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8)     

黑暗血時代1153 殺意

^
  
  楚云升和線體樞機遇上了一個不小的麻煩。
  
  綠色盎然的星球上,美麗霧氣煙波千萬重山,雄壯河海碧濤縱橫星面,萬物驚恐奔逃,凄厲哀鳴,生靈涂炭之中,偉大的暗能量自然奇跡灰飛煙滅,億萬年誕生的精妙生命世界慘遭蹂躪,暴殄天物地粗暴糟蹋。
  
  始作俑者仍不知收斂,毫不掩飾越來越強烈的貪欲,更加瘋狂地摧毀著美侖的世界,忍無可忍的老天爺仿佛也看不下去了,天地元氣掀起狂暴的浪潮,席卷整個星體,似是要將這兩個窮兇極惡之徒一起撕殺并埋藏于此。
  
  山川斷裂,天穹昏暗呼嘯。
  
  “快走!”
  
  楚云升首先感覺到極度的危險,強行從地面直沖云霄,身上還掛著一絲絲線體樞機極為細微長的身體線。
  
  遠遠望去,在兩個太陽的色彩光芒下,仿佛是披著一縷縷夢幻般的霞衣。
  
  一個太陽是恒星,一顆穩定期的紅矮星,另外一個是極光般的點,正在孵化的小蟲子。
  
  線體樞機稍慢,它的身體在瘋狂掠奪命源中,早已迅速延伸不知多少,幾乎纏繞著整個星球,也不知道它是如何平衡不一致的星球磁性以及線速度。
  
  大驚之下,以迅雷般的速度跟著楚云升竄上高空。
  
  細微線身從地面山河上迅速抽絲剝繭,來不及以一條線順序著抽走,便果斷地斷成無數分線,條條縷縷,壯觀地齊升向天穹。
  
  竟也在短暫的時間內跟上楚云升飛沖而起的影子。
  
  論起來,它的速度絲毫不弱于楚云升,但跟在楚云升身邊就是安全的保證元氣暴動觸發于孵化中的小蟲子。
  
  第一道紅色如燃燒的能量線掃過星球表面的時候,他們剛剛離開,便看到數之不清的生命漂浮起地面,像是被什么力量托起。
  
  跟著第二道,第三道……整個星球如同被抽起來一般,萬物空懸,烈烈燃燒。
  
  楚云升已經沖至太空,身后似乎追著一道憤怒而不甘的燃燒火龍之首,燃燒著朝天而出。
  
  “大人,那小蟲子怎能連您也……?”
  
  心驚膽顫的線體樞機一邊收攏辛辛苦苦生長出的條條身線,一邊忍不住地問道。
  
  太匪夷所思了,它可是知道,那小蟲子對楚云升忠心耿耿,為此一路上它可是吃夠了小蟲子的苦頭。
  
  難道還有什么隱情?
  
  楚云升緊鎖著眉頭,孵墳蟲在孵化后,漸漸開始與他有了聯系,雖然還沒有完全清晰,但也不會如此突然引起天地元氣暴動,至少會向他簡單的預警一下。
  
  起初的一秒,他以為是星球上的暗能量自然構造毀滅后產生的天地元氣暴亂,事實上也的確是,但下一秒,他便感覺到一股對他凌厲的殺意!
  
  而殺意,正如線體樞機所說,來自孵墳蟲。
  
  “先離開這里!”
  
  楚云升果斷地向遠離孵墳蟲孵化的方向急速飛離,戰力全部攀升到巔峰。
  
  黑暗的星空中,正在收攏身線的線體樞機反應稍遲一點,便看到一道道兇狠的能量線,穿過黑暗追擊而來。
  
  精純超乎它想象的能量似乎蘊含著一股冷冷的殺意。
  
  雖然它能感覺到那股殺意鎖定的目標不是它,但它絲毫不敢留在這里,身線也顧不上收攏了,保命要緊,趕緊逃走才是上策。
  
  心驚膽顫中剛飛了沒多遠,便看到前面的楚云升突然停了下來。
  
  “大人?”
  
  線體樞機心電急轉,那股殺意鎖定的是楚云升,如果楚云升此時無法分心,它“睇鋪地落絲曳&¥#@……”就要乘機逃走了。
  
  “走不掉了,你也別想跑,小心周圍。”
  
  楚云升懸定身形,抽出紫氣之劍,黑暗之中,暗能的世界中,如一道道閃電般游走著密密麻麻的能量線,將他們團團圍住。
  
  線體樞機畢竟是樞機,靈敏雖不及源門的楚云升,但也算得上迅速,馬上便發現四空周圍,全是數不清閃動的能量線,以及凌厲的陰沉殺意。
  
  它不禁哆嗦了一下,身線亂抖。
  
  “不要慌,你負責控制周圍的元氣能量。”楚云升一直鎮定,通過與孵墳蟲的聯系,他能感覺到殺意的強烈與陰冷。
  
  身后的生命星球炙熱燃燒之中,暴動的天地元氣,加上鞭子般的火元能線驚空抽掠,已是地獄般的世界。
  
  劍氣撕裂于紫劍之巔,同樣超穩定態的元氣,與隔空相對的火元能線遙遙對峙。
  
  線體樞機不是第一次感受楚云升的本體元氣,但每一次都讓它感到恐懼,也不知道是不是楚云升在冷星之戰往復沖殺時,至死不息的氣勢給它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陰影。
  
  它不想死在這里,但也無處可逃,只好按照楚云升的命令,全力操控起周圍的暗能。
  
  有那么一瞬間,在它的心底深處閃過一念頭,等一會趁亂從背后殺到楚云升!
  
