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167 再瞬殺

^
  
  持劍之人正是楚云升。
  
  他其實早就到了,用地球上的時間來衡量的話,他到達第三戰場已經十幾年了。
  
  但他卻跑偏了,線體樞機所提供的不靠譜的坐標,加上孵墳蟲感染后孵化未能完全,兩者合在一起,楞是將他“坑”到了偏離戰場的無人地帶。
  
  經過數十年的外部時間,他才乘坐巡弋者的艦隊趕到了第三戰場的邊緣,到達戰場。
  
  再經過十幾年的外部時間,靠著巡弋者的敵軍身份,以及三大艦隊所率領的聯軍掉隊艦隊的身份,穿梭混亂的戰場,時而敵軍、時而左旋,終于混入到了左旋聯軍匯合之地。
  
  其間,因為來不及自報身份,被雙方艦隊都誤戰過許多次,巡弋者艦隊損失慘重。
  
  孵墳蟲的星空之墳被楚云升留在了后方,一是它經過漫長的粒子化星空飛梭,消耗嚴重,需要吸取大量的暗能量作為補充,二是楚云升需要它孵化出戰蟲,然后在關鍵時刻從外圍策應。
  
  留在后方是無奈之舉,也是最好的辦法。
  
  為此,他將線體樞機也留在那里,帶著它一個只知道逃命的樞機前去源門級別的戰場,幫助不大,不如留在星空之墳,讓孵墳蟲盯著,還能幫著它做點“雜活”。
  
  楚云升不讓線體樞機去戰場,線體樞機更是巴不得不去,雖然小蟲子也令它討厭,但有楚云升的命令在,它也不擔心會被吃掉,比起第三戰場的血腥,留在后方,不知道要安全多少倍。
  
  它可以不來,巡游者艦隊卻不能不來,楚云升需要它們的身份作為掩護,混入第三戰場。
  
  之前被漣漪嚇住,后來又見到了星空之墳的粒子流梭空,它們對楚云升的強大已經深信不疑,不敢不從。
  
  從偏離坐標到第三戰場,外部時間過去了數十年,而飛船內部時間卻并不太漫長,但楚云升一刻不停地修煉,將本體境界修煉到四元天巔峰極致,并在來到第三戰場后,尋找冷星艦隊的這段時間內,終于突破到五元天的境界。
  
  這期間主要是逆元體的問題一直難以解決,否則在趕來第三戰場的那段路上就突破了。
  
  好在艱難地突破了,到了第五元天的境界,開始修煉命源體,他以前顛倒修煉次序,未到樞機卻先修命源,差點死掉的慘重付出,終于得到了一點點回報命源體修煉的非常之快,幾乎一日千里!
  
  他從來沒有過這么快的修煉速度,心中有些不安,為防不測的意外,心理更有陰影,便主動停了一段時間,轉而修煉劍戰技,以及其他方向。
  
  即使這樣,到了現在,他也快要沖擊六元天了,本體境界大大提升!
  
  當然到了六元體肯定修煉速度又要慢下來,但僅僅是現在的本體境界,融合生命戰艦之后,蟲身之軀的戰力便明顯上升了一個層次。
  
  這種上升實際上是一種夯實,與源門境界本身的層次沒有關系,即便他本體到了六元天境界巔峰,融合生命戰甲后,也不會從七元天的源門境界變成八元天。
  
  融合后的境界更像是一個模糊的境界,沒有清晰的幾元天之分,似乎只是為了跨過那個門檻,獲得那個門檻后的力量,以前是樞機的門檻,現在是源門的門檻。
  
  相比起來,劍式的提升才是最為困難的,兩段路程加在一起,他也只將第二劍式勉強從普通修入精通,第三劍式都沒有時間動一下。
  
  不過僅僅只是這么一點的提升,諸劍式連殺效果遠非當日普通級都不到時可以相比,再加上本體境界的大幅提升,只要能近身,配合著封在紫氣之劍上的木火焚天符,以及從孵墳蟲那里帶走的超穩定火元氣,瞬間爆發出來的總戰斗力已是極為強悍。
  
  被他殺掉的這個源門生命,境界大約達到七元天后期,又受過傷,最為關鍵的是,近在他咫尺的距離上!
  
