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1184 獵殺

^
  
  絕對零度在星系的邊緣停了下來,探測器的數字停止了跳動。
  
  殘活下來的艦隊,交雜在一起,飄飛在星空之中,其中一些戰艦悄然關閉推進器,慢慢隱入暗域的邊緣。
  
  左旋總聯軍按照年輕人留下的安排指令,也迅速地關閉了推進器,調集源門尊者,展開源門之法,將以慣性航行的艦隊,掉轉方向,沒入另外一個黑暗之中。
  
  宛如銀河系的燈一樣,逃出生天的一個個艦隊,推進器產生的光輻射也在逐一的快速“熄滅”當中。
  
  沒有逃出來的其他艦隊,沒人知道它們現在是什么情況,那是無人知曉的領域。
  
  而逃出來的艦隊,此刻才真正面臨著最為“黑暗”的時刻。
  
  反應迅速的艦隊,已經在黑暗中將自己藏好,反應稍慢一點的艦隊,隨即便驚恐地發現,黑暗中似有一雙雙“眼睛”饑餓與貪婪地盯著它們。
  
  暗域,極其空曠,長達從十幾萬光年,乃至幾十萬上百萬光年的恐怖距離。
  
  這還是超星系團的內部,如果是超星系團的邊緣,面對直徑高達數億光年的宇宙空洞,飛船中就是有著時空效應,等到了“對岸”,生命體也幾乎死絕。
  
  當然,絕大部分飛船根本不可能飛越得了上億光年的空洞,最終的結果,只能冰冷地如幽靈般地飄蕩在空洞暗域之中,永遠也無人知道。
  
  暗域中物質極為稀薄,物質密度以可憐的一兩個原子計算,基本沒有星球,甚至連暗物質都沒有,它們大多云暈狀聚集在星系之中。
  
  那種運氣逆天,能在暗域的半路上,遇到一個從來沒有被人發現過的暗弱小星系,或者遇到一個被恒星系拋出來的流浪星球,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沒有物質,便意味著沒有資源補充,推進器或許還可以依靠均勻存在的暗能量工作,但飛船損壞無法修理,物資消耗無法再生,甚至連生命都無法維持。
  
  最底層的食物,光有著暗能量,沒有物質,也無法生長,即便是暗生植物,暗能量也只能代替光的作用,所需要其他比如地球植物需要水以及各種元素,無法提供。
  
  高級一點的,像線體樞機那樣的生命,暗域之中,也沒有生命可以讓它掠奪,只能一點一滴地消耗著自己的生命,期望早日達到“對岸”,而且,船還不能壞,否則就永遠留在暗域中吧。
  
  生命層次低的,休眠是唯一的選擇,以此降低生命消耗的速度,生命層次高的,可以“關閉”生命體許多功能,調節生命資源到最需要的地方,提高效率。
  
  但不管是哪一種,所有艦隊都或前或后地意識到,并不是它們一個艦隊從這里出發橫渡暗域,它們的身邊,那些黑暗的地方,還有著和它們一樣的艦隊,正在暗中窺視它們。
  
  并不是每一只艦隊都有暗域航行的經驗,像伏希艦隊這樣的情況,極為稀少,大部分艦隊,自種族第一個原始智慧生命仰望星空起,一直到現在,都不曾踏足暗域半步。
  
  經驗,此刻,是一個艦隊,一個種族能否在這里生存下去的重要因素之一。
  
  伏希艦隊本來是在清艦名單上,正是因為有著這樣的經驗,甚至還趕忙提供了一份不知真假的古老暗域圖,被楚云升保留了下來,此刻,它們正在調集本種族歷史學家,向主艦匯集,“考證”那些如神話般的暗域圖。
  
  勉強不在名單上的三大艦隊,現在也漸漸地明白年輕人為什么改變了級差梯的結構,只漏掉它們武器部分的物質,而不動它們的推進器。
  
  他從一開始就仿佛預見到了現在的形勢,很早之前就做下布局,讓盡可能多的飛船艦隊,失去武器,逃出星系,飛入暗域。
  
  幫助它們減輕質量,幫助它們逃命。
  
  為的就是現在,將這些失去武器的飛船艦隊當成自己的“食物”,從它們身上彌補所丟棄的物資,獲得補給,聚集可以讓總聯軍橫渡暗域的資源。
  
  讓它們逃出來,再把它們干掉!
  
