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172 錚錚然

^
  
  小長羽沒有選擇,楚云升剛剛在源門尊者們面前說過,不聽號令者,必殺!
  
  她雖然沒有楚云升的功法,但她也只是樞機。
  
  神色平靜地融入那片含有命源的血肉,小長羽立即皺了一下眉頭,一抹強烈的殺意從她的心底深處洶涌而出,熾烈的燃燒,仿佛要焚起她的靈魂一般凌厲。
  
  好在只是一片,她強行使用樞機之力勉強鎮壓下來。
  
  然后才發現,并沒有了以前的那種“毒素”……
  
  接著那絲命源開始迅速消失,她不及多想,立即追本溯源追上去。
  
  與此同時,楚云升也迅速進入零維之中,沒有任何遲疑,飛快地經過黑氣沖開的那道分叉線,也來到氣泡的世界。
  
  黑線就在他身后,但這一次,他小心了很多,沒有沖出太遠,還能找到來源。
  
  一路上漫長的航行中,他便小心地再試著來到過這里,但都沒有離開太遠,更不敢再胡亂闖入其他氣泡。
  
  這里很可能是他將來誕靈的線索之地,再大的風險也要進來,現在能做的只是簡單地觀察。
  
  一到了氣泡的世界,楚云升便立即四下搜看,片刻間,只見一道暗弱的光芒從遙遠的殘破橋下,一閃而過。
  
  來無影,去無蹤。
  
  不知距離,不知方向,更不知是不是小長羽所引起。
  
  能夠看到的只有這么多,隨即除了氣泡沉浮變化,整個世界恢復殘破的“安靜”,仿佛是被遺棄了無數億萬萬載一般。
  
  每一次到了這里,楚云升總感覺很不舒服,像是有著什么東西壓抑著,看不到,觸不到,又充滿了腐朽的灰暗色彩,如同落滿灰塵的世界。
  
  他沒指望一次就能夠觀察到小長羽在這里的變化,積少成多是他目前對這個世界緩慢了解的辦法,或許需要很久很久,才能了解到一鱗片葉,只要能從第三戰場活下去,這個時間總會有。
  
  順著黑氣形成的關系線,楚云升小心地退了回來,很小心地不碰到周圍任何一個氣泡,否則出了“自殺”,他還沒有任何其他的辦法,能夠回到自己的身體。
  
  睜開眼的時候,小長羽已經“醒來”。
  
  見她眼神微微迷惘,楚云升立即開口問道:“看到了什么?”
  
  小長羽搖搖頭:“有些奇怪,被擋住了。”
  
  楚云升皺了一下眉頭,道:“被擋住了?什么擋住了?”
  
  小長羽依舊搖頭:“我不知道,有什么東西擋住了我追上去。”
  
  楚云升心道,難道是感染的緣故?除此之外,并沒有其他的變化。
  
  這時候,又聽到小長羽更加迷惘地說道:“它似乎想抓住我,我說不清楚這種感覺,就在一瞬之間發生,然后消失了。”
  
  這一下,楚云升也弄不懂了,氣泡中的世界兇險異常,他如今所了解的范圍連皮毛都算不上,也就無法解釋小長羽到底遇到了什么。
  
  片刻后,他想了想道:“暫且先這樣吧,這段時間最好不要再用你的這種本領,大戰在即,我也沒有多少時間。”
  
  如果小長羽因為再次用他的命源通過那個世界,被什么東西盯上了,暫時還是銷聲匿跡的比較好。
  
  他現在也不能再放小長羽離開,孵墳蟲遭到感染后,一直想不起禁地的位置,小長羽就是唯一的線索了。
  
  至于氣泡里可能遇到了什么東西,楚云升不知道是感染的問題,還是真的被什么盯上了,但都不在意,對他來說,虱子多了不怕癢,他要整天困惑這些事情,早就成“迷惑人”了。
  
  但他發現面前的這個小長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顯然又“迷惑”上了,細細的眉頭又緊緊地蹙了起來。
  
  不去管她,楚云升在平臺上找了一個安靜的地方,讓刺惡放哨,他準備全力沖擊一下本體六元天的境界。
  
  五元天的命源體修煉,像是過山車一樣,他都沒怎么體會,就到了終點,快得讓他都感到害怕。
  
  雖然他和海國大殿主說境界是物理變化,沒什么穩不穩沒什么關系,的確也沒騙它,只要修煉的方式正確,不過是變化快與變化慢的區別,但到了他自己身上,卻仍有些不安。
  
  他和海國大殿主不同,修煉幾乎已是獨闖一路,如此順利,讓他想起曾經的修煉歧途,快是快了一點點,代價卻極為慘重。
  
  走一條陌生的道路,再怎么小心也是不為過的。
  
  再趕來第三戰場以及總聯軍的路上,他就一直壓制沖擊六元的境界,一步步地抵擋住境界的攀升,死死地壓在第六元之下。
  
  如果再強壓下去,楚云升擔心突圍決戰的時候,頻繁使用本體元氣,分心分神,在戰場猝然沖上六元天,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臨陣突破,聽起來很振奮,很強大,實際上的現實是全新的境界下,各種手忙腳亂,各種不熟悉,即便突破一境,也會因為無法適應地發揮出來,而導致戰力大大下降,甚至還不如原來的境界。
  
  這是他多年來陣戰經驗所得,熟悉地使用老東西的效率,遠遠穩定并高于猝然遇到新的東西。
  
  意意斯的消息傳回還需要一段時間,這段時間內,大致也夠熟悉了。
  
  放開可以的壓制,第五元天的命源體修煉境界急速上沖,本體以飛快的速度改造著,但楚云升卻沒有觀察到命源本身有什么變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命源早已修煉過頭的緣故。
  
  一路波瀾無驚,很快便來到第六元境界的門檻,越過去,本體就是一個全新的境界。
  
  這時候,逆元體鬼魅般地再一次地出現了!
  
