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147 此建議甚毒

^
  
  “為什么讓它們進來呢?難道我的建議不好么?”
  
  主懸椎體中傳來一個平淡的聲音,仿佛根本沒有看到伏希等人。
  
  然而,這個“聲音”卻只有一個人能聽到,其他人似乎與這個“聲音”交談的內容不在一個頻道上,主懸椎體門外還有一個美俊的男人正在說著另外的話題
  
  “政、變必須鎮壓,有烏奴人的技術支持,我們需要的是穩定的環境,加快消化這些知識,而不是混亂。”
  
  男人的對面,湛湛看了身邊神情堅定的勢紗一眼,搖頭道:“必須革變,否則沒有未來。”
  
  另外一邊,年輕人,依舊是吳大俊的模樣,傳輸數據化語言道:“你的建議沒有問題,但沒有這只艦隊的主人,打不贏下一場戰場,我親手與它們交戰過之前我說過的那支我所敗給的敵人,它們現在正在附近。”
  
  主懸椎體中的聲音道:“以我們的技術能力,加上你的軍事能力,也不行?”
  
  年輕人道:“不行,它們已至源門巔峰,你們或我們的全盛艦隊才可以與之一戰。”
  
  主懸椎體中的聲音道:“第三戰場還會有其他源門生命。”
  
  年輕人道:“我查看過它所有的戰斗資料,以本星系戰敗的情況來看,只有它有可能打贏,而且還是只有一線的可能。”
  
  它們交流的速度極快,另外一邊的另外話題才剛剛進行到第二輪。
  
  美俊的男人目光越過湛湛,落在旁邊的高大身軀上:“大殿主,你一直在學習各種知識,到現在為止,你覺得是學習快,還是自然進步快?”
  
  海國大殿主沒有反駁:“自然是學習快,但是……”
  
  美俊的男人沒有讓他再說下去,打斷道:“我們在懸椎體里面已經了解過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我們能理解大家急于強大起來的心理,我們同樣著急,但是我們現在最缺的就是時間,對嗎?”
  
  冷星勢紗插話道:“月爵殿下,您說的沒有錯,我們最缺的的確是時間,所以才要爭分奪秒,盡快革變。”
  
  他心中微微嘆息,他和湛湛安排好了一切,但烏奴人的主懸椎體卻在他們的控制能力之外,那是熾武才能掌控的事情。
  
  雖然有著各種監控,也有熾武的符封,但依舊被破去,用的辦法很簡單,用里面種子的人命一個個去交換封鎖。
  
  原本熾武符封的用意也不只是殺死出來的人,而是一種更為高級的監控,一旦符文觸動,熾武必然知曉,但現在熾武不在,也就失去了意義。
  
  睥邁及時趕來阻止,一下子就被里面的兩個樞機同時擊飛,如果不是那只戰隊帶著寂滅炸彈沖進來威懾住一時片刻,根本拖不到海國大殿主趕來,他們這些人能否活著還不知道。
  
  只是,弭婭的戰隊怎么會突然跑到這里來的?
  
  勢紗在思索的時候,另外一側的對話仍在快速地進行著。
  
  主懸椎體中的聲音依舊平淡道:“即便是這樣,我的建議你仍可以考慮,為什么要放那些人進來?”
  
  年輕人道:“這樣我們可以處在一個平等的地位上談判。”
  
  主懸椎體中的聲音便說道:“左旋聯軍發現了我們的存在,對現在的我們,的確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威脅,但是同時,你也沒辦法再化作它們中的一個,進入三大艦隊之中,悄然取代它們的指揮官。”
  
  這就是主懸椎體中的聲音給年輕人的建議。
  
  它幫助年輕人治療身體,年輕人混入偷入冷星艦隊的聯軍生物中,在它對艦隊控制的協助下,悄然將只有手的生物那個“分析賊”取代掉,然后反侵入只有手的生物艦隊中,尋找機會,再悄然取代掉它們的最高指揮官,通過這種方式,獲得整個艦隊的最高指揮權。
  
  年輕人可以擬化出任何一種被他獲得基源的生命,以三大艦隊的技術根本無法檢測出來。
  
  這的確是一個很不錯的奪取控制權的辦法。
  
  而伏希此刻還不知道它們一進入冷星艦隊,就已經被人盯上了,而且后續的計劃都有了。
  
  主懸椎體中的聲音繼續說道:“我一直在監控這艘艦隊,在這支艦隊建造的時候,就有我們留下的潛伏系統,雖然我出不去,但是發生的事情我都知道。
  
  你和我們不同,我們不屬于神國,以你們的程度應該知道有我們這一類文明種族的存在。
  
  我們的主戰艦損失了,身陷在你們的戰爭里,并不是我們所希望,所以,我希望你能打贏,或者贏得時間夠我們制造出合適的新戰艦,離開你們的戰場。
  
  這是我的條件,用來治愈你的身體。”
  
