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164 生死無路

^
  
  慕祗人怎么也沒有想到,這一次的警報竟然是真的,打擊真的到來了,而且還是毀滅性的!
  
  幽暗的星空中,閃爍一粒光輝,從遙遠的方向奔襲而來。
  
  它們還在加速追擊弱小艦隊的途中,便突然被撕裂,整個艦隊在極微小的微觀震動中,化作碎片。
  
  至死,它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隨后,一艘銀色戰艦橫空掠至,在原地停留了片刻,然后順著慕祗人追擊的方向追去,片刻之間,便消失不見。
  
  又過了許久,第二波打擊到了,還有第三波。
  
  黑暗的星空中,慕祗人的殘骸被徹底擊為塵埃。
  
  又過了很久,一只散發金屬質地光澤的艦隊出現在這里,也停留了片刻,再順著同樣的方向追去。
  
  此處的星空,才漸漸恢復平靜。
  
  遙遠的距離上,沒人知道這里到底發生了什么,只有慕祗人被消滅的光輻射四面傳播,以及那句“楚云升在這里”越行越遠,擴散向更加遙遠的星空。
  
  在看到一波波的致命打擊出現后,堪卟也是心驚肉跳,如果當時就回復神使的話,慕祗人現在的下場,就是它們的榜樣。
  
  年輕人指揮著艦隊已經混入了最近的一處戰場。
  
  用楚云升的位置來借刀殺人,消滅強敵,只能一次,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使用,風險太大了。
  
  現在左旋聯軍節節敗退,向被敵人壓縮的中心方向靠攏,路上陸續遇到許多殘破的戰艦,將它們的軌跡徹底淹沒進去。
  
  但為了防止被那艘銀色戰艦、以及后來的金屬艦隊再找出來,年輕人繼續在紛亂的戰場中小心地穿梭,與敵人漫長的周旋。
  
  直到軌跡遺留徹底地混亂,被各種輻射沖散,無法再恢復,它們才跟著另外一支較大的聯軍艦隊,向中心收縮。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形勢越來越危及,情況越來越糟糕。
  
  從頭到尾,它們一共來來回回飛行了幾十個光年的距離,外部時間更是過去了很久很久。
  
  與敵人周旋,與友軍逃亡……
  
  ……
  
  現在它們也不知道那艘銀色戰艦在星空中的具體位置,從不斷爆發出來的光跡上看,左旋在外圍的勢力基本被掃清了。
  
  因為時空的巨大距離,總聯軍也無法協同指揮整個聯軍,等到命令發過去的時候,都不知道幾年過去了,實時的戰況早已近發生了變化。
  
  所以,實際上一直都是一種混亂的狀態,各個區域的艦隊各自為戰,敵人也是一樣。
  
  只有等發現星空附近出現友軍,或者出現敵軍,才會產生新的聯系與變化,并將換各自積累的戰況情報。
  
  在這種混亂下,敵我不分的情況時有發生,常常攻擊之后,才發現是打了自己,或者被自己襲擊了。
  
  但這是星空,猝然遇到從黑暗中冒出來的艦隊,如果不小心謹慎,被對方先攻擊了,瞬間死亡的可能性極高。
  
  誰也不想將自己的艦隊與生命賭在不確定性上。
  
  戰爭打到這個時候,左旋勢力傷亡極為慘重,除了年輕人所帶來的艦隊尚且完好,其他所遇到的各支艦隊,無一不是艦破甲殘,能量缺失。
  
  四周的星空中漂浮著大量的殘片,以及各種生命的尸體。
  
  沒人去管它們,甚至看都不看一眼。
  
  年輕人指揮著艦隊,更隨著大部隊的后面,不斷地航行,收編陸續逃來的零星戰艦,不斷地壯大著。
  
  從這些戰艦的情報中,它們獲得了敵人最新的消息。
  
  此刻,只能靠這種辦法,且無法完全地知道敵軍的分布情況,甚至不知道自己一方的總艦隊在哪里?
  
  能探測到的都是茫茫黑暗星空中紛亂的數不清光輻射信號,弄不清在數光年外發生的戰斗,到底是誰和誰?
  
