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1149 孵化

^
  
  “快去掠取命源!”
  
  楚云升以最快的速度向岸邊的線體樞機傳音道,孵墳蟲現在還在他的手掌上,等一下就不一定了。
  
  剛才那道隱隱形成治愈規則的木元氣并不排外,將線體樞機也包括在內,雖然它傷在命源,但現在也已經清醒過來。
  
  可見那道木元氣所形成的特殊生物能量場之強悍!
  
  治愈符文都有所不及它。
  
  孵墳蟲的本影肉眼已經看不到,精純巔峰的火元氣“恢弘”燃燒。
  
  是的,恢弘,楚云升不知道為什么有這種感覺。
  
  而飛燃的火元氣不斷地變幻,不斷地精粹,勢如破竹地突破著一層層的極限,在楚云升的注視下,長驅直入超穩定態!
  
  楚云升震驚,這是他自天地黑暗以來,第一次見到單獨屬性的元氣強悍達到超穩定狀態。
  
  單元氣屬性單一,極性單一,達到超穩定態極為困難,幾乎不可能。
  
  就像單磁性極子,理論中預言存在,但從未發現!
  
  這種東西一旦出現,楚云升一個科學盲也知道意義有多重大,極可能意味某個解釋宇宙的重要理論遭到嚴重的挑戰,或者相反,得到基礎的確立!
  
  楚云升所用的本體元氣也是超穩定狀態,所以知道一旦暗能基本能量單位達到超穩定形態,所帶來的威力時多么的恐怖?
  
  他的本體元氣來歷就很詭異,似乎并不是那么簡單,隨著他見識越來越多,節點中白衣人對本體元氣的質疑便越來越讓他思索更多。
  
  火元氣侵略猛疾,孵墳蟲的燃燒還在能級的大道上飛奔。
  
  一旦爆發開來,它精純的超穩定態火元氣將摧毀這顆星球上的所有生命!
  
  楚云升以典主之命,的確能夠強行中止孵墳蟲的舉動,但是一旦中止,他能感覺到孵墳蟲必死。
  
  這是星光嘯動后的后遺癥,如果不是孵墳蟲自我保護蜷縮為球形,沒有反應,就不會毫無癥狀地出現現在的情況。
  
  蟲子依據蟲典行事,條件符合,沒有外力干預的話,立即就會執行。
  
  楚云升不知道孵墳蟲確切地會在什么時候爆發,甚至不知道下一刻會出現什么變化,但他能感覺到時間的急迫,如果線體樞機不趕緊掠取命源的話,可能就再沒有機會了。
  
  清醒過來的線體樞機來不及判斷小蟲子的變化,但也感覺到那逼人的火元氣浪潮,聽到楚云升的傳音,馬上豎起長長的身軀,掃視周圍的生物生命,與孵墳蟲爭奪時間。
  
  這時候,孵墳蟲從楚云升的身體里獲得了足夠了啟動能量,升騰而起,猶如一道火跡流光一般飛向原始森林的上空,那一道道宏觀元氣長城構造之上。
  
  不用動用第六分叉線,僅憑肉眼,此時也能看見如夢如幻的元氣虛幻的宏大世界紛紛激發,點點粒子般的無數光芒,蒸騰匯聚向燃燒的孵墳蟲火影。
  
  長城以可怕的速度分解,楚云升只來得及急速升高,勉強看一眼這鬼斧神工般的自然奇跡。
  
  如果不是人為造成的話,它的確就是大自然的奇跡,和山川日月一樣,屬于暗能量自然形成的偉大奇跡。
  
  此時此刻,有一個極為誘人的選擇,立即動用靈蘊,“記錄”下正在全球蔓延中展現出的自然能量構造奇跡。
  
  看只能看一隅,無法窺視全局,而且這么短的時間內,他也記不下如此精妙與渾然的自然構造,就是時間充足,也理解不了,必須動用靈蘊才行。
  
  然而他的靈蘊不多,如此宏大精妙的自然機構,想要記錄,可不是拍一張照片那么簡單,必須深入細微的構成,再復制重建,以他的靈蘊量,恐怕記錄完的一刻,也是徹底用完之時。
  
  但這個機會太難得了,他有一種感覺,當初的符文種族一定受到過類似這種自然偉大奇跡的啟發!
  
  如果他想要符文大成,就必須了解它,感受它,學習它。
  
  可惜,他第一次遇到這樣千載難逢的機會,猶如饑餓的人面對世界上最為精美的食物,卻不敢開口去吃。
  
  他的腦子還是很清醒的,靈蘊絕對不能動,動則死。
  
  只能靠著眼睛與分叉線強行記憶他能夠看到的冰山一角,而且無法理解。
  
  片刻后,楚云升嘆息一聲,從高空中飛落下來。
  
  這樣記憶根本是沒有用的,它的構成不但精妙渾然,而且還時刻運動與變化著,就像原始人看最先進的戰機,看上一萬年,也只能看到外面的樣子,不知道里面是怎么回事。
  
  失望歸失望,既然注定無法得到,那就先得到能得到的東西。
  
  “你用吃來獲得命源?”
  
