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159 戰爭機器

^
  
  接到線體樞機的轉報,楚云升頓時有些奇怪。
  
  巡弋者艦隊已經退到視線之外,他也沒有追過去,而且退了回來,雖然警惕仍有,但也意味著大家各自“退兵”,相安無事,怎么莫名其妙地突然要投降?
  
  不會是什么詭計?假降實攻?乘著孵墳蟲孵化到了緊要關頭,試探他,乘機進攻?時機上,的確恰到好處,很有可能。
  
  一念至此,楚云升再次警覺起來,但沒有動,全身本體元氣開始戰備,同時向線體樞機傳音:“直接問它們為什么要投降?”
  
  想要搞假降偷襲,不如直接撕破臉,血戰一場!
  
  誰知道線體樞機收到他的傳音后,久久沒有回話,就在楚云升以為它已經被偷襲的時候,才感覺到它傳來的回復波動:“大人,您是想殺光它們嗎?”
  
  楚云升不知道,線體樞機此刻心中真正想問的是另外一句話:“大人,您到底想怎樣!?”
  
  得到楚云升傳音的那一刻,它當場就楞了半天,腦袋如同短路一樣,如果它有眼睛和嘴的話,就是目瞪口呆。
  
  跟著反應過來,便極度抓狂!
  
  這就是源門啊,不講道理的源門,宇宙中令人極其羨慕又令人極其憎恨的萬惡之源門尊者!
  
  人家都被您老人家弄出來的動靜氣勢逼得無路可走,只好投降了,您還想怎樣?
  
  殺光它們嗎?
  
  線體樞機倒是不反對,雖然與63552.312星團的巡弋者談不上有多深的仇恨,但也畢竟與它們爭奪過星域,算是敵人。
  
  但是您放出源空之地,按照冷星的話說,把刀都架在別人的脖子上了,就差最后一刀就割下去了,居然還問人家為什么投降?
  
  無恥,實在是太無恥,看到了沒有?這就是源門!
  
  更關鍵的是,楚云升的語氣里,還充滿了“嚴肅”……
  
  線體樞機直覺得自己的“前途”一片昏暗,被它暗中罵了多少年的瑯邑尊者形象,在它心中突然間竟然就忠厚高大起來。
  
  楚云升確實不知道,雖然他能感覺到漣漪波及的震蕩,與魔方解體的過程有相反類似的類似之處,但他是源門的境界,能感覺得出來這不是源門之法,起碼不是正常的源門之法。
  
  是什么,他暫時也不知道。
  
  線體樞機隨后的解釋更是讓他吃了一驚,這么短的時間內,漣漪已近波動擴散到遠遠退去的巡弋者艦隊面前了?
  
  他以為僅僅是在生命星球的附近,沒想到轉瞬之間,波及延伸了那么遠,幾乎接近了光速!
  
  弄清楚之后,楚云升卻也不會立即放松下來,孵墳蟲孵化的最后關頭,一點點意外都不能有,寧可謹慎過頭,也不能大意一分。
  
  否則再折騰一次,孵墳蟲想要活下來就沒那么容易了,必死無疑。
  
  他讓線體樞機先給巡弋者發去消息:“讓它們就停在原地,不要亂動。”
  
  線體樞機有些可惜,可惜楚云升沒真的想殺光巡弋者,但還是老老實實地將楚云升的話翻譯后發了過去。
  
  不管怎樣,巡弋者也曾是它的敵人,而且還是沒打贏的敵人,如今在敵人面前,它背后有源門級的靠山……此刻也只能找到一點點安慰了。
  
  消息傳過去之后,巡游者果然整齊地關閉了推進器,靜靜地懸浮在虛空中,并小心地向線體樞機試著探話,緊張地想要知道源門尊者大人將如何處置它們?
  
  源門生命的想法向來沒人能懂,被抓壯丁那都是最好的結果,起碼說明源門尊長對被抓者還能看得上眼,還有存在的價值。
  
  運氣不好的,線體樞機是沒遇到過,要是遇到了它也不會在這里了,但也聽說過,匯總起來就一個字:慘!
  
  面對曾經的敵人低聲下氣、小心翼翼地求問,線體樞機雖然也不知道楚云升打算如何處理它們,但還是迅速地端起了“架子”,擺出一副“我知道但就是不告訴你們”的樣子,這時候不任意拿捏它們,還要等到什么時候?
  
  星空中,就沒什么好人。
  
  它自然也不是,馬上讓巡弋者艦隊整理出一份物資清單來,先看看有什么好東西再說。
  
  諒它們也不敢隱瞞,這時候,稍有不慎,就是萬劫不復,壯丁都當不到。
  
  被一個源門用刀架在脖子上,豈是那是簡單的?
  
