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19)     

黑暗血時代1154 有我在

^
  
  “等等!”
  
  剎那之間,楚云升顧不上什么是感染,飛快道。
  
  他與孵墳蟲之間的聯系,線體樞機聽不到,但是它看到楚云升突然轉變方向,朝著小蟲子所在方向極速而去,嚇得差點沒有魂飛魄散。
  
  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好不容易突圍到了這里,怎么又跑回去了?
  
  遠處,還有恐怖數量的能量線在蓄勢待發,四面危機!
  
  楚云升管不了這么多,他得馬上阻止孵墳蟲自我毀滅。
  
  一旦飛出能量線追擊的范圍,很有可能與孵墳蟲之間的聯系也會隨之消失,那時候想阻止也阻止不了了。
  
  那么留在這里,不如直接靠近它。
  
  必須阻止,雖然還不知道如何阻止,但只要有一線可能,他就不會放棄。
  
  孵化不了倒在其次,他不一定非要靠火蟲對陣雪苑使的主子,對外力,他一向能用就最大化利用,不能用也不會依賴,就是對待靈蘊也是一樣,但冥下落的線索,決不能在這里消失。
  
  一定要阻止!
  
  線體樞機不敢跟著楚云升沖進去,但是掉頭跑的話,又怕楚云升一劍把它斬了,萬分的糾結,痛苦,與緊迫,剎那間簡直恨透了那個小蟲子。
  
  沒辦法,掉頭跑了,肯定被一劍劈了,跟著回去,還有一絲的生機。
  
  回去說不定還能再收攏一點身線它也只能這樣安慰自己了。
  
  楚云升有些詫異它居然主動跟上來了,此刻快到邊緣了,能量線也剛剛被擊退,正是它撤退到安全地帶的唯一機會,習慣逃跑的它竟然沒有逃跑?
  
  帶著它不是負擔,還能提供一點幫忙,更關鍵是楚云升不能放它走,沒有它種族留下的飛船,茫茫星空中,將寸步難行。
  
  沒有多說,楚云升以劍氣開道,撕開紛紛攔截他歸路的能量,直沖向孵墳蟲孵化的方位。
  
  太空中,星球的表曲面就顯得異常的龐大,常給人一種天體震撼的感覺,而任何一個發光的物體,即便是異常龐大的星球曲面,看似在眼前,也十分的遙遠。
  
  飛往孵墳蟲的路上,布滿了仿佛發現他返回意圖的能量線,銅墻鐵壁一般層層攔截,如箭般道道射來。
  
  攔截不是為了使他無法阻止孵墳蟲自我毀滅,而是讓后面的能量線群洶涌而至地一舉擊殺他。
  
  孵墳蟲毀滅了,那道凌厲的殺意自然也就成了無根之木,也要消散一空。
  
  楚云升左沖右突,上下變化,爭取以最快的速度趕到孵墳蟲的跟前,并不斷地發出回應:
  
  “不得毀滅!”
  
  這個時候,孵墳蟲的聲息已經沒有了,沒有任何反應。
  
  不知道聯系被中斷了,還是已經開始毀滅!
  
  火蟲依照蟲典行事,嚴格按照使命序列行為,剎那間決定自毀,不是不可能。
  
  楚云升心中焦急起來,萬一它開始了自我毀滅,就是他就是拼命趕到了,恐怕也來不及阻止了。
  
  像是印證他的想法一樣,那股殺意似乎也知道要被毀滅了,徹底地瘋狂起來,極度扭曲著能量線,不惜一切代價地要將楚云升摧毀掉。
  
  星空之中到處都是火元能線的影子,縱橫交錯,穿梭如箭,追著楚云升的影子猛烈地發起一浪高過一浪的兇狠攻擊。
  
  劍嘯之傘開了又滅,滅了又開!
  
  六甲符文散了又出,出了又散!
  
  劍氣交殺中,閃動的能線,帶著紅色的激發光芒,從楚云升的身體中穿來殺去,來回絞擊。
  
  線體樞機拼命地排斥著木元氣,竭力維持楚云升劍嘯之傘保護的時間,不惜消耗身體的長度,玩命地和木元氣杠上了。
  
  既然回來了,它也不在乎那點身線了,只要活下來,說不定還能收攏更多。
  
  只是游走在生死之線的感覺,它真的不喜歡。
  
  它還是喜歡與懷念坐鎮在種族之時,霸氣與從容地四面征伐,異族屈服敗降于它,大殺四方的美好日子。
  
  可惜,那樣的好日子一去不復返了。
  
  貝格麻麻的瑯邑尊者!
  
