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19)     

黑暗血時代1169 尊上我去吧

^
  
  眾人心中不解,明明神使是死在這里,死在剛才,怎么是陣亡?
  
  不解歸不解,它們也是第一次知道神使的名字,都統統歸于那什么神國秘事好了,現在廢儲“當家”,自然他說什么是什么,就是說成神使畏罪自殺,也沒人會笨到跳出來反對。
  
  現在神使死了,倒了一桿旗幟,那么,楚云升不是廢儲也是了。
  
  銀色戰艦隨時來襲,大敵當前,楚云升沒時間和它們解釋那神使應該算是死在彩虹橋之戰的重傷之下。
  
  他大致明白神使為什么一定要殺他,慘烈的彩虹橋之戰十有八、九是因為尋找他而打起來的,結果左旋死傷慘重,神國必然有所怨言,甚至怨聲沸騰!
  
  唯一活著逃脫出來的,為了不讓他落入敵方之手,在力量遠遠不及對方的情況下,只能借刀殺人。
  
  否則即便它先找到自己,最終也會被俘虜。
  
  它絕不能讓自己被俘虜,成為對方的要挾,那對已經戰敗的神國將構成二次重大“傷害”,甚至造成無可挽回的內亂。
  
  神國之中,似乎仍有楚云升的支持者。
  
  于是,它應該想出了什么辦法,讓銀色戰艦從它的一系列舉動中,堅定的相信,自己手中還有前輩的遺物。
  
  為了私吞這些神之遺物,銀色戰艦為了避免消息走漏,就必然要殺他滅口,絕不可能將他帶回去。
  
  如果銀色戰艦中的生命真的達到了傳說中巔峰之境,那么神使的這套布局極為長久的計策,可謂十分的毒辣,算定了對方為了誕靈,會受不了誕靈的巨大誘惑,一定會上當!
  
  哪怕是一絲的機會,這些到了源門巔峰,窺視到一絲靈境的生命,也會為之而極度瘋狂。
  
  靈,那是傳說中的存在,和源門簡直天壤云泥之別!
  
  這片星空是荒蕪之地,殺了他神不知鬼不覺,就算知道,也可以推到激戰之中所致,它們依舊有功。
  
  只要他死了,沒有活口,也就不會有人知道它們私吞了左旋神尊的遺物。
  
  一切都在神使的布局之中,以弱小的力量,借刀殺人。
  
  召集樞機的目的,楚云升的確不能完全猜到,按照它的說法,無靈主契約,可以意味著很多種可能,甚至是為神國培養新靈留下種子!
  
  而且它似乎是在拷問他,提醒他不同位置的看到什么?如果處在神國的高度又該看到什么?
  
  這也反映出神國內部對他的矛盾心態,一方面想他速死,以免神國再次震蕩,收到重創;一方面可能又覺得老神尊不會做無意義之事。
  
  所以,它說它能做的,已經做完了,而不能做的,就是還沒有親眼見到楚云升死亡,確定隱患消除,還沒有做到。
  
  它從彩虹橋之戰中拼殺出來,意識原體遭到重創,堅持到現在,再加上降臨的反噬,早已經到了燈盡油枯的地步,所以始終都是冷冰冰的一幅死氣沉沉的冰寒樣子,也是它為了最大限度減小生命消耗,而選擇的極為單一的生物生理活動模式。
  
