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1160 星空之墳

^
  
  能將生物制造成武器,而且還是真核領域內的巔峰,可見火蟲創造者的強大。
  
  楚云升已經聯系上孵墳蟲,確切地說它已經孵化成了“墳”,只是“墳”的樣子與地面上不同,成了星空之墳。
  
  這樣的說法倒也沒錯,看看那顆尸骸般的生命星球,不正體現出它墳的意義所在么。
  
  雖然聯系上了孵墳蟲,但也僅是一絲的感應,按照地面上火蟲孵化巨墳的程序,現在可能正在“孵化”珉。
  
  之后才是各種戰蟲,楚云升也不禁好奇,星空之中的巨墳已經與地面上完全不同了,孵化出來的戰蟲會是什么樣呢?
  
  他有一絲感覺,火蟲在地球上孵化的戰蟲似乎是為了適應地面的環境,比如陸地的赤甲蟲,飛行的青甲蟲,以及挖地能力極強的金甲蟲,還有為了獲得更純火能量的蠕蟲。
  
  當需要的時候,它還可以孵化出更強的紫炎魔蟲,甚至是具有遠程打擊能量的火蟲。
  
  這一切的基礎都建立在地面上,而這些名字都是人類所起,它們內部的叫法卻不是這樣。
  
  就像珉,它實際上黏液區最低一級的指揮官。
  
  所有戰蟲,在珉出現后,才具備整體的統一性能力。
  
  在珉之上還有殤,還有更高的層次,因此孵墳蟲孵化完成后,距離火蟲形成真正的完備體系,還有很漫長的一段道路。
  
  尤其是星空之墳,所需要的資源能量可能更加的驚人。
  
  不過到了頂端,他這個“典主”倒是先有了,就缺中間這一段。
  
  一口也吃不了一個胖子,雖然缺時間,但也得一步一步的來,能有現在的樣子,楚云升已經很滿意了。
  
  不說別的,單是空間波散看了的漣漪,就讓楚云升感覺到強大的操控能力。
  
  他很懷疑這種漣漪是地面上黏液區的變形,在地面上,黏液區覆蓋的地方,就是火蟲所統治的地方。
  
  而在星空中,漣漪所擴張的地方,同樣也是控制的范圍。
  
  唯一不同的是,黏液區是類平面的,鋪開在地表,而漣漪充滿的是空間,且覆蓋范圍更加龐大。
  
  也就是說,在漣漪的世界中,便是火蟲的統治之地,這的確與源門的源空之地有相似之處。
  
  但楚云升親眼看到漣漪形成的過程,由無數能線按照復雜而精妙的方式“編織”而成,漣漪擴散后,它所充滿的空間便立即處于能線所“編織”建造的世界中。
  
  這讓楚云升立即想到了武器,想到了那支也可以形成源門之法的詭異槍!
  
  能夠制造出這種武器的生命,科技一定極度發達,甚至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程度。
  
  而火蟲即是生物的同時,又是武器的話,更加的不可思議,難怪影人也要驚嘆其為巔峰之作。
  
  可惜楚云升看不懂漣漪建造的原理,否則對于他形成源門之法有極大的幫助。
  
  但盡管這樣,也可以彌補他沒有源門之法的尷尬,只要星空之墳在一天,他也有足夠的機會再仔細研究漣漪空間。
  
  不需要再冒著生命的危險,去感受其他源門的源空之地。
  
  他隱隱中覺得,不但是源門之法,樞機之力他可能也會在星空之墳中得到啟發。
  
  線體樞機已經控制住投降的巡弋者,對于楚云升的擔心,它不覺得會發生。
  
  向“敵人”發出求救的警報信號?
  
  先不說它們認不認識第三戰場上繁多艦隊,就是認識,信號發出去了,對方也奇跡般地相信了,并且愿意派出一個更加強大的源門尊者前來救援,但是結果呢?
  