  楚云升不知道線體樞機正滿懷極度怨恨地詛咒已經戰死的瑯邑源門,他不惜一切代價地破開前方攔截的能量線,無視身后的追殺線鋒之群,拼著身體遭受重創的代價,終于靠近了孵墳蟲的孵化位置。
  
  前方,孵化之地。
  
  密密麻麻的能量線幾乎填滿了虛空,讓人看了頭皮發麻。
  
  它們正分成兩派,相互激烈廝殺,泯滅的能量因為真空物質空虛,不像穿過他身體時帶出的光芒,在黑暗中上演無人知曉的慘烈。
  
  楚云升心中頓時一沉,已經開始了嗎?
  
  他的出現,立即引起前方交戰中的密集能量線注意,猶如實質性的殺意兇狠地反撲過來,一道道火元能線似箭般地昂起,箭鋒如叢林般冷冷地直指他。
  
  “殺!”
  
  一道陰冷凌厲的波動,震起無數能量線鋒!
  
  沖!
  
  楚云升提醒了線體樞機一聲,讓它緊跟自己身后,劍破虛空,劍氣如虹。
  
  沒有了聲音,沒有了顏色,只有身體飚飛出的無數光芒。
  
  密集的火元能線猶如線體樞機的纏繞身體一般,將他們團團圍住,閃動急齊殺!
  
  線體樞機被徹底無視了,沒有一道火元能線浪費在它身上,讓它感到被蔑視的同時又感到慶幸。
  
  看著楚云升身體穿射出一次又一次動輒上百道的光芒,它也無能為力。
  
  劍嘯之傘,三劍式連殺,在這里也支持不足一秒。
  
  符文陣陣,也瞬間碎裂,破去。
  
  第四劍式也無濟于事。
  
  想要沖過去,只有硬抗!
  
  層層疊疊的能線,仿佛宏觀中建造的微觀龐大世界,永遠穿梭不到盡頭。
  
  似奔跑在一座座剛剛建立又正在毀去的摩天大廈腳底,淹沒在鋼筋水泥的城市叢林之中,到處都是道路,卻永遠都是渺小的道路,走不到城市的中心。
  
  楚云升的身體像是閃爍著無數的光點,仿佛在下一刻就會炸開,然后消失的一干二凈,塵埃都不剩下。
  
  他的命源幾乎耗盡,從線體樞機的那里也來不及得到補充,而且也不能,一旦補充,密密麻麻的能量線說不定會立即掉頭先將它殺了。
  
  他吸引著所有的火力,迫使能量線在這一關鍵的時刻不能分散。
  
  殺死他始終是它們最強的目的,尤其是在即將完成,而孵墳蟲即將毀滅的時刻。
  
  但即使這樣,線體樞機也開始遭受到攻擊。
  
  它對天地元氣的控制影響了它們在爭分奪秒的關鍵時刻效率,微秒定勝負的時刻!
  
  以它樞機之體,一時之間身線接連紛紛離體而去,以極快地速度縮短。
  
  眼看著就到了盡頭,楚云升的身體也要爆裂開來。
  
  兩人的眼前終于出現了小小的“蜷縮肉球”,虛空中痛苦地掙扎著,時而消失,仿佛化作了暗能,時而出現,構建在三維空間中。
  
  它也“看”到了楚云升,似乎有些害怕,努力抖動著自己的身體,可惜還是像以前那樣的沒用啊。
  
  見到它,大概聽到了一次命令,應該還沒有自毀,楚云升終于松了一口氣。
  
  此刻,后面極度瘋狂的能線正在飚速殺來的路中,為了給它以及極度驚恐的線體樞機強大的信心,楚云升安然一笑:
  
  “別怕。”
  
  “有我在。”
  
  下一刻,他輕輕握起孵墳蟲,融入合體,代替它親身面對感染!
  
  ***
  
  頭疼的厲害,剛睡了一下,起來堅持碼了第二更,字數少了一點,大家勿怪。
  
  &nbs;^(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