  第四劍式將它源門之法打回后,后面一連串的打擊能夠以瞬間的速度跟上,一氣擊殺,不留一點點的停頓空間,必死無疑。
  
  所以他現在情況也詭異,要么殺不掉,要么就是瞬殺!
  
  一旦對方源門之法展開充分,且又遠離他,他也毫無這樣的機會。
  
  殺了一人后,楚云升一邊迅速地補充著本體元氣,一邊任由金甲說下去。
  
  他一個人不可能真的戰過所有源門,否則除了逃,就是死。
  
  威懾,一定要威懾住其他源門不敢亂動。
  
  這時候,主艦后方快速掠來的影子轉眼便到了平臺上,墨跡一般的身體,看起來像是一道陰影。
  
  幾個源門見到它后,立即恭敬地退后道:“大源門!”
  
  到目前為止,還沒人知道楚云升如何殺掉那個源門的,更不知道被他近身才是最大的危險。
  
  它們也沒有刻意地與楚云升拉開距離,反而為了防止楚云升逃跑,隱隱地合圍起來!
  
  墨跡一樣的“生物”,來了之后,一言不發,冷冷地“注視”著楚云升。
  
  楚云升也在打量它,他的第四劍式屬于后發制人,只有等到敵人發動后,才是他瘋狂進攻的絕佳機會。
  
  這里是神使所在的主戰艦,注定了所有源門不可能在這里大打出手,即便是使用源門之法,也是約束在小范圍之內,正合楚云升的意圖,要是展開在大范圍,他也失去了自己最大的優勢。
  
  這時候,金甲源門也意識到形勢的微妙變化,趕緊說道:“他就是神國前儲!地球人,楚云升!”
  
  此言一出,平臺上頓時一片嘩然。
  
  悄然合攏上的幾個源門身形猛地一僵,不可思議地望著楚云升,然后相互對視,然后再集體望向墨跡般的大源門。
  
  全是一副見到了“鬼”的樣子。
  
  冷星艦隊的樞機們更是如遭雷擊,就連拔異都瞪大了眼睛,一臉的不敢置信,他們這些人,尤其是海國大殿主,沒少拿神國廢儲當做閑話來開玩笑,每次楚云升都默默走開,他們只當楚云升是沒什么興趣,誰能想到竟然,竟然,竟然……
  
  “法克!”
  
  “貝格麻麻的!”
  
  拔異看了一眼身邊一向很少說話的睥邁,居然跟著他后面,說了一句冷星臟話,估計也是被驚到了。
  
  他們這些人又一次全都被騙了……
  
  什么神之行走,什么不死之王,什么疑似靈主,原來是廢儲!
  
  那墨跡大源門身形也是微微一縮,顯然沒想到金甲源門竟然爆出這么大的一個強勁消息。
  
  在眾人眼里,神國前儲,哪怕是廢的,只要是真的,的確有資格評價神使。
  
  一片大嘩中,主艦中一個神情蕭冷的“人”猛地站了起來,冷冷地通過投影看著楚云升,片刻,立即道:
  
  “殺了它,它是假的!”
  
  它威嚴的命令,直接投遞到平臺,向著數個源門,以及所有的樞機下令。
  
  同時,主艦其他位置上的源門也立即展開源門之法,不再過來。
  
  墨跡般的大源門也瞬間發動,攻擊向楚云升。
  
  周圍其他幾個源門,因為看到剛才慘死了一個,又受到金甲源門當場說出消息的現場沖擊,略略遲疑了一下。
  
  楚云升豈能讓它們同時進攻自己?那樣的話,他連逃走的機會都沒有,正如剛才死掉的源門所說,唯有一死!
  
