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7)     

黑暗血時代1168 神使

^
  
  劍鋒寒芒微微閃動,仿佛還要再擇人而噬,所向之處,源門噤聲,樞機低頭,飛船懸停。
  
  墨跡大源門的死,終于震懾住了所有人,一時之間,主艦之中,無人再敢異動。
  
  能夠接連瞬間殺死兩個源門尊者,其中一個還是總聯軍最強的源門,實力必然已登峰造極!
  
  雖然沒人察覺到蘊藏在劍式中的靈蘊,但諸源門反而更為驚震。
  
  楚云升在瞬間將它們所有的源門之法同時打回原形,這種力量顯得更神秘與可怕,因為它比靈蘊更不為諸源門所知。
  
  即便是認識楚云升的金甲源門,也完全不知道他的虛實,更不要說其他人。
  
  拔異算是這些人中唯一對楚云升“知根知底”了,可是現在,也一頭的霧水,比別人更加的錯亂。
  
  鴉雀無音中,主艦傳來一道毫無感情的波動:
  
  “你進來吧。”
  
  聽到這道波動的聲音,一眾源門頓時松了一口氣,這是神使的聲音。
  
  一邊是廢儲,一邊是神使,它們夾在當中,若是強令它們繼續攻擊,聽還是不聽?打還是不打?
  
  不打是抗命,打是送命!
  
  雖然楚云升剛才沒有說他是不是廢儲,神使剛才又說他是假的,但金甲源門說出楚云升的來歷與名字,和神使之前發出的消息一致,這是作不了假的,日后去那支分聯軍一打聽便知道。
  
  大家也不是傻子,神使向全聯系發出詢問的消息,后來便有傳言有人回應,旋即被滅,用意自然一清二楚,剛才堅持又說楚云升是假的,道理仍是一樣,就是要殺楚云升。
  
  而現在殺不掉了,又讓楚云升進去,廢儲的身份便頓時坐實了。
  
  廢儲是誰,和它們關系真的不大,它們聚集在這里,只有一個目的突圍逃生!
  
  神使是一桿可以聚集大家的旗幟,廢儲同樣也可以,反正都是來自神國,它們要的只是旗幟,神國的事情,離得越遠越好,粘上一點都是禍事。
  
  眾人只等著楚云升進去,然后好相互交流一下,看看形勢,等等結果,誰知道楚云升竟然不進去,仍舊懸浮在那里道:
  
  “你自己出來!”
  
  這倒是像極了地球馬路上的吵架者,一個站在車外喊:你有本事下來!一個穩穩坐在車內淡淡道:你有本事上來!
  
  一眾源門樞機除了拔異,沒人知道地球的事情,也就不覺得有什么好笑,反而覺得剛剛有所緩解的氣氛驟然又繃緊起來,頓時不由得地再度緊張。
  
  楚云升自己卻有苦說不出,他殺墨跡源門,被靈蘊搜空了所有戰力,現在極度虛弱,正在拼命地補充本體元氣,長距離上一動,說不定就要露相。
  
  若非如此,他早就直接殺入進去,直接斬了要他死的神使,沒什么好說的。
  
  但在被人聽來,卻是神國一代儲君的“傲氣”,豈能讓他進去他就進去?
  
  鐵定廢儲,不,前儲無疑了。
  
  就連主艦中的神使也傳音道:“你立威已足,何須再行此等幼稚之舉?神國秘事,你想讓它們這些蒙昧生命都知道嗎?”
  
  它的言語之中毫不掩飾對主艦上下的各種智慧生命,從源門到樞機,從主艦制造者到外來的聯軍艦隊,統統的蔑視之意。
  
  有意思的是,卻沒人表示不滿,除了拔異與睥邁,幾乎所有人,包括源門尊者,都看起來似乎覺得很正常,仿佛是天經地義的道理。
  
  馬上,一道道身影向后迅速退開,不管神使出不出來,它們都沒有資格再在附近立著聽下去了,當然,更多的是不想聽:神國秘事這種事,你們自己說說就好了,和我們有什么關系呢?
  
  屁的關系都沒有!
  
  該怎樣還是怎樣,反正它們都是被統治者。
  
  眾人退開,不論那神使扯什么,楚云升就是不進去,依然懸浮在那里,加速恢復戰力。
  
  任何時候,他都不敢掉以輕心,哪怕是現在的形勢。
  
  僵持了片刻,見楚云升堅持不進去,主艦中冷冰冰的神使似乎也有一點點無奈,道:“既然你不肯進來,就這樣說吧。”
  
  到了星空的層次,傳播信息的方式遠比地面多得多,本就不需要再面對面的古老方式。
  
  只要控制一下傳播的范圍,限定一下兩者之間的交流通道就行。
  
  “不,你出來!”
  
  楚云升卻仍舊沒有同意,不管是誰,現在距離他越近越好,雖然他自己戰力還在補充之中,但依舊是越近越安全,越遠更危險。
  
  此刻,其他已經退開了,無法聽到,否則一定會覺得楚云升是在羞辱神使,非要它出來見他不可。
  
  根據那神使剛才的話,楚云升估計它也會這么想,或許又要與他扯一段皮,這樣,自己就又贏得一點時間恢復戰力。
  
  誰知道,這一次,那神使竟然似乎并不在意,或者它一直就不在意這種幼稚的事情,立即飛了出來,片刻之間,便來到楚云升的面前。
  
  它出現的一瞬間,楚云升的目光就微微向內收縮了一下,同樣吃驚的,還有遠遠看向這里的拔異等幾個冷星艦隊樞機。
  
  它的外形,竟然與他們曾抓到過的那個外星生物類似,應當是同一個物種!
  
