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189 把它拉下來

^
  
  沒有人因為得知有靈出現的消息,就忽視源門的強大,在星空中,永遠都是強大的源門所統治的世界。
  
  靈世世代代都未必能遇到一個,虛無縹緲,而源門卻是切切實實會碰到的生命。
  
  楚云升雖然能夠瞬殺一個七元天境界的源門,但也僅此而已,如果不能近身,他得賭上性命,以不死也得重傷的代價才能勉強做到。
  
  如果同時遇到兩個源門,那么他一個人沖上去,基本就是找死。
  
  好在他現在坐擁七個源門尊者,聽起來挺多,但實際上真的少得可憐!
  
  這可是整個星系聚集在一起的左旋源門,加上失散的九個,活下來的,一共才十六個。
  
  而一個星系多大?
  
  上千億的恒星,直徑十數萬光年,平均下來,幾百億顆恒星范圍才有一個源門!
  
  不要說源門,就是樞機的數量,放到如此大的數字下,也小的極其可憐。
  
  因此不僅是源門,樞機也永遠是一只艦隊最為寶貴的財富,以及最為稀缺的資源。
  
  許多種族,到現在也沒有一個樞機,能夠永遠樞機的,依然是極少數。
  
  這也是冷星艦隊為什么明顯地十分落后,卻被其他艦隊仍然接納的原因。
  
  一個艦隊就擁有幾個樞機,是很多種族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為了避免被銀色戰艦過早發現,左旋總聯軍精銳偽裝起來的艦隊,看起來更像是一只純粹的高科技先進艦隊,不太像有源門的樣子。
  
  像烏怒人那樣變態能力的星艦,就是左旋聯軍也是第一次遇到。
  
  因此,當一個源門出現在這里,那么戰局便已經決定了。
  
  要么投降,要么拼一下,再死。
  
  被左旋精銳艦隊圍住的弱小艦隊中,發出信號的那位源門尊者,信心十足,甚至有些不耐煩了。
  
  它的樣子看起來似乎是一種高溫體,生物表面上翻滾著瀑布般的硫酸一樣未知流體物質,大約最初來自一個地球人類視為環境極為惡劣,它們卻覺得很舒適的高壓氣態星球。
  
  楚云升沒有興趣研究它的種族生命起源問題,海國大殿主或許會感興趣,他和另外兩個源門的任務就是殺死它,哪怕它是這個世界上,最后一個快要絕種的高溫體生命,他也會毫不猶豫地揮起戰刀。
  
  本方兩個源門尊者根本不和它廢話,立即出戰。
  
  楚云升依舊坐鎮主艦,銀色戰艦出現前,只要敵人不攻擊到主艦,他就會一直保持沉默,節約戰力,延遲雪苑使主子出現的時間。
  
  他消耗得越快,它便出現得越快。
  
  本體元氣還在重建逆元體蹂躪后的廢墟世界,六元天的境界以緩慢卻也平穩的速度,一步步地恢復中,重構秩序。
  
  楚云升不想能夠在遇到銀色戰艦前突破六元天中境,能夠穩定下來,恢復到正常的六元天初境的戰力,他就滿足了,總好過現在,本體的戰力還不如沒有突破之前,暫時全靠生命戰甲撐著。
  
  說是出戰,楚云升身邊的兩個源門尊者本體仍在原位,一直處在楚云升隨手可以將其瞬殺的距離上當然它們是不知道的,還以為楚云升是以此顯示他將與它們身在第一線,并肩作戰。
  
  兩道源門之法恢弘而出,露出老虎的真正霸氣,左右并進,光速之內,瞬息掌控所有能量波動。
  
  被包圍中的高溫體源門,正準備再下一次通牒,忽然感覺兩道源門之法交錯襲來,頓時大驚失色,也顧不上什么通牒了,急展開自己的源門之法,將自己所在的飛船緊緊地包裹起來,毫不猶豫地拋棄艦隊中的其他飛船。
  
  任何人的生命,在源門的眼里都是渺小的,只分為對自己有用,還是沒用。
  
  面對兩道源門之法的并力襲殺,它要逃走,需要一艘飛船,也只需要一艘!
  
  其他都是多余。
  
  兩道源門之法瞬息而至,合擊向高溫體源門匆匆展開的源空之地,三種力量交錯的邊際,頓時迸裂,猶如席卷空間的巨浪,將偽裝成豬的弱小艦隊其他飛船猛地掀開,飛向張開巨網的左旋精銳戰艦。
  
  高溫體源門身體急劇地膨脹,本體已經受傷,所在的飛船劇烈動蕩,似是飄蕩在浪濤之巔的樹葉。
  
  它的源門之法展開倉促,又同時受到夾擊,更重要的是對方的境界不弱于它,對源門之地的操控十分穩固,并透著犀利的侵略性。
  
  敵人目的很明確,就是要以最快的速度殺了它!
  
  “就憑你們也想殺掉我!?”
  