  圍繞生命星球的星環還在燃燒,大量的物質流拋灑太空,形成壯觀的奇景,如同行星般的長尾彗星。
  
  楚云升估摸著距離孵化完成還要一段時間,便轉而再向線體樞機波動傳音道:“你知道它們是那一邊的嗎?”
  
  線體樞機在飛船艙中正在清點著巡弋者龐大的物資清單,見楚云升大概是要開始準備處置它們了,便落井下石道:“大人,它們原先是屬左旋的,后來背叛了,主艦隊也在第二戰場上被您消滅,現在剩余的應該都是一些殘余分子,正在拼命收集物資,謀圖再起。”
  
  它現在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族人下落,利用現在狐假虎威的身份,它從這支巡弋者艦隊里剛剛才打聽到一點消息,自從它被抓走后,戰局一直不利,接連遭敗,如今巡弋者也不知道它們最終是死是活,或者躲到了哪里去了。
  
  但不過不管怎樣,能消滅一點曾經的敵人,對可能還活著的族人肯定有幫助。
  
  巡弋者是不是左旋勢力,線體樞機其實不知道,但后來與左旋作戰卻是事實,當然楚云升估計不知道,當時第二戰場那么多的戰艦艦隊,其形各異,就是遇到過也不可能記得住。
  
  巡弋者的那支主艦隊其實在楚云升沖擊源空之地之前,就陸續地陣亡了,左旋聯軍雖然是敗兵,但也有一個源門,也有強大的艦隊。
  
  線體樞機自然不會為曾經的敵人說好話,但沒想到楚云升在聽了之后,卻說道:“是嗎?那你就告訴它們,我要借它們艦隊一用,現在開始,不得向外發出任何信號。”
  
  楚云升估計自己可能趕不上第三戰場的開戰,但加快速度的話,應該還有機會在大戰結束之前趕到。
  
  星空之戰,耗時日久,從相互發現,到遠距接敵,再到白熾化的交戰,塵埃落地的時候,飛船外甚至千萬年都過去了。
  
  伏希為了向他套話,曾講過一個古老的故事來形容星空之戰的漫長。
  
  說的是一個落后的星球上,祭祀的官員向皇帝匯報,說看到了東方的星空之神,向西方的星空之神發出一道神光,預示著神靈發動了神之戰。
  
  那個皇帝便專門成了一個機構,觀察這場神戰,準備等結果出來后,以決定自己的統治方向。
  
  于是,一個皇帝死去了,兩個皇帝死去,三個皇帝死去了……
  
  王朝更新,日月交替,滄海桑田,天地巨變。
  
  而東方之神的神光還在路上走著。
  
  故事雖有其故事的一面,但卻真實與殘酷地反應出了一場星空之戰需要歷時多久?
  
  地面生物終其一生,也只能看到戰爭的一個瞬間片段。
  
  如果他到底戰場的時候,戰爭還在繼續,那么用敵人的身份絕對好過自己的身份,畢竟,這場戰場敵人勢大,艦多軍廣,向沖入進去絕沒有那么容易。
  
  能夠快速穿過敵陣,找到冷星艦隊,冒充敵軍是最好的辦法。
  
  線體樞機雖有飛船,但只有一艘,冒充不了敵人后續部隊的形象,反而很特別,一眼就能被人家注意上。
  
  巡弋者艦隊就合適多了,唯一要擔心的就是它們搞一些小動作,將被“綁架”的消息傳遞出去。
  
  這就要靠線體樞機了,楚云升不懂技術,也不熟悉巡弋者,能做的僅是威懾。
  
  聽到楚云升的處置方案,線體樞機雖然心有不甘,但也無能為力,不過倒是立即意識到楚云升的打算,它的新價值便又有了,否則不需要它做車夫,它只能作為源門的食物。
  
  對楚云升的“品格”,它現在已經是一點點的信心都沒有了。
  
  生命星球那邊的孵化終于漸漸到了尾聲,巨大的星環纏繞著生命星球緩緩掠過,飛向楚云升。
  
  被“蒸發”過的星球慘不忍睹,丑陋無比,再無一絲美輪美奐的影子。
  
  如果不是孵墳蟲遭受重創,楚云升懷疑整個星球都有可能被蒸發一空。
  
  這時候,他能清晰地感覺到空間中漣漪的強大變化,不知道為什么,他忽地想起影人的話,火蟲不僅是一種生物,還是用于戰爭的武器,是兩者的完美結合!
  
  是強大的戰爭機器!
  
  ***
  
  第二更。
  
  &nbs;^(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