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1193 不可阻擋

^
  
  “我不需要這么多的艦隊。”楚云升立即發出了回應。
  
  收到這道波動,他一下子又想到了那個疑似微型黑洞,想到了這個七元天源門的身份,應該就是第一戰場上,他和三大艦隊所遇到的那個源門尊者。
  
  當然,還需要聯系金甲源門,確認一下,但沒有實質性的意義,不管它是不是,它都已經看破了左旋聯軍的偽裝,知道了他的身份。
  
  片刻后,對方很簡單地發來回復:“好!”
  
  只有一個字,但瞬間卻決定了龐大艦隊無數生命的命運。
  
  楚云升也沒有辦法,雖然現在只是拖延時間的談判,但就是真的給他這么多艦隊,他也不想要,更不能要。
  
  艦隊的基數越大,所需要的物資就越多,左旋聯軍辛辛苦苦清減到這個地步,基本都是精銳中的精銳,再收攏一堆平均水平以下的艦隊,那是腦袋有問題,而且也沒辦法飛出暗域。
  
  他們要的只是物資,只是資源!
  
  楚云升一邊等著金甲源門的回復,一邊繼續發出信號,很直接:“如何確保你們不會再次出賣我們?”
  
  高溫體源門的表現就在眼前,相信它們愿意投降?恐怕銀色戰艦一來,分分鐘就跑到地方的陣營中去,甚至暴起于艦隊內部。
  
  投降投習慣了,也就沒了底線,只要活著,那一邊都行。
  
  但要如何保證呢?
  
  這幾乎是沒有答案的無解問題,如果是普通生命,還可以用契約來束縛,但它們是源門生命,就是殺自己人做投名狀,在星空中都沒任何用。
  
  楚云升不知道它們會怎么答復,依舊讓戥加急進攻,盡快收取敵軍飛船物資,隨時準備轉移。
  
  談判必然是要破裂的,爭取時間才是上策。
  
  金甲源門的回復在對方第二次回答之前,先發至:“是它的源門之法,沒有錯。”
  
  但楚云升還是有些疑惑,他與這個源門生命只遇到過一次,雖然后來被它盯上,但是第二戰場上,它并沒有來得及趕過來。
  
  難道是在自己離開后,它們從戰場殘留的信息中,分析出來的?
  
  他記得領昂源門死之前,隱約已經猜到他的身份,會不會那時候發射了出去?被當時作為援軍的它所接收到?
  
  除此之外,楚云升想不到其他的可能。
  
  不久,對面的波動再次越過長空傳來:“我們暫時還沒有想到,你有什么提議?”
  
  楚云升哪里知道?他這個源門都是融入生命戰艦而來的,是個冒牌貨,要是讓其他源門知道他的本體只有樞機的境界,恐怕都要集體吐血。
  
  這時候,戥小心地插嘴道:“前儲大人,如果能有一個第二生命形態的源門,對我們將來很有利。”
  
  他雖然能夠看到談判的內容,但這是楚云升的“權力”范圍,他擁有的只是軍事權,貿然再干涉到其他領域,怕引起楚云升的不快。
  
  “你有辦法?”楚云升反問道。
  
  年輕人想了想,也是無奈道:“沒有。”
  
  楚云升心道沒有你說什么?隨即將頻道切換到平臺的拔異道:“別裝死了,來主艦,有個談判拖延時間的任務交給你,這件事還是比較適合你來干。”
  
  說著,他便將敵方源門發來的信號一起傳送給過去,冷星之戰,與瑯邑源門的周旋,他找的是拔異。
  
  平臺上,拔異迅速看完后,很是郁悶,自己什么時候適合干這種事了?記錯了吧?便說道:“老板,我現在真是重傷……主艦隨便一個高等智慧生物都比我更合適吧?”
  
  楚云升飛快道:“它們可以提供腦力分析,但不夠奸詐!”
  
