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19)     

黑暗血時代1183 燈滅了

^
  
  楚云升默默地懸浮在弭婭的戰艦中,目光看著前方的投影,久久不語。
  
  全息投影上,大約有著上百列不斷下降的數字,每一個數字都代表著一個獨立探測器所發回來的信號值。
  
  這些探測器在總聯軍飛逃的路上被不斷地投放,每一次投放數百顆,組成一列,然后隔上一段距離后,再投放下一列,到現在為止,已經有上百列,并且數量仍在不斷地增加之中。
  
  楚云升的身后站著海國大殿主和拔異,側面是金甲源門,它是唯一一個登上弭婭戰艦的源門,此刻全都盯著前方一列列飛速下降的數字。
  
  同樣的數字在總聯軍的主艦中以更大投影顯示,上千的科研生命屏住“呼吸”,同時看著那些驚心動魄下降的數字。
  
  其他先進的艦隊,三大艦隊,一直到伏希的艦隊,所有的艦隊,所有的重要人物,全部盯著那些仿佛以不可抵抗之意志持續下降的數字。
  
  下降速度的越來越快,數字越來越小,所有人都越來越來專注,越來越沉肅。
  
  突然,第一列一個探測器的信號被放大投影上,數字下降的速度剎那間變得緩慢起來,仿佛每跳躍一下,就要耗費無限大的力量一樣。
  
  然而,從弭婭戰艦,從總聯軍,一直到最后面的一支艦隊,所有生命此刻幾乎同時“站起來”,臉上的緊張之色幾乎繃緊到了極限。
  
  那個最早被投放的探測器,仿佛重病一般斷斷續續地傳來時有時無的信號,數字已從龐大的值下降到個位數!
  
  每一次跳變的時間間隔越來越長,極其的艱難,但仍然不可抗拒!
  
  在弭婭的戰艦內,數字被轉化為楚云升熟悉的十進制,在其他戰艦則是其他更為適合運算的其他進制。
  
  9,8,7……
  
  此刻許多科研的生命,有血液的,血液幾乎凝固,沒有血液的,全身繃緊地微微顫栗。
  
  6,5,4……
  
  數字艱難地下降著,每一次下降,仿佛如同來自神的意志!極為艱難,卻不可阻擋!
  
  3,2,1……
  
  許多生命已經渾身顫抖,全都死死地盯著那個極其漫長的“1”。
  
  那仿佛是永恒漫長的一個“1”,堅強地抖動在信號器上,似乎身上壓著整個宇宙的重量,沉甸甸,透不過氣來。
  
  一秒鐘,兩秒鐘,三秒鐘……
  
  信號突然消失,留下仿佛無限漫長的寂靜。
  
  總聯軍所有艦隊中,此時一片的極靜死寂,一個個生命體寂靜無聲地看著消失的信號,仿佛集體陷入了一種無法用語言來表達出來的情緒之中。
  
  信號消失,意味探測器失去工作能力,意味著那個“1”跳變了,失去了那個“1”,只剩下最后一個數字
  
  “0”
  
  許久后,弭婭戰艦的控制艙中,有了動靜,拔異搓了搓手,似乎感覺有點冷,開頭道:“那得冷成什么樣子?”
  
  他旁邊的海國大殿主沉沉道:“絕對零度!”
  
  這四個字,仿佛立即成了飄蕩在所有艦隊頭頂上的幽靈,不斷地回蕩。
  
  “一個理論上的值,只能無限逼近,永遠不可能達到,否則……”
  
  年輕人蕭然的聲音傳來,說到這里停頓了一下,像是被卡住了脖子。
  
  拔異看了楚云升一眼,道:“否則怎樣?”
  
  海國大殿主奇怪地看了看拔異,它和拔異相處時間比較長了,早就知道拔異這個粗狂的人竟然有許多地球人高等學位在身,雖然他自稱是“工作”需要和無聊才去學的,但比起起步晚的它,也算是博學多識了,怎么好像什么都不懂的問那個外星生命?
  