  “它們要試著最后一次突圍了。”
  
  年輕人嘆息一聲,將剛剛收到的大部隊信息轉述給堪卟,以及其他兩大艦隊的高層。
  
  堪卟現在對年輕人是既警惕又佩服,想了想道:“有多大的把握?”
  
  年輕人肯定地說道:“基本沒有。”
  
  堪卟便說道:“那我們怎么辦?”
  
  年輕人盯著星空的變化道:“往回走肯定不行,驅趕的敵軍更多,突圍也不現實,現在是死境。”
  
  它的話音剛落,其他兩大艦隊也紛紛發來求問。
  
  年輕人精湛的指揮,以及與冷星艦隊中的神秘生命完美的配合,讓它們這支不算強的艦隊,在這場血腥的大戰中,竟然能夠基本完好無缺地活到了現在。
  
  的確是一個奇跡,一路上,它們看到了無數的戰場殘骸,死亡的陰影籠罩著戰場的每一個角落,即便縱橫十數光年,也處處都是死亡之音。
  
  所以,它們更加地信賴年輕人,希望它能帶來艦隊闖出圍剿。
  
  但年輕人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它已經將艦隊運用到了極限,再往前,就是生與死的絕地。
  
  退不了,留不下,進是死。
  
  烏怒人又在催促它利用這次機會爭取突圍,年輕人再次嘆息,也只能命令艦隊跟隨大部隊前進,希望能再爭取到一點點的時間。
  
  脫離了后面的敵人,大約航行了兩光年后,左旋艦隊的數量開始激增,大量的敗軍從四面辦法匯攏而來,當然,跟多的是被擊敗后,逃到了這里。
  
  能活到這里的,都是精銳中的精銳。
  
  年輕人所率領的艦隊反而顯得落后許多,只有三大艦隊才勉強擠入平均不到的水平線。
  
  新的編隊陸續開始,它們被編入第十七區大艦隊,實際上就是炮灰,排在十七的位置上,向前方密集的敵軍沖開缺口。
  
  年輕人不想這么去送死,拖拖拉拉到了第十七區。
  
  所有源門都被總艦隊召集走了,大概是要集中全部的力量于一點,保證神使突圍成功,其他人的生命,并不重要。
  
  金甲源門本就不屬于它們這支艦隊,雖然它似乎更愿意留下來,但是也不敢違抗命令,在眾人的絕望中,離開了艦隊。
  
  很快,樞機召集令也陸續傳來,年輕人心中十分的清楚,總艦隊召集完源門之后,為了保證這些源門的戰斗力,就要拿樞機開刀了,所有樞機都被源門“吃掉”,以補充源門的戰力。
  
  不交出來?
  
  源門編隊馬上就過來強行帶走!
  
  同時,還要處死抗命的艦隊種族,這時候,沒有道理可講,強者就是道理。
  
  年輕人很想留下艦隊的樞機們,但是它沒有權力,更不能去總艦隊旗艦,去了不但沒用,反而會被殺死。
  
  海國大殿主,刺惡,拔異,睥邁,以及梅爾蒂尼等人,全部著強行招走,烏怒人也沒辦法,它還需要靠著總聯軍沖擊突圍的時刻逃離,不能現在翻臉。
  
  想隱瞞下來也不可能,一路上所有樞機都出現過,這些情報已經被陸續收集在總聯軍旗艦中。
  
  而且就是上報已經戰死也不行,除非從此不再用樞機出戰,全部藏起來,但這樣去戰場,基本與送死沒什么區別了,一樣還是死,甚至被總聯軍以隱瞞之罪直接處死。
  
  年輕人心中黯然,它們一到總聯軍旗艦,就會被源門吃掉,依然是死。
  
  這才是絕境,生死無路。
  
  它仰頭望向星空:楚云升現在到哪里了?只有他才能壓制住神使,為什么還沒有消息?
  
  再不回來,就要全軍覆滅了!
  
  ***
  
  第三更,周一求推薦票,還差一點就可以入科幻類推薦總榜了!拜托大家了。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