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7)     

黑暗血時代1173 突破六元天

^
  
  楚云升是在刀口上活下來的人,任何時候都能保持最起碼的鎮定,外面的那些源門生命聚集到刺惡之前,就說明它們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么事情,否則以源門的力量,完全可以在更遠的地方就發起攻擊。
  
  神使已死,這些源門攻擊他的動機基本不再有,反而還要擔心他會不會出事,一旦他再出了事,總聯軍的大旗也就轟然而倒。
  
  這大概就是它們聚集在這里,而且看起來十分焦急的原因。
  
  當然他也做好了反擊的準備,要殺死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一旦真的遭到了攻擊,他立即就會轉換陣營,站到逆反元氣的那一邊,以其剛烈鋒銳展開最強的反擊。
  
  代價可能本體徹底崩潰,甚至消失,但真要死也未必,至少還有生命戰甲,以及堅固的零維,還有一絲活下來的可能。
  
  其實危險一直都有,如果十六個源門一起攻擊他,即便他狀態正常,也必死無疑。
  
  之前沒有人敢再動手,現在依舊沒有人敢。
  
  行走于刀鋒之上,游弋于死亡之淵,他也習慣了。
  
  這一次,主要是他完全沒有料到逆反元氣超乎了想象的剛烈,否則他驚都不會驚一下。
  
  逆反元氣仿若盡起其“生命”,與本體元氣巔峰對決,楚云升暫時不去管那些源門,調動身體中的每一道力量,與之慘烈地相互對殺!
  
  本體元氣不夠,就用攝元符迅速補充,來不及補充,就調動生命戰甲中的火元氣參戰,戰甲中的火元氣頂不住,就規模地發動從孵墳蟲那里封來的超穩定火能量,宛如一場龐大的戰役,逆反元氣只有孤零一人,而他卻坐擁千軍萬馬,威勢赫赫!
  
  但盡管這樣,鋒芒空前的逆反元氣以一往無回的慘烈氣勢,勢如破竹,一戰而破本體元氣,再戰破戰甲火元,三戰大破急速援兵穩定火元,睥睨之勢,再顯削平天下的崢嶸!
  
  楚云升被逼的節節敗退,身體中的陣線早已經總崩潰,到處都是丟盔棄甲,全軍潰敗。
  
  氣勢如虹的逆反元氣,橫掃戰場,意志飛揚,劍指楚云升最后死守的“陣地”。
  
  這道陣地是通往種子的道路,是最后的陣線,楚云升現在也不敢確定它會不會一口氣殺入零維,一旦戰火燃燒零維空間,就動搖了他的根本,不僅僅是本體的問題了。
  
  因此,這里必須死守,哪怕是動用靈蘊,也在所不惜!
  
  他是真的沒有想到,只是一次突破,竟然被逼到需要再次動用靈蘊的地步。
  
  這還是五元天破六元,屬于樞機境界內的提升,如果是破七元天呢?那是樞機飛躍源門的大關卡,現在它就鋒銳至此,如果今天不將它徹底消滅,到那時候,自己拿什么怎么來擋住它?
  
  轉眼之間,最后陣地的決戰燃燒般的爆發。
  
  數不清的本體元氣,數不清的火元氣,灰飛煙滅,數不清的逆反元氣慘烈陣亡。
  
  一邊潮水般地涌上陣線,死守陣線,一邊縱橫天下般地殺殺殺!
  
  楚云升開始緊急調集靈蘊,他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本體元氣與火元氣的“聯軍”,眼看就要被再次被攻破!
  
  種子通往身體世界的“通道”遍布全身所在,廝殺也就無處不在,每一個細胞,每一寸膚發,都是雙方激烈拼殺的爭奪之地。
  
  廝殺至此,他估計就是將最終突破到了六元天境界,本體也慘不忍睹了。
  
  他不是靈,對靈蘊攻擊上的運用,只能用在增強自己的力量運用上,使之短暫地提升到質變的程度,星艦之戰和艾希爾青劍對戰就是這樣,擊殺天羽族的時候用于劍氣更是如此,而冷星之戰的時候則是用于符殺。
  
  最后的陣線岌岌可危,逆反元氣踩著本體元氣與火元氣的尸體,撕開一條血路,攻入種子的通道,發起決死般地最后沖鋒!
  
  它“知道”楚云升在那里有著這具身體最為強大的力量在等著它,它也“知道”自己必死無疑,因為它也是楚云升,是楚云升的一部分。
  
  但它依然視死如歸地沖了過去,沖向死亡的硝煙之中。
  
  它本睥睨天下,它本一往無回,它本削平一切……它本舉世慘烈!
  
  死亡的凄厲聲仿佛激烈回蕩在身體的世界之中,震響每一個角落,悲壯地望著楚云升用靈蘊筑起的秩序長城堅不可摧,望不到盡頭,冷漠而巍峨。
  
  它終于敗了,敗在那高聳入云的冰冷城墻之下,敗在站在高高城頭上的楚云升冷漠目光下,橫尸遍野,血流成河。
  
  它倒在堆積如山的尸體上,帶著它的不甘,帶著它的不屈,冷冷地望著巍峨的長城,凄涼地望著城頭上冷漠的楚云升,化作一道淡淡消散的殺……
  
  ……
  
  楚云升睜開眼睛的時候,全身已不能動彈。
  
  火元氣慘然中兵退戰甲,本體元氣殘余大軍腳踏逆反元氣蹂躪后的一片廢墟,正在緩慢地重建整個世界,恢復著身體中的秩序。
  
  荒涼的世界中,宛如碎裂的大地,滿目的瘡痍。
  
  第六元天突破了,但本應是一個嶄新世界的第六元天,此刻卻如末日的殘陽,灰暗地照射著大地。
  
  楚云升心沉如石,突破了,但還不如不突破,戰力估計大大下降,形同重傷,本體、生命戰甲、乃至靈蘊,都集體程度不同地元氣大傷。
  
  唯一沒有受損的零維,仍舊不能用。
  
  烏怒人怎么辦?銀色戰艦以及雪苑使的主子怎么辦?
  
  他心中微微有些冰涼,目光卻異樣的凌厲。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驚動而來的源門尊者們早早地退到稍遠的地方,不知道楚云升這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議論紛紛中,擔憂之色越來越濃密。
  
  等到本體稍微恢復了一點,楚云升便迅速融入生命戰甲,此時他是不能倒的,一倒就一點希望都沒有了。
  
  見他恢復如常,一眾源門尊者雖然可能心中仍有疑惑,但也稍稍安定了一些,漸漸散開。
  
  刺惡等人都走光了,立即飛過來道:“尊上,你沒事吧?”
  
  楚云升搖搖頭:“不要緊,拔異那邊有消息了嗎?”
  
  他讓拔異負責主戰艦這頭與冷星艦隊那邊的聯系,逆反元氣折騰了半天,也不知道意意斯有沒有聯系上那個“人”。
  
  刺惡一直沒有離開過,也沒有收到信號,自然不知道地說道:“還沒有,我去問問。”
  
  片刻后,它便又帶回來一個壞消息:“意意斯出事了,拔異兄弟還在了解詳細的情況,等一下就過來。”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