  拔異頓時一陣無語,其實楚云升也就是這么一說,主要是對其他種族生命不熟悉,不知道它們真正能夠理解自己的意圖。
  
  從平臺上掙扎著爬起來,拔異跌跌撞撞地飛向主艦,只好道:“好吧,老板,但我真沒這個本事,這事您還得找克里斯那些混蛋,他們最近都閑得冒煙。”
  
  楚云升詫異道:“克里斯?他怎么還沒死?”
  
  拔異又是一陣更加地無語,可憐的克里斯兄弟已經兩次被楚云升看成了死人,上一次就問過幾乎一模一樣的話,要是讓他知道楚云升覺得他早應該死了,不知道會多郁悶,便說道:“還沒有……”。
  
  楚云升也意識到自己問的方式不對,簡單道:“他年紀也不小了吧?”
  
  拔異一邊飛向主艦控制艙,一邊說道:“是不小了,不過得益于新技術,尤其是海國大殿主主動從自己身體中提取出什么東西,和科研人員一起研制出什么海洋生命搖籃療法,延長了不少普通生命的壽命。
  
  最近,我聽說它試圖在勸說小長羽,為他提供研究的天羽族活性細胞之類的東西,你不知道,那些科研人員都他媽地快高興死了,從來沒有一個樞機生命……”
  
  楚云升皺了皺眉頭,打斷道:“不是讓它全力沖擊源門了嗎?怎么整天不務正業?”
  
  拔異張了張嘴,也沒法回答,硬著頭皮道:“要不然,老板,試試睥邁吧?他一直很拼,修煉速度也非常快。”
  
  楚云升絲毫沒有動搖地說道:“不行!前期的大量工作已經做了,這時候不能換人,否則太浪費了。”
  
  拔異立即閉上了嘴巴,便沒有再勸,有些話能說一次,不能說再說第二次,否則就不合適了。
  
  他找機會說了這么多,也算替海國大殿主和睥邁兩人的各自希望都努力過了。
  
  可惜,沒用。
  
  拔異在心中嘆息了一聲,他也知道艦隊現在需要的是艱難生存,而不是如何活著,一切想法都要服從于殘酷的現實。
  
  他到了主艦控制艙,楚云升也前后腳跟著趕到,見到他便快速查看了一下他的傷勢,然后道:“沒什么大問題,很快就會自愈。讓克里斯過來吧,我也見見他,如果他們這次表現得好,可以給他弄個艦隊正編“官”,任命一個職務,這些人閑著也是浪費了。”
  
  拔異有些意外地看著楚云升,片刻才嘿嘿笑道:“老板,克里斯還好,他手下的那些婊子們,等你的這句話都快等瘋了。
  
  你放心吧,有了這句話,我敢保證克里斯的那些混蛋們,什么奸詐惡毒卑鄙無恥下流淫蕩的陰招都能給你想出來!”
  
  楚云升并非是怕銀色戰艦,他是擔心銀色戰艦出現之后,跟著就肯定雪苑使的主子,它據對不會給自己喘息的機會。
  
  他想穩一穩境界,在決戰之前,將被逆反元氣破壞的六元天本體境界恢復正常,將自己的一切狀態,將艦隊的一切狀態,都調整到巔峰。
  
  如此,才有資格和源門巔峰一戰。
  
  對拔異話里透出的意思,他也沒精力去想,便點頭道:“別羅嗦了,趕緊讓他快點過來吧。”
  
  拔異第三次無語,怎么是他羅嗦了?他剛才好好地一個人躺在平臺上養傷,對不對?
  
  ……
  
  克里斯懷著復雜的心情接到拔異兄弟的通知,登上運輸船的他并不是很老,但也不再年輕,當然在地球人上時候他就不年輕了,棒球的日子早就忘在了記憶的廢墟之中。
  
  這些年的殘酷戰爭,對他一個普通人的傷害極大,多一維生物入侵的時候,他就落下了殘疾,至今也沒有徹底恢復。
  
  拔異沒有和他繞彎彎,直接告訴他,這一次如果他們表現突出,楚先生會清晰地給他任命一個艦隊高級職務。
  
  這個消息,讓他的那些幕僚老友們,都很興奮,甚至是激動,這么多年的等待,終于得到“正名”了!
  