  不過,它也很想知道“否則”到底會怎樣,也沒有多想,等著那個外星生命回答。
  
  可惜,年輕人卻沒有配合,黯然地嘆息了一聲,便不再說話,讓它有些失望。
  
  這時候,楚云升淡淡地說道:“否則許多基本物理理論要被改寫嗎?”
  
  年輕人出神地“看”著第一列上那些不斷清零的數值,對那些“零”無比敬佩地說道:“是的,或許還可以有其他的理論可以修補,比如零點能之類,但要實現絕對零度,除非了解宇宙的開始,或者了解宇宙的終點,否則我不知道如何能做到。”
  
  楚云升仍舊望著那些繼續驚心動魄下降的數字,望向數字的背后,道:“哪里會發生什么?”
  
  第一個探測器的位置就是總聯軍原來集中艦隊的地方,此刻他們已經看不到那里。
  
  年輕人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無限接近下的情況,所有物質的熱運動消失,從宏觀到微觀,一片死寂。”
  
  楚云升道:“也就是說那里將是一片的黑暗?”
  
  年輕人道:“是的,恒星將熄滅,行星將靜止,一切都將在沉沒在冰冷的黑暗之中。”
  
  楚云升突然道:“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或者,它有什么作用?”
  
  年輕人苦笑道:“對不起,前儲大人,我真的不知道。”
  
  楚云升便不再問下去,看著數字背后那片黑暗的投影,許久后,轉頭向拔異道:“你覺不覺得有點像我們離開冷星時的情況?”
  
  拔異立即明白,楚云升并不關心這種強如逆天的絕對零度是如何實現的,而是關心是誰造成的,換句話說,“敵人”是誰!?
  
  但他不清楚,想了想道:“可能只有烏怒人知道吧。”
  
  楚云升不可能再去問烏怒人,現在也不知道在哪里,到處都亂糟糟的飛船,拼命地朝著暗域逃命。
  
  就是知道,烏怒人也不可能再告訴他,他們已經是死敵。
  
  為了加快總聯軍的飛逃速度,楚云升同意了先進艦隊的請求,將它們所列名單上的落后艦隊排除出去,集中所有最先進的艦隊形成最有戰斗力的精銳艦隊。
  
  但楚云升并沒有完全按照它們的提議進行大清減,他讓名單上的落后艦隊將種族種子送往主艦,答應它們一旦情況好轉,就會讓它們重新生根發芽,重建種族。
  
  這是拔異提出來的,以此來讓他這桿左旋聯軍的旗幟,在進入暗域后不會“過期”,仍保證有許多種族的利益捆綁在他身上,即便是那些先進的艦隊,也要擔心在混戰中被滅族,存放在主艦的種子庫,就成了捆綁所有艦隊的另一桿旗幟。
  
  只要他還活著,這些種子庫就有安全的保證,同樣,反過來,他保證了這些種子庫,其他艦隊才會繼續承認這桿旗幟,形成相互制約,仿若一種約定。
  
  楚云升與總聯軍所有艦隊的關系,從通向暗域道路打開的一瞬,就開始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前面本來攔截它們的敵人,漸漸就要被它們追上,而后面,加速比它們早的敵人,此時,也漸漸出現在視野之中。
  