  對神國而言,它已經完成了使命,無論從哪方面看,甚至楚云升自己站在它的角度,從現在的情報來看,也會覺得他死掉,對神國都是有利的,活著反而是不穩定的巨大隱患。
  
  當然也只有楚云升自己心中清楚,絕境之時,他只會戰死,絕不會被俘虜。
  
  至于它最后的死,一是本身到了生命的盡頭,二是楚云升要活,就必然與它沖突,必定最后還是要先殺它。
  
  他與之間,代表著兩種意志,必有一個死。
  
  不是他說一句自己不會被俘虜就可以的。
  
  但它又是矛盾的,這種矛盾心態來自神國,不是它能左右的,所以才告訴自己,那個外星人是什么戰爭天才。
  
  它雖然死于此地,實死于彩虹橋之戰,因此楚云升才會說它是陣亡,而不是自殺,這也是事實。
  
  ……
  
  掌控住主艦,下一步就是清除烏怒人的隱患,在此之前,他需要了解冷星艦隊的情況。
  
  神使一死,他以前儲之名,接管總艦隊,海國大殿主等人立即水漲船高,成了前儲的“親軍”。
  
  這時候,自然沒有源門再敢要殺他們以補傷勢。
  
  楚云升也沒有進主艦隊,就在平臺上,抓緊時間找拔異了解情況。
  
  誰知道,拔異果然說了他一直擔心的事情,終究還是發生了!
  
  “分裂?”
  
  楚云升抬頭看向梅爾蒂尼,語氣稍沉。
  
  梅爾蒂尼明顯還帶著大陸國舊有的觀念,立即單膝跪地道:“尊上,當時的情況,若不果斷分開,海國大殿主等人必定死傷慘重,所有成果毀于一旦!”
  
  拔異插話道:“老板,我醒來后才知道已經分裂,不過梅爾說的也不是一點道理沒有,當時烏怒人已經控制全艦,稍有差錯,分出去的人都要死掉,烏怒人要的只是聽話的奴隸。”
  
  楚云升沒有立即表態,詳細的情況他還沒有足夠的時間了解,一會革變,一會烏怒,刺惡又在罵梅爾蒂尼,海國大殿主只知道嘆息,睥邁冷哼,小長羽與那個他都忘了是誰的新樞機一句話不說,場面很混亂。
  
  能出注意提意見的,反而只有梅爾與拔異。
  
  他現在的當務之急是了解到烏怒人有什么動作,金甲源門已經被他派去重新召集源門尊者,馬上就要兵發冷星艦隊,如果應對,他心中得有個譜。
  
  梅爾蒂尼從刺惡的推搡中掙扎出來,沉聲說道:“尊上,烏怒人的行動我們雖然無法搞清楚,它不信任任何艦隊中人,自己操控自動系統在幾個戰艦內制造什么東西,但我們的人每天都在記錄進出的物資種類與數量。”
  
  海國大殿主倒是沒像刺惡那樣攻擊梅爾蒂尼,反而為它說了幾句話,此時道:“那也沒什么用吧?難道能分析出來它在制造什么?總聯軍估計也沒人比烏怒人更加先進啊。”
  
  梅爾蒂尼點頭道:“是的,我們不知道,但是有人知道。”
  
  楚云升問道:“誰?”
  
  梅爾蒂尼立即道:“三大艦隊能夠存活到現在,大家都以為是烏怒人的功勞,這不完全對,還有一個人,我們現在還不知道它的來歷,但它通過一個冷星戰隊,聯系到留在原艦中的銀色軍團軍官,從我們手里獲取了大量烏怒人動態的資料。”
  
  拔異又插話道:“這個人我查了,原來是地球人,后來靠管理漏洞,加入了冷星戰隊,隊長叫弭婭,再往下就查不到它現在的身份,十分的神秘,弭婭等人也很警惕,就是不肯告訴老子的人,不過我估計她們也不知道,但我從收集上來的情報中推測,此人現在對三大聯軍的影響力極大。”
  
  楚云升皺眉道:“弭婭?苒的戰隊?”
  
  拔異點頭道:“是的,老板,她現在表現據說很優異,冷星人那邊正在準備提拔弭婭她們。”
  
  他沒有告訴楚云升秀的事情,這時候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楚云升也沒有追問,他現在馬上要想辦法聯系到這個人,而且必須是一個可靠的人。
  
  眼前,最可靠的人就是拔異,但是他決不能回去,他是樞機,到了這里應該就是死了,一回去就會立即被懷疑。
  
  “尊,尊,尊上,我去吧。”
  
  這時候,一個緊張的聲音在冷星勢力團體中弱弱傳來:“我、我是運輸飛船的副駕駛師,完成運送任務,按照正常的規程返航,烏怒人應該不會疑心。”
  
  楚云升抬頭望去,詫異道:“意意斯?你怎么也在這里?”
  
  ******
  
  第二更。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