  那股凌厲之極的殺意鎖定不是它,楚云升一死,它或許就沒事了。
  
  這個念頭在它看到楚云升周身漆黑的流甲,幽暗的光芒,以及冰冷的雙眼時,便迅速土崩瓦解。
  
  它毫不懷疑,只要它一有異動,楚云升就能在瞬間將它斬為碎線……
  
  這個廢儲殺起人來,似乎從來沒有手軟過。
  
  楚云升沒去管它,就是以本體被偷襲,他也能瞬間做出反擊一殺,而且還有空懸的符文也不是吃素的。
  
  線體樞機這時候若是有異動,就是它自己找死了。
  
  他雙眼緊緊地盯著星空中四處游動的能量線,閃動中,幽暗里,似有一雙冰冷的眼睛,由一條條能量線形成,一抹而逝。
  
  下一刻,無數能量線急射而來,楚云升一劍劍嘯使出,將周圍的空間鎖死,能量線激烈地撞擊在劍嘯膨脹起的劍氣之傘上,以可見的速度腐蝕撕裂傘面。
  
  一道劍嘯撐不了多久,超穩定態的火元能量線侵略性極強,無堅不摧,所向披靡。
  
  楚云升強行干預劍式劍氣,打開一個微小的缺口,將其中數道凌厲的能量線放入進來。
  
  他要用身體硬受一次攻擊,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他本想迅速離開能量線追擊的范圍,先走出危險區域,再細察情況,但被堵在這里,便如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七八道能量線閃電般射入他的身體,那種陰寒的殺意便清晰地在蟲身中肆虐,似要將他撕為碎片。
  
  的確是要殺他!
  
  楚云升眉頭緊鎖,孵墳蟲為什么要殺自己?
  
  數之不盡的能量線潛伏后續地兇狠沖擊下,劍嘯形成的劍氣之傘沒有支撐太久,被撕開一道缺口,并不斷地擴大,一道道能量線閃動著長驅直入,直取楚云升。
  
  線體樞機操控著周圍的天地元氣,拼命地排擠火元氣,但對周圍的能量線影響竟然微乎其微,讓它驚悚中被打擊的有些想放棄。
  
  “不要停!”
  
  楚云升又是一道劍嘯展開,感覺到線體樞機對周圍元氣的控制下降,立即出聲道。
  
  線體樞機沒辦法地無奈道:“大人,小人控制不了它們。”
  
  能量線的火元氣已經達到超穩定狀態,不是它能夠排擠出去的,楚云升的本體元氣,就是源門的源門之法也不能完全壓制,就不要說它一個樞機了。
  
  楚云升頭也不回道:“不要管能線,控制住另外四性暗能,尤其是柔性暗能。”
  
  在冷星語里,木屬性暗能學名很復雜,常用柔性一次通俗替代。
  
  控制住木元氣,為的是在能量線激發時,最大限度地減少所能攀升的能級,減弱其威力。
  
  相對于超穩定態的火元能量線,星空中正常天地元氣它足可以控制住。
  
  樞機,樞機,這點本事要是都沒有,豈不是比他還最爛?
  
  線體樞機好歹也身經百戰,馬上明白需要自己怎么配合了,立即放棄排斥火元氣,專心控制其他四種,尤其是木元氣。
  
  這一次效果頓時明顯起來,楚云升的劍嘯支撐的時間變長了一點。
  
  雖然如此,卻沒有更大的作用,線體樞機隨即意識到,難道是楚云升察覺它想要偷襲的念頭?所以讓它以此來分心?
  
   線體樞機心中打了個寒噤,源門果然沒有一個好相與的。
  
  兩次攻擊之后,能量線暴動起來,陡然提高了攻擊強度,洶涌猛烈如暴雨般傾瀉殺至。
  
  線體樞機沒時間再多想,緊跟著楚云升的身后,疲于應付周圍的天地元氣。
  
  凌厲的殺意越來越強烈,橫掠星空的一道道能量線越來越強悍,攻破劍氣,攻破劍傘,攻破符文,勢如破竹!
  
  楚云升帶著線體樞機闖開一層又一層圍攻,努力向外圍飛去。
  
  他已經被擊中許多次,漸漸有一種被分解的感覺。
  
  線體樞機還好,沒有收到什么攻擊,他基本吸引了全部的打擊。
  
  突圍中,楚云升也漸漸感覺到,那股凌厲的殺意是由無數能量線的特殊波動形成。
  
  并且越來越強,直逼巔峰,最終竟形成猶如實質般的殺音
  
  “殺!”
  
  剎那間,星空中所有的閃動能量線像是聽到了號集之令,齊刷刷地激射而起,千軍萬馬一般,奔襲而至,
  
  仿佛要盡其一擊而殺盡其人。
  
  危急之中,楚云升立即將蓄積已久,攀升至極限的本體元氣充斥紫劍之鋒,三劍式一連殺,以相互激增的威力,迅猛提高劍嘯的威力。
  
  連殺巔峰中,一抹微弱的劍意與那股凌厲的殺意絞殺在一起。
  
  一擊而滅!
  
  樞機線體看得驚心動魄,涌起的能量線潮水般的散去,更遠的地方卻有著更多的能量線似在蓄勢待發,仿佛今日必殺他們于死地一般凌厲。
  
  這時候,生命星球的外太空,孵墳蟲的方向,終于傳來一道“回應”,經過波動激烈的空間影響,聽起來像是帶著哭腔一般,結結巴巴地難過內疚道:
  
  “感染……自我毀滅……”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