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1148 似火一般的燃燒

^
  
  宇宙中很危險,這是前輩說的;星空中很危險,這是烏奴人說的;星際中很危險,這是大腦袋說的。
  
  翻來覆去,總少不了危險兩個字,就像一柄時刻懸于宇航行者猛頭頂的利劍,隨時突然地刺落下去。
  
  星光嘯動來得快去,去得更快,沒有第二戰場那般漫長與慘烈,也沒有冷星之戰那般來回交殺。
  
  它橫掠星空,來去如白駒過隙,但危險的程度卻絲毫不弱于任何一場大戰。
  
  蔽塞維度,斷絕感官,嘯動星光,抄掠命源,以樞機之境,轉瞬亦成干尸,暗光浮影拂星河,萬靈俱滅,見者無生,星野遍橫尸。
  
  從出現到消失,前后加起來的時間不過幾個瞬間,即便楚云升依靠強悍的零維感官提前發現,但那點短促時間的作用也僅僅是“提前知道”。
  
  不要說躲避,就是應對,都很難做好什么有效的準備。
  
  樞機跑不掉,源門也未必,飛船再快也快不過浮光掠影,零維不極堅者,果真是見者必死,逃離的機會都不會有。
  
  楚云升也損失慘重,除了已融合在零維中的命源,其他都在極短的時間內被大量帶走,比起線體樞機的情況好不了哪里去。
  
  靠著零維中的命源支撐,他才不至于如線體樞機一般命垂于一線,但也需要在這顆星球掠奪一些命源作為補充,否則漫長的星空飛行中,再遭遇到一次突如其來的其他危險,就一點安全感都沒有了了。
  
  然而命源罰牌不在手上,如何獲得命源也是一個頭疼的問題。
  
  楚云升決定先看看線體樞機是怎么做的,不懂可以“偷學”。
  
  如果線體樞機不刻意隱藏的話,不恥下問也不是不可以。
  
  人非生而知之,關鍵時刻,不懂裝懂才最誤事。
  
  不過真要不恥下問的話,也得有點策略。
  
  常理來說,樞機生命最大的命源來源于本族,這和命源鏈有關,也是他觀察許多樞機后得出的總結,應該不會錯。
  
  線體樞機自稱能夠從這顆星球上的異種生命中獲得命源,若是沒有說話,要么是有類似命源罰牌的東西,要么是有什么秘法楚云升還記得,當初他向掠命艦女人詢問命源獲得之法的時候,她微微詫異了一下,這個反應一直讓楚云升以為她看出了自己的什么破綻。
  
  難不成真有什么獲得命源的秘法?
  
  線體樞機如巨蛇一般從云端之間栽入大地,的確是栽,絲毫沒有什么威猛的樣子,它的生命幾乎燈盡油枯,意識都完全模糊了,回光返照那種事,它一個命源快沒了的人就不要想了。
  
  楚云升緊跟著它飛下去,萬一它真的一個跟頭栽下去摔死了,尸體他也不會放過他的確沒辦法救活它。
  
  孵墳蟲到目前為止也沒有出現過挑食的毛病,好壞皆來者不拒,效果或許差點,但有一點是一點,如今到了這里,也沒什么講究了,所有能用的資源都不能浪費。
  
  似乎看破了楚云升的心理,線體樞機在生死之間,掙扎著就是不肯給小蟲子吃了它的機會,眼看就要載入大地,終于強行拉升扭動起來,證明自己還活著,沒死呢!
  
  楚云升始終節約著元氣,哪怕在漫長的星空飛行,積累了大量本體元氣攝元符,此刻也沒有任何揮霍的意思,一出云端,便融入生命戰甲,張開甲翼緩緩滑行而落在星空中,用不著甲翼來飛行,按照只有手的生物思路,它屬于要立即淘汰的無用器官,但楚云升依然留著,并發現了其他的重要用途。
  
  他沒有立即下去,懸浮在半空中,可以將地面的異星球世界一覽無遺,也可以居高觀察到線體樞機的一舉一動。
  
  這顆星球果然是一個原始的星球,不但是線體樞機所說原始誕生自然生命的星球,還是一個尚無智慧生命出現的星球。
  
  如何判斷沒有被其他高級生命干預過,其生命始源于自然,楚云升不知道,只是聽線體樞機一路上一直這么說。
  
  但沒有智慧生命出現還是很明顯的,沒有人造衛星,沒有封建城池,沒有道路,沒有任何智慧生命的疑似建筑。
  
  當然也可能是他們出現的地理位置不對,但至少他腳下的這片原始的世界肯定是沒有的,十分的“干凈”。
  
  也因此而顯得某種“寂靜”,有人說,天不生仲尼,萬古如長夜,然而,宇宙若不生靈智,才真正是萬古如長夜。
  
  如果真是生命始源于自然的星球,沒有智慧生命出現反而是極為正常的現象,如果有,才是真正的奇跡,以及得有奇跡的運氣!
  
