中,就自損嚴重,要不然,以它流光般的速度,或可以快速滅掉大部分分裂體。
  
  劍式連殺就更加跟不上了,元氣補充都來不及。
  
  外面的六個源門也意識到可能再也攔不住它了,不知道是該趕緊撤退,還是想辦法將楚云升先救出來?
  
  此刻,如果它們放棄對分裂體絞殺,集中源門之法,的確可以楚云升救出來,但那樣的話,就要和再沒有牽扯的那個八元天源門尊者比拼速度,看是它們救出楚云升然后再回逃的速度快,還是它與馬上就要到達的援兵小飛船匯合的速度快。
  
  焦急中,它們等待著戥或者楚云升的信號。
  
  高速分裂中的八元天源門,已經完全放棄了源門之法,讓楚云升第四劍式毫無用武之地,但卻始終占據著戰場的主動權!
  
  這或許就是真正的差距。
  
  楚云升陷入了困局,他倒不一定需要六個源門救援,但要脫困沖出去,并且還能再殺掉對方,幾乎完全辦不到了,而且,還有一個七元天的敵人源門不知道潛伏在什么地方。
  
  一旦,八元天源門突圍成功,他可能連見到銀色戰艦的機會都沒有,就死在這里了。
  
  時間緊迫到一瞬一瞬地在變化,楚云升迅速集中天量元符,以及所有劍式,準備將所在的飛船直接摧毀,先脫困出去再說。
  
  對方再強,也擋不住他摧毀這艘飛船,他備戰的元符,非常之多!
  
  但如此一來,等完全摧毀后,脫困出來,對方也突圍成功匯合了。
  
  符文從他身體中漂浮出去,布滿黑暗的船艙,迅速激發,這時候,戥焦急的聲音傳來:“怎么不用那支槍?”
  
  楚云升愣了一下,他是帶著那支槍,也考慮過使用,但現在情況,用它似乎于事無補,反而浪費一次擊的源門之法。
  
  他記得這支槍只能鎖定一個目標,而星空中,卻分裂著無數個身影,怎么用?
  
  純粹是浪費。
  
  但他僅僅是愣了一下,就不假思索地將銀色長槍握在手中,注入自己的本體元氣,以及戰艦的火元氣力量。
  
  怎么正確的使用,在來的路上,戥已經告訴過他。
  
  緊迫時刻,他選擇了相信戥,沒有再浪費哪怕一秒去疑問。
  
  長槍浮起,光芒流閃,源門之法啟動,飛船所在的空間,瞬間彷佛成了一個星系,槍芒猶如恒星位于中央。
  
  六個左旋源門被斥開,石頭狀封印生物也疲倦地飛了回來,它是帶著重傷出戰的。
  
  接著,飛船中的符文開始爆裂,喧囂的能量四處縱橫。
  
  但還需要等上一會,等飛船徹底被撕為碎片,楚云升才能完全脫困,將飛船中未知的致命武器扼殺在塵埃之中。
  
  這段時間是極為關鍵的,一旦對方跑出了一定的范圍,相對速度下,他就永遠追不上了,更殺不到了。
  
  星空中立體般鋪開的“身體”還在天量地分裂著,但它們都在剎那間,不論在哪里,不論做著什么運動,所有分裂體都被同時“鎖定”。
  
  楚云升是一個發現所有分裂體,包括剛剛分裂出來的,正在分裂的,全部都鎖定的人,因為他就是激發銀色長槍的人。
  
  不需要任何人再說什么,他便已經意識到銀色長槍形成的漩渦星系中心,下刻,將出現無數的光芒點!
  
  他顧不上周圍的爆裂,馬上連續斬出三道析蕩劍式,做出預備,為銀色長槍馬上就要到來的“擊”,先行打掉可能會遇到的所有對方源門之法的抵抗。
  
  析蕩掃蕩出來后,星系的中央,開始涌現數不清的銀色光芒,飛速遷躍能級,斷層地非連續加速,射向無數的分裂體。
  
  快要突圍出去的那名八元天源門,似乎驚訝的波動了一下,一個個幾乎布滿星空的霧氣分裂體,想要避開鎖定,但無論它怎么讓不計其數的分裂體復雜運動,都無濟于事。
  
  驚動中,它立即發動八元天的源門之法,大概是要與銀芒強行對決,但被楚云升迅速打回!
  
  再展開,再打回!
  
  它也不能無限地不間斷地能夠展開自己最強的源門之法,兩次被打回后,在極短的時間中,第三次展開的源門之法,又一次被打回!
  
  這一次,它真的有些驚慌了。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