  他找到左旋聯軍匯集之地,卻并沒有直接回到冷星艦隊,路上他從友軍那里得到了許多消息。
  
  第一個就是神使在找他,但沒有找到;第二個就是傳說有人回應了,結果立即就被消滅,其中的用意就不言而喻了。
  
  后來他佯裝路過冷星艦隊所在的分聯軍附近,發現它們損失極為輕微,便意識到可能是烏怒人打開了主懸椎體,否則以三大聯軍的能力,絕不可能比他現在還輕松。
  
  面對可能已經布下陷阱等著他的烏怒人,楚云升最后決定利用召集令,先強攻下神使的主艦。
  
  一是因為烏怒人的能力絕不比源門低,甚至更為恐怖,一旦在冷星艦隊動手,除了烏怒人,幾乎無人可以活下來。
  
  二是相對可能已有防備的烏怒人,神使的主艦對他突然到來是猝不及防的,而且一旦激戰,也會因為主艦的原因,對戰范圍大大縮小,有利于他目前的情況。
  
  第三,召集令正好將冷星艦隊的人調出了分聯軍,他可以打探到內部的真正虛實,了解烏怒人現在的情況。
  
  而最后一個便是只要他打贏,威懾住眾人,神國廢儲的名頭就能壓住其他源門與樞機。
  
  一旦拿下主戰艦,強服諸多源門樞機,膨脹實力,烏怒人就成了甕中之鱉,只能逃走。
  
  所以他利用召集令來主艦,不僅僅是為了救人,而且還是為了奪權!
   r/
  奪取總聯軍的大權。
  
  只是沒有想到,他還沒有能夠與冷星艦隊的人秘密接觸上,便遭遇到他們馬上就要被殺的緊要關頭。
  
  因此計劃不得不再次改變與調整,強勢出劍。
  
  現在的局面并不是他想要的,同時面對諸多源門,與找死無疑。
  
  但事已至此,必須更加強勢!
  
  墨跡源門剛剛展開源門之法,楚云升也管它源門之法是什么特性,馬上使出第四劍式,大面積地展開,將這一瞬間襲來的源門之法統統打回去!
  
  距離深在戰艦內部的源門,他不可能攻擊到,但是眼前的卻是可以。
  
  鋪天蓋地疊加籠罩下來的源門之法,將平臺上的樞機早已驚得面如人色,瑟瑟發抖,尤其是墨跡源門的源門之法,極為強悍。
  
  緊接著,楚云升一劍將其削回,許多人還不知道怎么回事,發生了什么。
  
  但是被打回的源門卻是猛地一驚,極度震駭,尤其是墨跡模樣的大源門,它的境界已經達到源門的中層,相當于八元天,是諸多源門中最為強悍的一個。
  
  能把源門之法打回原形,是什么本領?
  
  楚云升不會給它任何思考的機會,三劍式連殺,八階木火焚天符,以及劍尖上的超穩定火元氣,瞬間奔襲而至。
  
  要么殺不掉,要么瞬殺!
  
  但對方畢竟是超強悍的源門,楚云升只有一人,一旦被它抗住,接下來位于遠方的源門之法再至,他極有可能擋不住。
  
  本體境界提升后,雖然本體元氣大大上升,但是也只能一次使出三劍,只比原來多出兩劍,距離太遠,他三劍出完,殺不光對方,就輪到對方殺他了。
  
  因此,他毫不猶豫地使用出靈蘊,疊加在所有的攻擊戰技上。
  
  墨跡源門本來見自己源門之法被打回,驚愕了一下,但見到楚云升隨后的攻擊層次并沒有它想象的那么高,又沉靜了下來,準備硬抗住,而當所有的攻擊瞬息而至的時候,它極度驚恐地發現了里面暗藏一道的強大靈蘊!
  
  它想逃走,已經來不及了,一股凌厲的劍意,如同源門之法一樣,在靈蘊恢宏產生,將它的身體至零維瞬間寂滅!
  
  瞬殺!
  
  再次瞬殺!
  
  而這一次,卻是左旋聯軍中最為強大的源門!
  
  其他幾個在場的源門急劇后退,然后動都不敢動一下,而所有樞機更是被嚇住了,整個平臺上靜若寒蟬。
  
  楚云升從它消失的身影中穿出來后,身體有些微微顫抖。
  
  使用靈蘊進入所有的攻擊之中,幾乎透支他全部的元氣,甚至是命源。
  
  而靈蘊則一下子用掉了近三分之一!
  
  稍微補充了一點本體元氣,楚云升回過身,充滿殺氣的紫劍之尖指向整個戰艦上下,不說自己是不是前儲,只冷冷道:
  
  “順我者存,逆我者死!”
  
  ***
  
  第二更。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