  它強壓下侵入它本體的源門力量,猛地爆發出精純的能量流,撕開身體,以自己源體為代價,瘋狂增強它周圍搖搖欲墜的源門之法。
  
  剎那間,在左旋兩個源門掌控的空間中,它所在的飛船箭一般地射出,飛向更深的暗域。
  
  這是犧牲生命為代價,殺開一條血路。
  
  但即使這樣,它也并沒有能夠飛出太遠,左旋留守坐鎮本軍的兩個源門尊者都是七元天后期境界的強者,下一刻,立即就將它原路打回!
  
  然后開始凌厲地絞殺。
  
  源門之法在暗域中撕碎著穩定的暗能量,激烈的對撞,像是無數鞭子一樣的暗紋裂開。
  
  主艦中,兩個源門尊者已經懸浮起來,一道道波紋從它們的身體中射散出去,形成看不見的暗暈。
  
  高溫體源門掙扎在星空中,它的源空之地正在以極快地速度被剝離,瘋狂地消耗著自己的源體,拼命沖擊周圍的敵人源空之地,猶如困獸。
  
  其他飛船,也在瘋狂之中,它們知道敵人不會留活口作為拖累,拼命地而毫無意義地掙扎著。
  
  當豬發現自己遇到的是真老虎,那么下場將是極其可憐的,也是可笑的。
  
  左旋的兩個源門尊者已經懸浮到主艦的上方,凌厲地對垂死掙扎的高溫體源門展開最后的絞殺。
  
  楚云升靜靜地懸浮在它們中間的位置,手扶紫氣之劍,目視著腳下前方戰場上的死亡掙扎。
  
  橫于身后的細長的劍鞘冰寒,星光映射之下,偶爾閃過一道暗芒,從他黑暗的戰甲流鋒上飛逝。
  
  “你們殺了我,你們也會暴露的!”
  
  高溫體源門終于說出了它真正的目的,它不想死,但它也不會立即就跪降誰會信呢?
  
  星空之中,拿什么能讓人相信一個源門的話?
  
  線體樞機都不會信。
  
  所以,威脅式的投降,是最好的投降,不接受,大家同歸于盡,相信會有更強大的艦隊會對擁有兩個源門的艦隊感興趣。
  
  左旋兩個源門沒有停下猛攻的步伐,但是都看向楚云升,等待楚云升的決定。
  
  “不需要,殺了它!”
  
  楚云升說完,再不看高溫體生命一眼,轉過身冷漠離開。
  
  在他越來越遠的蕭殺背影中,那冰寒劍鞘的后面,兩邊的源門尊者絞碎著那艘最后的飛船,殺戮著無數的生命,撕裂瘋狂的高溫體源門的本體……
  
  “殺了我,你們也逃不了一死!”
  
  高溫體源門生命在臨死前,詛咒般地冷聲道。
  
  星空中,很快就要恢復平靜,飄飛的碎片靜靜地飛行,一場血腥的獵殺,仿若死亡般的暗域中一個微不足道的浪花,黑暗下,生命珍貴,又極其的低賤。
  
  另外一邊,三個源門引誘的疑似艦隊仍然沒有動靜,仿佛被這里的血腥嚇到,一動不動。
  
  抄后路準備偷襲的兩個源門,正在接近坐標,隨時可以展開攻擊。
  
  這時候,一只龐大的艦隊悄然出現在左旋聯軍精銳艦隊的頭頂上方,威壓般地俯視下來。
  
  一股強大的力量直接破開左旋兩個源門尊者的源空之地,將只剩下一口氣的高溫源門生命急速拉了回去。
  
  一切都是騙局,如果剛才接受它的投降,現在突然暴起的里外夾擊。
  
  豬也只是一個誘餌!
  
  “這么說,那邊的疑似艦隊也是一個誘餌?”楚云升抬頭看著高高在上的龐大艦隊,沉靜地說道。
  
  信號的另外一頭,戥平靜地說道:“是的。”
  
  黑暗中處處都是殺機,它們似乎掉入了一個巨大的陷阱之中,價值十個單位的疑似艦隊,調開了左旋艦隊五個源門,成豬的高溫體源門,竟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逼真地暴露出它們留守源門的數量與戰力。
  
  指望敵人是笨蛋,指望敵人不敢狠絕地玩命,最后都必將死得很慘。
  
  能夠存活在星空暗域之中的,沒有一個是簡單的。
  
  “殺光它們!一個都不留!”
  
  只剩下一口氣的高溫體源門,冰冷地朝著左旋艦隊嘲諷道:“我說過,就憑你們也能殺掉我?”
  
  威壓下來的龐大艦隊,越來越近,高能武器急速攀升能級,穿過左旋聯軍布置下的級差梯,泰山壓頂般地壓下來。
  
  而左旋聯軍此時已經變陣,以主艦為首,利劍般向上飛起,一艘艘戰艦跟隨其后,從四面八方匯聚上拉,在星空中,仿佛形成一個沖向天穹上龐大艦隊的鋒銳箭矢!
  
  “殺不死你么?”
  
  楚云升拔出紫氣之劍,隨著艦隊凌厲上沖中,劍鋒冷冷地指向高溫體生命:
  
  “把它拉下來!”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