  以地球為例,40億年的漫長歷史若縮在一天的尺度上,就可以理解為什么是奇跡了
  
  大約凌晨四點的時候,第一個最簡單的單細胞生物誕生了,但隨后的長達十六小時內,基本沒什么動靜,一直到晚上快要九點的時候,第一批海洋生物才出現,九點多一點點的時候,三葉蟲登場,隨后二十分鐘內生命突然大爆發。
  
  晚上十點左右,動植物紛紛登上陸地。
  
  十點半,森林覆蓋天下。
  
  夜里十一點,恐龍開始出現,統治地球,并在五十分鐘內迅速滅絕。
  
  午夜前二十分鐘,哺乳動物稱霸世界。
  
  一天的最后一分鐘,智慧生命人類登場,而形成文明歷史的時間只有最后幾秒鐘!
  
  如果他們要遇上一個原始星球的智慧生命,就要在這一天中的最后幾秒鐘正好達到,大約幾萬分之一的概率。
  
  再往后幾秒,人家說不定也已經飛入星空了。
  
  和之前的荒星與黃星不同,它們都是被人有意“放養”,并非自然。
  
  黃星還好些,荒星則是被赤人刻意控制不知多少年。
  
  楚云升現在所在的位置,處于漫無邊際的原始森林中的一個彌漫綠色霧氣的湖泊上空。
  
  這是一個十分奇特的生物世界,一眼望過去,便能感覺到一個鮮明的特色大與小的極致反差。
  
  茫茫的原始森林,有如摩天大廈般拔地而起的高聳植物,如巨傘般立于天地之間,飛絮漫天飛舞,盎然一片,也有細如纖毫的柔弱植物,舒展在湖泊的周圍,渺小如塵。
  
  然而植物上的對比,還顯得不是那么直觀。
  
  動物的對比就十分的明顯了。
  
  湖泊的岸邊,有三只巨如小山般的長條面包狀紅色生物正在飲水,楚云升不知道那是什么生物,無論是冷星上,還是地球上,都沒有見過,但看起來像是蠕動蟲子的超級放大版。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旁邊同樣在飲水的有腳生物群,大約只有人類的一個拳頭大小,脖子很長,十分機警的樣子。
  
  線體樞機撲騰了幾下,終于還是掉入了綠霧盎然美麗如鏡的湖泊里,頓時打破下面的寧靜,拳頭大的長脖子生物群像是炸鍋一樣,拍打著尚未退化的翅膀向森林里逃跑。
  
  而肥肥的長面包山生物則反應緩慢地仰起頭,發出悠遠的聲音,不知道是在警告敵人,還是驚嚇下的警報。
  
  但湖泊里面卻非表面上那么寧靜,充滿著殺機,線體樞機掉入進去沒到片刻,便從湖泊的深處出現了動靜,水面下似乎有巨大的怪物影子迅速接近它。
  
  線體樞機早已是如虎落平陽、龍入水溝,堂堂一代樞機生命,竟毫無抵抗能力地就要被湖泊中的巨大暗影吞入口中。
  
  楚云升從高空俯沖下來,驚起附近森林大量生物混亂,直入湖中,如箭般再飛起,線體樞機與那只湖底暗影都被高速帶出水面。
  
  再等他落入到岸邊的地面上,便只剩下線體樞機,湖底生物已經化作一道符光消失。
  
  楚云升給線體樞機飛出幾道治愈符,能不能管用也不知道,但它要是真的死了,飛船的事也得泡湯了。
  
  此時,原在岸邊飲水那三只巨大長面包山生物似乎受到了驚嚇,想要往森林里退去。
  
  但是它們的速度實在太過緩慢,一邊自衛式地全身流出可能是毒液的液體,一邊將尾部當做頭,似乎真有兩個腦袋一樣,拼命爬走。
  
  楚云升再度凌空飛起,三道元氣手邊輕松地將它們從地面上抓起,同時放出一道道火元氣去絞殺,跟著便有三道封獸符激發。
  
  石頭狀生物比線體樞機現在的情況好不了多少,幾乎毫無反應,若是不救,恐怕也活不了了。
  
  這顆星球大氣構成與地球冷星都不同,正常人類來了估計立即中毒而亡,這些能在這里繁衍的生物不管強弱,封了都是當做食物。
  
  楚云升本體樞機,融甲則源門,火元氣殺戮已隨心而發,不用再刻意化成什么形狀。
  
  但源門“質量”的火元氣一過去,能級攀升激發,突然他就感覺到腳下平靜的世界似乎猛地被打破,像是破話了某種自然而又安靜古老的五能平衡構造。
  
  一股強烈之極的木元氣波動從四面八方席卷而來,只在片刻之間那三只肥巨的生物完好無初。
  
  他竟沒能殺掉它們。
  
  接著,在暗能量的世界中,楚云升便感覺到,茫茫的原始森林上空,出現一道道恢弘的元氣長城,盡展暗能的宏觀平衡構成。
  
  元氣波散的飛逸能量,在綠色的世界中如夢似幻,仿佛有一個虛幻的世界橫亙在天地之間。
  
  自星光耀動后,一直自我保護為球形的孵封蟲蠢蠢欲動起來,從楚云升的手掌上緩緩地升起,似火一般的燃燒。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