  星空從來就是這么殘酷,暗域沒有補充,唯一的來源只能是同類。
  
  而準備這么干的,也絕不止年輕人一個,敵軍瘋狂大逃亡的時候,就有“人”向各處發出逃命的“好心”警報。
  
  迅速潛伏在黑暗中的一雙雙“眼睛”,此刻早已經死死地盯上最為弱小的艦隊那些在星系與暗域邊緣四處緊張探測,惶恐不安的可憐鬼。
  
  但它們并沒有立即兇狠地立即撲殺上去,這時候,還要給那些可憐鬼們希望,不能讓它們絕望,否則它們也許會寧愿毀掉自己的一切。
  
  另外,它們的背后可能還要更強大的眼睛在盯著它們,暴露自己,就是提前死亡,它們需要等待,等待那些可憐鬼緊張地開始航行的時候,等待著絕殺的機會。
  
  暗域什么都沒有,唯一就是時間多。
  
  左旋總聯軍精銳艦隊所有的推進器都已經熄滅,無數被動探測器打開,同樣緊緊地盯著那些欲哭無淚、孤獨無依的可憐鬼們,并迅速計算著那些“眼睛”的可能位置。
  
  獵殺,將在不久之后,在黑暗中,血腥地展開!
  
  源門生命是總聯軍的殺手锏,可以迅速展開獵殺,迅速撤出戰斗,防止自己暴露。
  
  但在之前瘋狂逃亡的路上,哪怕是再精銳的艦隊,也被沖散了不少,大約一半的源門生命在緊急戰斗時失去了聯系,一半以上的先進戰艦隨著它們分別失蹤。
  
  總聯軍此刻能夠聚攏的源門尊者,加上楚云升在內,也只有八個。
  
  其中七個正在趕往主艦,而楚云升卻飛向了弭婭的戰艦。
  
  所有冷星艦隊的原戰艦,都被拋棄了,它們都是老冷星艦隊淘汰下來的殘破戰艦,速度與戰力都實在太弱了。
  
  但戰艦中的生命,卻因為楚云升的關系,卻沒有遭到清減,都轉移到其他更加先進的艦隊中去,其中主艦最多,大部分地球人都在那里,而血族退化人卻在弭婭的戰艦中。
  
  楚云升不知道孵墳蟲有沒有逃出來,以它粒子穿梭的速度,應該不會比其他艦隊慢,但是他讓總聯軍在剛出來的時候,冒險掃描過一次,始終沒有發現它。
  
  星際鏈路雖然不可能只有一條,但最優的也不會太多,不在總聯軍的這個方向,就有些麻煩了。
  
  每個最優星際鏈路方向都各不相同,一旦到了暗域,空無一物,極有可能永遠都找不到對方,除非主動打開信號。
  
  但那樣的話,不論是孵墳蟲,還是總聯軍,唯一的下場就是提前暴露自己的位置,十分的危險。
  
  楚云升準備讓小長羽再試一次她的特殊本領,看能不能找到孵墳蟲的位置。
  
  其他辦法,他暫時還沒有想出來。
  
  回到弭婭的戰艦,冷星艦隊的核心人員都在這里,楚云升沒有過去,而是獨自來到戰艦中的一個陰暗角落。
  
  他在離開戰艦去參戰之前,留下了一道符文。
  
  這道符文不是攻擊符,也不是封獸符,而是一道他熟練無比,渾然天成到三階巔峰的治愈符。
  
  但這道治愈符的作用不是用來救活一直自稱將死的那個外星生命,楚云升也不能確定它到底是真要死,還是假要死,而且三階的治愈符也做不到。
  
  直到現在,這道符文被觸發,他才可以肯定下來。
  
  治愈符的作用,僅僅是在這個外星生命將死的時候,觸發,讓他能夠迅速知曉,并延遲它死亡的一點點時間。
  
  符文被激發,楚云升來到角落,年輕人迷離之間,以為看到了老池,它微微地嘆息:“老池,我分析過,沒用的,我要死了,老池你要好好活下去,別在看那些……”
  
  楚云升不知道他在亂七八糟地說些什么,時間不多,他飛快地說道:
  
  “我不是老池,我是楚云升,我有兩個辦法能救你活命,但選擇哪一個,你自己決定。”
  
  ***
  
  第一更。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