  大規模的混戰即將開始。
  
  那些速度極快的敵艦,越過被左旋聯軍拋棄的落后艦隊,只要不擋在它們逃亡道路上的,一概不管,但影響到它們星際鏈路的,毫不猶豫地發起最猛烈的進攻。
  
  楚云升飛回了主艦,他要和十六個源門生命匯合在一起,形成最尖刀的戰斗群。
  
  在他走之前,他在暗艦中布置下一道符文。
  
  ……
  
  年輕人一道一道的作戰命令下達下去,三大艦隊發現他突然偏好起它們拿手的本領級差梯。
  
  經過年輕人與總聯軍先進艦隊的改良,威力更加強悍的級差梯,被密密麻麻地布置在星空之中。
  
  然而當一艘敵軍飛船飛入布置之中,出乎楚云升以及三大艦隊的意料,改進后的級差梯,像是有選擇的一般,集中主要力量流失掉它武器部分的物質,對它的推進器部分不動分毫。
  
  質量的減輕,使得敵軍飛船推進的更加地快,仿佛在鼓勵它們逃命,而不是將它們攔截在自己的身后。
  
  年輕人沒有解釋,此時,他極度地繁忙,透支著越來越虛弱的生命,組織艦隊準備迎戰。
  
  不管怎樣,仍有部分極其先進的敵軍戰艦,能夠抵御住級差梯的攻擊,完好地帶著武器系統高速飛至總聯軍的后方,而它們的前面,敵人的影子也能看見了。
  
  一艘艘推進器啟動到最大的戰艦,在黑暗的星空中,驟然發動進攻。
  
  眼花繚亂的各種武器綻放在通向活命的死亡之路。
  
  后面的敵人追上它們之后沒多久,它們便追上了前面的敵人。
  
  混亂,徹底的亂,在瘋狂的逃亡之路上,瘋狂地殺戮著。
  
  這時候,就體現出楚云升這桿旗幟的重要性來了,如果沒有他這桿旗幟,在這種瘋狂下,組織將徹底崩潰,每一個艦隊都殺紅了眼,只要擋在自己的前方,不論是敵軍,還是友軍,統統殺無赦!
  
  年輕人放過了速度比總聯軍更快的敵軍戰艦,讓它們沖向自己前方的“友軍”艦群之中。
  
  速度比它們慢的也追不上它們,更沒有必要攻擊它們,威脅主要來自速度與它們差不多的敵軍。
  
  而這些敵軍戰艦,因為敵軍總基數的龐大,數量依然很多。
  
  年輕人努力地強撐著最后的生命,控制著一艘艘戰艦與對方交戰,利用好每一次源門生命的出擊。
  
  他仿佛知道自己大限將至,極為認真地用自己的生命在“演奏”著他最后的戰爭。
  
  戰火漸漸白熾化,艦內時間每一分鐘,都有戰艦毀滅,星空中留下遍地的尸體殘骸。
  
  混戰,從一開始就極為的凌亂,因而也顯得極為的瘋狂。
  
  殺戮中,總聯軍依然陸續有大量的戰艦陣亡,年輕人的意識開始漸漸模糊,有時候甚至連命令都發不出去,聽不清那壯麗星空傳來的美麗信號。
  
  他虛弱地望著戰火紛飛的星空,絢麗的光影,穿梭的幽暗艦身,來回飛殺的源門生命,爆裂四起的碎片……
  
  這樣美麗的世界,他留戀,卻不得不離去。
  
  他以前一直覺得自己就是為戰爭而生,那么死,也應該向偉大的英雄前輩一樣,死在絢爛的星空之戰中。
  
  他努力地睜著“眼睛”,想要看得更清楚一點,將最后一刻的畫面留在腦海中,伴隨他走向生命的終點。
  
  終于要走了么?
  
  他迷戀地望著星空穿梭的光影,那凌厲的進攻!
  
  可惜,還是沒有以勝利走向死亡啊。
  
  他終于完全失去對戰爭的控制,無限地遺憾中,漸漸閉上“眼睛”,仿佛又看到了那場慘敗,看到了為了而死的衛士,看到了微笑的老師,看到那繁華的光芒中,悉數陣亡的族人……
  
  他的“眼角”,暗艦陰暗而冰冷的角落,落下一道不屬于人類的淚水。
  
  他仿佛又看到了老池認真地看著道:“俊哥,你放心,我會幫你偷來的……”
  
  ……
  
  外面,混戰忽然停了下來,混戰的無數艦隊已經來到了暗域!
  
  無數的艦隊,無數的生命,不約而同地回望身后,那極其龐大的星系。
  
  那本應該是璀璨無比的億萬星光匯聚之地,此刻,在艦外時間中,一顆恒星接著一顆恒星飛快地熄滅著。
  
  黑暗漸漸籠罩一切,從宇宙中,將整個星系的億萬星光徹底抹掉。
  
  如果,那一顆顆恒星,是銀河系在宇宙黑暗海洋中的一盞盞燈的話。
  
  那么,此刻,仿佛有人拉了一下“開關”,銀河系的“燈”,全滅了。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