  以前,不管是參與冷星艦隊會議的事務,還是臨時被拔異拉去做事,都不清不楚,沒有合理的身份,沒有正常的職位,混亂的同時,讓人迷惘。
  
  現在,那個總艦隊正編的“高級職務”,終于等到了。
  
  可惜,那些死去的幕僚同事,再也看不到今天。
  
  多少人,已經死在這條漫長的星路上。
  
  但克里斯卻并不興奮,他這些年做了很多的思考,從新世界,到冷星,再到這里,經歷了很多事情,總結了很多事情,他覺得一個職位并不能改變什么。
  
  他從懷里掏出一個信息本,將這些年來自己整理出的心得又一次做出了刪減,從幾十萬個單詞,縮減到幾萬個,但他仍不滿意,試圖更加的簡練一些,因為他要見的那個人沒有時間看這么長的東西。
  
  克里斯細心地將信息本上的內容,再次耐心地精簡著,剔除許多陌生的歷史人名,簡化背景的表述,將他真正想要說的內容提煉出來。
  
  是的,他要冒險進行一次“勸說”,冒著被楚云升不耐煩趕走的危險,冒著得不到那個艦隊高級職位而被幕僚老們拋棄的危險,勸說楚云升建立一套有效的新體系,將混亂趕入到秩序中,而不僅僅是給誰一個職務。
  
  他知道楚云升始終最關注于戰爭,這沒有錯,如果不關注,大家現在早死光了,但他更加認為必須要有一個新的體系,結束內部的混亂,結束各種人力、智力以及資源的極大浪費。
  
  這些內容,他都在這些年的觀察與思考下,一點一滴地記載在手中的信息本中。
  
  幕僚們并不反對他的構想,但堅決反對他提出的時機,在這個節骨眼上,如果惹怒了楚云升,不但毫無效果,反而將即將到手的高級職務也泡湯了。
  
  但他只是一個普通人,不是樞機,更不是源門,雖然有著一小塊的勢力,但想要見到楚云升,猶如登天之難。
  
  今天,拔異告訴他,楚云升會見他一面,這是他唯一的機會了。
  
  下一次再見會是什么時候呢?
  
  他不知道,或許一次漫長的航行,他就會回到了上帝的身邊,生命在星空中顯得更加的短暫。
  
  和很多人想法不同,他不覺得艦隊是屬于楚云升一個人的,而應該是于每一個艦隊成員的,大家都在同一條船上,每一個人都有責任不讓這條岌岌可危的船在黑暗中沉沒。
  
  冰冷的星空中,靠一個人是活不下去的,必須有一個體系來相互依存……
  
  然而克里斯的內心并不像他表面上看起來的那么平靜,要做出這個抉擇,他就必須在他這個團體的集體利益,與自己堅持的想法之間,艱難地做出一個選擇。
  
  一旦他“出賣”團體,他立即就會被老友們“拋棄”,沒人再愿意與一個不可靠的人共事。
  
  通過拔異轉達也是不行的,這些年來,他和拔異相處得還算愉快,以前在地球上的時候,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竟會和一個“黑暗生物”退化人,成為朋友。
  
  星空和人生一樣,都是寂寞的,而沒有知音的“旅途”,將更加地寂寞。
  
  他不知道拔異在內心深處到底是如何看待他的,但他知道拔異了解他的想法。
  
  只是,因為身份以及位置的敏感,很多事,很多話,拔異是不能說的,克里斯非常的清楚,如果拔異說了,那么拔異甚至會失去現在說話的機會。
  
  飛船就快要到了,克里斯合上信息本,沒有回頭看那些老友們,他相信他們現在一定緊緊地盯著自己,不讓自己“犯錯”。
  
  但是,他的決心已下,不可阻擋!
  
  ***
  
  第一更。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