  飛回來的楚云升第一時間找到線體樞機,孵墳蟲暫時不用他管,時刻關注它的變化就行。
  
  線體樞機現在的模樣比楚云升要大上無數倍,定天立地般直起長長的線性身體,頂端稍稍彎曲,看上去像是一個巨大的空心管子,強吸地面上數之不盡的生命。
  
  吸力所到之處,猶如龍卷風席卷而過,動物植物微生物,一個不落地連根拔起,吸入體內。
  
  “大人,小人只是樞機的境界啊。”
  
  它說話不用嘴,那嘴也是為了現在的需要才出現,就像剛入大氣層的時候,它大概試圖想要將自己漂浮在天空中,不至于一頭栽下去,急速鼓脹,增加浮力,好在它失去意識的時候,仍能借助大自然的物理浮力停留在空中。
  
  誰想到它傷得實在太重,這點最后的努力都沒有能完成,就直接栽了下去。
  
  靠吃誰不會?
  
  但楚云升偏偏就沒它這種鯨吞天下般的本事。
  
  清醒的線體樞機再次展現聰明的才智,見楚云升失望的神色,心中頓時一動,心道:廢儲艦隊落后,見識極低,生物等次就不說了,不會是來問我如何獲得命源的吧?
  
  越想它越覺得可能,剛才楚云升又救了它一命,現在生死也還在楚云升的手里,無論如何,它覺得也不能讓楚云升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豈能逼他開口再問?
  
  便立即又說道:“大人,小人看似是吃,其實不是吃,那樣太浪費。”
  
  它真個把楚云升當做什么都不懂的樞機源門了,沒辦法,有時候一旦某種觀念形成,潛意識就會不斷地強化這種觀念。
  
  “小人的種族有一定的特殊性,可以通過這種方式進行體內轉化,您什么都不用做,等小人掠取完了,您截取小人一段身體就行。”
  
  后面的話,它覺得楚云升應該能夠理解了,這種苦力活,不用您老人家親自動手,等著“吃”它的一截身體就行了。
  
  話說,戰場上,源門不是都這么做的么?樞機為食物。
  
  真要說出來,這時候,是不是太尷尬了點呢?
  
  它覺得楚云升也應該滿意了,它這個“小人”也做到位了,其他源門吃樞機,或許還得有自己的辦法去“消化”,以提高效率,減少浪費,它作為主動獻身的“食物”,把轉換效率的問題,用自身種族的特點也為食主給解決了。
  
  上哪里去找它這樣真誠的人?
  
  楚云升自然無話可說,線體樞機只要盯住了,它也跑不掉,性命在他手里,絕不敢胡亂消遣自己。
  
  “好,我幫你去驅趕匯聚生物群。”
  
  楚云升說著就要飛走,線體樞機吸得越多,兩人攤分起來的基礎自然就越大。
  
  線體樞機急忙道:“不用,不用,大人,您休息著就好,什么都不用操心,小人計算好的,不會出問題。”
  
  楚云升能聽得出來,它不是計算好了,是怕自己給它搗亂,這個道理地球人都懂,外行領導內行……
  
  想想他一個樞機源門,現在的情況下,還不如阿西俄能派得上用場,阿西俄至少還能吸引匯聚海洋生物群。
  
  這里用不上他,孵墳蟲那里暫時也沒他的事情,楚云升一下子真仿佛成了五國的樞機大老爺,如此緊迫而黃金的時間下,竟然閑著無事可做!
  
  好在這時候,石頭狀的封印生物不知道什么時候吃了剛才的湖底封印怪,弱弱地又一次傳來饑餓的反應,似乎在提醒他還有一件事呢。
  
  楚云升不知道它的饑餓感怎么又反彈了,眼下不是想這個的時候,在線體樞機的身上封上一張符文,防止它突然神不知鬼不覺地飛入月星,偷偷啟動飛船跑了。
  
  然后,他便極速穿過這片原始森林,一路上鋪展開數值不清的封獸符文,跟隨攻擊符文之后,陳列在天空之下,猶如捕捉生命的殺戮天網,周天蔽日地冷冷封壓下去。
  
  大量的封印生物紛紛封入楚云升的身體,數量以驚人的速度瘋長,所過之處,猶如生靈真空之地。
  
  而此時,不知不覺中,燃燒的孵墳蟲影子已經飛出大氣層,飛入黑暗的星空,如火源精魄般懸于整個星球之上,拉起數值不清的暗能條紋線,由它一點而遙遙牽引巨大的行星,仿佛在抽取其星球精華。
  
  同時,以它為中心,一道道能量線縱橫交錯,橫跨星空,快速地相互構成,相互排列,整整齊齊地,宏觀中恢弘地建造微觀的龐大世界!
  
  孵化開始!!
  
  ***
  
  第二更,求保底月票。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