  年輕人想盡辦法找來弭婭的戰隊,可不僅僅是為了威懾住沖出來的那些人,而是破壞主懸椎體對旗艦的控制,為他后續的計劃做好基礎,否則全在對方的控制之下,他什么也做不了。
  
  睥邁是自己來的,海國大殿主卻是在弭婭戰隊來了之后,按照他的安排,破壞了主懸椎體暫時對旗艦的暗中控制,才得到信號,飛速趕來。
  
  主懸椎體中的烏怒人需要安全度過第三戰場的危機,那是左旋聯軍選擇的決戰戰場,以烏奴人現在的殘廢情況,也不敢大意。
  
  它原本的計劃是要殺死冷星艦隊中所有在革變的人,它們只要奴隸,無條件地快速完成新的戰艦制造,為打不贏的情況下做好逃離的準備。
  
  當然更是預防著楚云升回來,如果他同意了烏怒人的建議,在殺人之后斷絕自己反悔的退路殺的范圍包括血族退化人,除了試驗品,統統殺掉,一個不留地斷絕后路。
  
  烏奴人自然還有其他鉗制他的手段,但殺人是容易做到的。
  
  然后就等著楚云升回來,控制整個左旋聯軍,使用烏奴的武器,出其不意地襲擊他,如果能殺了最好,不能殺掉,就帶著主懸椎體離開。
  
  此建議甚毒。
  
  對那個烏奴人而言,楚云升現在不在,這也是唯一的機會。
  
  但年輕人沒有同意,他不相信沒有了楚云升,能打贏第三戰場,就是烏奴人提出的保險之策,打不贏就用新式戰艦逃離,他也不相信烏奴人會好心帶著他走,于是,便有了現在的局面。
  
  當然,主要的矛盾在第一個,那烏奴人覺得沒有楚云升,也能打贏,而他覺得絕不可能。
  
  即便有楚云升,他也認為只是有一線的希望罷了。
  
  把偷入冷星艦隊的聯軍生物放入到旗艦中來,是為了暴露烏奴人,他現在只是一個戰隊的隊員,沒有任何勢力背景,能做的就是借助外力,威脅到只剩下核心體的烏怒人。
  
  三大艦隊,乃至第三戰場更為先進的艦隊,看到殘廢的烏奴人主懸椎體,難保不會“動心”。
  
  星空中,同一方的樞機都是食物,還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而這一切都是建立在弭婭及時帶人趕到的基礎上,讓他有了人手可以從容安排,破壞烏怒人對旗艦乃至整個艦隊的控制。
  
  湛湛、勢紗那些人才不會聽他胡言亂語。
  
  為此,他幾乎犧牲了最后一點點生命力量,強行干擾烏奴人對旗艦的暗中掌控,將弭婭等人放入進來,睥邁只是順帶碰上了,當時旗艦的樞機都被烏奴暗中調走光了。
  
  所以,烏奴人吃定了他,用救他懸于一線的生命作為條件,來交換不等值的建議,如果他想活,就必須同意。
  
  但現在的局勢,在他利用各種能用到的資源努力下,終于可以平等的談判了。
  
  他也不想就這樣憋屈地死去,有機會就一定要抓住。
  
  這時候,便騙走的刺惡也趕回來了,見到俊美的男子便道:“梅爾蒂尼,尊上說過不得放烏奴人出來,你,你!”
  
  刺惡的話沒什么邏輯性,烏奴人不是被誰放出來,是自己出來的,而且他激怒之下,竟一時也說不出來什么覺得很有殺傷力的話。
  
  只“你、你、你……”,你了半天。
  
  “楚先生在的話,也會同意我們的觀念,現在我們需要的是穩定,不是混亂,你們能保證快速恢復正常?那么多人怎么適應?怎么安排?這是造亂,不是改變,必須鎮壓,立即停止!”
  
  那俊美的男子正是梅爾蒂尼,他的身后就是天羽國的小長羽,以及已經成為樞機的落紗。
  
  三個樞機對三個!
  
  伏希有些傻眼,算上聽說重傷昏迷不醒的拔異,冷星艦隊中竟然有七個樞機!!!
  
  七個啊!
  
  這是什么概念?那只獨立的艦隊能夠同時養得起七個樞機?
  
  對了,還有楚云升,他還不熟樞機,是源門!
  
  英氣如精靈般的精致面孔,如霜打的茄子一樣呆滯,一種深深受騙,且騙無止境的人感充滿了它的心頭。
  
  楚云升不是樞機竟是源門也就算了,那些坑人的神話就不提了,破爛的冷星艦隊里面竟然藏著一個極度先進的文明物體,&*%¥¥!還有七個樞機!
  
  他絕想不到,遙遠的光年外,楚云升正在仔細地觀察著孵墳蟲。
  
  ^(未完待續。)
  
  
[xs52]