  它幾乎以極為剛烈的鋒銳形態推翻了本體所有結構,瞬間將楚云升打回混亂狀態。
  
  而他此刻整個人的氣質瞬間就如一柄沖天而起睥睨天下的利劍,仿佛要削平世間的一切!
  
  刺惡是距離楚云升最近的人,第一個感覺到這種變化,不知道怎么回事,還以為有敵人靠近,下意識地就繃緊了身體,準備戰斗。
  
  但下一刻,楚云升強行將逆元體壓制下去,本體元氣收復失地,“廢墟”上重建秩序。
  
  這個過程很快,上一次四元天沖擊五元天的時候,楚云升就經歷過一次,也算有一點點經驗了。
  
  但這個過程要往往復復不知道多少次,一次次顛覆、推翻、重建,來回折騰,翻江倒海,也就是楚云升意志堅韌到可怕,又經過十二支紅液的改造,才能堅持忍受下來,換做其他人早就崩潰了。
  
  逆元體推翻本體秩序,瞬間造就逆反元氣,錚錚然破體欲出,朝天列“劍”,升騰出一股去而不返的剛烈氣勢。
  
  楚云升一次次將它鎮壓下去,它一次次不屈地展出鋒芒!
  
  雙方的較量從一開始就盡顯慘烈,一次次的剛烈不甘,一次次的殘酷鎮壓,摧殘的卻是雙方共有的身體。
  
  楚云升在零維外根本控制不了越來越激烈的“戰爭”,早已通過種子,進入身體的微觀世界,親自參戰。
  
  五元天的順利修煉,就讓他感覺到不安,果然破境的時候出現了,雖然逆元體和修煉順利沒什么關系,但這要是在戰場上,一個樞機就能趁機殺了他。
  
  一進入身體,他便加入了秩序一方,帶領本體元氣“血腥”鎮壓逆反元氣,強攻猛打,冷酷到了極點,毫不留情,直到摧毀所有可見的逆元體逆反元氣誕生的基礎。
  
  一次鎮壓,一次秩序的重建,只是逆反元氣再一次不屈反攻的下一個開始,楚云升帶領本體元氣掃蕩每一個角落,嚴陣以待它的反攻,每一次,它的反攻都更加的剛烈與鋒銳,誓要沖天而起一般,削平一切。
  
  它每次出現的一瞬間,就像一個稚嫩的幼苗一樣,滋生在秩序的“土壤”里,充滿歡喜與朝氣,展現它頑強的生命力,但轉眼便遭到楚云升的殘酷猛攻,稚嫩的幼苗猶如突然身處暗無天日的狂風暴雨之中,拼死地抵抗,決死地相爭,不斷地剛烈,不斷地鋒銳,最終,凄厲地慘死在一次次冷漠的鎮壓之中。
  
  它仿佛在臨死前向楚云升泣血吶喊,向楚云升宣誓它永不屈服,錚錚然睥睨秩序,哪怕去死!
  
  沒有人比楚云升更清楚逆元體形成的原因,但楚云升絕不能容忍它,誓死要將它斬盡滅絕,否則本體必定混亂中崩塌。
  
  雙方激起的動靜越來越大,刺惡已經知道來源于楚云升,但它絲毫放松不下來,反而更加緊張外面的人越來越多!
  
  它一個樞機,面對著陸續飛來的源門,壓力可想而知。
  
  楚云升體內的戰爭還在繼續。
  
  他也沒想到這一次突破,逆元體竟會剛烈至此,仿佛誓死如歸一般,他已經在上一次突破時的激烈程度上,預計了數倍的可能,但實際已經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不要說是在戰場上,就是他躲在某個角落旮突破,此時也一樣驚動了所有源門。
  
  逆反元氣的氣勢一往無回!
  
  除非他花上漫長的時間,跑到荒無人煙的星空角落,前提是他還能保證在這一路上壓制得住突破。
  
  但那幾乎也是不可能的。
  
  他也知道現在很危險了,一旦有某個源門生命忍不住對他出手,他既有可能被殺。
  
  唯一的辦法就是以更加激烈的對抗,來嚇住所有源門。
  
  沒人知道他的虛實,是他之前,以及現在,最有利的地方。
  
  一次次慘烈的撕殺之中,逆反元氣如同不斷地磨劍鍛造,越來越鋒銳,越來越強大,終于一股空前凌厲的氣勢瘋狂而出!
  
  楚云升已經筋疲力盡,但仍強行振奮起所有力量,突破的關鍵時候到了!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