  這是怎么回事?
  
  事情似乎有點詭異了。
  
  有兩種可能,一種這種生物來自神國,一種是這具生物的身體被降臨了。
  
  前一種,意味著艦隊里還關著一個“神使”,后一種,則代表著這種生物與神國產生過聯系,至少知道一點神戰的信息,而能被選定為神國使者的降臨體,絕非普通。
  
  無論是哪一種,都表示著,冷星艦隊里除了烏怒人,還潛伏著一個極具威脅力的生命!
  
  楚云升現在還沒有機會與拔異等人私下接觸,不了解冷星艦隊的具體近況,心中不由得微微一沉,一個烏怒人已經是炸彈了,又來一個,麻煩似乎有些大了。
  
  那冷冰冰的神使,似乎捕捉到楚云升以及拔異等人一絲極微小的異樣,依舊是毫無感情般地道:“你見過?”
  
  它沒說見過什么,但楚云升馬上意識到自己微小的變化被它捕捉到了,便平靜道:“和你無關。”
  
  那神使也沒有追問下去,直接說道:“你不用緊張,我的意識原體在彩虹橋之戰中受到重創,就是從這里逃出去,我也永遠回不到神國了,活不了多久,對你現在的實力也產生不了什么威脅。”
  
  楚云升看著它道:“你是誰派來的?”
  
  他不知道宋影在神國處境如何,但如果是宋派來的,不應該要殺他,如果是神國其他人所派,還有可能。
  
  卻不料那神使淡淡道:“我持有神諭,自然是神尊所任。”
  
  楚云升目光微沉道:“神尊是誰?”
  
  神使看著他,冷冷道:“你知道不到么?”
  
  楚云升點點頭:“那就是她了。”
  
  他沒有問為什么,似乎只是確定一下。
  
  神使也沒有就這個話題說下去,回到上一句話后面,有些蕭殺與血腥地繼續道:“但我不是正使,正使已經全部陣亡!”
  
  它有些冰冷地看著楚云升,然后看向遠方的源門樞機,以及漫天的戰艦星群,淡淡道:“彩虹橋之戰,血流成河,神魂遍野,七釘之主破靈,左旋神國大敗,不計其數的英靈浴血陣亡!”
  
  它頓了頓,冷漠的目光轉而看向楚云升:“這里的小小戰爭,又算什么?”
  
  楚云升默然片刻,道:“所以,我就應該死對嗎。”
  
  神使沒有回答這個問題,指向退出平臺的樞機群,平淡道:“你知道我為什么還要召集它們嗎?”
  
  楚云升沒有說話。
  
  神使繼續說道:“在它們的種族看來,是為了延續種族的生存,在樞機們看來,它們是為種族而不得不做出的犧牲,在源門看來,是為了積聚突圍時刻的力量,而在整個總艦隊看來,將樞機們的繼承者也集合在一起,如同養殖一樣,可以無窮盡般地向源門提供源源不斷的新樞機生命。”
  
  楚云升依舊沒有說話。
  
  神使淡淡道:“在我看來,它們很多已經是無靈主契約,在神國看來,你覺得是什么呢?”
  
  楚云升不知道,所以仍舊沒有說話。
  
  nbsp;神使沒有鄙夷之色,更沒有失望之情,還是那樣冷冰冰地說道:“我能做的,已經做完了,不能做的,也沒有做到。”
  
  楚云升漸漸已經恢復了戰力,現在只一次攻擊,就有十足的把握殺死它,看著它許久,道:“我能做什么?”
  
  神使淡淡道:“我對你本身并無好惡,正使或許有,它們有人認識你,我不認識。所以,剛剛我已經發射了你在此地的空間坐標,那艘銀色戰艦會以最快的速度前來殺你,它們以為你身上仍有老神尊留下的神之物,想要私吞,所以會不留任何活口,尤其是你。”
  
  楚云升道:“你擔心我會被俘虜?”
  
  神使沒有回答,目光望向如云的艦隊:“雖然你不愿說,但我知道你一定見過一個與我這具身體一樣的生物,它是一個戰爭天才,好好用它吧,它一定非常憎恨我。”
  
  楚云升知道它指的應該是拔異它們俘虜的那個外星人,卻不知道它們之間有什么關系,便說道:“我還沒有見到它,如果見到,我會考慮,我的敵人也不止那艘銀色戰艦。”
  
  神使沒有再說下去,只淡淡道:“我的事情已了。”
  
  說完,它抬起頭,望向深邃的星空,神情依舊無比的清冷,身體漸漸潰散開來,消失在太空之中,只留下一道淡淡的波動:
  
  “如果你能活下來,如果你見到神國,請告訴神國,,不辱使命!”
  
  ……
  
  楚云升看著它消失的地方,懸立了許久。
  
  然后毅然返回平臺,向著眾人道:“神使,已陣亡,從現在起,由我接替它,迎戰敵軍!”
  
  ***
  
  第一更。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