  楚云升可能會被殺死,或者被打跑,但和它們沒有任何關系,在這之前,它們就已經被處死了。
  
  在源門生命力量完全籠罩的空間內,它們的生死就是片刻之間的事情,有什么非死不可的理由一定要發出警報的自殺信號呢?
  
  想設圈套也沒用,楚云升要的只是順利通過敵陣,并不是交戰,哪怕深入敵陣,被重重包圍,在楚云升死之前,它們依然是最先死的人。
  
  當然,也有一種極端的情況,左旋神國是它們刻骨的死仇,或者是完全忠心于敵人,但這可能么?線體樞機不屑一顧,前者它們沒那個資格,后者,后者還是不要說了吧。
  
  聽完它一通分析,楚云升也覺著有些道理,只要始終將巡弋者艦隊籠罩在漣漪區范圍中,就不怕它們出什么狀況。
  
  在原地等待了許久后,巨大星環的中央,終于傳來“孵墳蟲”的回應,大概是感染受損的問題,它的表達能力似乎仍受到影響。
  
  “給你起個名字,叫小蟲子吧。”
  
  楚云升不知道它現在算不算是珉,單獨的珉是不需要名字的,但不妨礙他給它強加一個,而且這個名字來自于線體樞機在路上不停地嘀咕,日積月累下,楚云升也習慣了。
  
  “孵墳蟲”似乎覺得有些矛盾,依據蟲典它此刻不需要名字,但典主就是蟲典,它又不敢反對,只好認下這個似乎有點太長了的名字。
  
  “禁地的路線你知道嗎?”
  
  “真的不知道?”
  
  “冥在哪里?”
  
  “怎么會不知道呢?”
  
  “你不是在騙我的吧?”
  
  “仔細想想,認真想想!”
  
  “想到了沒有?”
  
  “再想!”
  
  “想清楚了沒有!”
  
  “再想!”
  
  “再想!”
  
  “再想!”
  
  “想不清楚,以后就不要說話了!”
  
  ……
  
  楚云升最終不得不放棄從它那里找到線索的努力,不知道是感染的問題,還是冥故意沒有給它線索,關于禁地路線的問題,它居然一問三不知!
  
  大概是意識到自己在楚云升眼里依舊沒用的小蟲子,努力“討好”地向楚云升表現它第一個能力粒子流梭空。
  
  巨大星環中央漣漪波動,半粒子半能量化的星空之墳,這個時候變化出的形態像極了地面上的時空墳,而現在楚云升才知道,它并不是穿越時空,而是將戰蟲粒子化,以高速的粒子流形式,經過精準的空間定位技術,飛向出口。
  
  以地球的海陸距離,加在一起,也夠不上大尺度的長度,粒子流的速度仿佛是瞬間抵達,因而看起來,就像是穿越時空一樣。
  
  在冷星戰場上,楚云升見過類似的場景,線體樞機就是通過粒子流的方式快速抵達戰場,攔截在他們道路的前方。
  
  此刻,線體樞機已經見怪不怪了,麻利地將第三戰場的坐標傳送給小蟲子,然后將它的那艘瓶子飛船作為旗艦,指揮著巡弋者的艦隊,按照秩序,一一飛向巨大星環的中央。
  
  巡弋者們心驚膽戰,卻不敢不從,而楚云升也沒進入線體樞機的飛船,它的飛船還真合適人類進入。
  
  簡單在飛船外找了一個地方懸浮著,排在在隊伍的最末尾進入星環的中央。
  
  漣漪之后,便是一道道絢爛的粒子流光,掠空而去。
  
  接著,漣漪收縮,星環收縮,在漆黑的星空中,消失一空。
  
  ……
  
  遙遠星際的另外一邊,冷星艦隊所在的聯軍陷入了可怕的沉默。
  
  它們終于收到來自總聯軍的信號。
  
  神使,地球,楚云升……
  
  三個詞組合在一起,意味著什么,就是最笨的人也似乎明白了點什么。
  
  吃驚,震驚,愕然,惶恐,不知所措……什么都有!
  
  而心情最為復雜的莫過于化身只有手生物的年輕人了。
  
  ****
  
  第三更。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